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菲克

    天色阴沉而压抑,菲克沿着阶梯走向金堡。这是他第32次参加国王的御前会议!但今天,坐在王座上的并不是洛萨,而是皇子洛齐!他感觉到微凉的空气中弥漫着湿意,仿佛暴雨欲来,若真下起雨,他反而会很高兴,或许一场雨,会让他稍稍觉得自己没那么压抑。

    菲克刚走进御前会议大厅,就看到那张熟悉的暗红色木桌(议事桌)!大臣们围坐在议事桌两侧的木椅上,显得格外安静!他坐在了自己的老位置,与众人一起静静地等待皇子。

    洛齐头戴金冠,穿着一身华丽的天鹅绒大衣,步履生风地走进了大厅!众人纷纷单膝跪地,迎接他的到来!

    洛齐抬手示意,“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来参加这该死的御前会议!”他不耐烦地催促道:“都坐到那该死的硬木椅上去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大臣们坐回到木椅上,而洛齐坐在了议事桌的最中央处!

    “卡罗特,托里克的女儿抓到了吗?”洛齐刚坐下就开始发问。

    “还没有,但我已经下令封锁各个城门,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进出月龙城,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逮住她了。”卡罗特胸有成竹地说道。

    “尽快抓到她!她必须死!”洛齐恶狠狠地说道。

    “属下遵命!”卡罗特回道。

    “殿下!”菲克忍不住开口了,“请您再仔细想想,托琳儿只是一个无辜的女孩!”

    “无辜?她哥哥的长剑,插入了我父亲的胸膛!国王的胸膛!”洛齐重重一拳捶在议事桌上,声响如雷。“菲克,这件事我不止一次地警告过你,记得吗?在我得知你放走海嘉特的时候,就说过,叫你不要和托里克一家有任何牵扯!你是傻子吗?听不懂吗?那好,现在你给我听清楚:我要他们死,全部都要死!外加托里克寄养在溪风城的那个侄子。这样说够明白了吧?他们必须死。”

    所有的重臣,竭尽所能假装不在现场。他们这么做,无疑比菲克聪明得多。

    菲克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假如您真这样做,必将遗臭万年。”

    “如果真的错杀了他们,后人要怪,就怪到我头上来吧!只要能杀了他们!”洛齐怒形于色,他们敢密谋杀国王一次,就敢杀第二次!我还没盲目到长剑的影子都在脖子上晃了,还看不到的地步。你是卡吉尔(灰古城领主)的人,我不会轻易杀你,但再这样下去,我就没有那个耐性了!”

    “殿下,根本没有什么长剑,”菲克歇斯底里地说道:“究竟谁是杀死国王的凶手还未可知。请您考虑清楚!”

    “还未可知?”执法官——伊恩!轻声道,“菲克大人,海嘉特将他的两柄长剑插入了国王与首相的心脏!这还叫未可知?”

    菲克冷冷地看着伊恩。“伊恩大人,出事那天,你远在百里之外的月龙城,并不在现场!假如现在您的“黑死神”插入了某位大人的胸膛,我是不是就能肯定你是凶手呢?”

    “为了包庇自己的徒弟,连口才都变得这么好!”杰哈森露出了狡猾的笑容。“菲克大人,恕我直言,出事那天,你也不在现场。而海嘉特的剑,却是真真切切的插入了洛萨国王和汉德大人的胸膛!”

    “难道凭那两把剑,就能断定海嘉特是凶手吗?我赶到的时候,海嘉特也在昏迷中!”菲克回道。

    “菲克大人,我再说一遍,杀死国王与首相的剑,确实是海嘉特的!”伊恩接道,“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当时在场的,除了他没有别人!”

    “够了,菲克!父亲才刚刚下葬,你却要为杀死他的凶手脱罪!”洛齐灌了口葡萄酒,然后从议事桌的那边恶狠狠地瞪着菲克。“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什么也别做,听你的教诲,是吗?”

