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幻影之剑

    皇后朱莉在十几名血骑卫士的护卫下,衣衫不整地跑进了皇子的卧室!她俱声泪下,告诉儿子(皇子洛齐),菲克图谋不轨,不但从龙牢越狱,并企图临蓐她!之后,几百名血骑卫士的脚步声将整座金堡的石阶震的轰轰作响!内墙外的大广场上,几千名帝国战士深夜集合,然后涌入城中的大街小巷!

    夜半的钟声从午夜四点开始,一直长鸣到了天亮,整个金堡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

    清晨,天色昏暗,阴云密布,见不到一丝阳光!

    皇洛齐子头戴金光灿灿的王冠,身穿深蓝色天鹅绒外衣,大步踏入会议大厅内!皇后朱莉穿着一袭华丽的墨绿色丝质长裙,跟在他的身后。

    执法官伊恩、**师凯尔,总军团长莫特。。。。一个接一个地单膝跪地,以示尊敬!洛齐急不可耐地走到了会议桌的最中央——国王的位子!

    皇后朱莉先朝执法官——伊恩!说了句悄悄话,接着亲吻**师凯尔头顶的水晶宝冠,之后拍拍总军团长莫特与血骑三剑士的肩膀,最后坐到会议桌中央——国王左侧的位子。

    洛齐抬起右手,催促道:“都坐下吧!”

    大臣们纷纷起身,自行落座!

    银色闪光——佩斯!坐在会议桌的最末端,他发现这次的御前会议多了许多新面孔!他看到皇后朱莉的左侧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他身穿红蓝相间的丝质长袍,五十出头的模样,瘦的皮包骨头,脸颊凹陷,一头棕色的卷发,留着掺杂着白丝的胡须,双手倚着一根扭曲的黑色藤杖,手指还在不停地轻拍着镶嵌在藤杖顶部的红宝石!佩斯用极不自然的眼神打量着他,他知道。这个人正是托里克死后,即将上任的财政大臣——卡希尔!

    来自龙桥镇的“怒狮之剑”——雷翰德,坐在皇子的右侧,他修面齐整,孔武健壮,穿着一身厚重的灰色钢甲,胸前还佩戴着一枚狮头徽章!**师凯尔坐在他的身旁,显得十分瘦小!

    佩斯看到雷翰德那冰冷眼神,有种说不出的烦躁。“去你妈的怒狮之剑”佩斯愤愤不平地想着,“这个杂碎(雷翰德),不会是来顶替菲克在血骑四剑中的位置吧?”。

    幻影之剑——龙艳!又一次抢占了卡罗特在会议桌的老位置,并且在木椅上加了鹅绒垫子!她的位子,是除皇后与卡希尔外,离皇子洛齐最远的!

    被“驱逐”的卡罗特,无奈地坐到了卡希尔的旁边!

    “昨天深夜,我的母亲,帝国的皇后,在她自己的卧室,险些遇害!”洛齐神色异常地严肃:“若不是杰哈森及时赶到,帝国在失去一位伟大的国王(洛萨)后,又将失去一位仁慈的皇后!”

    围坐在会议桌边的大臣们,在听到这个骇人的消息后,一片哗然!

    “月神在上,幸好皇后陛下有惊无险,不然我的罪孽将更加深重!”**师凯尔续道:“殿下,属下未及时赶到,让皇后身处险境。。。”

    “凯尔大人,你年事已高,为帝国奉献了一生,我和皇子都不会怪罪于你!”朱莉打断凯尔的自责:“现在不但要将菲克绳之以法,还要查出放他出龙牢的那个人!我保证,只要他自己站出来,皇子定会赦他无罪!”

    “皇后仁慈!”凯尔低头说道。

    佩斯故作惊讶地望着朱莉,静静地聆听着,心中默默地笑道“是要赦我无罪吗?没那个必要啊,因为我压根就不会认罪!派人去查吧!我就在这等着!”

    “艾隆(军机大臣)呢?他为什么没来!”洛齐后知后觉的发现,坐在艾隆位置上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儿子——艾伦!

    艾伦起身鞠躬“陛下,父亲昨天为了驯服烈马,摔断了腿,所以让我暂替他前来参加这次会议!”

    “堂堂的帝**机大臣,竟会被一匹马所伤?”朱莉半信半疑地望着艾伦。

    “皇后陛下,那匹烈马是洛萨国王生前赏赐给父亲的!就是那匹“飓风”!”

    “没错,皇后陛下,我知道那匹马!三年前,自由联军(强盗组织)的首领——罗柏!蓄谋围攻龙桥镇,艾隆大人孤身深入他们的营地,取得了情报!之后,将信鸽传回了月龙城,避免了一场浩劫!洛萨国王为了嘉奖他,就将那匹无人能驯服的烈马—“飓风”,赏赐给了他!”**师凯尔说道。

    “噢,原来是这样!”皇后朱莉对洛齐说道:“艾隆大人是帝国的功臣!你该亲自去看看他!”

