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血骑四剑

    菲克沿着向上的层层阶梯,深入黑暗。起初还能看见脚下台阶的模糊轮廓和墙面的粗糙灰石,随着黑暗渐长,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一百十五,一百十六,一百十七。。。菲克踏上第一百五十层阶梯时,双腿又开始颤抖,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他回过头向下望去,只见阶梯的尽头有一道微弱的光芒!

    菲克继续前进,一百九十九,两百!他的腿脚已不听使唤,阶梯却还无止无尽地向上延伸。二百五十,二百五十一。。。。到达第二百六十层阶梯时,后背也开始剧烈的酸痛,他坚持不懈,继续前行!熊熊燃烧的怒火,复仇的意志,迫使他继续前行!

    三百二十,三百二十一,走到阶梯的终点时,周围黑得像掉进了沥青桶!菲克感觉到左边有冷风吹出,犹如巨龙的呼吸!他小心翼翼地伸出腿去试探,离开阶梯,隧道变得越来越狭隘!他趴下身,手脚并用,膝盖和手肘,轻轻地擦过石地!他一边小心的计算步数,一边摸索着石墙!

    终于,菲克听到了人的声音,起初,那声音朦胧细微,随后逐渐清晰,越来越真切。原来是两名血骑卫士在谈论前财政大臣的女儿——托琳儿,一边赞叹她身姿优雅,冰雪聪明,一边可惜她生不逢时!之后,他们又开始讨论皇子会用什么方法处死菲克。

    “查姆,我告诉你!疾风之剑,徒有虚名。他临死前,一定会哀求饶恕,你看着吧。”卡斯(血骑卫士)信誓旦旦地说道。

    查姆(血骑卫士)说道:”菲克大人一定会像骑士一样勇敢地赴死,做个堂堂正正的英雄,为此,我愿赌上自己的新靴子。”

    “穷鬼,靴子有个屁用,”查姆抱怨,“你的脚那么大,我根本就穿不了!这样吧,如果我赢了,你帮我擦一个月的盔甲!”

    菲克在密道中将每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他继续往上爬,血骑卫士的谈话声越来越远。当他爬到九十八步左右时,在黑暗中摸索许久,才在巨石的缝隙之间找到一个小小的钢勾。他用力一拉,周围传来细微的隆隆声,但在寂静的密道中,听起来来犹如山崩,接着左边不到一尺的地方出现一个孔洞,桔红色的光透进了密道。

    “原来是王座(王者大厅中的王座后,有一道华丽的金色高墙,高墙后方则是大壁炉!)后墙的大壁炉!”菲克几乎要笑出声来。

    大壁炉中,满是焦黑的灰烬,一根根红衫木柴在猛烈地燃烧,发出炽热的光芒。他小心翼翼地绕开,之后快步疾行,以免烧到自己的靴子。温暖的炭渣在他的脚下吱吱作响。

    最后他沿着墙壁潜入了一间宽敞华丽的卧室,伫立良久,不敢作声。皇子在哪儿他听到了吗他会不会拔剑高喊,让大厅中的血骑卫士来对付我”

    “快来!我的骑士,我要和你疯狂的做ai!”

    “皇后!”菲克脸色大变,努力地回想着皇子洛齐卧室的方向!“啊,,,弄错了!”

    原来在绕出大壁炉时,他弄错了方向,误入了皇后的卧室!

    “洛萨国王才死了多久,这该死的贱货(皇后朱莉)!”菲克一边在心中咒骂,一边取下腰间的长剑,慢慢地靠进远处那张金丝大床!

    当菲克走到床边时候,拉开了床帘,皇后果然在里面,带着一丝倦懒的笑,抬起头来。一见到菲克的脸,笑容顿时消失,忙把毯子拉到下巴,好似能提供保护。

    “告诉我,您的骑士在哪”菲克将长剑拔出了剑鞘,双瞳中充满憎恨!

    瞬间,皇后朱莉的眼中涌出了盈满大颗的晶莹泪珠,“菲克大人!”她坐起来,毯子滑到膝盖下,高耸的双峰前,挂着一条沉重的黑钻石项链!

    “即使当我待在龙牢里等死时,也从未忘记过陛下(洛萨)的恩情。”菲克咬牙切齿,单手举剑“陛下是怎么死的!说!”他的直觉告诉他。洛萨与首相汉德的死一定与眼前这个放荡**的女人有关!

    “我真的不知道是谁杀死了他(国王洛萨)!”朱莉跪在菲克的面前,开始痛哭流涕:“我比任何人都爱洛萨!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去伤害他!”

    “皇后陛下,这是你这辈子说过的最糟糕的一句话。陛下就躺在这城堡的地下,要是再不说实话,我马上送您去见他!”菲克左手抓起朱莉胸前的钻石项链,右手中的长剑寒光闪烁!

