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国王洛萨

    四天前,在红杉林中发生的一切,犹如一场可怕的噩梦,无休无止地纠缠,撕咬着海嘉特的灵魂!他单骑回到月龙城后,第一时间将所遇之事告诉了自己的长官莫特!

    莫特连夜赶往金堡,将海嘉特一行的遭遇转告国王——洛萨!

    国王洛萨传唤海嘉特时,天还未亮,月龙城中一片寂静,天,灰蒙蒙的。

    帝**团总军团长——莫特,轻轻地将海嘉特从梦中摇醒!

    “嘉特,快起床!洛萨国王来看你了!”

    “长官!”海嘉特睡意未消,睁开朦胧的双眼,便踉跄着从床上爬起!

    此刻,国王洛萨早已在军营外。等候多时了!洛萨骑在站马上,戴着一双黑色的狮皮手套,身披厚重的套头熊皮斗篷,看起来活像只骑在马上的大熊。随行的还有御前首相——汉特!此行,他们只带了四人,这四人就是西洛大陆上赫赫有名的血骑四剑士!他们分别是,疾风之剑——菲克(海嘉特的恩师),幻影之剑——龙艳,寒裂之剑——卡罗特,银色闪光——佩斯!

    四剑士身穿着如同火焰般闪耀的钢甲,腰间华丽的佩剑,在暗淡月光下的照耀下,更是光彩夺目!

    “莫特!”洛萨吼道,“你打算让我就这么一直在门口等着吗?”

    莫特急忙带着半睡半醒的海嘉特跑出屋外,,“陛下,请进屋。”海嘉特单手掀起帘幕。

    “不不不,我和这位小兄弟(海嘉特)要谈的话题,属于最高机密!”洛萨的呼吸在冰冷的空气里蒸腾:“营地里闲杂人等太多,只怕隔墙有耳。现在我也正好想出去走走,顺便体验一下红杉林中的风景。”

    莫特这才瞧见洛萨和汉特身后的四剑士!

    海嘉特揉揉惺忪的睡眼,立刻爬上战马,朝恩师菲克点头示意。

    洛萨骑着他那匹黑色战马一路狂奔,汉特与四剑士紧跟其后!海嘉特也只好跟上。

    海嘉特边骑边朝着前方的菲克问了一句,但逆风吹散了他的话音,菲克没有听见。之后他便不再发话,静静地骑马跟随。

    七匹战马离开了国王大道,从月龙城的北大门飞驰而出,奔进晨雾浓郁的红杉林。“菲克,你们留在此处!我和汉特要和这位小兄弟好好聊聊!”洛萨一边狂奔,一边扭头喊道!

    “属下遵命!”

    血骑四剑士几乎在同一时间拉住了缰绳,四匹黑色的战马在林地间呼啸而停!

    海嘉特跟着洛萨与汉特越奔越远!此时血骑四剑士已离他们有段距离,再听不见三人交谈,但国王仍未减速。直到他们三人登上一道低缓的山坡,晨曦初露,他才慢慢停下飞奔的脚步!

    此刻,他们已离月龙城数里之遥。海嘉特望着国王洛萨,只见他满脸通红,神采飞扬。“妈的,”他笑着咒道,“到野外像个男人一样飞骑一段,真痛快!小兄弟,我告诉你,在月龙城里骑马,真的会把人给逼疯的。”洛萨向来不是个有耐性的人。“不管老子到哪都跟着一帮杂碎!除了拍马屁和不停地吹嘘,他们一无是处!”

    汉德笑道:“陛下,属下也这么觉得!”

    “说得好!”国王拍拍汉德的肩膀,“我还真想丢下他们,就这样骑下去呢。”

    一抹笑意浮上洛萨的嘴角。

    “我相信您是认真的。”汉德回道!

    “那当然,那当然。”国王道,“小兄弟,你觉得怎样?就我们两个,游侠骑士仗剑闯天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晚上随便找个乡村女人或是酒馆侍女帮咱们温床。”

    “陛下,属下。。。不敢!”海嘉特万万没有想到,万人敬仰的帝国国王竟是这般风趣幽默,平易近人!

