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审判

    一辆经过的马车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车辙。小男孩一跃而过,托琳儿心急如火,根本没在意,结果被一绊,整个人扑倒在地,一只脚擦到了石头,膝盖磕伤了不说,就连指头也狠狠地撞上了硬泥地!藏着衣物和“死亡之舞”的亚麻包袱也随之落到了泥地上,她抽泣着,挣扎着站起身,右手的大拇指被磕的全是血。她把拇指伸进嘴里吸吮,才发现摔倒时断了半片指甲。她的双手也痛得要命,膝盖处的皮甲也磕破了。

    “速速回避!”巷子口有人高喊,“艾隆大人驾到!速速回避!”托琳儿跌跌撞撞地从路中央跑开,差点没被一涌而进的人群活活踩死。

    四名披着红白相间格子披风的帝国卫士,骑着高大的骏马,轰隆隆地经过,在他们之后是两位贵族小少爷,肩并肩,骑乘着两匹深褐色的母马!

    托琳儿在金堡的广场上见过他们不下百次,他们是军机大臣——艾隆!家的双胞胎,艾尔和艾伦!他们年纪很轻,相貌平庸,金色的头发,还有长满雀斑的方脸。海嘉特以前常背地里叫他们“雀斑少爷”和“木板少爷”,一见到他们,就咯咯直笑。但他们现在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好笑。

    每个人都朝着同一方向前进,他们都急着想弄清敲钟的缘故。

    钟声似乎越来越大,叮当做响,不停呼唤。托琳儿混在人群中,断了指甲的右手,痛得不得了,她拼命忍住才没叫出声。她紧咬嘴唇,一路跛行,倾听着周围兴奋的话音。

    “——是御前财政大臣托里克大人。他们要把他带到金堡的内墙广场去。”

    “我听说他死了。”

    “还没死呢,快啦。来来来,我赌一个金币,皇子会砍他的头。”

    “早该砍头了,这杀死国王的凶手。”一个男人吐了口唾沫。

    “蠢货!他们才不会砍他头,砍头不是在首相塔下的刑场吗?从来就没有人在广场上被砍过头!”

    “呃,总不会是封他当领主吧?我听说啊,杀国王洛萨的就是这托里克。他让自己的儿子在森林里割了陛下和首相的喉咙,后来被发现时,还装作没事人似的,撒谎说自己一无所知。”

    “瞎说什么,才不是这样的,杀死陛下的是疾风之剑——菲克,就那个灰古城来的剑士。”

    “臭女人,你给我闭上你那张碎嘴!少在这儿胡扯,菲克大人他是个正直的好人。”

    当托琳儿到了广场时,人群已经摩肩擦踵,挤得水泄不通。

    托琳儿任由人潮将她推向广场的中央处。金堡内墙外的灰色大理石广场上,满满的都是人,兴奋地彼此交谈,拥挤着希望能更靠近审判台。

    飘荡在上空的钟声,越来越响亮。

    托琳儿左推右挤,在如潮海般的人流之间穿梭,同时她还得夹紧腋下的包袱。在人群里,她只能看到别人的手脚和肚子,当然还有耸立头顶的四座高塔。她瞄到了一辆木马车,便想爬上去,期望这样看得比较清楚,但四周的人也有相同的念头,结果车夫破口大骂,鞭子一挥把他们通通赶走。

    托琳儿急了,她硬着头皮往前挤去,结果反被人群挤得贴在一座石像的基座上。她抬起头,看到了“暗影骑士——琉”的脸庞!

    托琳儿将亚麻包袱捆在了臂膀处,开始往上爬。断掉的指甲在灰色的大理石上留下了斑斑血迹,但她还是爬了上去,躲在了“暗影骑士”的两腿中间。

    托琳儿看到了父亲。

    托里克站在金堡内墙外的审判台下,左右各由一位血骑卫士搀扶。他穿着一件厚实的黑色羊绒上衣,胸前用珠子绣了半张翅膀,肩披着和托琳儿一样的熊皮斗篷!

    托琳儿从没见道父亲这么瘦过,那张憔悴苍老的脸上写满了痛苦。他几乎无法站立,全靠两个卫兵支撑!

