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复仇!

    厚重的大木门外再次传来响声,凯尔告诉过菲克,皇子洛齐和执法官伊恩会来。算算时间,应该也快到了!

    菲克明白,自己死期将至!他望着木门的方向,心想:‘既然月神与凤大人对发生在我和托里克一家的遭遇都冷眼旁观,那只能由我自己来做个了断了!”他想要爬起来,腿脚却因长期躺卧而彻底麻木,无奈之下只好弯下腰去,用手揉搓筋骨。

    菲克不知道洛齐会让伊恩当场动手,还是先拉出去游街,再将他拖到首相塔的刑场斩首。他觉得经过了御前会议的那一幕,伟大的新王和杀人如麻的执法官必定更乐意让他在这龙牢中悄悄的消失!只有那样,新王在大臣面前才不会继续丢脸!若是将他带去游街,他决定在那一路上,将新王雇凶杀害托里克儿女的消息对城中居民们大肆的传扬,借万民之口,让消息飘到海嘉特和托琳儿的耳中,让他们好有防范!

    大木门“咔”的一声,慢慢开起。菲克背靠在潮湿的灰色墙壁上,双瞳无力地望着门后摇曳的火光!此刻,他渴望手中有一柄长剑。这样,他就能先杀死伊恩,再杀死那个即将登上王位的暴君!在凯尔离开后,菲克先是悲伤地祈祷,接着,心中的悲伤转化成熊熊怒火,开始燃烧,越烧越烈!

    菲克想着:“没关系,即使没有剑,也能让他们尝到鲜血的味道。只有杀死皇子,菲安娜,海嘉特,托琳儿才会正真的安全。”

    火光照向脸庞,菲克举手遮挡,双眼感到剧烈的刺痛。“皇子殿下,我要求比武裁决!我要和“黑死神”比武!”由于长期未说话,他的声音很嘶哑。

    “比武裁决可不适合你!”对方左手握着火炬走进了牢房,“总听莫特大人(帝国总军团长)说——龙牢潮湿无比,四面灰墙!怎么样,舒服吗?”

    看到火炬下熟悉的面容后,菲克半天都透不过气来,“是你你也疯了吗?”

    “对,我疯了!”佩斯(银色闪光)有些憔悴,一头银发也修短了,“欠你的命还没还,我可不能让你死在这种地方!”他举起右手,一柄熟悉的淡黑色长剑映入菲克的眼帘。

    “我的剑。。。”菲克感觉所有的痛苦,瞬间烟消云散!

    刹那间,两人不可遏抑、歇斯底里地同时大笑起来。

    “世人都说“暴君之剑——提利尔!是最疯狂之人,在我看来,你比他更疯狂!””菲克笑道,“很遗憾,除了你手上那柄长剑外,恐怕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了!”

    “报答?我说过了,我是来还债的!”佩斯放低了火炬,仔细查看着菲克疲惫不堪的面容,“你必须要活下去,只有活着!才能帮海嘉特找到证据。为托里克一家洗清冤屈!”

    菲克别开头,双瞳中慢慢湿润“你还是快走吧,没必要为我搭上一条命!”

    “若是我要跑,在这世上,谁能抓的住我?”佩斯笑道。

    菲克猛然想起这是何时何地,“你。。。不会是来害我的吧?”

    “没错,我就是来杀你的!蠢蛋!”佩斯脸上的笑容瞬间消散,:“再不走,我就把你扔在这里烂掉。”

    “伟大的新王可不会让我在这里烂掉。”菲克说道。

    “没错,他不会。他明天就会叫伊恩在这里砍下你的头。”佩斯愈发认真地说道。

    菲克看到佩斯的神情后,再度大笑,“你带吃的没有瞧,我现在像只阴沟的老鼠。走路都双腿发软,只怕出去的时候,有些迟钝。”

    “快走吧!我可不想被冠上搭救死刑犯的罪名!”佩斯的声音异样地庄重。

    “谁说我需要搭救”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留着你的荣耀与尊严,算了,我还是支持皇子,让你去死吧!”

