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雷神之剑

    “喂!这里。。。”索尔加用巨剑猛烈地敲击着地面!

    这次,恶魔转身了,但它看起来并不怕巨剑,也许它压根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它朝着索尔加走去,步伐异常地缓慢。

    哈伦趴在了地上,试图趁机朝门口爬去!

    腐尸般阴寒血腥的恶臭味在茅屋内不断地蔓延!

    索尔加咬紧了牙齿,举起大剑,朝着恶魔发起了冲锋!巨剑划过冰冷的空气,砍向恶魔的头颅!

    恶魔肩上的三只乌鸦尖叫着飞入空中!它举起乌黑腐烂的左手,硬生生地捏住了大剑的的边缘处。。。。缓缓地收紧手指,之后,用力一捏,大剑瞬间断裂传出了一阵刺耳的金属碎裂声!

    索尔加绝望地握着断剑,声嘶力竭地朝着安迪尔与哈伦喊道。“快跑!快跑啊。。。”此刻,他才明白,他们根本不是这只恶魔的对手他鼓起最后的勇气,将断剑再次砍向恶魔。

    “你活着的时候,也是雪熊部族的战士吗?啊。。去死。。。。。”

    断剑砍进了恶魔的右肩,但它没有一丝一毫的疼痛感!索尔加抽出断剑,漆黑的双手顷刻间卡住了他的下巴,将他离地举起,残剑也随之掉落。

    烂到见骨的黑手指冰冷灼人,它们深深地掐入了索尔加柔软的皮肉中。“快跑,哈伦,安迪尔,快跑。。。。。。。”他想高喊,却只能出阵阵哽咽。黑色的指头无情地收紧,开始扭转。

    “他打算扭断我的脖子吗?”索尔加绝望地想。他觉得自己的喉咙像结了冰,肺里却像着了火。他徒劳地捶打、拽拉恶魔的手腕,狠狠地踢它的下体,毫无作用!眼前的世界在他的瞳孔中缩小成了两点血红色的星星、一阵可怕而强烈的疼痛,以及地狱般残酷的寒冷!他拼命地扭动挣扎。。。。之后,无力地停止了呼吸,低下了头!

    “索尔加死了!他死了,,,”胆小鬼哈伦跪倒在地,哭的连眼泪都结了冰。

    安迪尔知道自己没时间去思考、祈祷,或是害怕,如果不奋力一搏,索尔加就是他的下场。他迈开大步朝着恶魔冲去,将匕首插入它的后背。恶魔还是高高地举着索尔加,根本没察觉到他过来。

    “去死。。。”安迪尔边捅刺边嘶喊,“去死。。。去死啊!”他不停地剌,不停地喊,一遍又一遍,手中的匕首在腐烂的后背上划开一道道大口子。当匕首触碰到恶魔的后肋骨时,瞬间碎裂开来,金属碎片四处飞散。

    嗜血恶魔任由安迪尔在身后疯狂的捅刺,毫不在意。它双手高举着索尔加,见他一动不动,便完全失去了兴趣,之后松开双手,庞大身躯重重地落到了硬泥地上,击起了一阵灰尘!

    恶魔转过身,安迪尔果断地扔掉了手中无用的刀柄,迅速朝着自己的包袱跑去!他要去拿那柄黑色的玄铁匕首,也就是北风堡领主——扎哈伯!给他的匕首,

    “伊莎贝尔。。。伊莎贝尔。。。”嗜血恶魔一边朝着安迪尔走去,一边发出了一阵阴森恐怖的低吟。

    惊慌失措的安迪尔将包袱中所有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墨水,鹅毛笔,号角。羊皮纸,还有那半根香肠散落了一地!他终于看到了那柄黑色匕首,急忙拾起,之后,朝着恶魔正面冲去!

    安迪尔盲目地戳向恶魔的肚子,不料刀尖仅擦过它腰间的铁环,而由于用力过猛,整个匕首都旋转着飞了出去。如黑碳般的巨手顷刻间捏住了他的脖子。

    胆小鬼哈伦跪在原地,一边哭泣,一边瑟瑟发抖!

