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哈伦

    寒落山脉,位于西洛大陆最北处的极寒之地!

    漫天的大雪下了七天七夜,一直没有停歇!

    晨色清冷,冰凉刺骨的寒风中带着一丝寂寥!

    积雪漫过帝国的巡逻战士——安迪尔!的膝盖,厚厚的冰壳如白色的护胫甲覆盖在他的小腿上,使他的脚步拖沓而踉跄,背上沉重的包袱让他看起来活象个七旬老人。

    安迪尔是一位雪熊部族(蛮族部落中的分支!了解更多帝国历史,请关注小说——龙之夜!)的蛮族战士!与其他的蛮族战士一样,他四肢的肌肉格外发达,身高也达到了十一尺!

    安迪尔跌跌撞撞地跨过积雪!他依稀记得自己的靴子是棕色的,但冰雪在他的四周冻结,双腿看着就像是两根冰棍。

    “我累了,太累了。我不能再走了,风神慈悲,不能再走了。”安迪尔抽噎着,又迈出一步:“这是最后一步,最后最后的一步,我不能再走了,不能再走了。”每走四五步,他就习惯性得伸手去摸腰间的剑柄。可在逃亡的途中,剑就已经丢了!幸好腰带上还挂着两把匕首,一把是北风堡领主——卡吉尔!给的玄铁匕首。另一把是他用来切肉的生铁匕首。他发现不管腰带系得多紧,如果忘记往上提,就会滑落,缠到膝盖上。他身后的索尔加(蛮族战士),看了直想笑!

    忧郁的哈伦(人族战士)说道:“从前我认识一个巨狼部族的胖子,他把剑系在了脖子上。有一天他滑倒在地,结果被剑柄刺穿了鼻子。”

    安迪尔一天到晚都在滑倒摔跤!因此他害怕。积雪下不仅有碎石和树根,还有深深的窟窿。卡兹特(人族战士)就踏入过一个窟窿,摔断了右腿!那是一个月前,还是两个月,还是。。。。他想不起到底过了多久,反正在那之后,军团长——阿尔奇(蛮族战士)!就让他待在北风堡养伤了!

    安迪尔又迈出一步。感觉好像在坠落,而不是走路,永无止境地坠落,却又碰不到地面,只是一直往下,往下。“我必须停止,好痛苦啊。又冷又累,想睡。。。。哪怕在火堆边睡一小会儿,吃点没有结冻的山羊肉。”

    三人在雪中艰难前行!他们都清楚,如果停下来,就死定了。

    七天前出北风堡时,他们共有二十七人!在夜间巡逻的途中,遭到了自由联军(强盗组织))的偷袭,除了当场战死的十几人外,其余的都在大雪中走失。。。。在生死关头,安迪尔,索尔加,哈伦选择拔腿就跑!他们听到身后的人发出喊声,甚至是凄厉的惨叫。三人一路狂奔,竭尽全力地跑,冻成冰棍的双脚死命踢起积雪。安迪尔觉得若是自己的腿再强壮一点,就直接逃回北风堡!

    “他们。。。他们。。。还在我们后面,他们还在我们后面,他们要把我们全部杀掉!”安迪尔又迈出一步。长久的天寒地冻,早已让他忘了温暖的感觉。他的脚上穿了三双厚袜,身上穿着两件内衣,外面还套着由高地山羊皮缝制而成的双层皮甲,皮甲外还覆盖着冰冷的铁锁甲,锁甲外还套着一件宽松的外套和加厚三倍的深蓝色斗篷,斗篷的铁扣在下巴下扣紧,兜帽前翻,盖住额头,手上戴了轻便的山羊皮革手套,外罩冰冷的锁甲手套,一条灰色头巾紧紧包裹着脸庞,兜帽里面还有一顶绷紧的狼皮帽盖住耳朵!虽然如此,他仍觉得冷。尤其是脚,丝毫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而就在昨天,它们却又痛得厉害,连站着都无法忍受,逞强走路?每一步都让他想要尖叫。那是昨天吗?他开始怀疑。自遭遇自由联军以来,他就没睡过觉,应该说从号角吹响之后就没有躺下过。