    “小兄弟,当年,你父亲可是我和陛下最好的兄弟!”汉特说,“这些年来,陛下也一直都在暗中照顾着你!

    “大人,您说的是托里克大人吗?”海嘉特问道。

    “托里克,不不不!我们说的是你的生父,海洛斯!”汉特急忙纠正!

    “生父!”海嘉特模糊的记忆中已然记不起生父海洛斯的面容!他只知道,自己的生父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是为了帝国而死的!

    ”我们都有责任在身,不只是对整个帝国,更要对我们的子女负责,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年轻小伙了。”洛萨双眉微皱起,说道!

    “来吧,说说你们在红杉林中发生的一切!”国王道,“汉特你记录下我们的交谈内容!”

    “属下遵命!”汉德恭恭敬敬地说道!

    “四天前,我和长官吉塔尔一起,追捕一伙强盗!我们从月龙城一直追踪到这片红杉林!”海嘉特开始叙述,“巡游兵——科博斯,,,,,,,,,,,,,,,等我赶到的时候,吉塔尔,提瑞,科博斯他们都已经惨死了!”

    海嘉特悲伤之情难以自控,双瞳间的泪水戛然而下!

    洛萨听后双瞳瞪的像要从眼眶飞出一般,愤怒地抿着嘴,说道:“该死的暗夜刺客!扎伯尔(北风堡领主)这个混蛋,我发誓,一定要抓住他!然后当着月神和世人的面羞辱他,绞死他。”

    “陛下,科博斯死前一再肯定,那不是刺客干的!他们死后,我到达现场,也仔细地排查过,没有半点迹象表明是刺客所为!”海嘉特擦去眼角的泪水,说道!

    “孩子,你太年轻了!你要知道,顶级的刺客是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让你们去追寻的!”汉特拍着海嘉特的肩膀说道!

    “汉特大人,我能肯定,绝不是刺客!吉塔尔长官的尸体上布满了剑痕,但是没有丝毫的血迹,就连地面上都没有一星半点的血迹!”海嘉特斩钉截铁地说道!

    “什么!”汉特脸色大变,他握紧了腰间的佩剑,双瞳间透着一丝丝恐惧不安,“陛下,这世界上。能做到杀人不见血的兵器只有一种!”

    “龙舞剑!”洛萨先是显得有些慌张,随后又安抚道:“汉德,你太敏感了。你老是这德行,******,除了枫林城那柄龙舞剑,其他的,在三百年前都已经消失了!现在的西洛大陆上就连新出土的龙骨都百年一见,何况是灭世神器——龙舞剑!不可能的!”他拍了拍膝盖,“小兄弟,你还记得尸体所在的位置吗?如果能带回一具尸体让凯尔(御前法师)检验一下,想必定能找出他们的死因!”

    东升旭日的金黄指头探进清晨的朦胧白雾,一片浓密的红杉林在三人眼前展开,其中除了长而低缓的零星小丘,尽是郁郁葱郁的林间洼地。海嘉特指着远处给国王看,“就在那个方向!”

    洛萨皱眉道:“还有多远?”

    “陛下,最快也要三天!”海嘉特告诉洛萨,“如果下雪或是下雨的话,三天也到不到了!”

    “三天!加上你回来的这四天,恐怕他们的尸体都已经被林地狮啃的只剩下骨头了!”洛萨拉紧斗篷埋怨道!

    血骑四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三人的不远处,此刻,正在后方停缰勒马。

    “也罢,昨夜莫特告诉我的时候,我以为是个恶作剧!现在想来,必须要恢复红衫林的夜间巡逻了!”国王从腰带上抽出一块金色绸缎递给海嘉特:“这是我昨天写下的军令,回去以后交给莫特!”

    “属下遵命!”首相接过军令,回道。

    “你还记得“雷神之剑”吗?”国王望着汉德问道!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家伙。因该说忘不了他手中那柄龙舞剑”汉德脱口便道。枫林城的夕氏家族历史悠久,骄傲而讲究荣誉,但他们的领地位置偏远,位于帝国版图的最西边。

    本章完!

    看完不要忘记收藏噢!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