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胆小鬼

    “再让我躺一会。就一会!”安迪尔抽噎着,隔着被大雪覆盖的头巾低吟道。

    索尔加双手捂住冻得苍白的脸,;“安迪尔,这里可是雪松林。要是再不走,随时都可能被自由联军的夜巡队发现!”

    “雪松林!索尔加,你确定吗?”哈伦依稀记得,雪松林在那张古老地图上有着明确的标注,之前巡逻的途中也曾经路过一次!如果这片林地就是雪松林,他就知道他们三人现在在哪儿了。

    “拜托,胆小鬼!我以琉大人(暗影骑士/圣战六骑士之一)之名向你保证,这里一定是雪松林!”

    安迪尔面朝夜空,眯着双眼,看着在寒风中飞舞的雪花!他暂时忘了自己的脚,忘了小腿和后背上的疼痛,忘了几乎冻到失去知觉的手指,忘了军团长阿而奇、忘了死去的那些弟兄。。。他喃喃祈祷,“不管是什么神,若是能听到。就请让大雪停下吧!”

    哈伦拖着两根“冰棍”,四处张望着!他觉得在这寒落山脉,所有的林地看起来都一样。一棵一棵巨大的黑松树矗立在林地间,那也代表不了这里就是雪松林!“上次来的时候。看到的黑松树是不是比这里的更大呢”他努力地回忆着。

    索尔加望着漫天的大雪落在一根根苍白如骨的树干上,树液从分叉处渗出、凝固,就像泪水一样。上次来的时候,看起来是这样吗他记不清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难道这里不是雪松林?他心中开始极度的恐惧,不安,催促道:“安迪尔!蠢猪,快起来!”

    安迪尔抽噎着,用覆盖着结了薄冰的巨手,再次抓紧树枝,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爬起!

    疲累不堪的三人,踏着厚厚的积雪,继续前行!

    安迪尔看到远处的林地间,矗立着三座巨大而简陋的茅草顶木屋,一口古井,一个羊圈,,,但没有羊,更没有人!

    索尔加现在可以确定,这里不是——雪松林!但看到那三座茅屋后,他就已经对慈悲的“风神”感激不尽了!寒风刺骨,大雪纷飞,而他们,终于可以重新睡在屋檐底下。他感觉自己好疲惫;好像走了半辈子的路,靴子也随着碎冰片片脱落,脚上所有的水泡都已破裂,变成老茧,老茧下又起了新的水泡,而脚趾头也已生满了冻疮。

    “天亮以后再走吧!”安迪尔捂着头巾说道。他知道,如果不走,就只有死路一条。

    “恩!“索尔加回道:“原本就已经饿得半死,能支撑这么久已经是个奇迹了!”

    索尔加让安迪尔和自己一起在中间的茅草屋内生火,让胆小鬼哈伦到附近的小屋里去探察一番。

    安迪尔摊倒在地,试图用匕首和石头打出火星,结果却被锋利的匕首割伤了,他觉得手指变得愈发僵硬疼痛,也比之前更为笨拙。索尔加替他包扎好之后,掏出了自己的匕首,轻而易举地点燃了树柴!他此刻才发现。索尔加就连生火也比他在行的多!莫名的自卑涌上心头,同样是蛮族战士,同样拥有强壮的身躯,但他觉得自己处处都不如索尔加,就连逃跑都不如,至少索尔加没有弄丢他的那柄大剑!

    哈伦不知道自己能在屋里找到什么。也许屋子的主人在离开前,会留下一点食物,好歹要仔细找找!在其余两座茅草屋中,他只听到黑暗角落里传来老鼠的吱吱声,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只有干稻草堆、陈腐的气味和排烟口下的炭灰。他失望地走到了门外,转过身,看到三座草屋后矗立着一块灰色的巨石!他上前仔细地端详,只见石面上,雕刻着一条振翼高飞,栩栩如生的冰霜巨龙。他跪倒在雪地中。“伟大的风神,请听我的祈祷。月神是我父亲的信仰,但我加入帝**团之时,是面对着您发下誓言的。请帮帮忙吧,我们又冷又饿,还有可能已经迷路了。我不知道现在该信仰什么神,但。。。假如您真的存在,请帮帮我们吧!”他只能想出这些话。夜色渐浓,林地间的树枝与枯叶在风雪中发出轻微的瑟瑟声,就像上千只苍白的手在挥舞。