    安迪尔又迈出一步,雪盘旋着在周围降下。有时候,它从灰色的天空落下,有时候则从黑色的天空坠落,这是白天与黑夜惟一的区别。

    索尔加的黑色斗篷上积满了雪花,就像另一件白色的斗篷!雪在背上的双手巨剑上高高地堆积,使得它更加沉重,更加难以承受!他的背心,疼痛难忍,仿佛被插进了一把匕首,每走一步都来回绞动。他的肩膀因锁甲的重量而麻木。他一心想把它脱掉,却又不敢脱。因为要脱它,就得先脱熊皮大衣和狼皮外套,那样会被冻坏的!

    “如果我再强壮一些,就好了。。。!”跟在两个庞然大物之后的哈伦,又虚弱又肥胖,胖得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锁甲对他而言实在太沉,尽管钢铁与肌肤之间有层层皮革与棉布,却依然让他感觉好像把肩膀都磨破了。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流泪,哭的时候,眼泪都冻结在脸颊上!

    安迪尔又迈出了一步,要不是听到脚下冰面的碎裂声,他根本不觉得自己在走。他望着前方,只见寂静的树木之间,隐隐约约地出现了火炬,在坠落的雪花当中,发出橙色的光芒,它们静静地在树丛中移动,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地晃。

    那是另一支巡逻队的火炬,安迪尔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微笑!他开始为看不到火炬那些弟兄而悲哀。

    可惜远处那些火炬,它们也长了脚,而且比他们三人都要长,都要壮,怎么追都追不上。

    安迪尔想起在出发前,恳求过长官能让他当个火炬手!他知道身在外围,在重重黑暗紧逼下行走,需要火,他梦想着火。如果有火,就不会冷了。索尔加告诉他,以前他也是个火炬手,直到后来将它失落在雪地,令火熄灭。说这事的是索尔加?是哈伦?他虚弱的意识都开始有些模糊!“难道连脑子也冻住了。”抽噎着,他又迈出了一步,接着用头巾裹住鼻子和嘴巴,头巾上全是鼻涕,僵硬的鼻涕!

    空气如此冰冷,吸进去都感到疼痛。“风神慈悲,”索尔加用沙哑的声音在冰冻的面罩下轻轻嘀咕着,“风神慈悲,风神慈悲,风神慈悲。。。。”每祈祷一句,就拖着腿在雪地里又跨一步,“风神慈悲,风神慈悲,风神慈悲。。。。”

    哈伦的亲生母亲远在万里之外的南方,跟他的姐妹们和弟弟一起安全地待在灰古城,就和天上的风神——约德尔!一样,她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他想着:“大家都说,月神慈悲,可月神在冰冻平原之外没有力量!这里是属于风神,属于树、属于狼、属于冰雪的无名之神的土地!”

    “发发慈悲吧!”哈伦轻声说道,不管谁听到,风神也好,月神也罢,甚至是魔鬼。。。发发慈悲,可怜可怜我们,让大雪停下吧!”他又想起了艾斯林(人族战士)尖叫着乞求自由联军能饶他一命,之后跌跌撞撞地往后退去,扔掉长剑,跪倒,哀求,甚至脱下厚厚的锁链手套举过头顶,那是战士表示降伏的护手甲!但一名蛮族强盗捏住了他的喉咙,把他举到半空,几乎要将脑袋都拧下来。他还在尖声呼喊,祈求怜悯。死人没有怜悯,而自由联军。。。“不,我不该想这些,不能想这些,不要去回忆,只管走路,走路,走路。”哈伦这样告诉自己。

    安迪尔又迈出一步,积雪下的树根猛的绊住左脚,他一个踉跄,沉重地单膝跪倒,之后,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尝到血的滋味,那感觉比遭遇自由联军之后尝过的任何东西都要温暖。“这不是我的终点!”他心想,“既然跌倒,再没力气也要爬起来。活下去!”他摸到一根树枝,牢牢握住,试图把自己重新拉起,但僵硬的双腿实在无力支撑。锁甲太沉,而他体型又过于庞大,太虚弱,太疲倦,迟迟未能起身。

    “起来!”身后的索尔加喊道!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