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国王之死!

    “海嘉特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下坠,四肢也变得软弱无力,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他努力地望着斜倒在林地间的国王洛萨与首相汉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决不能让他们出事!”

    “唔!”随着战马的一声惊叫,海嘉特也从马背上落下!

    海嘉特用尽余力从铺满了碎石与杂草的泥地上坐起,缓缓拔出了腰间的长剑!他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拔剑了!他尽力抛开杂念,集中精力,凝视着不远处的国王与首相!两人的轮廓,变得越来越朦胧不清,但那股阴森的莫名恐惧却丝毫未减!

    终于,海嘉特闭上了双眼!昏迷中的海嘉特,回到了月龙城中!他看到妹妹托琳儿正无声地跟他在身边,天空中正下着雪,雪花飞进城门。广场上人声喧嚣,熙来攘往,但在厚重的石墙内,仍旧温暖而静谧,宁静得海嘉特有些受不了。他一路向前走去,抵达家门外,独自伫立了很长时间,心中充满了莫名的恐惧。托琳儿用手磨蹭着他的手,他借此找到勇气,于是挺起胸膛,走进房内。在走廊上,他看到养父托里克正坐在大厅内。他知道,年迈的养父——托里克,几乎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在大厅等他回家。托里克差仆人把餐点送去海嘉特的房间,不光是餐点,还有便壶和一张小硬板床!从仆人的窃窃私语中,他听到托里克这几天根本就没阖过眼。他亲自用雪浆果、泉水和草药混合制作了一种饮料。然后在大厅内等待儿子回家品尝,因此他们(仆人)始终避得远远的。

    海嘉特在门廊里站了好一阵子,不敢作声,也不敢靠近。窗户敞得大开,楼下传来林地狮的长嚎之声,托琳儿听见便抬起了头。

    托里克转过头来,起初并没认出他,许久之后他才眨眼问:“回家了,为什么不进来?”语调平板,格外地了无生气。

    “父亲,你不必在这等我的!”海嘉特回答,“你毕竟不是我的亲生父亲!”

    托里克依旧面无表情,原本稀少的白发垂头丧气地纠缠乱成一团,看上去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十几岁。“没错,那又怎么样!你是我的儿子,这谁也无法改变!”

    海嘉特恨不得拔腿就跑,但他很清楚自那样做会伤托里克的心,于是他不安地朝着大厅内屋跨了一步:“父亲,我加入帝**团让您失望了!”

    托里克的眼里闪过一道寒光。“你知道,军营中的停尸帐篷中躺着多少帝国战士吗?”托里克冷冷地说,“我不想在那里看到你!”

    若是十年前,托里克的这席话准会把海嘉特吓得没命奔逃,羞得泪流满面,但是现在,却只让他怒火中烧。他已经宣誓加入了帝**团,成为了一名战士,他面对的也是从未有过的骇人的危险。

    “好歹我是哥哥。只有加入帝**团,才能保护妹妹!”海嘉特说。

    “托琳儿不需要你保护?”托里克回道!

    “我是她的哥哥!”海嘉特愤愤地道,“虽然不是亲兄妹,但你阻止不了我保护她。”说完他抓紧了托琳的手,穿过大厅,沿着阶梯走到了二楼,低头看着楼下大厅中的托里克。

    只见托里克正握着一个孩子的手,可那只手看起来不像手,倒像是爪子。眼前的孩子如此的陌生!他破衣阑珊,形如枯槁,骨瘦如柴,两脚****着踩在铺满了红衫木的地板上!身上那件灰黑色的布衣的边角,卷曲成了令人作呕的形状。托里克仔细看着楼下那个陌生的孩子,他的双眼深陷,活像两个黑色的窟窿,张开着,却仿若茫然。他看起来正如一片弱不经风的孤叶,一阵劲风便足以将他吹动飘散。但是在那身支离破碎的骨架下,他的胸膛正随着轻浅急促的呼吸韵律有致地起伏。

    “海嘉特”托里克握着孩子的手说道,“原谅我到现在才带你回家,因为我好怕。如果你真的有什么事,我怎么对的起海洛斯!”托里克双瞳中的泪水流下脸颊,但他丝毫没有在意。“孩子,从今天开始,我和托琳儿就是你的亲人!”墙壁的四周,数个仆人冷眼旁观!

    “什么,那个孩子是我!”海嘉特恍然大悟,他有些吃惊,有些不知所粗!他看到了二十年前,托里克带他回家时的画面!