    “殿下,属下不敢!您不觉得,这整件事情的经过疑点重重吗?”菲克道,“如果是您的父亲在世,定会先派人查个水落石出!”

    “月神在上!菲克,难道你觉得我是个昏君吗?”洛齐环顾议事桌。“好,就让你听听他们(大臣们))的意见!怎么,都哑巴啦?谁来跟这个愚蠢的莽夫讲讲道理!”

    伊恩朝国王腻腻一笑,然后伸出右手放在菲克的袖子上。“菲克大人,凭良心说,我真的能体会您的慈悲。当我得知海嘉特是凶手时,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们讨论的是件可怕的事!我们这些冒昧为政的人,凡事必须以帝国的福祉为优先考量,而不论自身感受如何。”

    帝**团的总军团长——莫特耸耸肩:“对我来说,这事很简单。只要将海嘉特抓回来,审问清楚,不就行了!毕竟当时在场的,只有他!作为一个帝国战士,如果连他自己都拿不出证据,那凶手就不会有第二个人!”

    “如果凶手不是海嘉特?那他为什么要跑?”伊恩立刻反驳道:“要是永远抓不到他,我们这些深受洛萨国王厚恩的人,又该如何?慈悲地任由凶手逍遥法外吗?”

    “慈悲为怀绝不是错误。”菲克说道,“当年在黑海上,眼下在座的莫特大人独自一人砍倒我们十几个优秀的战士,其中有的还是国王洛萨的朋友。当他被押到灰古城时,已经浑身是伤,濒临死亡,提利尔想要用他的“寒冰”将他劈成两半,但你的父亲却说:‘我不会因为一个人忠心耿耿、英勇作战而杀他。’随后,他派出了最好的医师为莫特大人疗伤。”菲克意味深长地看了洛齐一眼。“如果今天在场的是那位伟大的国王就好了。”

    **师凯尔说道:“那不一样,莫特大人是帝**团的战士,他只是跟错了主子(洛寒)而已!”

    “而托琳儿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孩。”菲克知道,这样步步进逼很不理智,然而他无法保持沉默。“殿下,当年灰古城之所以支持您的父亲,正是因为他慈悲为怀!”

    “父亲已经死了!死在托里克儿子的剑下!我要杀光托里克家族的所有人!”洛齐朝着菲克咆哮道。

    “殿下,您的父亲是一位伟大的国王,”菲克努力克制口气中的轻蔑,却失败了。“而你,胆子如此之小,连个两个二十出头的孩子都能让您颤抖了么?”

    洛齐气的脸色发紫。“菲克,不要再说了。”他指着菲克发出警告,“一个字都不许再说。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殿下,从我加入血骑卫士那天起,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菲克提高嗓门,毫不畏惧地回道,“这些年,为了保护您的父亲,我多次身处险境!难道害怕死了吗?”

    “够了!”洛齐大吼,“我懒得再费口舌。他们必须死!你可以问问在场大臣的意见!”

    “该杀。”杰哈森果断地表示。

    “菲克大人,我们别无选择,”凯尔轻声叹息道,“可惜啊,可惜。。。”

    银色闪光——佩斯!抬起头,扬起那双淡蓝色的眼睛,“殿下,在战场上与敌人交锋是件光荣的事!但没确定谁是敌人,就盲目地滥杀却不光彩。菲克说的没错,事情还未查清!托里克大人也已经死了,我们不能再错杀无辜!”

    卡罗特思索了许久后,说道:“我对托里克家族没有恶感。但事关重大,若是洛齐殿下再出事!帝国的根基就会动荡,天下又要大乱!到那个时候,有多少战士要丧命荒野?多少村庄付之一炬?多少孩子从母亲怀里硬生生被抓走,死于剑下?”他一副悲天悯人、疲累不堪的模样。“倘若只是牺牲托里克的家族,就能拯救整个帝国,那会不会是比较明智的选择,又或者说那才是真正的仁慈呢!”

