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死亡之舞

    托琳儿从墙上拿下一副马鞍和缰绳,小心翼翼地走到马车背后!此时,一个倒在地上的巨大木箱吸引了她的注意。她觉得箱子一定是在打斗中,被撞落的。箱盖已经裂开,箱内的衣物洒了一地。显然,这个木箱子是财政塔中的某个仆人慌忙逃命时准备的!马厩内躺满了鲜血淋淋的尸体,已经分不清谁是箱子的主人了!

    托琳儿在木箱内上下翻动着,她知道,在逃亡到溪风城的途中,可能会需要御寒的衣物!她跪在散乱的衣物之中找到一件厚重的熊皮斗篷,一条黑色的天鹅绒裙子和一件丝质外衣,几条内衣裤,还有一个可以变卖的金手镯。她推开破裂的箱盖,继续翻找!身无分文的她,深知没钱寸步难行!当翻找至木箱的最底端时,她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情,箱子内没有金币!

    “这是什么?”托琳儿的手指碰触到了木箱底部一个不显眼的夹板!她探头望去,只见夹板下隐约闪烁着些许不起眼的光亮!

    “原来在这里!”托琳儿不禁想着:“夹板下肯定藏着金币!”

    她起身走到不远处的那具血骑卫士的尸体旁,拾起了沾满鲜血的钢剑,又走回到木箱前,将钢剑刺入夹板的缝隙中,握紧了剑柄,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夹板向上撬开!

    在夹板碎裂的那一瞬间,一道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四射而出!一柄极其华丽的长剑映入她的眼帘!这柄长剑的剑鞘是透明的,透过剑鞘可以看到金色的剑身,还有比纯金更为耀眼的光芒,而且这柄剑又薄又长,剑柄的底部还刻着一个清晰可见的字“岚”!

    “死亡之舞!”托琳儿愤怒地环视着马厩内的具具尸体,她万万想不到,父亲平日里对这些穷人格外关照!在大难临头之际,这些该死的仆人,竟然将托里克家族的传世宝剑——“死亡之舞”也从财政塔中偷了出来!

    突然托琳儿感到些许欣慰,还好是自己找到了它(死亡之舞),如果有人先她一步找到,并把剑给偷走,那这柄传世宝剑就会沦落天涯,想再找回来就比登天还难了!

    “原来你藏在这了!”一个声音嘶喊着朝她逼近。

    托琳儿惊慌起身。只见马厩外站着一个血骑卫士,他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穿着一身红色的钢甲,钢甲里面是件肮脏的白上衣,靴子沾满了血迹,左手还拿着钢剑。

    “你是谁?”托琳儿装傻,问道。

    “你不认得我,”血骑卫士说,“可我却认得你噢,嘿嘿,没错,财政大臣的千金。”

    “帮我装马鞍好吗?”托琳儿一边假意拜托他,一边伸手到木箱的夹板内,掏拿“死亡之舞”。

    “我父亲是帝国的财政大臣,他会奖赏你的。”托琳儿说道。

    “小姐,你老爸很快就要被处死了。”血骑卫士边说边向她靠近。“会奖赏我的是新王。小妹妹,过来吧。”

    “不要过来!”托琳儿握紧了剑柄,将“死亡之舞”从木箱中抽出。

    血骑卫士目瞪口呆地望着托琳儿手中的金色长剑,“这一定值不少金币!给我!”

    托琳儿皱紧了双眉,向后慢慢退去。

    “我叫你给我。”血骑卫士左手举剑,右手猛地一把,使劲抓住了托琳儿的胳膊。

    在那生死攸关的刹那,西佛瑞所教的一切招式全部都从托琳儿的脑海中消失无踪。在恐惧埋没了理智的瞬间,托琳儿惟一记得的要诀是哥哥海嘉特教她的那一招,她学会的第一招。她冷不防地将“死亡之舞”尖的那端去刺向血骑卫士,使出突如其来、歇斯底里般的蛮力。

    “呯!”

    老练的血骑卫士立刻松开了抓紧托琳儿的右手,往后退了一步,从容不迫地用剑挡住了突如其来的一击!

    “小妹妹,剑在鞘中,怎么杀的了人呢?来吧,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如果你好好伺候我,让我舒服!或许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血骑卫士用几近疯狂的眼神盯着托琳儿的双峰处,:“是我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托琳儿闭上了双眼,脸上露出了狰狞的面容,“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得逞!’话音刚落,她将手中的“死亡之舞”拔出剑鞘,做出了玉石俱焚的架势!

    “你以为你还是万人敬仰的财政千金?你只不过是个即将被“万人骑”的小****!”血骑卫士恼羞成怒,咒骂道:“把剑给我!脱了你那该死的皮甲!”

    “父亲,哥哥!你们在哪!”托琳儿近乎绝望,她望着手中那柄华丽的金色长剑,想起年幼时,从老奶吗的口中听到的那些关于“死亡之舞”的传说!而如今,这柄宝剑就在自己的手中,她却不知道该如何驾驭!显然,击退眼前这个像野牛般强壮的血骑卫士是不可能了!眼下最好的结局,就是与他同归于尽!

