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菲克

    清晨,天微微亮,寂寥的空气中带着丝丝寒意!

    国王洛萨的遗体静静地躺在金堡第二层的圣光大礼堂中央!两天前,也是在这里,皇子洛齐与众大臣送走了首相汉德,今天,又要送走国王洛萨!按照帝国的丧葬法,平民死后遗体最多保留三天,大臣与军团士官是四天,首相与重臣是五天,皇子,公主,皇后以及领主是六天,而国王是七天!

    血剑四骑士,各自带着五个守卫,矗立在大礼堂的入口处!皇后朱莉为国王守完了最后一夜,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已经回金堡上层了!

    此刻,大礼堂内只有帝国的执法官——伊恩!一人,他高大且瘦长的身躯外,覆盖着异常光亮的钢甲,背后斜背一柄巨剑!这柄色泽暗沉的巨剑有一个响亮的名字——“黑死神”,财政大臣托里克正是被此剑斩首!

    “伊恩大人!”礼堂入口处传来了黑甲剑士——杰哈森!的声音!他一如既往地穿着那身华丽的银黑色盔甲,朝着伊恩与国王洛萨的遗体,缓步走来。

    “妈的,朱莉那个臭女人,天天都缠着我,要我gan她。他的丈夫躺在这,她却还要跟我。。。”杰哈森走到伊恩身旁,望着洛萨的尸体,低下头,轻声怨骂道。

    “你把剑刺入他胸膛的那一刻,他没有留下遗言吗?”伊恩用极小的声音回道。

    “我没有给他那个机会”杰哈森轻声细语地说道:“但是我有告诉他,我一直在玩他的女人(皇后朱莉)!”

    “我倒是很好奇,伟大国王听到以后,什么反应?”伊恩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他趴倒在泥地上,像公狗发情一样地叫喊着朱莉这个****的名字!”杰哈森眉飞色舞地续道:“我当时有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感,难以言喻。“

    国王洛萨静静地躺在石棺的盖板之上,似乎在倾听这两人的谈话。

    “托里克的女儿(托琳儿)抓到了吗?我可听说那个小妮子,在财政塔的马厩里,杀死了一个身强力壮的血骑!”

    “一个小姑娘也能让你这么不安?”伊恩小声笑道:“如果我的人抓住了她,就让你gan她个几百次,我再将她的头颅砍下来,吊在托里克的墓碑上!”

    “他那个儿子,有消息了吗?”杰哈森又问道。

    “一个小杂种掀不起什么风浪,不用去管他,血骑军团会。。。”伊恩突然欲言又止,朝着入口处,单膝跪地!

    杰哈森转头望去,只见皇子洛齐身穿着一件华丽的黑色丝质礼服,从大礼堂入口的阶梯上走下,军机大臣艾隆,**师凯尔,总军团长莫特紧紧跟在他的身后!再往后,便是身穿红色铠甲的血骑四剑士!

    菲克也在其中,但他的装束与血骑四剑的其余三位截然不同,他的身上没有铠甲,而是套着一件黑色的丝质布甲!国王洛萨死后,卡罗杰将菲克放走海嘉特的事,如实告知了皇子洛齐!为了惩罚菲克,洛齐下令,没有他的准许,菲克不准在船上帝国的铠甲,并且不许再使用佩剑!洛齐觉得,一个剑士却没有剑,那得是个多大的笑话!

    “皇子殿下!”

    杰哈森单膝跪地,低下头,喊道。

    洛齐丝毫没有理会他和伊恩,而是走到了洛萨遗体的正前方,转身而停!

    血骑四剑士,站在洛萨遗体的左侧,而艾隆,凯尔,莫特站在了右侧!

    杰哈森和伊恩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没有皇子洛齐的允许,他们迟迟不敢起身!

    “傲慢无礼的狗东西!我非gan死朱莉不可,生出这么个狗东西!”杰哈森心中暗暗咒骂道,

    “殿下!”军机大臣艾隆请示道。

    洛齐点头示意!艾隆带着两名血骑卫士,为国王穿上了极为华丽的天鹅绒外衣!