    “菲克!”

    卧室后侧的小门旁,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杰哈森!”菲克转头怒视着“黑甲剑士”!

    “你就是这个贱货(朱莉)的骑士吗?”

    “没错!你能把我怎么样?愚蠢的东西!就算你在这看到我,又能说明什么?”杰哈森站在小门边,一边带上板甲钢盔,一边不屑地说道“我现在要拔剑,保护皇后!你呢?”他朝着朱莉点头暗示。

    “来人!来人,拿下这个大逆不道的东西(菲克)!”朱莉心领神会,立刻放声大叫!之后,卧室外的走廊上,立刻传来了一阵轰轰的脚步声!

    杰哈森用嘲弄的语气讽刺道,“放你出龙牢的那个人,真是愚蠢之极!”

    “来人!来人。。。。。”朱莉还在继续嘶喊着。

    菲克双眼紧闭,松开了抓住了朱莉的左手!

    朱莉听到卧室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后,立刻将睡袍卷到了臀部,准备上演一场“好戏”!

    “老实告诉你,皇子殿下,没打算这么快就处死你!而你,越狱,刺杀皇后,太荒唐了!哈哈。。。”杰哈森一边拔剑,一边提高嗓门:“疾风之剑,血骑四剑士,菲克大人。。。。聪明的话,就束手就擒!否则,你必死无疑!”

    话音刚落,两队身穿红色铠甲的血骑卫士,冲进了卧室,将金丝床与菲克团团围住!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皇后朱莉,眼含泪珠,指着菲克,惊叫道。

    血骑卫士们毫不犹豫地朝着菲克拔出了鞘中长剑!

    菲克摆好了迎战的架势,发出了一声怒吼“拦我者死!”

    血骑卫士们左右张望,止步不前,面对“疾风之剑”,没有一人敢做出头鸟!

    “没用的东西!”杰哈森见状后,呵斥道:“血骑军团就只剩下你们这些废物了吗?”

    “杀了他!杀了他,,,,,,,”朱莉撕心裂肺地喊道。她必须让菲克死,因为他发现了她与杰哈森的秘密!

    “呯!”

    “呯!”

    菲克先发制人,转身挥剑!闪耀着寒光的剑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了两名血骑卫士的喉咙!

    皇后朱莉,卷缩在床边,看的心惊肉跳!卧室的地面在她的眼中不停地抖动,她告诉自己:“是我的心在跳。。。是我的心在跳。。。”

    杰哈色从卧室的墙壁上取下了一柄双手大剑,准备伺机杀死菲克!

    菲克虚弱到了极点,就连握剑的双手也开始颤抖,“我不能死在这!必须要撑下去!”他马步前弓,朝着卧室的大门处慢慢退去!而将他团团围住的几十名血骑,也跟着缓缓移动!

    杰哈森拖着大剑,走到了菲克身后的血骑卫士中!他耐心地等待着,等待菲克露出破绽的那一刻!到那时,只需要一击,就能将大名鼎鼎的疾风之剑斩杀!

    菲克跟着转身,以便把杰哈森保持在视野中。他朝着血骑们喊道:“不怕死的!尽管来!”。

    杰哈森失去了耐性,出剑突袭,但菲克毫发无伤地避开了大剑“呯”的一声,在红色的大理石地板上劈出了一道裂痕!他又将大剑举过了头顶,还没落等劈下,菲克的剑就在胸膛上划过,发出极其刺耳的金属刮割声,切开了镶嵌在肩膀处的金丝,在钢甲上留下一条又长又明亮的划痕。

    “疾风之剑!”杰哈森的双瞳死死地跟着划过胸口的剑锋。但菲克剑速极快,还没等他回过神,腹部又是一道划痕!

    “杀了他!杀了他!”朱莉惊慌失措地怕打着床面。

    血骑们一拥而上,一柄柄精钢长剑不断地刺向菲克!

    ‘呯!呯!呯!呯!’

    激烈的金属碰撞声回荡在皇后朱莉的卧室中!

    血骑卫士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整间卧室的地板上躺满了他们的尸体!

    杰哈森望着满地的尸体,步履沉重地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又开始冲锋,砍向菲克的头颅,又落空了!他举剑回砍,再次落空!而此刻,他那件华丽的铠甲上已经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剑痕!腰部,小腿,手腕,肩膀,头部,就连背上都是道道划痕!他气喘吁吁地拖着大剑,心想:“疾风之剑,果然是顶尖的战士,要是没有这身厚重的铠甲,恐怕我经死了几百次了!今天必须杀了他,否则,过不了多久,死的就是我!”

