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我只要一个解释

    “作为今颐的父亲,我不希望有任何品行不端的人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佟先生还想像刚才一样抱着今颐,最好老老实实地当安然的佟大哥,今颐的佟爸爸。不要去奢望不该奢望的东西,有些东西,越越界,越致命。”

    佟励嘴角紧绷着,目光紧锁在霍彦朗没有表情的脸上。

    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霸道,看起来像是温和了许多,其实并没有。

    淡漠的话语里,依旧藏着一把最锋锐的刀,总在人麻痹的时候一刀夺命。

    刚才他在慕安然面前对他客气,不过是因为他对慕安然好而已,并非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实力与他对峙。一但触及他的底线,他可能连慕安然的面子也不卖。

    佟励目光漆黑,如果是别的男人,他或许已经知难而退。但他是佟励,他喜欢慕安然这么多年,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

    “妈咪,真的要打针吗?”

    慕安然带着今颐往外走,今颐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当然啦。”

    今颐听到慕安然的回答,顿时憋着嘴巴,一脸不甘愿的样子。

    很快,今颐就开始捂着自己的肚子:“哎呀,妈咪,今颐肚子好疼,今颐想去上厕所”

    慕安然看着今颐皱起的小脸,半信半疑,结果还是选择相信她。

    “妈咪带你去上厕所,回来我们再打针。”

    “啊唔。”

    “好吧,快点,妈咪,小今颐忍不住了”

    慕安然只好抱起今颐,带着她往洗手间去。

    突然,洗手间里匆匆走出来一个人,一下子就和慕安然撞到一起。

    “抱歉,女士。”低醇的声音。

    “没事”慕安然急忙道,然后看看今颐有没有受伤。

    结果,她微微抬头的一瞬间,眼前的人有片刻的错愕,然后就掩饰不住的震惊:“然然?”

    慕安然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整个人也一僵。

    抬起头一看,竟然是宋连霆。

    最近怎么了?她怎么一直遇到旧人呢。

    “抱歉先生,您认错人了。”慕安然说。

    宋连霆依旧呆呆站在原地,不敢相信地看着她。

    宋连霆看着她怀里的女儿,这么白白嫩嫩的皮肤,拥有和她一样漂亮的眼睛,抬头看人的时候,纤长的眼睫毛永远是一抖一抖的,特别像蝴蝶的翅膀,看起来让人心痒痒的。

    这个小女孩的脸,竟然还有几分霍彦朗的样子。

    “然然!”宋连霆一下子抓住了慕安然的手。

    慕安然看着这双扼住自己胳膊的手,一下子心乱如麻。

    “然然,是你,对不对?”

    “先生!”

    宋连霆觉得往事重叠,几个月前那一幕历历在目,慕岚的婚礼上,那一个与慕安然长得很像的景子衿,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如果是第一次撞见就算了,这一次又撞见?这难道不是缘分吗?

    老天爷这是在告诉他,他当年最喜欢的女孩根本就没有死!

    “连霆?”一旁,一个女人柔柔的声音传来。

    宋连霆向那个女人看去。

    乔霏也看见宋连霆抓着慕安然不肯放手了,乔霏的眼睛瞬间瞪大,但良好的教养让她忍着不发作,只能压抑下火气,看着宋连霆。

    她们两个在一个月前结婚了,婚礼办得很盛大,她终于从宋连霆未婚妻的身份变成了宋连霆的妻子。然后最近例假有些不正常,所以她才央着宋连霆陪她来医院看一看,结果却看到这一幕。

    宋连霆和乔霏本来就是家族联姻,他对乔霏并没有什么感情,于是此刻当着乔霏的面,依旧抓着慕安然的手,慕安然白皙的脸上浮现一丝尴尬,今颐则愣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叔叔。

    眼前的叔叔长得很英俊,皮肤在男人里算很白的,比佟爸爸看起来更英俊,相貌更干净,但是见到然然妈咪的时候更激动。她有些搞不懂情况,自己是不是又给妈咪添麻烦了?

    今颐眼睛转了转,糯声糯气地说道:“妈咪,今颐好急呀,憋不住了!”

    慕安然低头看了一眼今颐,立即很想笑。

    毕竟两个人心意相通,怎么能看不懂今颐现在眼底的鬼灵精怪呢?

    慕安然沉住气:“抱歉,先生,您真的认错人了,让一让吧。”

    宋连霆还在怔怔地看着慕安然,眼神很复杂,有苦楚又有思念,有克制也有震惊,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慕安然脱离他的钳制,直接走进了女洗手间。

    看着慕安然的背影,他更确定她就是慕安然了。

    什么景子衿,就只是一个假象!当初在慕岚婚宴上的那个女孩,一定是她,她没死,而且还和霍彦朗有了一个女儿。

    可是,他到现在才发现这一切。

    宋连霆回过神来,撞上乔霏生气的眼神。

    “连霆!”

    “走吧。”

    宋连霆走了两步,发现自己的妻子并未跟上,他停下脚步:“不是你让我抽空陪你来做检查吗?你知道,公司最近研发了一款新药,特别忙,我们不要耽搁彼此的时间。”

    乔霏咬了咬唇,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

    他一如既往的好看,对谁都很温和的样子,唯独对她,没有一丝温度。

    就连两个人例行公事的缠绵,都永远是客客气气的,她从来没有见过宋连霆对谁像刚才那个女人一样,眼中冒出这么炙热的火光!

    “是她吗?”乔霏颤抖着问。

    宋连霆默不作声,他还没有从震惊里回过神来,也不想和乔霏争论这些问题。

    “怎么,宋连霆,你不敢回答吗?这个女人,是不是高少与慕岚婚礼上,你突然拽住的那个女人?宋连霆,我才是你的妻子,现在你身边的人是我!你抽空陪我来医院,却在这里缠上另一个女人,还被我撞见,难道你不想解释解释吗?”

    “抱歉,乔霏。”

    “我不要你的道歉!我只要一个解释。”

    “你不要无理取闹了好不好?”

    “我无理取闹?连霆,到底是谁无理取闹?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让你这么失控?你们当着我的面这样,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