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龙牢

    龙牢是月龙城中关押重犯的监狱,位于金堡的地下!这里没有一丝光线,关在里面的囚犯与瞎子无异。冰冷的石地板上,到处都铺满了掺杂着尿臊昧的稻草!这里没有窗户,没有床,连个尿壶都没有。四周的墙壁全都是灰色的,每间牢房都有一扇碎木做的红色大门,足有三尺厚,上面还钉满了黑色的钢钉。

    菲克被押进来时,短暂地看了“屋”内几眼,等门“轰”地一声关上,就什么也看不清了。此刻,他觉得自己和死人无异。或者说,他和他的国王洛萨一同被埋在地底了。

    “陛下!。”菲克探出手去,摸到冰冷的石墙,每动一下,酸软无力的四肢就抽痛一次。他不禁回忆起当年在灰古城的那个地下墓穴里,在历代领主(灰古城领主)雕像的注视下,卡吉尔(灰古城领主)说过的那些笑话。卡吉尔当时是这么说的“等我死后,会让石匠为丽姗(妓)也造一座石像,就放在我的石像边上!”那时菲克笑得合不拢嘴!只可惜。。。现在的他。。永远都回不去了。他苦涩地回忆着,其实,从答应国王洛萨加入血骑军团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回不去了。

    龙牢位于金堡之下,到底有多深,他不敢去想。他想起与“残暴的”格姆拉有关的那些故事,传说所有为他建筑城堡的工匠都遭他谋害,如此一来他们便永不能泄露城堡地下密道的位置和其他的秘密了。

    菲克诅咒金堡中的每一个人,执法官伊恩,黑甲剑士杰哈森、皇后朱莉、**师凯尔、总军团长莫特,军机大臣艾隆,还有卡罗特和皇子洛齐!而最恨的就是艾隆,托里克还在世的时候,他们走的最近!而当好友惨死,自己又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置身事外。然而到了最后,他责怪的是托里克。“蠢货!”他对着托里克的墓碑骂道,“当初让你不要多管闲事(收养海嘉特),你就是不听!托里克,你这个蠢货!”

    木门慢慢地打开了,皇后朱莉的脸庞在黑暗中慢慢浮现。她的秀发宛如夕阳,微笑中带着嘲讽。“违抗新王(洛齐)命令,不跟着自己的主子,到头来就只有死路一条。”她悄声说道:“托里克的一家,以鲜血和生命为海嘉特的愚蠢行为付出了代价。而你,却还要步他们的后尘!”

    菲克一想到即将大难临头的海嘉特与托琳儿,就只想放声痛哭一场,可眼泪却硬是掉不下来。悲伤和狂怒都冻结在了他的体内。

    菲克猜想假如安静不动,也许无力的四肢就不至于酸痛的太厉害,于是他尽可能地躺着不动。究竟躺了多久,他自己都记不清了。这里没有日出月落,什么都看不见,连在巨石墙上做记号都不行。

    睁眼还是闭眼,在这龙牢中毫无分别。菲克睡了又醒,醒了又睡,不知睡着和醒来哪一个比较痛苦。睡着的时候会做梦,惊悚、扰人的恶梦,充斥着血光以及无法再去遵守的誓言!醒来的时候,除了思考,无事可做,然而他心中所想却比噩梦还可怕。他想着爱徒海嘉特与捣蛋鬼托琳儿,此时此刻他们置身何处,正在做些什么,不知道此生是否还能与他们重逢。

    时间流逝,日子一天天过去,至少菲克的感觉是这样!在阴冷潮湿的牢房中,他的手脚隐隐作痛,开始发痒。他碰碰大腿,热得发烫。惟一能听见的的声音,是自己的呼吸声。时间一久,菲克开始大声说话,只为了能听见声音。他拟订计划,决心保持神智清醒,像个骑士般在黑暗中筑起希望的堡垒。

    菲克发现自己正不断想起国王洛萨,一次又一次。他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气宇轩昂,高大英俊洛萨!他头戴金冠,手持长剑,骑在战马上宛如巨人。黑暗中,他好像又听见了托里克的笑声,他正望着自己那对犹如山中湖泊般清澈的眼睛。“菲克,我们是怎么了?”托里克说道,“月神,我们怎会落到这步田地?你被关在这儿,我死在一个刽子手的巨剑下。”

    托里克大人,我对不起你,菲克心想,但他没有说出口!

