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不希望再见到第二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今颐懵懂地看着两个高大的男人。

    她下意识地,就把伸向霍彦朗的手缩了回来。

    今颐其实是很聪明、敏感的孩子,他在乎霍彦朗的感受,很爱自己真正的爸爸妈妈,但也很顾及佟励的感受,尤其是现在知道佟励不是自己真正的父亲以后,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对霍爸爸亲近,佟爸爸会不会心里不高兴呀?

    而且,佟爸爸怎么突然从墨尔本过来了?佟爸爸为什么不告诉她,自己的妈妈就是然然阿姨呢?所以佟爸爸也骗过她对不对?

    她现在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见佟爸爸呀?其实她也有点想佟爸爸,只是突然一下子有两个爸爸,好难处理哦。

    霍彦朗眼睁睁看到今颐缩回了手,漂亮的大眼睛里有疑惑,还有畏惧。

    霍彦朗的眸光一下深了,但还是说道:“你佟爸爸来了,你去抱抱他。”

    今颐听到霍彦朗这么说,嘴角一下子就微微翘起来,眼神里也有小小的感激。

    “佟爸爸!”今颐笑眯眯地朝佟励伸出了手。

    佟励本来不太好的脸色,顿时因为今颐软软的声音变得和善起来。

    “今颐。”

    佟励一把将今颐抱起,然后轻轻揉了揉今颐的脑袋。

    果然,两个人虽然分开了一个月,但还是关系很好,毕竟今颐从小到大都是和佟励待在一起。

    慕安然看到这个画面,心里有些难受,也有些抱歉,立即看向霍彦朗。

    霍彦朗静静坐着,姿势绅士雅致,好看得就像一幅中欧时期的油画,幽深的眼眸看不出什么异样。

    其实,他那么爱女儿的一个人,肯定会吃醋的吧。

    佟励一过来,女儿就扑到另一个人的怀里去了。

    而对于佟励来说,今颐的动作温暖了她。心里虽然依旧很不爽霍彦朗,但从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上出发,他不得不佩服霍彦朗的气度。

    佟励瞳孔缩了缩,抱着今颐柔软的小身体的动作也温柔了许多,看着今颐有点泛白的小脸蛋,气色不算太好,但大概是因为病情还没有真正发作的原因,看起来还像个正常孩子一样。

    “今颐,有没有想佟爸爸。”

    今颐目光闪了闪,心里头在想,哎……佟爸爸竟然不是自己的爸爸耶,可是佟爸爸还是那么疼她。虽然骗了她,但是……

    今颐犹豫了一下,决定服从自己的内心:“想。”

    佟励扯开唇笑了一下,对着孩子,他心里也感觉被净化了一样。于是露出的这个笑容,竟然有一点纯澈的味道。

    只是,这么好的气氛不会维持太久。

    佟励随便哄了今颐几句,依依不舍地将今颐放开,然后刚放手,门外就有个护士走了进来。

    “小朋友,打针的时间到了哦。”

    今颐的小脸立刻就垮了下来,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地看着佟励和霍彦朗。

    她现在是有两个爸爸的人了,但还是逃避不了打针的命运啊……

    今颐嘟囔道:“爸爸,妈咪,今颐可以不打针吗?”回头看慕安然和霍彦朗。

    佟励听到今颐这句话,心头又缩了一下。

    “妈咪?”

    慕安然正在走神。

    这会儿今颐喊了第二声,她终于缓过神来了,“啊。”

    “不可以哦,今颐听话。”

    今颐听见慕安然这么说,整张脸都写满了不乐意:“呜呜,今颐怕怕……”

    最后,慕安然觉得这个病房里的气氛实在太诡异了,她还是把今颐抱出去了:“走,妈咪带你去打针。”

    今颐就这么不甘愿地被拖走了。

    护士也跟着走了出去,整个房间静了下来,又只剩下佟励和霍彦朗。

    霍彦朗一直淡漠地坐着,仿佛这儿不是病房,而是一个简单的小型会议室,与生俱来的强大的气势让人无法忽略。

    佟励在这强大的气压中站直身子,然后一改面对今颐的温柔,冷下了脸。

    慕安然不在,他也无需控制自己,刚才听到今颐喊他爸爸,喊慕安然妈妈时心中泛出的冷意,此刻正在丝丝往上冒,佟励的嘴角也绷得很直:“霍总,我们谈谈?”

    “谈什么。”

    “男人间的话题。”

    “我想,刚才在露台上,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不知佟先生还有什么想法?”

    慕安然和今颐对于他来说是妻子和女儿,他不知道两个男人间有什么话题可以谈。

    佟励眼中波澜毕现:“霍总心里很清楚,不是吗?”

    “你不在安然身边的那几年,是我在陪着她,今颐则是我一手带大。对于霍总来说,他们是重要的人,对于我来说同样。还是霍总以为,我会这么轻易就将他们拱手让人。”

    “拱手让人?”

    一直很冷静的霍彦朗终于眯起了眼睛,淡淡地看向佟励。

    这么多年,佟励确实进步不小,不再是跟着慕方良的那个年轻的助理了。

    但是,这点程度对于他来说,也太不足为道了一点。

    霍彦朗淡笑道:“安然是我在法律上的合法妻子,今颐和我有百分百的血缘关系,我不知道我的妻子和女儿什么时候变成了别人的私有物品,以至于需要别人来警告我,他不会拱手让人?”

    佟励无动于衷,心理素质同样强大:“究竟是慕安然,还是景子衿,这还需要她自己决定。”

    “哦?这么说,佟先生对安然的选择很有把握?”

    “今颐也并不姓霍!”佟励跳过霍彦朗的反问,沉声道。

    “霍今颐这个名字也不错。”

    霍彦朗低沉的声音缭绕着淡淡的磁性,佟励竟然从中听出一丝胁迫感。

    所以,在关于慕安然和今颐这件事上,谁都不愿意让步是吗?

    佟励率先在这场对峙中出现松动,沉寂如水的眼看着巍然不动的霍彦朗。

    这个男人一如四年前那样强大,但凡是他要守护的人,谁也别想碰半分。

    “安然不在,我不介意表达一下我的立场,佟先生听一听?”

    佟励默声。

    霍彦朗说道:“之前安然刚回国时,佟先生玩的那些手段,我不希望再见到第二次。否则,下一次见面,大家不会这么客气。你懂我的意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