    “母亲,您没听到吗?艾隆只不过是摔断了腿而已!”洛齐不屑地反驳道。

    “殿下,军机处昨夜就收到了您的命令!父亲在得知皇后的遭遇后深感不安,他要我转告您,军机处必将尽快查出那个放走菲克的混账!”

    佩斯转过头,故作平静地望着艾伦,“艾隆大人为什么没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伊恩大人,杰哈森大人的伤势如何了!”朱莉问道。

    “皇后陛下,杰哈森已无大碍,只是他的右眼。。。。怕是要失去光明了!”伊恩回道。

    “他是帝国的勇士(杰哈森),我会在烈火神庙为他祈祷!”朱莉感激涕零地说道:“在皇子继承王位后,我会建议他,任命杰哈森为帝**团副军团长!”单凭外貌打扮,在场的所有大臣,谁都无法相信高贵的皇后竟是那般放荡不堪,当然,除了一个人——执法官伊恩!

    伊恩悉心聆听着皇后的话,心中却暗暗咒骂道:“无可救药的sao货!我看你,只会祈祷杰哈森的大鸡j不要受到伤害!杰哈森无耻地利用着你,床上用,床下也用——而现在,你们的这点小秘密连菲克也知道了!真是不忍心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你就不再有利用的价值了!到那个时候,我会将你一si不gua地绑在金堡下的大广场上,任由万民唾弃!”

    卡罗特掐眉说道:“殿下,冒昧地问一句!若是有人抓住了菲克!您会如何奖赏!”

    “这个问题,母亲昨夜就已经给了我建议”洛齐叫道,“只要有人抓住菲克,不论是生是死!我将在登上王位后,钦点他为帝国的下一任总军团长!”

    佩斯双眼紧闭,心想“昨天夜里,菲克到底做了什么,这对母子(皇后与皇子)显然已经是疯了!”

    “殿下,昨夜发生的事,对于我这个帝国总军团长而言,确实是一次严重的失败,”现任的总军团——莫特!再也无法沉默了,“但总军团长一职,关系到整个帝国,若是开ji院的秃头又或者是贩卖灰鳞(麻醉药)的商贩抓住了菲克,是否也要继续您的赏赐?”

    “莫特大人,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是秃头和小贩抓住了“疾风之剑”!”洛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生硬:“那也是他们的本事!”

    莫特气的低了下头,不再出声

    “我要他(菲克)死!还有他那个没有教养的女儿(菲安娜)!她也必须死!”洛齐声嘶力竭地吼道。

    “陛下,属下昨夜已经带人搜过菲克的住所,除了六名仆人外,再无他人!”卡罗特的声音因疲累而呆滞。“属下该死,没有找到那个女孩(菲安娜)!”在他的红色钢甲的前胸部,干涸的血渍遮住了那枚双十字剑徽章。

    佩斯心中。惦记着菲克,抬手之时,一阵酸痛从肘部直冲脑际,提醒着他必须要小心谨慎。他虽然誓死效忠帝国,但就算给他整个月龙城中的金子,他也不想菲克枉死。

    “真不知道你们这群蠢猪是怎么辅佐父亲(洛萨)的,一个有用的都没有!全都是废物!废物!”洛齐厉声咆哮道。

    大臣们没人敢接话,宽敞明亮的会议大厅内,只有火炉中的柴薪在劈啪作晌。

    艾伦低头闭眼,与在场的所有人一样,故作惭愧!他回忆着破晓前,父亲(艾隆)身穿黑袍,满身血渍,筋疲力竭地回到军机处,瘫在了床上,之后,对他述说了菲克的事迹!只是听说,就已让他振奋不已!他暗暗希望菲克能顺利回到灰古城,菲安娜也能平安无事!父亲严令他,对于菲克的事,必须要守口如瓶,否则全家都会因此丧命!在他准备动身前往金堡前,回头望了一眼熟睡中的父亲,心中肃然起敬!在他的心中,父亲与菲克一样,都是真正的英雄!

    “那六个仆人呢?”洛齐皱眉,问道。

    “殿下,一个誓死抵抗,已经被属下杀了!其余五个已经关押进狱!”卡罗特续到:“该如何处置?”

    “处死,全部拖到首相塔下(刑场),斩首!”洛齐咬紧了牙齿,回道。

    “殿下,那些仆人并不是菲克的家眷,即便他再罪大恶极,也不至于连仆人都要处死!恳请您将他们发配到群蛇湾,放他们一条生路!”第一次参加御前会议的艾伦,恳切地说道。

    “蠢货!你要知道,菲克在越狱之前,就应该想到会付出多大的代价?”洛齐怒形于色:“若是你父亲在这,他绝不会原谅你这的般愚昧无知!”

    艾伦涨红了脸,敢怒而不敢言!他想起艾隆曾多次叮嘱过自己,必须要学会察言观色,否则,随时都可能被卷入是非之中!