    菲克喘着粗气,单膝跪地,全身上下都沾满了血骑们的鲜血!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不但挡下了袭来的每一击,更将眼前的敌人一扫而尽,只剩下了杰哈森一人!他已然知晓,杰哈森的铠甲太过坚硬,就算剑术再高,凭他手中的那把精钢长剑,也不可能将其杀死。而更多的血骑卫士转瞬即至,自己已无力再战!

    朱莉看到满身鲜血,体力不支的菲克后,心想:“他(菲克)几乎每一击都不落空,但每一击都不能穿透杰哈森的盔甲。关在龙牢的那么久,他一定没有进过食,身体本就虚弱不堪,再加上地上的几十名血骑。。。。。。。。没错!他快不行了!”

    “菲。。克,忏悔、、、吧!你的、、死期到了!”杰哈森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之后再次举起巨剑,又一次冲锋

    菲克再次起身,躲过了冲锋,往后急退!由于杰哈森的头盔只有一道狭窄的眼缝,严重束缚了观察能力,始终不能将他保持在视野中。

    凭借自身的速度,利用对手的弱点,菲克很好地利用了这两点。

    杰哈森的剑一次又一次地落空,心中却暗自窃喜:“幸好现在不是剑术比武大会,不然,那些皇亲贵族肯定更看不起我这个“黑甲剑士”!了”他继续冲锋,然后落空,冲锋,落空。。。他肯定,只要继续下去,菲克一定撑不了多久!

    菲克一次又一次地躲过杰哈森的挥斩,脸色也变得越来越惨白!他已经无力再挥剑了,只是一味的闪躲!而慢慢的,杰汉森的动作也慢下来了,巨剑也没有刚开始时举得那样高,冲锋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此时,卧室外的走廊又传来了轰轰的脚步声,更多的血骑卫士涌进了皇后的卧室!

    “保护皇后!带她离开!”杰哈森边追砍菲克,边喊道!

    朱莉见状后,连滚带爬地跑向大门,在血骑卫士的保护下,仓皇地逃离了卧室!

    “我快不行了!”菲克边说,边避过杰汉森的手中的大剑:“告诉我,是谁杀死了国王和首相!”

    “你自己下去问他们吧!”杰哈森迈上两大步,砍向菲克的颈部!

    菲克再次后退。“凶手,除了你,还有谁?”他说道。

    “闭嘴!!”杰哈森用蛮力,继续冲锋,大剑划出一片模糊的光影后,再次劈空。

    菲克摇晃着向后退去,杰哈森紧迫不舍,咆哮怒吼。他没有任何说辞,只是像野兽一样嚎叫,大剑在离菲克胸部、臀部,头颅还有胳膊仅几寸的地方划过。

    菲克退无可退,身后已是大门和不计其数的血骑卫士,杰哈森以全身蛮力向下猛砍,菲克倒地后飞快地翻滚!结果杰哈森的大剑砍进了一名血骑卫士的肩肘之间。

    “全部给我滚!”杰哈森恼羞成怒的的咆哮声压过倒地血骑的惨叫。他抽剑而出,那名血骑上半身的鲜血喷溅而出,染红了金色的卧室大门!在场所有的血骑卫士,看到自己惨死的弟兄后,怒恨交加,却又不得不退出卧室!

    菲克用剑锋支撑着大理石地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的眼皮开始下坠,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慢模糊!“不能死,我不能死。。。不能!”他模糊的双眼看到杰哈森高举大剑,越来越近!

    千钧一发之际。菲克用尽余力,将手中长剑顺势刺出,犹如闪电,扎进了杰哈森头部板甲的缝隙中,剑锋深深地刺穿了他的右眼。

    当菲克转动长剑,猛抽而出时,杰哈森发出一声窒息的哀嚎、“啊。。。。菲克。。”他跪倒在地,双手捂着眼睛,鲜血从手指的缝隙中不停地涌出!

    “活下去!要活下去。。。只要回到密道,到了御龙湾,就能活下去!菲安娜还在等我。。。”菲克凭着最后的求生意志,狼狈不堪地朝着卧室的大门外走去,双眼一次次地合上,又一次次打开,眼前的一切都只剩下模糊不清的轮廓!他隐隐约约听到杰哈森在他身后发出的惨叫!

    当菲克走到卧室外的长廊时,在场的血骑卫士全都战战兢兢地望着他,谁都不敢靠近半步!他们心中的恐惧正在蔓延,似乎只要向前靠近,卧室内满地的尸体和杰哈森就是他们的下场!

    、、、、、、、、

    “伟大的凤大人,谢谢您的庇佑!他还活着。。。。还活着。。。。”艾隆蹲在密道的第三百二十二层阶梯上。望着奄奄一息的菲克,心中充满了敬意!

    “菲克,你是真正的骑士!”

    本章完!

    勿忘收藏!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