    哈伦的神是否听见了他的祈祷呢一切都不得而知。

    哈伦回到中间的草屋内,看到两个庞大的身躯(哈迪尔与索尔加)紧靠在小小的火堆旁,斗篷上的积雪慢慢地融化,蒸发!他知道从北风堡的地窖里带出来的食物,基本已经全部吃光了!而现在,他们身处这片空旷无垠的森林,能逮住任何东西的机会都微乎其微。

    连续几天几夜的长途跋涉,使安迪尔的背疼到了极点,他背靠着一根支撑屋顶的木雕支柱问道“离北风堡还远吗”

    “远!但至少至少不像原来那么远。”索尔加耸耸肩,然后笨拙地站起身,卸下斗篷,试着让双腿也暖和起来。之后他取出地图,思索着:“这里根本就不是雪松林,北风堡也不知道还有多远。我们为了绕过那个湖,走得太靠东了吗?或者折回来的时候太靠西了还是先别告诉他们,不然就真的要绝望了!”他开始讨厌起湖泊与河流,冰冻平原之外没有渡船和桥梁,为了逃命,必须绕行一个大圈!他知道,跟随猎人小径比挣扎着穿越林地更容易,绕过山脊比攀爬容易,而在寒落山脉,他们只能选择后者!“血之墙”(海瑟薇之墙)有两千尺高,他提醒自己。如果再一直往北,迟早还会撞见它——而他们确实在往北走,即使哈伦与安迪尔不知道,但他却非常确定。白天可以根据太阳辨别方向,晴朗的晚上,则可以追随巨龙星的尾巴,但森林的夜晚太过黑暗,还下着大雪,根本就看不到星星!“我们一定是到了很北的地方,一定是的。”他不确定的是,他们向西或向东偏离了多远。

    “血之墙真的有两千尺那么高吗”哈伦问道。

    “也许更高!”安迪尔试图让气氛愉快一些,“高的让我们看不见藏在后面的一切!那道墙完全由坚冰筑成,谁也说不出它是什么人筑造的。”

    “有多厚呢?没人去过墙的另一边吗?”哈伦追问道。

    “有,但都死了!”索尔加续道:“十几年前,霜牙部族的巡逻队,曾经试图凿穿冰墙!他们在冰墙上凿开了一条隧道,但进入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而那个隧道口,也随之消失了!”

    “说不定,墙后藏着数不胜数的财宝!”安迪尔摘下手套,在火焰旁活动手指——他很快后悔起自己的举动,它们本来就冻得麻木了,随着篝火带来的温暖,才慢慢地恢复知觉!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哭出来。“也许。。。不是财宝”他继续说话,以便将注意力从指头的疼痛中转移,“是那些失落的神兵利器!或者是龙骨,又或者是地狱的魔鬼!”

    “龙骨!亏你想的出来!”索加尔将斗篷披在肩上,笑出了声。

    哈伦坐在两个庞然大物的身旁,一边捋平皱起的熊皮手套,一边说道:“小时候,父亲大人(哈勃)常跟我说起关于“血之墙”的传说!”

    “胆小鬼!你要知道,传说。。。。都是骗人的!”索尔加信誓旦旦地说道:“只有傻子才会相信那些毫无根据的传说!”

    哈伦想了一会儿,“那时候,每当我不肯上床睡觉时,老奶妈总会唱那首“伊莎贝尔”的恐怖歌谣,我唱给你们听听!”他清清嗓子,准备轻唱。

    安迪尔望向哈伦,喊道“你要唱,就对着你的妹妹们去唱,不要对着我们。”

    “闭嘴!”索尔加感到浑身不适!他觉得在这荒无人烟,阴森寒冷的林地间唱“伊莎贝尔”,无疑会增加他们内心的恐惧,而恐惧会束缚他们仅存的勇气,让他们寸步难行。

    哈伦低着头,卷缩在一边,不再说话了。他第一次看到两个巨汉这般的恐惧,显然,他们也是听过“伊莎贝尔”的传说的!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