    “艾隆大人可比你这没下巴的暴君强多了!”佩斯心想:“纵然艾伦再年少无知,你也不该如此斥责他!毕竟,艾隆大人是帝国的重臣!而你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摊上了个好父亲(洛萨)!”

    “艾伦,你没经历过丧父之痛,不然您一定会理解,皇子他别无选择。”伊恩望着艾伦说道:“若是有人用阴谋暗杀了艾隆大人,你还会这般冷静地说出“放他们一条生路”种话来吗?”

    “诸位大人,伊恩大人说得没错,你们要相信帝国的新王!”**师凯尔说道,“在洛萨国王与首相遇害前,连军机处都没收到任何情报!而昨夜,又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我们必须要支持新王,帝国的根基绝不可动摇!”

    “殿下,属下愿意带军追捕那些在逃的重犯!”“怒狮之剑”——雷翰德!的脸活像石雕,大厅的火光为他的铠甲罩上了一层阴森的橙色,在会议桌前投下深深的阴影。

    “雷翰德大人,你才刚到月龙城,竟然就向殿下索讨要职!”卡罗特感觉道自己的职务即将不保,冷冷地嘲讽道:“哪来的自信?”

    “在我拧断你脖子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哪来的自信!”雷翰德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打算用你的嘴,拧断我的脖子吗?”卡罗特反击道:“你不过是摩根财团的一条狗而已。”

    “给我闭嘴!”洛齐拍案而起,朝着卡罗特呵斥道。

    佩斯转过头,兴致勃勃地审视着卡罗杰与雷翰德。他看到龙艳的瞳中金光一闪,他说不准那是不屑或是嫌恶。她在会议上通常都保持沉默,很少发表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佩斯一直很想仿效她这个习惯。然而今天,就算是龙艳,如此沉默也很不寻常!往常她参加会议,都是以半睡半醒的姿态将自己置身事外!而今天,她一直都在洞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似乎是有话要说却又迟迟不开口。

    “血骑四剑士现在空出一个席位!”洛齐宣布,“怒狮之剑,不远千里,跨过冰冻平原,来到金堡,效忠帝国!他将成为血骑四剑士的一员!在我继承王位后,将亲自为他戴上双十字剑徽章!”

    “殿下,这个人(雷翰德)他配吗?”龙艳终于开口,不但是开口,还语出惊人:“血骑四剑士的剑术应当是月龙城中最高的!他(雷翰德)凭什么?”

    “凭什么?”洛齐冷冷一笑,接着瞪大了双瞳,怒视着龙艳,嘶吼道:“凭我是帝国的国王!”

    “可您还没登基呢!”龙艳毫无畏惧地回道:“若是他能击败我,卡罗特,佩斯三人中的其中一人,我就不再抗议!”

    “你。。。。。”洛齐指着龙艳,气的几乎要窒息。

    佩斯火上浇油,疲累地点点头说道:“殿下,我同意龙艳的建议!”

    卡罗特望着龙艳和佩斯,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自从加入血骑军团后,他觉得他们与自己的意见从未像今天这般一致过!

    “他们说的没错!”皇后朱莉审时度势,为了给皇子台阶下,说道,“即使是像“暴君之剑”那样的顶尖战士,在加入血骑四剑士之前,也需要通过层层考验!”她不停地朝洛齐使着眼色,暗示他适可而止。

    “就算是暴君之剑,我也一样能拧断他的脖子!”雷翰德急不可待地吼道。在场的所有的大臣,都用一种近似藐视的眼神望着他!

    伊恩望着雷翰德。忍不住笑出了声,心想:“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若是此刻,提利尔那个疯子在场,定会用那柄杀人无数的“寒冰”劈开会议桌,然后将他大卸八块!”

    “雷翰德!”**师凯尔朝着他调侃道:“在“暴君之剑”面前,我宁可去当懦夫,也不愿意面对他手上那柄“寒冰”!而你,却是我见过,最有勇气的懦夫!”

    话音刚落,在场的所有人,发出了一阵哄堂大笑!就连洛齐和皇后也不列外。

    雷翰德恼羞成怒地骂道:“老东西,你是。。。”

    “好了,雷翰德!”洛齐咯咯低笑,一边打断了他,“到时候,你就跟在场的三位血骑剑士较量下吧!”

    “殿下!我要求,现在就比武!”雷翰德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极力地想要挽回尊严。

    “现在外面的天气,怎么样?”洛齐朝着众位大臣问道。

    “殿下,天空虽有些灰暗,但没有要下雨的征兆!”莫特回道。

    “好极了!雷翰德,你挑一个对手吧!”洛齐起身说道。

    雷翰德拔出了斜背在背后的那柄双手大剑,指着龙艳说道:“就从她开始!我要将他们全部击败!”

    龙艳站起身,单手取下腰间长剑,立于桌面之上,:“那就来试试吧!”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