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安迪尔

    天气灰暗多风,太阳竭力地想从阴云中露头。

    金堡内墙外的广场被选做比武场!

    塔楼的钟声响起,成千的平民跑来围观龙艳与雷翰德的决斗。他们在内墙外的走道上站成一排,有的还肩并肩地挤坐在石阶上。马厩内,拱桥上,阳台,屋顶,到处都有人。广场内一批又一批的城民不断涌入迫使血骑卫士和帝国战士弹压驱赶,以为决斗留出空间。

    为了能舒舒服服地看,很多人还搬来小木凳子,有的则抬来了木桶。

    “这场决斗应该在御龙湾的竞技场里举办!”**师凯尔酸溜溜地想:“按人头每人收一个金币,这样就不愁雇用黑暗刺客军团的费用了。

    很多围观者把小孩扛在肩上,看到雷翰德出现时,便指着他不停叫唤。

    眼前的人山人海,让雷翰德异发兴奋,心想,:“今天就是我扬名立万的日子。”

    佩斯注意到,穿着铠甲的雷翰德显然就是个庞然巨物,而他身边的随从看起来就像侏儒一般矮小。

    龙艳此刻才开始真正打量着雷翰德的装束。这个异常高大强壮的北方战士,套着锁甲,而锁甲外又覆盖着重铠,暗灰色钢甲上,密布着过往战斗中留下的凹槽和划痕,平顶巨盔紧扣着咽喉,只给口鼻留下呼吸孔道,眼旁还有一道用来观察的窄孔。

    雷翰德将足足七尺长的丑陋巨剑插在了身前的石地上,用一对套着熊皮手套的巨掌紧握十字剑柄。眼见这番气势,佩斯的心中开始为龙艳担心起来。

    艾伦走上前,为龙艳戴上了红色的锁甲手套,轻声细语道:“龙艳大人,我看过关于他的情报!情报上说。他有九尺高,四百多斤重,而且他只凭单手使用巨剑,一击就能把战马劈成两半。他的铠甲与他一样重,除他之外没人穿得上,甚至连搬都搬不动。”

    龙艳将一头乌黑的长发扎起了马尾,笑道:“我杀过比他更大的块头。关键技巧是让他们失去重心,倒下以后,就万事皆休了。”她自信满满地说道!艾伦还是放不下心来,直到龙艳转过身去喊道,“我的剑!”看台上的佩斯,把剑扔向龙艳!

    “您能挡住那柄巨剑”艾伦再度不安起来。他记得父亲(艾隆)说过,在战争中,技艺超群的刺客可以阻挡手握大剑的战士。而在一对一的决斗中,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速度是唯一能抵消他庞大身躯和那把大剑的办法。看看,艾伦。注意,绝不能碰它(精钢长剑)。”

    艾伦注视着龙艳手中不到三尺的长剑——剑身都由精钢锻制而成,平滑、而沉重,闪耀着寒光的剑锋,看上去锐利得可以用来刮胡子!龙艳将长剑抛掷把玩,只见黑光闪烁。

    “就算“怒狮之剑”真有你说的那样恐怖,我也不怕他!不管他铠甲多厚,关节处总有缝隙。手肘与膝盖,腋窝下面。。。。我会随便找个地方给他搔痒痒!”龙艳将长剑插在地面,带上了四角钢盔!

    “龙艳大人,比武过后,您能收我为徒吗?”艾伦极其恳切地说道:“我想学“幻影之舞”!”

    龙艳轻轻将马尾从钢盔后的圆孔中拽出,“你应该知道,比起剑术,艾隆大人更希望你在别的领域能有所建树,比如音乐、贸易、历史、哪怕是情报。。。他多次嘱咐我们(血骑四剑士),无论如何不能教你剑术。”

    艾伦沮丧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记得头一次见面时,我跟你说过的话吗”龙艳拔出地面的长剑,向着决斗场中心优雅地走去!

    “我记得!”艾伦望着龙艳的娇小的背影,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眼,喊道:“大人。小心啊!”