    此刻,窗外又传来林地狮的怒吼!

    “孩子,我得走了。”托里克道,“凤大人(烈火骑士)还在等我呢,我们即刻启程前往北方。趁大雪还没降下,我们得赶紧动身。”

    “凤大人?烈火骑士!父亲,您在说什么呀!不要吓我啊!”海嘉特飞奔着跑下楼去!

    当海嘉特跑到楼下时,发现那个儿时的自己已经不见了!

    托里克缓缓起身!

    “父亲!您要去哪!父亲,是我不好,一直让您生气!父亲,求求您不要走!”海嘉特低下头,跪倒在了托里克的身后!

    然而此刻的托里克,却拖着蹒跚的步伐,头也不回地向着屋外缓步走去!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海嘉特撕心裂肺的悲悯声!

    海嘉特清楚地记得托里克多次提起,心里迫不及待想要出门旅行,到各个林地去看看,只是为了他和托琳儿,一直没有机会!想到这里,海嘉特更伤心欲绝。海嘉特擦去眼泪,冲上前去,俯身想要一把抱住托里克,却抱空了!

    “父亲,我只求您不要离开我!”海嘉特声嘶力竭地朝着托里克的背影喊道。

    海嘉特满怀戒心地看着四周的仆人,却发现他们的视线根本不在他身上,他们心不在焉,仿佛旁若无人。

    “我日夜祈祷,只求嘉特能一生平安!”托里克边走边呆滞地说道,“他和托琳儿是我的宝贝。我在烈火神庙对着凤大人祈祷了七次,祈祷我的孩子会回心转意,不要去以身犯险。若是风大人实现了我的愿望,我愿随他而去!”

    海嘉特泪崩了,他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父亲,对不起!”一阵局促的沉默后,他勉强说了一句。

    托里克慢慢转过身,视线似乎找到了海嘉特,眼神充满忧郁。“嘉特,你要好好的!从前,我想让你学好剑术,为你的父母报仇!是父亲走错了第一步,你才会一直错下去!”

    海嘉特看到托里克垂下眼,说道:“别了。儿子!”

    “呯!”

    两柄利剑的金属撞击声将海嘉特从梦中惊醒!

    “嘉特!醒醒啊,嘉特!”

    恩师菲克的声音,在海嘉特的耳边不停地回荡着!

    海嘉特缓缓睁开双眼,只见菲克双手握着闪耀着寒光的长剑,站在他的身前!

    “海嘉特刺死了国王和首相!菲克,你是要与帝国为敌吗?”不远处传来一阵低沉的质问声,海嘉特听出了这正是血骑四剑士之一的寒裂之剑——卡罗特的声音!

    “什么!我杀死了国王和首相!”海嘉特的意识瞬间变得清晰,他努力地拖动着僵硬的双腿,转过头望去!只见洛萨与汉德倒在了血泊之中,两人的胸口处各插着一柄长剑!那两柄色泽暗沉的长剑是如此的眼熟,黑色的条纹剑柄,修长的剑身!

    “那是我的剑!”海嘉特大梦初醒般地环视着四周,:“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国王和首相被我的剑刺穿了心脏!”

    “师傅,国王和首相不是我杀的!”海嘉特缓缓起身,说道。

    “师傅相信你!”菲克转过侧脸,想都没想,回道。

    “真是感人啊!”卡罗特单手握着长剑,慢慢逼近菲克与海嘉特,“那两柄剑就是证据!还有什么好说的!”

    “让该死的证据见鬼去!”菲克怒骂了一声后,马步向前,准备迎战。

    “看来,说什么都是多余了!菲克,今天你也要死在这里!”一想到菲克即将死在自己的剑下,卡罗特的心中顿生愉悦。

    :“嘉特,走!”菲克焦急地吼道!

    “师傅,我,,,”海嘉特望着恩师的背影,欲言又止,眼眶开始湿润。

    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四十出头,一头浓密的黑发中掺杂着根根银丝,他不但是西洛大陆上有名的剑士,更是他的授业恩师!在他心中,菲克的地位和养父托里克一样重,甚至有些时候,他觉得菲克更像自己的父亲!自答应托里克的请求后,菲克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于海嘉特!不但如此,他还瞒着托里克,帮海嘉特争取剑术竞技的资格,正因为如此,海嘉特才加入了帝**团!

