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也有你办不到的事情?

    乔霏的脸上什么颜色都有,怔怔地看着霍彦朗。

    她刚刚打的女人,就是霍总的妻子?也是,那个小女孩长得也太像霍总了!

    这么说,她当着霍总女儿的面,找了霍总妻子的麻烦?

    “这这怎么回事。”

    “我什么时候打人了?连霆,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不知道。”乔霏轻轻靠近宋连霆,装作很亲密的样子,视线却看着霍彦朗,对着霍彦朗投以抱歉的目光。

    宋连霆知道她这是害怕了,不想认账,“呵呵。”

    这一声苦笑,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乔霏这才知道,今天宋连霆是不打算帮她了,不仅如此,宋连霆就是看不惯她今天的所作所为,所以要借霍总的手报复她吗?

    乔霏有些发抖,觉得害怕,也觉得心寒。

    “连霆。”

    “好了,霍总都知道了,你还是想想怎么和霍总解释吧。霍总是最疼老婆的,这一点整个市的人应该有所耳闻,你刚刚也确实太蛮不讲理了,乔霏,抱歉我这次不能站在你这边。”

    宋连霆说的时候,视线直直投向霍彦朗。

    他这话也是故意说的,他放不下然然,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也知道回不去,既然这样,也不必要强求,可他要一句话,要知道霍彦朗对然然好!

    虽然他知道,这是一定的事情,可他就想亲耳听到。

    霍彦朗动了动嘴角,冷漠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淡淡复杂的笑意:“宋总说的没错,乔小姐大概不知道,我霍某人向来最疼老婆。刚才我妻子心善,不肯说明情况,但乔小姐认为打了人,还是打了我霍某人的夫人,能瞒得过我吗?”

    乔霏已经被吓得不行,心里真是一万个后悔!她以为那个女人,是宋连霆念念不忘的那个人,所以她吃醋了,才会做出这种过激的事情,谁知道直接踩到一尊佛的脚上了?

    “霍总”乔霏只能认错,“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她是霍总妻子,我认错人了。”

    “哦,认错人了?”

    乔霏捏紧了手,没再看宋连霆:“对,真抱歉确实是认错人了,霍总这样护着自己的妻子,我真的非常感动,我乔家也有家教在,做错了事情我会认,如果霍总愿意,我可以登门去和您的妻子道歉。抱歉,我一时冲动打了她。”

    霍彦朗嘴角一沉一浮,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不用了。”霍彦朗淡淡道。

    “我的妻子,也不希望太过于纠缠这样的事。我只是希望,糟糕的事情发生一回,不希望再见到第二回。”

    霍彦朗说完,深沉的目光淡淡扫过乔霏,最后落定在宋连霆身上。

    宋连霆不自觉捏紧了拳头。他怎么听不出这句话的弦外之音?

    霍彦朗是真的很爱然然,能够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一个掌控那么多人生死的高高在上的权威者,竟然抽出身来走这一趟,提点他这一句。

    看得出,他是有不希望他以及他身边的人,再去打扰慕安然,给他们添乱。更不能容忍任何人伤害她一点。

    这么多年过去了,霍彦朗永远这么疼爱她,为了她可以做到这样滴水不漏。

    等霍彦朗气场摄人的身影离去后,宋连霆紧握的手才慢慢松开,他冷冷看了一眼乔霏。

    乔霏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这才喘了一口气,捏着手里的报告单:“宋连霆,你竟然这样对我。”

    宋连霆自嘲地笑了笑,仿佛在笑自己这可笑的婚姻生活。

    他一句话都不说,朝着门口往外走,直接丢下乔霏站在原地。

    病房门被推开,今颐闻声而动。

    “妈咪!”

    慕安然也跟着看向被推开的门,果然,霍彦朗好看的脸出现在门口。

    看到他的一瞬间,慕安然脸上绽开了笑容。

    当看到霍彦朗手上空空如也的时候,慕安然又皱起了眉头:“不是出去买东西了么?”

    霍彦朗睃黑的眼睛闪了闪,放出比星辰还好看的墨光:“没买到。”

    他耸耸肩的样子,好搞笑。

    “啊”今颐失落地喊起来。

    慕安然倒是觉得很有意思,打趣道:“也有你办不到的事情啊?你这样不行哦。是吧,爸爸?”说最后这句打趣他的话的时候,慕安然故意看向今颐,两个人对着眨眨眼。

    今颐也从失落变成大笑:“对哦,爸比”

    今颐又故意开始怪腔怪调喊人了。

    正热闹着,突然刚合上的门又被敲开,左振风尘仆仆的样子出现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袋子。

    “霍总,您要的东西,我给你找来了。”

    霍彦朗勾了勾嘴角:“嗯,拿来吧。”

    霍彦朗接过东西,拿到手里,今颐看到袋子里东西的形状,顿时就捂起了小嘴巴:“哇哦,今颐要吃的恐龙蛋?”

    霍彦朗宠溺地揉了揉今颐的脑袋,然后看向慕安然。

    慕安然也愣了,“唔好吧,我知道了,你别这样看我嘛,我收回刚才的话。”

    “嗯,知错能改。”

    “什么啊”

    这么一来一回的闹,慕安然反倒忘了问他刚才为什么去了那么久了。

    今颐打完了今天的点滴,整个人好了很多,吃完了恐龙蛋又开始缠着霍彦朗和慕安然,问能不能回家,她想回家和小云朵玩,想在院子里听江水声。

    在今颐的哀求下,慕安然看了霍彦朗一眼,眼中有请求。

    说实话,现在两个人都把今颐放在手心里捧着,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心软的样子,水眸汪汪的,眼里都是水光,他起身走出去和医生商量了一下。

    很快,霍彦朗走回来,认真道:“只能一晚。”

    “嗯!!”慕安然点头。

    看到她这个样子,霍彦朗心都软了,抬起手当着今颐的面就揉了揉慕安然的黑发。

    一家人终于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佟励去了励景公司在市的分公司,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临近秋日,天色黑的快,走进公司的时候,大部分岗位的人员已经下班,整个大厅是暗的,只有一个角落是亮的,显得很孤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