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好像打了妈咪喔

    宋连霆看着眼前的女人,乔霏一改往常的温柔,这个名媛露出了揭斯底里的样子,她的质问,反而让他变得越加沉默。

    乔霏看着宋连霆沉默的样子,委屈道:“你总是这样,你在乎过我吗?哪怕我们的婚姻是那样的,但你至少也给我一些尊重,好吗?里面那个女人,是她吗?”

    “慕安然!是叫这个名字对不对?”

    宋连霆瞳孔骤缩:“你调查过我?”

    乔霏咬住嘴唇,一下子不敢说话。

    是,她调查过宋连霆,宋家这样的家庭,虽然是联姻,但她也是高攀了,她又先对宋连霆芳心暗许,怎么可能不去调查?宋连霆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生活作风正派,人也上进,素养也高,她怎么会不好奇?

    可是一查,就在她心里留下了梗。

    据说,宋连霆在学校里有一个女朋友,那可叫做天生一对。提到的人都觉得很可惜,但是可惜之余,每个人都说那个女孩子很漂亮。

    她乔霏也长得漂亮,她自然会嫉妒,嫉妒是什么样的女孩子,竟然让宋连霆那么喜欢!喜欢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一直念念不忘!

    后来慢慢的,她才明白,原来是慕家的那个去世的二小姐。知道慕安然死了,她才心里舒坦了一点,至少死人不会和她抢男人啊。她以为,自己只要得到了宋连霆,不管需要多少年的时间,她总能让宋连霆慢慢喜欢上她。

    可是,她似乎错了!宋连霆还是爱着初恋女友,甚至一看到长得像她的人就发狂。如果刚才进洗手间的那个女人,不是一个少妇,而是一个少女呢?宋连霆为了满足自己对那个女人的爱意,是不是要追上去包养对方?

    “是,我调查过你,可那又怎样?我要做你的妻子了,我不需要去调查一下吗?我错哪了?”

    宋连霆皱着眉头看她,乔霏这话听起来没错,但其实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平白无故有人去把你的过去调查得干干净净,你心里能舒坦?

    “无理取闹!”宋连霆狠狠地说。

    乔霏听见了一愣,一向性格温和的宋连霆,竟然对她发脾气了?

    乔霏瞪着宋连霆,脑子一热,一下子就冲进了女洗手间。

    洗手间里,慕安然看着今颐自己走进单间里上厕所,自己则在洗手池旁边等着今颐出来,结果忽然身边刮过一阵风,刚才宋连霆身边的女伴走了过来。

    慕安然皱起了眉头。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怒气冲冲的乔霏直接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慕安然看到这双纤细的手往自己的脸颊袭来,愣了一下,就是这愣神的一秒,躲也来不及了,对方的巴掌直直往她脸上招呼去。

    慕安然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眼中也冒出了不可思议,无法理解的目光!

    “你这是干什么?”慕安然握住了乔霏的手。

    乔霏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你是慕安然对吗?”

    “你为什么打我?”

    “我打的就是你!”

    “是吗?”慕安然淡淡地说。

    慕安然也抬起了手,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完之后抿了抿嘴唇,“恕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所以这一巴掌,还给你。”

    乔霏也没想到慕安然看起来很柔弱,但却是这样的性格。

    可这一刻,慕安然就这么冷静地看着她。

    不打她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她又不是当年等着吃亏的慕安然,这些年多辛苦都走过来了,也更明白,自己要学会保护自己。随便来一个人就能打她,那把她当什么了?

    乔霏捂着脸气冲冲地走了。

    乔霏走之后,慕安然看着镜子,眼里有些疲惫。

    这个是连霆的妻子吗?

    她的心里竟然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感受。他幸福吗?

    虽然只是简单两句话和一个巴掌,并没有什么过深的接触,但是慕安然对乔霏的感觉已经非常不好了。

    慕安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一种惋惜和难过的感觉。过去的人之所以过去了,那是因为时过境迁,大家都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可是正因为有感情,在当最亲密的陌生人之时,才会更希望对方能够得到幸福。

    “妈咪?”今颐上完厕所了,听到了刚才的吵闹声,急急忙忙出来。

    小小的身子软软的,扑进了慕安然的怀里。

    慕安然一下子将今颐抱起来,今颐眼睛雪亮,倏地就看到慕安然脸上的红痕,“一、二、三、四、五唔,妈咪,你的脸上为什么这样呀?”

    慕安然弯起了眼睛笑:“唔,因为刚才有一只蚊子飞进来,把妈咪的脸蛋咬了。”

    今颐童声童气:“蚊子?”

    “是呀,一只很大的蚊子。”

    今颐突然端着慕安然的脸,小眼神特别认真地看着慕安然:“骗人,妈咪骗人。”

    “什么蚊子会咬出五个手指印呀”

    慕安然:“”

    冷静了一会,慕安然决定还是先替今颐洗手:“妈咪还是先带你去打针吧,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不适合今颐研究,好不好?我们动作快一些,免得外面的护士姐姐久等了呢。”

    外头。

    乔霏走出去后,发现宋连霆依旧站在原地。

    里面是女洗手间,他不方便进去,于是阴沉的目光发狠地瞪着乔霏看。

    看到乔霏脸上的五个手指印,宋连霆上前去抓住她:“你对她做了什么?”

    乔霏目光闪躲:“怎么了?心疼了吗?因为那个女人,就是你的初恋女友对不对?”

    “够了,乔霏!”

    安然已经死了。

    或许没死,但也已经不愿意再认他了。既然这样,他为什么要去打扰慕安然的生活?

    宋连霆恼怒地把乔霏的手一拽,将她带离这里。

    慕安然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外面已经没人了。

    “妈咪”

    “嗯?”

    今颐糯声糯气地喊着,慕安然微微一笑,心里一松。

    紧接着就是打针,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今颐心里也知道,所以也不闹了,乖乖地配合护士的治疗。扎了两针之后,今颐一脸苦哈哈地捂着自己的小屁股,被慕安然抱在怀里,两个人安静地走回病房。

    病房里,佟励已经离开了,剩下霍彦朗一个人。

    霍彦朗静静坐在窗前的小沙发上,修长的腿交叠着,看着医生送来的病历单,听见了慕安然和今颐回来的声音,立即抬头看,狭长的黑眸微微一眯,等慕安然走近一些,看到慕安然脸上的指痕时,眉头倏地紧紧拧起。

    “怎么回事?”

    “哦,这个呀”慕安然的目光左右闪躲。

    今颐才不帮她瞒着呢,直接说道:“爸爸,妈咪带小今颐去洗手间,结果遇到了一个好看的叔叔,还有凶凶的阿姨,那个阿姨好像打了妈咪喔”

    “阿姨?”霍彦朗重复道。

    慕安然轻轻抬起手捂着额头,想祥装什么都没发生,其实宋连霆的小妻子,年纪并不大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