    “你在这,师傅会分心的!走!”菲克不耐烦地催促道。“记住,没找到证据前千万不要回月龙城!新王的血骑会永无休止地追杀你,直到你死去!走!”

    “师傅,,,”海嘉特此刻才明白,大难临头了!

    “滚!”菲克怒骂道!

    海嘉特此刻才明白,自己此刻只会成为菲克的负担!他慢慢起身,准备伺机逃跑!

    “龙艳,佩斯!”卡罗特用命令的口吻对着身旁的两人说道,并示意一起攻杀菲克!

    “菲克,你我虽有过命的交情!但他杀死了国王,我不得不带他回去!”龙艳抿着嘴说道!只见她左手轻轻捋过遮住侧脸的发丝,右手泰然自若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朝着菲克优雅地走去,随风飞舞的黑发犹如一股火焰般不停地摇曳着。

    “菲克,把他(海嘉特)交给我们,如果他真是清白的,我定会护他周全!”佩斯双手懒散地插在腰间,劝道。他的年纪与菲克相仿,也已四十出头,但与菲克不同的是,他成名较晚,而且生来就一头银发。所以,世人也称他为“银色闪光!“

    “护他周全?佩斯,即使我相信你,皇子洛齐暴戾不堪,他不会放过海嘉特的,我不能让他枉死!”菲克回绝道:‘不要多费唇舌,动手吧!’

    “今天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话音刚落,卡罗特举剑朝着海嘉特飞奔而去!

    ‘呯!’

    菲克转腰挥剑,稳稳地挡住了卡罗特的这一击!

    海嘉特不停地捏着麻木的双腿,恢复知觉后,朝着反方向拔腿就跑。“哼!”佩斯冷笑了一声,随后,电光火石般地出现在了海嘉特的身后:“跑不掉的,识相点,跟我回月龙城!不要害了你的师傅和相信你的人!”

    菲克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佩斯与海嘉特,单手将腰间的匕首,朝着佩斯投掷而去!

    佩斯被逼的不得不拔剑抵挡,“呯!”的一声!匕首被击飞到了不远处的红衫树上,牢牢地刺进了树身中!

    海嘉特乘势跑向不远处的战马,他记得菲克和他说过,“银色闪光”虽然速度极快,却是有移动的距离极限的!只要骑上战马,他就不可能追的上了!

    “呯!呯!呯!”

    菲克集中了所有的精力,不停地舞动着手中的长剑,一次又一次地挡下了龙艳与卡罗特的斩击!他的挥剑速度极快,快到产生了微弱的气流!

    佩斯看到不惜以命相搏,也要让海嘉特逃跑的菲克后,开始觉得事有蹊跷。“如果是他(海嘉特)杀了国王和首相,为什么刚才不跑!我们赶到的时候,他还在昏迷中!菲克是对的吗?算了,放他走吧!如果抓他回去,他必死无疑!”佩斯此刻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相信菲克!放海嘉特走!

    海嘉特像离弦之箭般飞奔到战马旁,爬上了马背,朝着菲克的背影喊道:“师傅!保重!”

    佩斯阴沉着脸,双眼紧闭,假装不在现场!

    “踏。。。踏。。。踏。。。”

    海嘉特骑着战马,渐渐消失在了红杉林的尽头!

    “佩斯!你竟敢放走杀死国王的凶手!”卡罗特停下对菲克的猛攻,怒斥道。

    “哼!谁看见了!谁看见凶手了?菲克,你看到了吗?”佩斯显然已经决定与菲克站在同一边!

    “狗杂碎!”卡罗特恼羞成怒,举剑朝着佩斯急速地刺去!

    “呯!”

    龙艳挥剑挡住了卡罗特的这一击,“卡罗特,既然人已经跑了!我们就没必要再自相残杀!”

    “菲克!你包庇凶手,自己去向皇子殿下交代吧!”卡罗特一边收起手中长剑,一边用责怪的口吻呵道。一向审时度势的卡罗特心知肚明,如果再死咬下去,一对三的就不是菲克,而是自己了!他可没傻到那个地步!

    菲克丝毫没有理会卡洛塔,站在原地,握着长剑,表情就像“石化”了一般僵硬!他只知道,国王首相绝不是海嘉特杀的,身为人师,怎么能看着爱徒蒙受不白之冤——枉死!

    本章完!

    看完不要忘记收藏噢!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