    站在托里克身后的是矮胖的帝国法师——凯尔,他年事已高,发色灰白,臃肿不堪,身着一件纯白的法袍,头戴一顶由蓝水晶雕刻而成的巨大宝冠!那顶耀眼的宝冠,随着凯尔的动作散发出七彩虹光。

    审判台的另一边,聚集了一群血骑卫士和贵族。

    皇子洛齐穿着一身天蓝色丝衣,肩膀处绣满了双十字剑!他头戴金冠,在人群之中最为显眼。皇后——朱莉!站在他的身旁,穿了一袭哀悼的黑色礼服,乌黑的发际上戴着钻石头纱!

    托琳儿认出了卡罗特,他身穿火红色的盔甲,肩披雪白披风,旁边围绕着四个血骑卫士。她也看见了军机大臣——艾隆!他披着彩绘的锦缎袍子,穿着一双黑色的高筒靴,在贵族之间游走。

    还有一个披着银斗篷,留着尖胡须的中年男人,她知道他就是帝**团的总军团——莫特!

    菲克也站在这群人中间,他穿了一袭红色丝质的布甲,一头黑白相间的乱发显得有些凌乱,手腕上还戴着一个银色手镯。托琳儿皱起眉头,不知道菲克为何看起来如此的悲伤。

    托琳儿观察了菲克许久,发现他的身上不但没有半件护甲,就连腰间都没有佩剑,

    在一名粗壮的中年人指挥下,一长排血骑卫士把平民都挡在了外围。那个中年人身着一副华丽的银黑色盔甲,肩膀处还上了黑漆,镶有金丝!他的披风则是用货真价实的金色丝布缝成的,在夕阳下,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

    钟声停了,一阵寂静慢慢地笼罩住整个大广场。

    托里克抬起头,开始说话,但他的声音气若游丝!托琳儿听不到他说了些什么。一些忙着看好戏的人,大声地叫嚣:“哑巴吗?”“大声点!”

    接着,那个身穿黑金盔甲的中年人走到托里克的身后,恶狠狠地用剑柄戳了他一下。

    “不要欺负我父亲!”托琳儿想大喊。但她知道没人会理会的,于是她咬紧了下嘴唇。

    托里克提高了音量,:“我是国王洛萨任命的帝国财政大臣——托里克!”他越说越响亮,声音在广场上回荡。“今天我来到这里,当着圣战六骑士和地上凡人的面,承认我的罪行。”

    “不要!”托琳儿哀嚎道。内墙外的平明开始大吼大叫,嘈杂的空气中充满了各种嘲弄与脏话。

    菲克低下头,把脸深埋进了双手间。

    托里克再度提高音量,努力让众人都听见。“我对不起我的国王洛萨,对不起帝国。”他高喊,“我发誓效忠帝国,然而,却纵容我的儿子海嘉特在红杉林中杀死了国王和首相!”

    人群里飞出了一颗手掌般大小的石块,击中了托里克的额头,托琳儿见状,叫出了声来。

    两名血骑卫士撑着他,不让他倒下,他的前额被砸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急流而下。之后,更多的石头朝着托里克砸去,有一块打到了他左边的血骑卫士,更有一块“呯”的一声,正中黑金铠甲卫士的前胸。随后,一排血骑卫士出列挡在了皇子洛齐和皇后朱莉身前,举起盾牌保护他们。

    托琳儿的手伸到了亚麻包袱下,使出了浑身力气,紧紧握住了“死亡之舞”的剑柄,祈祷着:“月神洛克萨,风神约德尔,伟大的圣战六骑士,求求你们,别再让他们伤害我的父亲,请你们保护他!“

    法师凯尔在皇子和皇后的面前跪下。“月神啊,因为世人无知,所以他们受苦,”他用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吟唱着,音量比托里克大的多。“此人当着月神与地上凡人的面,于此神圣之地,坦承其罪行。”他高举双手祈求,头顶的水晶宝冠,闪耀着七彩虹光。“月神是公正的,然而‘也是慈悲的。皇子殿下,请问该如何处置托里克大人呢?”

    四周众声喧哗,托琳儿似乎完全听不到。

    洛齐皇子从血骑卫士的盾牌后方缓步走出。“我的母亲请求我让托里克穿上囚衣服,发配到群蛇湾!大名鼎鼎的疾风之剑——菲克,也多次为他求情。”说完,他凝视着菲克,面露微笑!

