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海嘉特

    红杉林中大风突起,湿叶纷飞,好似一群死亡的飞鸟。

    寒风夹着细雨,抽打在海嘉特疲倦不堪的脸上,他踢踢马刺,跨过了涨水的溪流。一只乌鸦毫无征兆地停在了他的右肩上,雨水弄皱它的羽毛,使它看来又湿又躁。

    海嘉特无暇去管这只迷途的乌鸦,只管策马狂奔!“没有找到证据前永远不要回月龙城,,,”恩师菲克最后的话语,犹如回声般在他耳边,不停地响起。起初,他有过潜回月龙城的念头,但很快就打消这个愚蠢的想法!菲克说的对,皇子洛齐残暴不堪,如果找不到证据洗清冤屈,回月龙城无疑是找死!

    就算风和日丽,林地间骑行也十分费力,而今,雨又下了整整一天,路况变得十分糟糕,处处是软泥和碎石。漫天的雨水落入海嘉特的眼睛,他心中暗自祈祷——在到达蓝石镇之前,自己还能撑得住。此刻,父亲和托琳儿一定会坐在大厅的炉火边,喝着晚餐前的开胃热葡萄酒。海嘉特羡慕他们。铠甲下,一身浸透的羊绒衣粘在身上,湿漉发痒,脖子和腰部则因盔甲与长剑的重量而压得疼痛无比,更难受的是,他有家不能回,今后的道路一片黑暗。

    突然,前方一只号角发出了震颤的声调,隔着交织的急雨显得分外朦胧。

    “巡卫队吗?”海嘉特暗自祈祷,“凤大人保佑,千万不要遇到自由联军(活跃在西洛大陆各个林地中的强盗组织)和银袍子(与自由联军一样,无恶不作的强盗团伙)!”从时间上来推算,通缉他的命令,两天前就应该由信鸽传到蓝石镇了。

    海嘉特肩上的乌鸦,把大黑翅膀扇了一扇,嘶哑地叫了一声,然后,展翅消失了风雨中。他记得在军营的时候,经常听军团的兄弟们讲述关于这片红杉林的传说!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嗜血魔女——伊莎贝尔!据说伊莎贝尔在变成恶魔前,曾是溪风城中为数不多的美女,除此之外,她还是军师(帝国未统一前,各大领地的领主都有自己的智囊,而军师就是首席智囊!相当于首相!)夫人!她生性放荡,多次背着丈夫与一位军团长偷情!最后,他的丈夫也因为她而死于非命!更离奇的是,在她死后,恶魔之王看中了她,并赐予了她嗜血之魂!伊莎贝尔的灵魂需要活人的鲜血才能维持!为了不让灵魂陨灭,她在红杉林中放肆的杀戮,残害过路的商人以及落单的士兵!只要被她咬上一口,立刻就会毙命!伊莎贝尔的最后一次杀戮是在三百多年前,她盯上了一名落单的女战士,最终却死在了这位伟大的女战士剑下!

    海嘉特还隐约记得小时候,最怕听的就是伊莎贝尔的故事!每当他不听话时,奶妈若琪都会用嗜血魔女的故事吓唬他!长达后,受到菲克的教导,他深知,传说不足为信,只有眼睛看到的才是最真实的!

    这一路上,海嘉特经过了三座小村庄。诡异的是,那三座村庄中全都空无一人!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甚至开始怀疑蓝石镇,是否也像这些地方一样死寂荒凉!

    幸好他的担忧没有成真!树林的尽头,一道高耸的红衫木墙映入他的眼帘。在军营时,他就听过关于蓝石镇驻军首领——泰目!的很多传闻,而且都是些肮脏不堪的丑闻!早前,总军团长莫特曾向国王洛萨和首相汉德保证过,虽然泰目名声不好,但那些都是子虚乌有的流言!

    海嘉特将战马停在了一棵红衫大树后,接着卸去了自己和战马身上的帝国铠甲,将佩剑也埋在了泥地中,只留下斗篷!他加入帝**团还不到四年,并且从未被派往过蓝石镇,因此他敢肯定,只要脱下铠甲,带起兜帽,就很难有人能认出他来,更何况天空中还下着雨。

    城门处,站着两名身穿厚重钢甲的蓝石镇守卫,正在交谈着。

    海嘉特,低着头,若无其事地骑着马,慢慢走向城门!