    “仁慈!”伊恩说道,“噢,卡罗特大人,说得真好,实在是再正确不过了。的确如此啊,若是托里克一家真的蓄谋已久,帝国就难免要遭受血光之灾了。”

    当菲克与佩斯朝着龙艳望去时,她正忍住呵欠,“殿下,我赞同菲克和佩斯的意见!”她高声说道,“这整件事,发生的确实太不合常理了!先是军团战士被杀,接着又是国王和首相。。。属下觉得,必须要查个清楚!”

    “查个清楚?”伊恩骇然地重复道。

    “艾隆大人,你的意思呢?”洛齐等待着艾隆的建议。

    “殿下,属下的军机处只负责收集机密情报,不参与政议!那也不是属下的强项!”艾隆扭过头说道。

    洛齐转身面对菲克。“菲克,你看到没有,对这件事的看法,只有龙艳和佩斯有异议。剩下的问题就是,我们派谁执行杀死托里克儿女的任务?”

    “雷神之剑——夕寒!极度渴望****。”伊恩提醒道。

    “让“雷神之剑”去再合适不过了”杰哈森说道,“他渴望回到枫林城。如今,他一直躲在北风堡中!”

    龙艳听到“雷神之剑”四个字后,昏昏欲睡的眼睛顷刻间睁得老大,她一脸怀疑地眯眼看着杰哈森。

    “就怕他不肯去做。这个人可不是谁都能呼来唤去的!”洛齐抱怨道。

    菲克受够了,“殿下,您让一个帝国顶尖的剑术大师去杀两个身受冤屈的可怜人?”他把椅子往后一推,站起来。“殿下,您不是一直自称自己是骑士吗!您还是亲自动手吧。判人死刑,应该亲自操刀,杀死他们之前好好注视他们的眼睛,看他们流泪,聆听他们的临终遗言,这才是骑士该做的!”

    “你这该死的杂种!”这句话从洛齐的嘴里炸了出来,“你真想跟帝国作对吗?”他伸手拿起桌上的酒壶,却发现是空的,便狠狠将之朝墙上摔去。“我的酒没了,耐性也没了,菲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闭嘴!”

    “殿下,您要怎么样都随便您,但我还是会誓死保护托里克大人的儿女。直到事情查清楚!”菲克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起初洛齐似乎没听懂菲克的话,因为他很少尝到被人抗拒的滋味!等他回过神之后,彻底变了脸色。他眯起眼睛,一阵红晕爬上脖子,高过蓝色天鹅绒领口。他愤怒地伸手指着菲克说道:“父亲的钦点,让你成为了血骑四剑士!现在,我要将你驱逐出血骑军团,然后砍下你的头!”

    “殿下,我说过了!我不怕死!”菲克从胸前取下了象征四剑士身份地位的双十字剑徽章。他把徽章放在皇子面前的桌上,想起那个为自己戴上这枚徽章的人,那个仁慈宽厚的国王,他不禁难过起来。“殿下,我相信等你再年长一些,会成为和洛萨一样的好国王!但是。。。。。。也这也弥补不了你今天犯下的大错!”

    洛齐脸色发紫。“给我拿下!”他嘶声吼叫道,气得差点说不出话。“将这个混蛋给我打入龙牢,你这该死的家伙,我受够你了!我要将你的手脚全部砍断,挖出你的眼睛和舌头喂狗!”

    四名血骑卫士走到了菲克的身后!菲克朝着洛齐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被血骑卫士押出了会议大厅。他感觉得到洛齐的目光正看着自己的后背。他还没走出大厅,身后的议会却还在继续。

    “听说北风堡有个叫‘黑暗刺客军团’的组织。殿下若是怕麻烦,可以雇用他们”伊恩建议道。

    “伊恩大人,你知不知道他们的行情(雇凶杀人)?”艾隆冷冷地说道:“光是杀个寻常商人的费用,就够你雇一支军队了!暗杀财政大臣的儿女,要花多少?我连想都不敢想。”

    会议厅的大门在菲克身后关上,隔绝了里面的声音!四名血骑卫士押着他,沿着由上而下的石阶,走向金堡地下——龙牢!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