    一座月台从内墙外延伸到广场的两侧!皇子洛齐与皇后朱莉在最高处就座,大臣们依次围坐在两侧!

    洛齐简略地扫视了龙艳与雷翰德一眼,举起手臂。一群号手立即吹奏,好让人群安静。

    **师凯尔戴着高大的水晶宝冠曳步上前,祈求月神能为龙艳与雷翰德的高下,作出决断!

    雷翰德的随从——布莱克!把他的盾递给了他!那是一块由巨大黑铁包边的厚橡木板。他左手接过盾牌,右手拔起了插入石地中的双手大剑,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前!

    龙艳,停下脚步,轻声嘲讽道“乡巴佬!知道我是谁吗?”

    雷翰德轻蔑地哼了一声,“一个死人。”他大步上前,单手举起大剑,朝着龙艳砍去。

    龙艳灵巧地侧过身,滑向一旁:“我是幻影之剑——龙艳!””

    观看的平民们发出了一阵热烈的呼声!

    “谁”雷翰德一边怒吼,一边跟着转向,手中的大剑沿着地面拖行,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火光在剑尖下四窜而出!。

    佩斯望着龙艳,他暗暗期望此刻在场下与雷翰德决斗的是他自己!

    龙艳似乎早已胸有成竹,她一停不停地围着雷翰德转圈,引诱其发力攻击!

    卡罗特眯起双眼,他知道龙艳打的什么算盘“只要这样耗下去,过不了多久,那个蠢货!(雷翰德)就连剑也举不动了!她是要等到那个时候,再用“幻影之舞“将其击败!”

    雷翰德似乎对龙艳这样的战术早就习以为常!他一边跟着不停转身,一边骂道:“小biao子,你不该出现在这,要是在床上,我一定会把你gan死!”

    龙艳出剑突刺,但雷翰德用盾抵住剑尖,推向一旁,接着猛地挥动巨剑砍向龙艳。

    “幻影之剑”滑向后方,毫发无伤地避开!她停下后,再次冲锋突刺。雷翰德砍向她的长剑,龙艳迅速缩了回去,接着又是另一次突刺。这次,剑锋在雷翰德的胸膛上划过,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它切开了狮头徽章,在钢甲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剑痕!

    “摩根财团的猎狗!”龙艳嘶声笑道,“你是如何挣脱主人的锁链,来到这里的?”

    雷翰德举起大剑,步履沉重地发起了冲锋!他举着巨剑,砍向多龙艳的左肩。

    龙艳轻易地避开了这一击,继续嘲讽道“看来,要为你准备一条新锁链了!”

    “你是来决斗,还是来废话的”

    “我是来要你难堪的。”龙艳纵身跃起,敏捷地刺中了雷翰德的腹部,但没有任何效果。

    雷翰德举剑回砍,再次落空。龙艳手中的长剑在他周围晃动,如毒蛇分岔的舌头伸进缩出!

    龙艳突然停下了,她紧紧地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摆出了“幻影之舞”的姿势,等待着雷翰德下一次攻击。

    雷翰德见状后,单手将大剑高高举过头顶,猛砍而去,嘶吼道“小biao子,去死吧!”冲锋到一半时,龙艳却从了他的视线中消失了。他停下沉重的步伐,环视着四周,“不见了?”

    “蠢货,在这里!”嘲笑声从身后传来。

    “呯!呯!”

    龙艳电光火石般地刺中了雷翰德的腹股沟、盾牌和眼眶。

    “我要杀了你!”雷翰德咆哮着。

    月台上的佩斯静静地观望着,他心想:“雷翰德是个大目标,很容易击中!龙艳几乎每一击都刺中了他的要害,但每一击都不能穿透覆盖他全身的重铠。而那柄巨剑,只需要一击,就会要了她的命!“

