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死里逃生

    “该吃点东西了,只是咬两口也好。至少不会活活饿死!”安迪尔从包袱内取出半截木头般僵硬的香肠,用切肉的生铁匕首给哈伦与索尔加两人各切下薄薄的几片。他的手指一使劲就会疼,但他太饿了,因此坚持了下来。

    索尔加发现,只要嚼的时间够长,这些肉片就会变软,味道也相当不错,毕竟那是北风堡的军团厨师用特质的香料腌制而成的。

    吃完之后,哈伦的肚子依然咕咕直叫!饥肠辘辘的他,恨不得将自己的内脏都全部塞进胃里!

    他朝着两人说了声抱歉,接着走出茅屋,想到四周的林地中去看看,有没有倒霉的野兔或者是高地山羊正巧经过。

    刺骨的寒风从北方吹来,哈伦从阴影重重的雪地上走过,头顶的叶子朝他瑟瑟作响!雪依然未停,他不得不拉紧兜帽!

    走了一小段距离后,哈伦觉得双腿又开始麻木,他低下头,只见靴子上的残雪已经冻结成冰!他回过身,望着身后一颗颗被大雪覆盖的黑松树,心想:“这里除了满地的积雪外,一片荒芜,还是回屋里去吧!再走下去,万一碰上了什么不该碰上的东西,,,”他越想越怕,怕到即使套着锁甲和厚厚的外衣,依然能感觉心跳正在加快,:“即使我真的发生意外,安迪尔和索尔加也会继续走下去。他们都很勇敢,不像我。我在想什么?我必须得活着回到北风堡,别的都不重要,一点都不重要。”

    哈伦回到茅屋子中,往火中添了几块新柴,然后脱下沉重的斗篷,蹲坐在安迪尔与索尔加中间!

    两个庞大的身躯,让胆小鬼有了些许安全感。他想起很久以前,在灰古城,跟两个妹妹同睡一张大床。父亲哈勃认为这会让他像女孩—样软弱,于是终止了这种情形。然而独自睡在冰冷的房间,也没让他变得坚强勇敢!他不知道如果现在见到父亲,会怎么评价他。

    安迪尔与索尔加眯着双眼,喘着粗气,半睡半醒地围坐在火堆旁打着瞌睡!

    哈伦侧躺在两人中间,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境!他梦见自己回到了灰古城,而父亲哈勃却已不在了!军机大臣的城堡成了他的城堡。安迪尔与索尔加跟他一起,只是穿的衣服颜色鲜艳,并非黑灰色。他坐在高桌前,宴请所有人,还用父亲的巨剑“晶之刃”切下片片烤肉!宴桌上还有蛋糕,有蜂蜜雪浆酒,有歌唱,有舞蹈,每个人都很暖和。宴会结束后,他上楼睡觉,不是走向自己的卧室,而是跟妹妹们—起待过的那个房间。只不过在那张柔软宽大的床上等待他的不是妹妹们,而是一个诡异的陌生女人,披头散发,穿着一件血红色的丝质长裙!

    哈伦突然醒来,又冷又怕。火堆烧尽,只剩暗红余烬。空气冻结,感觉奇寒无比。角落里,上蹿下跳的老鼠发出吱吱的叫声!

    哈伦摇摇晃晃地坐起,苍白的喘息从嘴里喷出。茅屋内充满了重重黑影,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上,寒毛直竖。“没什么!”他告诉自己“只是冷而已”。

    这时,门边有个阴影开始晃动,越来越近,一个巨大的阴影!

    这仍是梦,哈伦祈祷着,“我仍在睡觉,仍在做噩梦。他(阴影)死了,他死了,我看到他死了。“

    巨大的阴影在门梁前弯腰,之后,进入茅屋内,朝着三人蹒跚着走去,脚下还带着阴暗的火光。

    “快起来!”哈伦顷刻间吓得脸色惨白,尿了裤子,温热的水沿大腿流淌而下!他哭着大喊道,“快起来啊!”

    阴影越来越近,轮廓也渐渐变的清晰!像炭一样黑的四肢,**一样苍白的脸,死气沉沉的眼眶中闪着冰冷的红色光芒,冰霜染白了它的胡子,嘴上露出两颗长长的獠牙,左侧的肩膀上停着三只乌鸦,正在啄它的脸颊,啃食着白色的死肉。

    安迪尔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眼前的怪物后,害怕地喊出了声“伟大的风神啊,,,这是什么?”他颤抖着用两只巨手撑住地面,竭尽全力地站起身来“索尔加,,,索尔加。。。。。。。!”

    哈伦与安迪尔的喊叫声,将索尔加从睡梦中惊醒!

    “天啊,,,这是。。。!”索尔加吓得整张脸都扭曲的变了形,“嗜血恶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茅屋内的这个怪物和大学士希尔林描述过的嗜血恶魔一模一样,腐烂的尸体,獠牙,还有红色的眼睛!大学士的模样立刻在他脑海中浮现,他说过,自己也是从古书上看到的,并没有亲眼见过!更让他不安的是,嗜血恶魔只是“伊莎贝尔”传说中——最低级的恶魔!

    “走开,”哈伦留着眼泪,嘶喊,“我们不需要你。”

    索尔加,你有大剑!砍它。。。”安迪尔从包袱中慌乱地摸着那柄北风堡领主给他的玄铁匕首,谁知道,越慌越乱,竟将切肉的铁匕首摸了出来。

    “我有大剑,对,我有大剑。”索尔加连滚带爬地冲向墙边,去取那柄巨剑!他双手握紧了十字剑柄,远离火堆,远离哈伦与安迪尔。他知道,他们既没有武器,也无法逃走,因为恶魔挡在了门口!

    “琉大人(暗影骑士)!”哈伦想让自己听上去勇敢一些,但话一出口却成了尖叫,“琉大人!我是哈伦,胖子哈伦,胆小鬼哈伦,您不止一次的救过我。我无法再走的时候,您拥抱我,没有别人能做到,只有您。。。。。。救救我们!琉大人。。。”哈伦往后退开,抽噎不休。他觉得自己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胆小鬼。“别伤害我们,求求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们”

    安迪尔在硬泥地上挣扎着后退,将匕首举在面前,呼吸声异常厚重,活像铁匠铺的风箱!可能是因为他穿的太多,身躯也显得比索尔加更加庞大,所以恶魔死死地盯着他,肩膀上的乌鸦从它残破苍白的脸颊上扯下一大块肉。。

    :“喂!”索尔加见状后,心惊肉跳地朝着恶魔,大喊。“风神。。请赐予我勇气!”他无助地祈祷,“就这一次,给我一点点勇气。让我杀了它,若是不行,至少让他们(安迪尔与哈伦)逃走!”

    恶魔并未理睬,继续向安迪尔逼近!

    安迪尔步履沉重,向后退却,直到后背抵住了粗糙的木墙。他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匕首,以求拿得更稳。

    胆小鬼哈伦双手抱头,蹲缩在墙边,“月神,,,风神。。。救救我们。。。”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