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御前法师

    凯尔的脸颊上覆盖着粗短的白胡茬,看上去十分邋遢。他把自己变成了龙牢守卫,浑身上下散发着汗臭和劣酒的气味。“凯尔大人,您是怎么进来的。。。我就知道您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受苦了。”凯尔说道,“快喝吧!”

    菲克憔悴的脸上露出紧张不安的神情,颤抖着双手,慌乱地拾起酒袋。“皇子要你来暗中处决我?”

    “你错怪我了,”凯尔哀伤地说道,“我冒死潜进龙牢。。。算了,,节省些时间吧,,,酒袋给我。”凯尔拿起酒袋,喝了几口,乳白色的酒液从他肥厚的嘴角处流淌下来。“这虽然不能和洛萨国王的佳酿相提并论,但也绝不是毒药。”他一边擦拭着嘴角,一边轻声细语道。“喝吧。”

    菲克接过酒袋,喝下一口。“这是酒糟。”他觉得自己难受的快要吐出来了。

    “没错,不管你是贵族重臣还是平民走卒,酸的甜的都要学着吞。菲克,您的时辰近了。”

    “海嘉特和托琳儿。。。。”

    “托琳儿看样子已经从月龙城逃脱了,”凯尔告诉他,“连我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她,血骑军团一样也找不到,这多少算是月神的慈悲罢,。海嘉特依然是了无音讯,下落不明,执法官伊恩要艾隆将通缉他的信鸽传到帝国的每一个角落,但艾隆拒绝了!托里克若是活着,定会感动的流下泪来!”凯尔意图昭昭地往前靠。“菲克,想必你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对吧?”

    “皇子不敢杀我,”菲克说。他开始头晕目眩;这酒太烈,他又太久没有吃东西。“卡吉尔(灰古城领主)不会让他这么做,除非洛齐真想挑起战争。”

    “菲克,你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这是你犯下的致命错误!卡吉尔领主绝不会因为你而与帝国为敌。”凯尔叹道,“若是真是像你说的那样,北风堡,溪风谷,枫林城以及月龙城都会对灰古城出兵,到时候,卡吉尔领主也会因你而死!”

    “你还是快点拿刀割破我喉咙,做个了结吧。”酒劲上涌,菲克身心俱疲,头脑昏沉。

    “我对你的喉咙,一点兴趣都没有。”凯尔回道。

    菲克皱眉:“凯尔大人,当血骑卫士在财政塔屠杀托里克家眷的时候,你却站在皇子身后,袖手旁观,一声不吭。”

    “换做是现在,我还是会那么做。我记得自己当时不但手无寸铁,更没盔没甲,还被数个血骑卫士团团围住。你肯定在想,为什么不用月神之火!没错,我的确可以使用魔法击退一个血骑,二个。。。三个。。。但是一百个。。五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时候,你觉得我的魔法还有用吗?”凯尔歪着头,好奇地打量菲克。“在我很小的时候,也就是来月龙城之前,曾跟着话剧班子在各个领地巡回演出。那些油头粉面的演员,教会我一件事,那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该扮演的角色,戏里戏外都一样。帝国也是如此,所以御前执法官必须模样凶神恶煞,财政大臣要勤俭成性,总军团长要勇武过人。。。那御前法师呢?当然应该努力钻研魔法,为国王和帝**团排忧解难。你要知道,在面临着与帝国为敌,与新王为敌,与千军万马为敌的情况下,一个勇气十足的御前法师,就和一个懦弱胆小的剑士一样——没用!”

    菲克审视着凯尔的脸,接着,又试着喝了点酒,显然,这回顺口多了。“大人,您能把我从这龙牢中救出去吗?”

    “我能!但我要不要这么做呢?答案当然是不。到时候皇子一定会让军机处死命的调查,而所有的线索都会指向我。”

    菲克原本也不期望他答应。“您还真是实话实说。连骗都懒得骗我!”

    “我也有对自己而言至关重要的人,你知道那种类似于亲情的东西。。。就像你与托里克一家!”

    “那能不能派人替我送封信?”

    “那要看收信的是谁,还有信的内容。我身上就有纸笔。等你写好之后,我会把信读一遍,至于要不要送出去,就要看这封信是否与我此行的目的一致了、”

    “你的目的?凯尔大人,敢问您的目的又是什么?”菲克问道。

    “帝国!”凯尔毫不迟疑地回答,“假如说月龙城里有哪个灵魂真心诚意想保住国王的性命,那便是我。”他叹了口气。“三十多年来,我尽心竭力保护洛萨免遭敌人的伤害,到头来却避免不了他被奸人所害。菲克,你的脑子里究竟有些什么疯狂的念头?你让即将登上王位的皇子在群臣面前毫无威严,颜面尽失!”