    “那家伙的精神不太正常,真的。”

    “但要换你在这该死的红杉林里待上一辈子,你也会跟他一样。他虽然疯癫,却从不把穷人拒之门外,对摩根财团更是没又好感。”

    海嘉特仔细聆听着两人的对话声!

    “停下!。。。喂!叫你呢!”一名守卫朝着正要进镇的海嘉特吼道。

    海嘉特只好拉住缰绳,“大人!”

    “小子,把帽子摘下来!”另一名守卫用命令的口吻喊叫道。

    海嘉特愣在原地,心中万分焦急,开始分析现在的处境:“难道这里已经有通缉我的画像了吗?不可能,信鸽带不了那么大的羊皮纸!就算是军机处送画像来,也不可能在我之前到达!没错,他们只是例行检查而已!例行检查。。。”

    “你是聋子吗?”显然,守卫对这冒雨而来的不速之客没有好感。

    海嘉特双手向后摘去兜帽,故作平静地笑道:“大人,我想进镇吃口热饭,买几件干燥的衣服,好好睡一觉!”

    “从哪来的?到哪去?叫什么?”

    “大人,我叫卡姆,从溪风城来的,去龙桥镇,看望一个老朋友。”海嘉特搪塞道。

    “溪风城来的?”两名守卫用将信将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全身湿透的外乡人。

    海嘉特见状后,果断地侧身跳下马背,走到两名守卫身旁,从腰间去取出了一枚银币,轻声说道:“这个,请笑纳。”

    “妈的。。。又一个穷鬼!进去吧!”守卫接过了银币,显得十分失望,不耐烦地警告道:“记住,别惹事,否则你就出不了这个门!”

    “大人放心!”

    海嘉特拉起兜帽,沿着泥泞不堪的主道,一路骑行,在一座红色的三层大木屋外,拉住了战马的缰绳!木屋内飘出了诱人的烤羊肉香气,这座木屋是他养父托里克的产业——奥德羊肉馆(蓝石镇分店)!他先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确定没有熟人后,推开了木门,走进大厅!

    大厅内香气扑鼻,却格外的冷清,这和海嘉特记忆中的截然不同!记得十年前和养父托里克来的时候,屋内坐无缺席,就是屋外,等候的客人也是排起了长龙。

    海嘉特缓步向着大厅后的厨房走去,只见一位身穿灰色布甲的老妇人,步履蹒跚地将一只只烤好的羊腿从吊架上放到铁盘中,准备储藏起来。

    “若琪奶奶!”海嘉特的眼眶湿润了。

    “天啊,海嘉特少爷!你还活着,。。。凤大人保佑。。。”老妇人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泪崩了:“托里克大人,,,他。。。”

    “父亲怎么了,若琪奶奶,你快说呀!”海嘉特抓着老妇人布满了皱纹的手,喊问道。

    “托里克大人被皇子处死了!”老妇人擦着泪水,一度哽咽、

    “什么?父亲。。。。”这突如其来的噩耗,犹如五雷轰顶,海嘉特坐倒在厨房边的铁架旁,张大了嘴巴,眼神呆滞,一动不动,泪水犹如瀑布般从眼眶中不停涌出!

    “少爷,那些该死的狗杂碎来这找过你好几次了,他们说你杀了国王,杀了首相!托里克大人也是帮凶,现在已经没人敢来这里吃羊肉了,,,”老妇人边用衣角擦拭眼泪,边续道:“为什么只有您一个人,捣蛋鬼托琳儿呢”

    “如果父亲都被处死了,那托琳儿。。。。。”海嘉特下意识的觉得妹妹一定是凶多吉少了!他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低着头。泪水不停地滴落!之后,攥紧了双拳,发了疯一样地猛砸地板,:“要是我能强一点,强一点,国王就不会死,首相就不会死,父亲就不会死,托琳儿就不会死。。。。。”

    “小姐也死了?”老妇人蹲在了海嘉特的身旁,一边哭泣一边追问道、

    海嘉特没有回答,只是痛哭流涕,接着,双拳又朝着地面一阵猛砸!

    “起来,托里克大人和小姐已经死的不明不白了!”老妇人含着泪水,上前呵斥道,:“你这个样子,怎么对得起他们,你要查明真相,为他们报仇。起来!”

    伤心欲绝的海嘉特根本听不进老妇人的话,一个劲的发泄着,嘶吼着“我要杀了他们,洛齐,卡罗特,佩斯,朱莉。。。。”话还没说完,他就扑通一声,倒在了铁架上,昏厥了过去!

    “嘉特少爷,嘉特少爷!”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