    洛萨看上去仿佛正在沉睡。他只有五十出头,但在死亡面前,年龄显然变得无关紧要了!

    菲克看着国王的脸,他觉得洛萨是因为自己保护不周而丢了性命,正因如此,财政大臣托里克也无辜枉死,爱徒海嘉特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和愤怒!最遗憾的是,还来不及和托里克谈谈细节,他便死在了皇子洛齐的手上。这真的只是巧合?他大概永远不会知道。

    “我曾在洛萨身边做过四年的护卫,”艾隆继续说,“我们都知道,他是一位伟大的国王!他待人宽厚,知人善用,爱民如子。。。。”

    莫特这几天睡的很差,现在的他和对面的菲克一样疲累。“能有他这样的好国王,是月龙城的大幸!”他低着头说道。

    “愿月神指引他的灵魂走向光明!”**师凯尔道。

    “父亲,请您放心,我会好好的治理帝国!”。洛齐轻轻地为父亲洛萨,盖上绣满了双十字剑的蓝色披风。

    菲克苦涩地想,他们说国王洛萨是为了帝国的荣誉而献身,没醋,若不是事事亲力亲为,他也不至于惨死在红杉林中,若那天他没有亲自去找海嘉特,而是派士官或是任何一位大臣,那躺在这的就一定另有其人了!

    “他根本不该送命的?”菲克不禁这样想着。

    四个“神使”缓步走进大礼堂,见着死亡的面容是不吉利的事,就算是国王也不例外!因此,他们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脸上只露出眼睛。他们是专门处理死者后事,送逝者“上路”的!“

    四名“神使”站在洛萨遗体的四个角上,为他打理妆容!

    “国王的佩剑呢?”站在左上角的“神使”轻声问道:

    “那把剑,让母亲留下作纪念吧。”洛齐回道。

    “神使”点点头,然后伸手示意,要求除了皇子洛齐外,所有人全都退出大礼堂,国王洛萨即将入棺!

    。。。。。。。。。。。。。。。。。。。。

    出了大礼堂后,菲克与军机大臣——艾隆!一起沿着长长的阶梯向下走去!

    沉睡的月龙城正在恢复生气,一名又矮又胖的秃头厨师端着装满烤香肠的铁盘,在阶梯上飞奔,空气中充满蒜头和胡椒的香味!远处,年轻的帝国战士打着呵欠,伸着懒腰,准备迎接新的一天!一个腋下夹了只鸡的厨师看见他们赶忙单膝跪下。“大人,您们早。”他喃喃道,腋下的鸡一边叫一边啄他的手指。

    两人沿着石阶,继续向下走去!

    菲克边走边回头望着上方的金堡,又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哀求道。“艾隆大人,托里克大人枉死,求您帮帮可怜的托琳儿吧”

    “皇子已经下令,要血骑军团抓回托里克的儿女,所有和他有关系的人,都将被打入龙牢!”艾隆表情凝重地说道:“艾伦昨天夜里把我叫醒,向我通报了这个消息,害的我一夜都睡不好。”

    菲克一脸愁容。“大人。除了您,没人能帮托里克一家了!”

    “话是这么说,”艾隆同意,但却又显得有些无奈“但我根本就说服不了皇子殿下!他毕竟不是洛萨!”艾隆知道,换做是洛萨在世,或许托里克一家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可现在即将继承王位的是他那个残暴不仁的儿子!

    “艾隆大人,如果您的人找到了托琳儿,请您将她交给我!我知道,这个请求不合情理,甚至会将您卷入其中,但请您务必答应我!一切后果,由我来承担。。。求求您!”菲克单膝跪地,低着头,恳求道。

    艾隆皱眉:“菲克,我也很想帮助那个可怜的孩子,但你要知道,我也有家人!”他婉转地拒绝了菲克的请求!

    艾隆继续向前走去,而菲克停下了脚步,双瞳间闪烁着泪光。他绝望地望着艾隆的背影,“嘉特,师傅没用,帮不了你们!”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