    龙艳继续绕着雷翰德转圈,突刺,急退,牵引着他的行动。

    由于头盔只有一道窄眼缝,严重地束缚了观察能力,雷翰德不断地转身,却还是不能将龙艳保持在视线中。

    就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他们在广场上来来往往,不断转圈。雷翰德的大剑一次又一次地落空,而龙艳的剑刺中了他的手臂、大腿,甚至两次击中了天灵盖。雷翰德的大木盾同样也多次挡住了龙艳的突刺,此刻,木盾的表面也已有几处撕裂。

    雷翰德时而低语,时而咆哮,但大多数时间,他还是沉闷地专注于战斗。

    “幻影之剑”也没有沉默。“你只是一条狗!”她骂道,同时虚晃一剑。“明白吗?狗!”她边提高嗓门,边避开雷翰德巨剑的一次重击。“再来啊!”她喊道,之后,猛然将剑尖刺向巨汉的咽喉,锋利的剑锋擦过厚厚的铁护喉,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龙艳在耍他呢。”执法官伊恩评论道。

    “愚蠢的游戏!”皇子洛齐说道。

    广场的外侧,城民们朝两个战士蜂拥过去,一寸一寸地挤上前,以便瞧得真切。帝国战士们用巨大的灰盾抵挡,维持秩序,跑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

    龙艳避开一记挥斩,将剑锋对准了巨汉头盔的眼缝,突刺迫使他后退,剑尖处闪向侧面划下,再次刮过雷翰德的胸甲。虽然巨剑比的她的剑长了足足四尺,但雷翰德身披重甲,行动迟缓,完全跟不上她的速度!当龙艳突刺时,雷翰德屡屡砍向她的胳膊,想把她的胳膊砍断,不过这样的努力,就跟砍苍蝇的翅膀一样,无济于事!

    巨汉再次发动冲锋,龙艳跳开之后,转到了他身后。“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

    “闭嘴!”雷翰德的动作似乎慢下来了,巨剑也没有比武刚开始时举得那样高。“闭上你的臭嘴!”

    “这就是所谓的“怒狮之剑”?”龙艳边说,边闪向后方。

    “去死!”雷翰德转身砍向龙艳的头颅。“幻影之剑”急速后退,“碰不到我吗?”她嘲讽道。

    “闭嘴!!”雷翰德用尽全力,朝着龙艳冲锋,剑尖猛然撞上他右胸,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后滑向一旁。

    他看准时机,用蛮力猛砍而去。

    靠的太近,无法闪躲了!龙艳双手握紧剑柄,试图裆下这一击!

    “呯”的一声,金属与金属碰撞,人们耳鸣不止!雷翰德巨大的蛮力迫使龙艳松开了手,长剑被击飞到了半空中!!

    观看的人群尖叫起来!

    龙艳摇晃着后退。雷翰德紧迫不舍,咆哮怒吼。她的后退变成了溃逃,巨剑在离她胸部和手臂仅几寸的地方划过。她的身后是已是高耸的内城墙。

    城墙下的观众们,惊叫着、推挤着、慌乱奔走。有人撞上龙艳的后背。雷翰德扔掉了手中的大木盾,双手握紧巨剑,向龙艳猛砍而去!

    “幻影之剑”迅捷地侧身跃起!她身后,一名倒霉的马夫却没又她那样的速度。男子瞪大了双眼,巨剑在马夫的瞳孔中慢慢放大!

    巨汉的剑砍进了马夫的头颅,他抽出巨剑,那马夫的上半截头颅被劈成了两半,不停地喷射着鲜血和脑浆!

    所有的观众突然失去了看热闹的兴趣,互相推挤,急切地想要逃离广场。

    雷翰德转过身。头盔、胸甲、长剑、从头到脚溅满了血水。

    “龙艳!”佩斯将腰间的佩剑掷向了龙艳。

    龙艳用极快的速度向前空翻,接住了长剑!她落地后,朝着雷翰德笑道,“来啊!蠢货!”

    ”

    雷翰德嗤之以鼻,继续冲锋!

    “幻影之剑”再次瞄准,突刺!