    “仁慈!”菲克坦承道。

    “啊,”凯尔叹道,“你确实是个行事磊落的人,而我却常常忘记这点!在这月龙城中,像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们都在墓地里!”凯尔环顾牢房的四周。

    菲克低头枕在潮湿的稻草上,闭上了双眼。他只觉得全身都又痒又痛。“国王陛下(洛萨)他不该死的!”

    “但他还是死了!”凯尔耸耸肩,“你一直坚持海嘉特不是凶手?可到头来,又如何?你的慈悲和诚实害了你自己。”

    菲克闭眼叹道:“愿月神宽恕我的罪孽。”

    “假如世间真有神灵存在,”凯尔道,“我想他们一定不会苛责你。因为你太愚蠢了,当初你就该听从佩斯(银色闪光)的劝告。”

    “你怎么知道?”

    凯尔微微一笑。“我还知道,皇子和“黑死神”伊恩明天就会来拜访你。”

    菲克缓缓抬眼。“为什么?要杀我?”

    “菲克,伊恩虽然怕你,但他心里更想杀你。三年前,他去世的妻子莱莎就是死在卡吉尔护卫下的剑下!换作是你,会怎么做?”

    “报仇?”菲克回道。

    “没错,可卡吉尔占领着灰谷城,兵力雄厚,一个刽子手根本就不可能不是他对手。而你恰恰是卡吉尔的“兄弟”!这么说,够明白了吧!”

    “您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菲克大惊失色:“我对他妻子的事一无所知。”

    “这个你不必知道。”凯尔道,“佩斯和龙艳正在努力地为你求情,若你不把握机会,就实在太可惜了。老实说,眼下只要你愿意,就可以逃过一劫。皇子殿下不笨,他知道活着的“疾风之剑”(菲克)总比一具死尸有用得多。”

    “他杀死了托里克大人,现在又准备不知廉耻地谋杀他的儿女,还把我关在这如同地狱般的牢笼中,你竟然要我为这个暴君效力?”菲克难以置信。

    “你理解错了,我要你为帝国效力,”凯尔道,“难道你真想枉死在这冰冷的地窖中吗?”

    菲克皱紧了眉头,手指无助地又张又合。“若是我答应了,皇子必定会以菲安娜(菲克的养女)的性命要挟我,逼我去抓捕海嘉特与托琳儿!”他喘着气对凯尔说,“您知道,我不能那么做!”

    这话似乎令凯尔甚觉有趣。“你不这么做,菲安娜就安全了吗?在你眼里,她只是一个孩子,可在伊恩眼里,她更是一只小羔羊!等到“黑死神”将她那幼小的身体劈成两半的时候,你必定会追悔莫及!”

    菲克丝毫没有理会,只是冷笑!他早就知道大难将近,在两天前,就已派人秘密地将菲安娜送往灰谷城了!

    “凯尔大人,请您告诉我,您到底为谁效力?”

    凯尔浅浅一笑。“这还用说吗?我当然是为国效力了。我以圣战六骑士之名与我的灵魂发誓,我为国家效命!所以,菲克,您的回答是什么?请你向我保证,等皇子亲自到来时,你会说出他想听的话。”

    “如果我作这种保证,那我的誓言不就与没人愿意光顾的妓一样?我的命不至于珍贵到那种地步。”

    “可惜。”凯尔起身。“那你女儿的性命呢?那又有多珍贵?”

    一股寒意袭上菲克的心头。“难道。。。菲安娜。。。”他不敢再往下想。

    “菲克,军机处只需要一只载着情报的信鸽,就能将你送往灰谷城的女儿带回月龙城!”凯尔说道。

    “不要,”菲克哑着嗓子哀求。“凯尔大人,要杀要剐我任你处置,但不要伤害菲安娜。她不过是个孩子。”

    凯尔疲倦地一声长叹,仿佛肩负着整个帝国的哀伤,接着,起身走向木门外,“因为我们有罪,所以我们受苦。假如这是真的,菲克,请告诉我。。。为什么在你们这些皇族权贵的纷争里,受苦最多的永远是那些无辜的穷人?你愿意的话,就在伊恩与皇子到来之前,好好想一想。除此之外,你更要想清楚,下一个来探访你的人,很可能带着香气诱人的烤羊肉,以及减轻痛苦的灰鳞酒(麻醉酒)。。可能还会带着菲安娜的人头。”

    大木门轰的一声关上,身心憔悴的菲克对着墙壁默默祈祷着:“伟大的凤大人,请您庇佑菲安娜!求求您。。。”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