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然然阿姨,什么秘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被霍彦朗沉闷的低吼吓了一跳,眼眶泛红。

    是,她都明白,两个人都那么痛苦。谁都没有错,可事情为什么偏偏变成这个样子?!

    人们出了事总爱骂老天爷,可是谁又都明白,命运才是最残忍的始作俑者!

    上天给了今颐好的一切,天真、可爱,却又残忍的剥夺她的健康。

    慕安然颤抖着肩膀,她甚至不敢回到病房,她不敢看到今颐纯真的笑脸,害怕今颐开心地冲到她的怀里,撒娇地喊她然然阿姨。

    怀胎十月,为什么会这样?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慕安然哭着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今颐不受罪?我不想失去今颐,霍彦朗,救救她好不好?”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沉默的样子默不作声。

    慕安然抱住他:“我宁愿是我自己……宁愿是自己出这样的事情,她还这么小,如果这是真的,要她怎么面对这一切?”

    霍彦朗的手突然攥住慕安然的手。

    慕安然抬起头,看到霍彦朗燃烧起来冷烈的眼神。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

    慕安然被霍彦朗的目光吓了一跳。

    尽管他什么也没说,但她还是读懂了他的意思。

    不管是今颐,还是她,对于他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今颐虽然重要,但她也一样重要,“你们两个,谁都不许出事。”

    这低沉的一句,几乎是从嗓子眼里砸出来的!

    慕安然崩溃的看着他,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绝望,她简直崩溃了,而霍彦朗……她也第一次感觉到他的痛苦。甚至明白了他的害怕,他惧怕失去他们间的任何一个人,她不许任何人出事。

    慕安然的心疼得不可开交,这一刻也脆弱到了底,狠狠地抱住霍彦朗。

    霍彦朗虽然生气,但还是拥住了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安抚她,慕安然被他这一个贴心的动作惹哭了,抹了他的衬衫一片眼泪。

    慕安然的泪是热的,滚烫滚烫,直接烫到他的心里。

    霍彦朗抬起了头,深呼吸一口气,眯了眯眼睛,眼尾眉梢透着抹不开的悲伤。

    他的事业再成功,也不过是一个无能为力的父亲,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

    “我们回去吧,别让今颐久等了。”

    慕安然哭了一会,抬起脸认真地看着他,等了好久,眼泪止住,这才点了点头:“嗯。”

    霍彦朗伸出手替她擦了擦眼泪。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回住院部,慕安然慢慢走在后头,刻意落后霍彦朗两步,她盯着前头颀长而清颓的背影,从前她觉得霍彦朗是个神,他强大无所不能,却没有想到他也会这样害怕,这样难过,他总是在她遇到麻烦时出现,可他也有什么也做不了的时候。

    他很难过,他的背影看起来那样难过。

    忽然,霍彦朗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

    慕安然猝不及防地对上他深邃漆黑的眼睛,霍彦朗绷直了唇,对她勾了勾嘴角,朝她伸出了手:“走吧。”

    慕安然只好上前两步,握住,任由他牵着走回去。

    他再难过,也依旧是她最坚实的依靠。

    ……

    “然然阿姨,霍叔叔,你回来啦。”

    慕安然一打开门,今颐就冲了上来。

    左振在一旁站着,自觉退了出去。

    “咦?”今颐纳闷地喊了一声。

    “今颐。”慕安然低声地叫。

    今颐盯着慕安然发红的眼眶看,忽然抱住慕安然的大腿:“然然阿姨,你的眼睛怎么了呀?你是哭了吗?”

    “没有呀,然然阿姨没有哭。”

    “不对喔,你不要骗今颐哦,你一定是哭了呢,眼眶红红的,以前我拍戏的时候,导演叔叔都说了呢,要眼眶红起来,红起来才是哭戏,不哭算什么嘛!他就是这样骂演员姐姐们的呢。”

    慕安然被今颐的话逗笑了,她这可爱的样子,简直就是世上最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看着她这么真实,还这么浑身劲儿的热闹样子,她根本没法想象今颐身体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

    想着,慕安然又有些忍不住,鼻子一酸。

    但是她不能哭,只好别开眼,悄悄躲着今颐的目光,和今颐开玩笑道:“然然阿姨刚才去和霍叔叔演偶像剧去了。”

    “嗯?然然阿姨会演戏吗?为什么佟爸爸没有告诉过今颐。”

    “嗯……最近然然阿姨新发展的副业。”

    “偶像剧是什么剧啊?亲嘴剧吗?”

    慕安然:“……”

    现在小朋友的脑回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聊天。

    霍彦朗冷沉的眉头轻轻一锁,又忍不住被今颐这样子逗笑。

    霍彦朗走上前来抱住今颐,“你然然阿姨在演苦情戏,就是最近热播的《谁的前半生》的那种。”

    “哦……”今颐根本就没看电视,最喜欢看的是动画片。

    “那好吧。”今颐道,“霍叔叔,你不要欺负然然阿姨好吗。”

    看着今颐维护自己的样子,慕安然心里又一酸,难受得退了一步。

    等到霍彦朗抱够了今颐,慕安然才走上前拉住今颐软软的手,今颐说了一会话,很快就气喘吁吁了。

    她发了高烧后还有些后遗症,看着挺健康的,但总是有些疲惫。

    今颐难受道:“然然阿姨,今颐的头有点晕,你可以来帮今颐吹呼呼吗?”

    吹呼呼是慕安然和今颐之间的约定,以前在墨尔本的时候,今颐闹着不肯睡觉,慕安然就这么逗她,往她脖子上吹气,吹得她暖暖的,自然就想睡觉了。

    后来这一招用在了今颐生病的时候,每次她不肯吃药,慕安然就这么逗着她,哄她吹呼呼,吹完就吃药,吃完药就睡觉。

    现在,今颐用一种很可怜的样子看着慕安然。

    慕安然只好狠狠用力地抱住她,“好,然然阿姨给今颐吹吹,好不好?今颐乖乖躺下来。”

    今颐挥动着自己的小短胳膊短腿,想要爬上病床上躺好。

    慕安然被逗得轻笑,伸出手轻轻把她抱上去。

    “今颐,然然阿姨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好不好?”慕安然一边帮今颐轻轻吹着,一边有些哽咽地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今颐笑呵呵地转过头,期待地看着慕安然:“然然阿姨,什么秘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