    巨汉砍向虚晃而过的剑锋。失去了平衡,向前踉跄了一大步。

    这时,太阳从阴云中探出了头来。

    龙艳抓住机会。立刻拾起了被砸凹的大盾牌,一束强烈眩目的阳光,反射在磨亮的金和铜上,窜入雷翰德头盔里那道窄缝。

    雷翰德反手遮挡耀眼的强光,龙艳电光火石般地将长剑刺出,扎进了厚重板甲的缝隙,进入手臂下方的接口,当她握紧剑柄,将剑身刺的更深时,雷翰德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哀嚎!

    她抽出流淌着鲜血的长剑,朝后退去。

    “去死!”雷翰德痛苦不堪地举起巨剑,朝着龙艳砍去,

    “幻影之剑”望着雷翰德腋窝下不断地涌出的鲜血,猜想他的胸部一定伤得很厉害。

    雷翰德挣扎前进,不料膝盖一软,跌倒在地。

    龙艳不急不慢地走上去,绕着雷翰德缓缓转圈,准备下一击,“怎么样?还要再来吗?”

    雷翰德爬了起来,但动作太慢。太迟钝!这次剑尖穿透过小腿上的缝隙,刺进了膝盖的后方,,

    雷翰德摇晃了几晃,便头朝下再次倒了下去。巨剑从手中松脱。他趴在地上,缓缓地、沉沉地,翻过身来。

    龙艳扔掉了盾牌,抽出长剑,慢步走开。在她的后面,雷翰德发出一声声呻吟!当他试图用手肘爬动时,龙艳象眼镜蛇一样转身,冲向倒下的巨汉。

    “你不过是一一一一一一一条条条条条狗狗狗狗狗狗!!!!”她高声呼叫,双手反握长剑,把全身的重量压在剑柄处,刺向雷翰德眼部的缝隙。

    刺穿头颅的声音和皇后朱莉的尖叫一样甜美!

    “幻影之剑”取下了头盔,一头黑色长发随风飞舞!她拍拍灰尘,然后拖起了雷翰德的巨剑,叹了一口长气。

    雷翰德的四肢还在不停地挣扎着,似乎还想爬起来,但长剑穿透了头颅,把他牢牢钉在了地上。他用双手握住剑柄,闷哼着使劲,却拔不出来。一滩红色的血水在他身下不断延伸。

    龙艳双手拖着巨剑,一只腿踏在雷翰德的胸膛上,低下头,冷冷地骂道“蠢货!”

    雷翰德猛地抬手,抓住了龙艳的膝盖。她急忙用手中的巨剑疯狂下砍,但由巨剑太过沉重,自己也失去了平衡,剑尖只在巨汉的铠甲上留下另一道剑痕。

    雷翰德的手扭转收紧,龙艳重重地摔倒在地,巨剑随之滑落!“幻影之剑”被拉在他身上,扎在眼部的长剑来回晃动。

    佩斯看到雷翰德用一只巨手环住龙艳,将她紧紧抱在前胸,犹如一对恋人。她脸色惨白,几乎快要窒息!

    当两人近到可以接吻时,雷翰德终于说话了。他低沉的嗓音在头盔中隆隆作响。“小biao子,死吧!。”他的另一只手收紧巨拳,锤向龙艳毫无防备的脸,“死!”

    “索!”“银色闪光”——佩斯瞬间从月台上消失!

    龙艳脸色惨白,无力地看着巨大的铁拳朝自己砸来!

    在就要击中时,刺穿雷翰德头部的长剑猛的被人抽出,鲜血瞬间飞溅了一地!之后,巨汉停止了呼吸,一动不动地倒在了血泊中!

    “银色闪光”——佩斯!握着鲜血淋淋的长剑,朝着龙艳笑道:“还不起来!”

    佩斯朝着月台的最高处喊道:“皇子殿下,您看到了吗?”

    洛齐先是皱眉,之后轻微地点了下头。

    佩斯扶起龙艳,抓紧了她的右手。举向天空!

    月台上的所有大臣全部站起,不停地鼓掌!在场所有平民,血骑卫士,帝国战士,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响彻天际的的欢呼声。

    “佩斯!我又欠了你一条命!”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