    “噢,这可不行,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没做呢!”菲克走出牢房,“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我没感觉了。”

    “午夜过后两点,整个月龙城都在梦中。”佩斯将火炬放回牢房外侧墙上的壁台中。

    走廊昏暗,菲克差点就被脚下龙牢守卫的身体绊倒!尖脸守卫四肢张开,躺在冰冷的石地板上。他踢了一脚,问道“死了”

    “睡着了。其他五个也一样。我在他们的酒里下了灰鳞(麻药),剂量没到致死的地步!至少艾隆大人是这么保证的。他就等在楼梯上,穿着黑袍,待会带你通过地下密道,前往御龙湾!到那后,第三个港口有条划桨船。放心,在你去灰古城的整条路上,都不缺艾隆大人的朋友和眼线,能让你衣食无缺!但你自己得多个心眼,皇子肯定会派出杀手。你最好连名字都改掉。”佩斯将手中的长剑递给了菲克。

    “改名字好主意!当那些杀手来杀我时,我就对他们说:‘你们这群傻瓜,认错人了!我不是疾风之剑,我是银色闪光,你看我头上白发!”俩人忍不住再次哈哈大笑。

    “我们以后天各一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了!”佩斯跨过昏睡中的守卫,说道、

    菲克紧跟其后,:“洛萨国王已经不在了,托里克一家又深受冤屈!在你来救我之前,**师凯尔已经来过了!他用菲安娜的命要挟我,要我效忠那个暴君!我现在还没想清楚,但总有一天!我会狠狠地报复他们,我指天发誓!”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竟把你逼成这样!”佩斯有些吃惊!

    “在红杉林那天,你真的没看到是谁杀死了国王与首相吗?”菲克异常严肃地望着佩斯,应该说是望着“银色闪光”。

    “我冒死来救你,你却怀疑我!”佩斯大失所望地望着菲克:“或许我真的来错了。即使真是那样,我还是会救你!”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菲克急忙解释道:“我只是在想,在整个西洛大陆上,究竟有谁的速度,可以快的过你!”菲克说道:“显然是没有!至少我们都没见过这样的人!”

    “所以呢?”佩斯还是有些情绪。

    “所以可以肯定一点,凶手一定是埋伏在国王和首相遇害的地方很久,并且知道他们要来!”菲克说道:“而国王的行程,只有几个人知道,凶手一定就在那几个当中!”

    “没错!你觉得谁会是杀死国王的凶手?”佩斯问道。

    “不知道,我真的想不出来。但现在,已经无关紧要了!”菲克攥紧了手中的长剑,说道:“洛萨国王的死,只是这场阴谋的开始,只怕还会有更多的人要无辜枉死!“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到了一扇铁门前。

    “我只能送你到这了!快走吧!”佩斯紧紧地拥抱了菲克,视线扫过他脸上结茧褶皱的伤疤。“保重!”

    “能与“银色闪光”并肩作战,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耀!谢谢,兄弟!”菲克说,“我一辈子都感激你的恩情。”

    “我只是还债。”佩斯露出了忧伤的神情。

    “还债”菲克昂头望着佩斯,“在红杉林的那天,你就已经还了!(放走海嘉特)”

    ”兄弟,保重!”菲克伸手打开铁门,说道。

    佩斯泣不成声,转身朝着密道的另一边走去。

    菲克穿过铁门,在密道中继续前行!艾隆隐藏在弯曲阶梯间的黑暗角落,穿一袭黑色长袍,兜帽遮掩着他苍白的面容。“总算来了,我还以为出了差错呢。”他低着头说道。

    “艾隆大人!”菲克单膝跪地,低着头,愧疚地不敢抬头。不久前,他还在龙牢中默默地咒骂艾隆,咒骂他无情无义,见死不救,不得善终。

    “快起来!我可受不起疾风之剑的跪拜!”艾隆弯腰扶起菲克,“洛萨国王死后,皇后的爪牙日日夜夜在监视着我,原谅我不能为托里克一家昭雪。”

    “可你如今却肯帮我。”菲克说道。

    “是吗哈哈。。。”艾隆咯咯轻笑,在这片黑暗和坚石中,回音分外诡异!摇曳的火光下,他的眼睛闪烁不定,黑暗而湿润,“这些隧道对没来过的人而言,可是布满陷阱,非常危险的。”

    菲克也笑出了声:“我现在可是世上最小心的人,”他揉揉鼻子,“大人,找到托琳儿了吗?”