    “大小姐!你还是处吗?要不,你就是个****!现在都无所谓了,我还是先杀了你,再慢慢享受吧!”血骑卫士一边咧着嘴笑骂,一边朝着托琳儿举剑冲锋!

    “别过来!”托琳儿惊慌失措地将“死亡之舞”举过头顶,发出了一声尖叫!

    “呯!”

    钢剑狠狠地斩击在了“死亡之舞”的剑身上!

    血骑卫士巨大的蛮力将托琳儿震的趴在了布满稻草的泥地上,一阵巨痛由手腕处向上延伸,“死亡之舞”也被震飞!

    托琳儿感觉自己的双臂麻木了,渐渐地,完全失去了知觉,“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她口中不断地反复低吟着这句西佛瑞口中的名言。

    “啊!”

    血骑卫士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哀嚎,之后,痛苦不堪地跪倒在地,手中的钢剑像碎冰般裂了一地,鲜血从他的双肩处四溅而出,在火红色的钢甲上放肆的流淌着!

    托琳儿双手撑地,慢慢爬起!当看到面如死灰的血骑卫士时,她惊恐的不知所粗,“怎么回事!他怎么,跪下了!”

    “谁!出来!”血骑卫士咬紧了牙,发了疯一样的悲悯着!

    托琳儿想起了父亲对死亡之舞的描述——“攻吾者,必先亡!”她终于明白托里克这句话的含义,嘴角处也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浅笑!她缓缓走上前,待双臂恢复知觉后,单手拾起了“死亡之舞”,接着回到跪地的血骑卫士面前,一边举剑,一边怒视着他!

    完全失去了作战能力的血骑卫士,低着头,泪流满面,他开始求饶:“小姐!不要杀我,我向您保证,绝不会告诉任何人看到了您!求您,不要。。。”

    “告诉我,你的名字!”托琳儿乌黑的双瞳中,闪耀着丝丝寒光。西佛瑞曾经教导过她,如果哪一天,真的非杀人不可,一定要记下被杀者的名字!这是剑士的基本准则!

    “小。。姐,我。。叫汗茨!”血骑卫士战战兢兢地应道。

    “汗茨,我!帝国财政大臣之女——托琳儿,以烈火骑士凤大人之名,宣判你——死刑!”托琳儿单膝跪地,将死亡之舞插在泥地上,然后十指相扣,轻声默念道。显然,这个审判仪式,也是西佛瑞教的!

    “小姐,求求你,别杀我!”汗茨双眼紧闭,呻吟道!面对死亡,他恐惧到了极点!

    托琳儿仔细观察着汗茨全身的钢甲,寻找刺入点!思索片刻后,她将“死亡之舞”横举,猛的将剑身从汗茨的嘴部刺入,后颈部刺出!她咬紧了牙齿,不敢看死者的双瞳,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她微微后退了两步,拔出了血淋淋的“死亡之舞”,之后,连滚带爬地跑回到木箱边,拾起一块褐色的裙布,将沾满鲜血的金色长剑擦拭的干干净净,随后,又捡起了透明的剑鞘,将剑插入鞘中!她想离开,她必须离开,她要躲到远离汗茨充满控诉的眼神的地方。

    汗茨倒地时口冒鲜血,现在有更多的血从他的嘴部和后脑下涌出,在尸身下聚集成潭。

    托琳儿慌忙地披上了那件熊皮斗篷,拉起了兜帽,接着,抓起马鞍和缰绳,朝着她的战马跑去。然而正当举鞍准备放上马背时,她突然恐惧地想到一件事——北城门一定已经关闭,东门也多半有人看守。也许帝国守卫认不出她。但万一被认出,就必死无疑了,她冒不起这个风险!而且,他们一定也接到了不准任何人出去的命令,所以认不认出她都一样。

    还有一条路可以离开月龙城——密道!

    马鞍从托琳儿的指间滑落,咚地一声,掉在泥地上,溅起一阵灰尘。她还得回到找那个摆满了圆木桶的地下酒窖吗?她不确定,但她知道自己非试不可。她用一块亚麻布收集起需要的衣服,披上斗篷,以遮掩“死亡之舞”,把其余东西围绕着长剑,绑成一束,将包裹夹在腋下,溜到了马厩的另一头。

    托琳儿打开后门的锁,不安地向外偷瞄。远处传来剑击声,财政塔那边还有人在垂死哀嚎。她必须穿过小厨房和养猪场,潜回后花园!可这样走,会直接经过帝**团的军营,所以行不通。托琳儿费尽脑汁地搜索合适的逃跑路线,如果她穿过财政塔的另一边,可以沿着河岸的城墙,翻到御龙湾。。。但她必须冒险,当着城上守卫的众目睽睽,越过城墙!那么多人同时站在城墙上。其中大多还是血骑卫士,他们中有些人一眼就可认出她来。如果他们见她攀爬城墙,会怎么做?虽然距离比较远远,她看起来可能就像个小不点,但他们真的辨别不出是谁吗?他们会理会一个小女孩吗?她告诉自己必须立刻动身!然而,当要采取是实际行动时,前后矛盾的她。心中却害怕得不敢动弹。

    本章完!

    看完不要忘记收藏噢!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