第四百六十四章 我的痛苦只会比你多!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今颐被左振带着玩去了,慕安然和霍彦朗坐在主治医师办公室里。

    慕安然的手不知自地扣着霍彦朗的手,掐得霍彦朗的手都红了,霍彦朗不由得安抚她:“没事的,不要想那么多,先听听医生怎么说。”

    眼前,头发花白的院长有点紧张,他面对过很多患者家属,却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面对的是霍彦朗,看着眼前年轻而英俊的男人,虽然表情镇定,但皱起的眉头也泄露了几分情绪。

    不怒自威的男人紧张起来,整个办公室的气氛自然而然也变得有些凝重。

    院长手里拿着血液检验报告,“情况是这样的,目前小朋友的初步检查确实出了点问题,她的血小板中白细胞比正常值多出了许多,怀疑是出现了血病细胞在骨髓及其他造血组织中呈恶性、无限制地增生的情况。”

    “什么意思?”

    “就是患者血液中的细胞出现了问题,可能得了一种克隆性恶性病,而这个血液恶性病变可能发生在造血干细胞工作的范围内。通常来说,就是我们意义上的血液性疾病。”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有时候是病毒感染,也可能是遗传问题,小朋友最近有去过什么危险的地方吗?”

    慕安然面色苍白地摇摇头。

    “那基本可以排除这种可能,二位有血液疾病的遗传史吗?例如长辈里有得过白血病的先例。”

    白血病?

    直到院长口中吐出这个名词,慕安然脑中才恍如一道雷劈,终于明白对方说的造血细胞恶性克隆性疾病是什么意思!就是传说中的白血病?

    开什么玩笑呢?怎么可能?

    “没有,我们都没有!”

    怎么回事,怎么会是这样啊,明明只是发了一场高烧,小孩子高烧很正常的,怎么会是这种情况呢?

    慕安然崩溃,吓得大哭起来:“院长,您有没有搞错?一定是搞错了,今颐还那么小,她还不到四岁,她一直都很健康的。我把她照顾得很好……她好好的,怎么可能得这种病呢?”

    就在刚刚,今颐退烧了之后还在病房里和霍彦朗玩成一团,她开开心心的吃饭,轻轻踮起脚尖贴在窗台上,凑着脑袋看外面的世界,一切还那么好,怎么一瞬间就变了?

    霍彦朗的目光也深沉得可怕,“是不是弄错了?”

    压低的声音,就好像做了一场噩梦,生怕梦魇入侵真实的世界,把一切都搞混乱了,所以不敢放声问。

    院长见过很多父母,得知自己年幼的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有无法接受以至于大吵大闹的,有根本不能相信,从而突然瘫软的,却很少有这么冷静,却又在语气中透着一股绝望的,他也很难受,但身为医者,只能说出最真实的检验情况。

    “就目前的检验报告来看,确实是这样。小朋友血检样本里白点明显增多,而这种病的临床现象又是以感染、贫血、发烧为主要表现症状,这种病的特征是病情进展迅速,自然病程仅有数周到数月,而根据白血病细胞系列归属又分为急性髓系细胞白血病和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两大类,目前根据这份检验结果来看,还不能确定是哪一类,但唯一能确定的是,情况确实不太对,还希望二位做好准备。”

    慕安然彻底崩溃,就这样看着霍彦朗。

    “有没有其它可能?”霍彦朗压抑问。

    院长摇了摇头:“目前这个情况的可能性高达99%,还是住院治疗吧,我们再看看情况,明天再复查一下,进行个全身全面检查,一旦确诊,必须开始治疗,现在的医疗技术好,治疗及时还是可以治愈的。”

    “你们先冷静冷静,好吗?”

    ……

    慕安然不敢回病房,怕看到今颐就哭。

    怎么会这样呢?

    “霍彦朗!”慕安然眼眶通红。

    霍彦朗陪着慕安然站在中心医院的花园里,碧绿的树透着勃勃生机,可他的眼中只剩下黑白的静默。

    他这一辈子经历过两次绝望,一次是父母死的时候,那时小小的慕安然闯进了他的生活。第二次是慕安然跳下香江,他怎么找也找不到她,而司启明从水中捞出她的手提包时,那一刹那他心如死灰。

    如果不是一直坚信着她没有死,他可能也早就绝望了。

    幸好,老天爷并没有亏待他,不是吗?

    就在两个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今颐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慕安然哭着说:“今颐还那么小,一定是弄错了对不对?怎么可能是白血病呢?这种病不是只在电视剧里见到吗?生活又不是电视剧,霍彦朗,你告诉我……都是假的,对不对?”

    “我查了,这种病在儿科恶性肿瘤中的发病率居第一位,可是今颐还这么小,怎么可能是这种情况?你告诉我啊!告诉我,都是骗我的,好不好?”

    她再傻,也都明白这种病的可怕性,癌症!这是血癌啊!今颐还这么小,她天真可爱,天天跑跑跳跳的,什么都还不懂!

    “不可能,不可能的……”

    “安然,你冷静一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我要疯了,你知不知道?霍彦朗,我要疯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会这样?你知道不知道,今颐对我多重要?今颐是我的命啊!”

    “安然,她是我们的女儿,她也是我的命!”霍彦朗几乎是低吼出来。

    他冰冷的眼睛泛着苦痛,男人的害怕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可他这一刻是真的害怕,他害怕再回到过去,害怕再一次尝到失去的滋味。

    他多爱这个孩子?他恨不得今颐立刻叫他爸爸!

    可他愿意等,他有耐心等!但今颐现在这样了,他等不下去了。

    他一无所有,好不容易有了她,迎回了这个女儿,现在面临着即将失去她的危险,他的害怕又找谁说?

    霍彦朗沉着声哽咽道:“安然,我这辈子活到现在,也就这一个女儿。我三十五了,只有她,她是我第一个女儿,看到今颐的那一刻,我是激动的,颤抖的,喜悦的,到现在我依然忘不掉见到她的样子,那种兴奋和激动你能明白吗?”

    “你能想象到那种上天赐予我一个礼物,却要无情收回她的残忍吗?我只会比你更害怕,我的痛苦并不比你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