    一时间,托琳儿以为月神当真听见了她的祈祷,但洛齐突然转身面对群众,“那是她们太过软弱,妇人之仁,弑君之罪必将严惩!伊恩,给我砍下他的头!”

    审判台下一片哗然。他们纷纷向前推挤!托琳儿只觉的头顶的“暗影骑士”雕像也在跟着人群摇晃。

    **师凯尔上前一把抓住了洛齐的披风,“您不能这么做!”

    菲克冲上前,单膝跪地,恳求道:“殿下,托里克大人已经按照您说的做了!请您放过他!

    ”皇后朱莉神色慌乱地轻声说道,“你不能杀他!”

    不管进言者说着些什么,洛齐只是一味的摇头。

    贵族和血骑卫士让开一条路,御前执法官伊恩走了出来。他身躯高大,骨瘦如柴,活像一具穿着钢甲的骷髅。

    托琳儿双膝一跪,歇斯底里地哭出了声。

    伊恩迈着厚重的步伐,走上了审判台的阶梯。

    托琳儿泪如雨下,她从暗影骑士的双脚间扭出身子,抱紧了包袱,跳进人群。先是跳到一个穿着褐色皮甲的猎人身上,将其撞倒在地!还未起身,立刻有人轰然撞上了她的背,害的她也差点跟着摔倒。四周都是身躯,跌跌撞撞,相互推挤,把可怜的猎人踩在脚下。审判台下,一片混乱!

    在高高的审判台上,伊恩做了个手势,那个黑金铠甲卫士立即下达了皇子的命令。两名血骑卫士把托里克按在了大理石板上,头和胸露出台子边缘。

    “干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对托琳儿大吼,但她根本无暇搭理!她或把人推开,或从中钻过,谁要挡路就一头撞去。有人伸手抓她的脚,她用力踢中了对方的胫骨。有个妇人不慎跌倒,托琳儿乘势跳上了她的背!可是她所做的一切,完全没用,人实在是太多了,好不容易她才看到缺口,片刻间又被人填满。有人在殴打她,想把她赶开。

    伊恩从背后抽出一把双手巨剑,当他把剑高举过头时,夕阳在色泽沉暗的金属上舞跃波动,那剑锋似乎比任何剃刀都要锐利。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从人群的缝隙中飞速窜出,力气极大!托琳儿被拖离了地面,她觉得自己好像个木偶娃娃,被这么轻易地擒来抱去。

    一张中年男子的脸贴上了来,这张脸有黑长发,还有纠结的胡须和发黄的牙齿。“不要看!”男子粗声粗气地对她咆哮。

    “父亲。。。。”托琳儿失声痛哭。中年男子用力摇她,摇得她牙齿喀喀作响。“小姐,你给我乖乖闭嘴,把眼睛也闭上。”铁一般的手指抓紧了她的手臂。“看着我,没错,就这样,不要看!”他满口的酒臭。“小姐,记得我么?”

    难闻的酒味起了作用。托琳儿看着他那头油腻的乱发,满是灰尘和补丁的黑斗篷,扭曲的肩膀,以及那双直直盯着她的坚定黑眼珠,想起了曾来拜访过父亲的枫林城卫士!

    “小姐,认出我了吧!。”他神色慌张地说道,“跟我走,把嘴巴闭上。没人救的了你父亲了!”托琳儿正要喊话,他更用力地摇她。“把嘴巴闭上。”

    她麻木地跟着中年男子,仔细地回忆着他的名字。。。。泰吉尔,对了,他叫泰吉尔!

    泰吉尔把她推进一道门,朝着兜帽内伸出了脏兮兮的手指,用力地抓住托琳儿的乱发,往后撕扯着。

    “这头发,会要了你的命!”泰吉尔警告道。

    “那也不关你的事!”亲眼看到父亲惨死的托琳儿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用尽了全身了力气,死死地咬住了泰吉尔的胳膊!

    泰吉尔被迫松开了双手,怨骂着,还没回过神,托琳儿就已经冲出了那道门,消失在了人群中。

    广场上,看热闹的平民开始散去,人潮渐息,人们纷纷返回各自的生活。

    只是托琳儿那无忧无虑的生活,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本章完!

    看完不要忘记收藏噢!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