    “很遗憾,搜遍整个月龙城,也没发现托琳儿的线索!托里克被杀的那天晚上,有人在东边的城墙附近看到过她!之后,就像人蒸发了一样。也许,她还在城中。海嘉特也消失无踪,我猜他此刻多半在哪里喝得大醉吧。”艾隆突然在弯角处停下了脚步,接着单手从密道石墙的暗阁中取出了一件黑色斗篷“时间不等人,你得赶紧离开。”

    菲克披上斗篷,收紧了兜帽,摇摇摆摆地跟着艾隆,鞋子刮过粗石地板,发出声响。密道内寒冷彻骨,让他不禁打哆嗦,“这究竟是什么地方”他问。

    “这里是月龙城地下第三层的密道,”艾隆回答,“第一层是下水道,通往城内各个街口,第二层通往城墙附近也就是你们所知道的禁区!第三层则直接通到月龙城外!龙牢就建在第三层密道的最中央处!除了我和洛萨国王之外,没人知道怎样才能进这第三层密道!就连皇子和皇后也不知道!”

    艾隆领着菲克穿越黑暗,皮靴在石地板上发出轻微的声音。他走得很快,不时低语叮嘱:“小心,前面有六层阶梯,”或者,“停下,这里有个向下的斜坡。”

    菲克心中感慨万千,当初跟着卡吉尔领主来月龙城时,跨骑骏马,吆喝手下,浩浩荡荡,好一派威风凛凛,出去时,却像个老鼠般偷偷摸摸,还要艾隆带路。

    密道的尽头处出现了一道光芒,菲克眯起双眼,但过于昏暗,看不太清还有多远!但随着他们快步接近,逐渐变得愈发明亮起来。过了一会,他才看清,传来光芒的是一扇上了锁的铁门!艾隆用钥匙打开。他们来到一个长方形的小房间,房间内除了来的那条路,还有五扇铁门,每一扇都被铁锁封死。房间墙边的角落,还有个华丽的火炉,塑造成龙头形状,张开的口中,炭火已烧成灰烬,却仍旧放出一点晕黄的光。虽然微弱,但与隧道里的黑暗相比,已是难能可贵。除此以外,房内别无他物。石地板上,红砖与黑砖拼出一头烈火巨龙的图案!菲克来到月龙城这么多年,从未来过这里!

    艾隆打开第五道铁门,久未开启的钢链发出“嘎嘎吱吱”的响声,灰尘片片洒落!

    铁门打开后,菲克看到两条向上的隧道!

    “这条路直接通到御龙湾。”艾隆指着左边说道。

    “那这条呢?”菲克指着另一条问道。

    “这条路的尽头,就是金堡的顶端的“王者大厅”!(国王与皇子的寝宫就在王者大厅的两侧!)”艾隆说道。

    菲克向上看去,“有多长?”

    “菲克,你这么虚弱,不要干蠢事,再说,你也没有时间,必须马上离开。”艾隆一眼就看出了菲克的心思。

    “我必须要上去解决。有多长”菲克的双瞳闪烁着寒光,问道。

    “三百二十二层台阶。”艾隆说道。

    “三百二十二层台阶之后呢”

    “向左有条暗道,菲克,你听我说。。。”

    “暗道离皇子的卧室有多远”菲克抬脚跨上了第一层台阶。

    “不到百步!”艾隆叹了口气,“你不能做傻事,佩斯费尽心机救回你的性命,你怎可以轻易放弃,况且,还会搭上我的命”

    “艾隆大人,若世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让我看得比自己的命还要重,那就是您的命。我上去做个了断,您不必等我!”菲克转头狂奔,边跑边默数着台阶。

    “回来!不要。。。”艾隆大惊失措地望着菲克渐渐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十指交叉,忏悔道:“我只想救他的性命!却因此,犯下了大错!凤大人(烈火骑士),请您宽恕我的罪孽!。。。。。。。。”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