    可托里克却还是听到了。“你这个硬脖子的蠢蛋,心高气傲,自尊心能拿来吃吗?荣誉感能保护你身边最重要的人吗?”菲克看到托里克的脸正在一块块剥落,皮肤出现裂口,接着他伸手扯下面具,原来那根本不是托里克,而是嘿嘿直笑、嘲弄着他的杰哈森。他刚想张嘴说话,杰哈森的脸庞却变成灰白的泡沫,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中。

    牢房外的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菲克还在半睡半醒之间!起初,还以为是自己作梦,因为除了自言自语,他已经太久没听见别的声音了。他发着高烧,嘴唇干裂,四肢酸痛无比。沉重的木门“咔”的一声打开时,突如其来的光线将他的双眼刺的异常难受。

    一名龙牢守卫丢了一个破旧的水壶给他。水壶很凉,表面密布水珠。菲克双手紧紧握住,饥渴地大口吞咽!水从他的嘴角流下,滴进胡渣里。他一直喝到有些不适,才慢慢的停下。“我被关在这里几天了?”他气若悬丝地问道。

    这个龙牢守卫,瘦得像根木桩,长着一张尖尖的脸,下巴上的胡子割得长短不齐。他穿了一件灰色的钢甲,肩上披着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斗篷。

    “不要和我说话。”话音刚落,守卫就将水壶从菲克的手里夺走。

    “求求你,”菲克说道,“我要见佩斯。。。”大木门轰的一声关上,光线倏然消失。菲克无奈的眨眨眼,低下头,蜷缩在稻草上。此刻,他突然发现自己闻不到稻草上难闻的尿骚味了,牢房内,什么味道都没有了。

    慢慢地,菲克再也分不出睡着与醒着的区别。黑暗中,回忆又悄然涌上心头,那一副副过往的画面。栩栩如生,犹如幻境。他看到自己又回到了十七岁,陪着卡吉尔从灰古城前往溪风谷!他见到谷中郁郁葱葱的青草,闻到风中花粉的香味。温暖的白昼,凉爽的夜晚,甜美的酒香。他记得龙艳的笑,记得“暴君之剑”——提利尔!在剑术比武中的狂暴威猛,记得他孤身一人,舞动着“寒冰”,一边将对手一个个的击倒,一边挥手致意的模样。他也记得那个身穿红色鳞甲的金发少年盖尔,他跪在国王洛沣帐前的草地上,宣誓守护帝国。宣誓完毕之后,总军团长——海洛斯扶盖尔起身,大皇子洛萨亲自为他戴上了血骑四剑的双十字徽章。三位血骑剑士通通到场,欢迎他们新加入的兄弟。那一年的剑术比武持续了整整十日,最关键的就是最后那一场较量,提利尔抢手持“寒冰”尽了风头。他穿着闪闪发光的金色铠甲,胸口处还雕刻着皇族的徽章——双十字剑!他在广场下策马疾驰,一条黑色丝带在背后随风起舞,没有任何一柄剑能碰他分毫。参加比武的所有剑士都被他击落马下,就连后来震动帝国的“雷神之剑”——夕寒!也只是站在远处安静地观望。提利尔在决胜战中击倒了最后的对手,接着,绕场一周,然后接下了老国王洛沣手上的胜利徽章!菲克清晰地记得提利尔骑马跑过自己的妻子塞莉亚,将比武胜利的华丽徽章交到她的手中。全场的观众骤然起身,拼命地叫喊着,欢呼着!那是一枚由晶钻石雕刻而成的华丽徽章,极其奢华!菲克伸手去抓那枚徽章,但浅蓝色的徽章底部却暗藏着利剌。尖利残酷的刺撕扯着皮肤,鲜血缓缓流下手指。

    菲克痛的骤然惊醒,四周一片黑暗。他泣不成声地抬起头,“伟大的凤大人,求求您,我要离开这,不然真的要疯了。”牢房内没有任何的回应。每当守卫带水给他喝,他就告诉自己,又过了一天。起初他还央求守卫,求他说说海嘉特与托琳儿的消息,这几天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无情的脚踢是惟一的回答。

    龙牢守卫只是一味地给菲克喝水,他肚子开始隐隐作痛!他试过向守卫央求食物,结果可想而知,依然是没东西吃。

    或许皇子洛齐打算把他活活的饿死。

    “不对。”菲克对自己说。他觉得倘若皇子真要要置他于死地,那他早就该和托里克一样,被押送到大广场上斩首了。他们要他活着,不论如何虚弱,如何绝望,都要留下他一条命。卡吉尔(灰古城领主)知道他的处境后,绝不会坐视不理。皇子若是杀他,那么他还没继承王位,就可能会失去灰古城的支持。

    牢房外突然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大木门突然打开,菲克伸手撑住潮湿的巨石墙壁,往光亮传来的的方向爬去。

    火炬的强光刺得菲克眯起了双眼。“给我吃的”他虚弱地说道。

    “我带了雪浆酒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应道。来的不是先前那个尖脸的守卫!

    这次的“守卫”身形臃肿,但他同样穿着一身灰色钢甲,不同的是,肩上还披着一件熊皮斗篷。斗篷的兜帽牢牢的遮住了他的头部。

    “快喝吧。”“守卫”将一个酒袋扔到了菲克面前。这声音出奇地熟悉,但饿昏了头的菲克,过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凯尔大人(御前**师)?”他虚弱不堪地说道;“我不是在作梦。。。真的是你”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