    “啊。。。。。”安迪尔撕心裂肺地怒吼了一声。

    突然的变化,让行动迟缓的恶魔,踉跄往后退了一步,接着。。活人和死人一起跌倒。冲击之下,黑色巨手从安迪尔的喉咙松开!在冰冷的黑指头回来之前,他得以快速吸进一口气。

    血的味道充满嘴巴。安迪尔转动脖子,寻找匕首,却只看到一抹暗橙色的光亮。火!虽然只剩焰灰余烬。。。但。。。

    黑指头又一次握住了安迪尔的喉咙!他感觉自己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他拖着恶魔奋力地向侧面挣扎着,扭动着,,,胳膊在泥地上挥舞、摸索、探寻、拨散灰烬!

    终于,他摸到一件滚烫的东西。。。一块烧焦的木炭,焦黑中闪动暗淡的红与橙。。。他用手指握起,铆足了全身的力气,塞进了恶魔的嘴里,只听到牙齿碎裂的声音,,,,

    尽管如此,恶魔的抓握并没放松。安迪尔最后想到的是爱他的母亲和被他辜负的父亲。屋顶在四周旋转,一丝漆黑的烟雾从恶魔碎裂的牙齿间飘出。然后,它的脸着了火,抓住安迪尔喉咙的巨手也随之松开。

    安迪尔大口吸气,虚弱地滚向一旁。

    恶魔在燃烧,下巴下白色的血肉被烧的焦黑,冰霜从胡子上滴落!

    胆小鬼哈伦趁机爬到门口,空气异常的寒冷,连呼吸都会觉得疼痛!但他觉得只要能逃走,就算是疼痛也是美妙的。他回头望着奄奄一息的安迪尔和全身覆盖着火焰的嗜血恶魔,“我不想死,我要活!安迪尔,索尔加,对不起,我不想死。。。不想。。我怕死!原谅我。。。”他爬起身,竭尽全力跑向屋外!

    “不能停下来,只要还有一点力气,不能停!。。不!哪怕是没有力气,也不能停!”当跑出一段距离后,哈伦回头望去,只见茅草屋的四周全都是恶魔,十几个。。二十几个,甚至更多。。。有蛮族,也有人族,有些曾是自由联军的战士,它们仍然穿着兽皮甲。。。但更多的是帝**团的弟兄。其中一个恶魔看起来很像自称“左手剑士”的艾斯林,但由于少了半个脑袋,他无法确定。他看到它们正在撕裂可怜的安迪尔,正用血淋淋的手他把肠子扯出来,他的肚子上升起苍白的蒸汽。

    胆小鬼哈伦的脸色犹如凝固的雪浆酒,眼睛瞪得像盘子那么大,整个人都僵持在了雪地中,像“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之后,抽泣着呜咽了一声,“它们到底从哪来?”

    “从哪来?”一只乌鸦落在他的左肩,“从哪来。。。从哪来”它拍打着翅膀,跟哈伦一起尖叫。他听见树枝上暗红的树叶阵阵婆娑,仿佛在用他听不懂的语言互相低诉。

    寒风涌动,周围的树木全部呻吟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顷刻间,上千只黑色的秃鹫停在了一棵棵苍白如骨的黑松树上!它们在树叶间向着茅草屋的方向张望,接着张口嘶鸣,展开黑色羽翼,尖叫拍翅!一团愤怒的黑云,向几十只恶魔袭去。它们围着一只只恶魔的脸,啄它们的血红色眼睛!

    哈伦看到十几只秃鹫像斗篷一样盖住了艾斯利,从他碎裂的脑壳里叼出团团东西。

    秃鹫的数量太多,胆小鬼抬头,都看不见夜空。

    “快跑!”肩膀上的乌鸦开口了,“快跑!快跑。。。”

    胆小鬼开始奔跑,阵阵白雾从他的嘴里喷出。在他的身后,恶魔们在黑翼和利喙的攻击下东倒西歪,带着诡异的沉默倒下,没有呼叫与呻吟。

    所有的秃鹫只攻击恶魔,不理会哈伦。

    “兄弟,这边!”喊声穿透黑夜,穿透上千只秃鹫的嘶鸣。远处的树丛下,一个帝国战士(人族),骑着枣红色的战马,朝着胆小鬼喊道!他从头到脚包裹在银灰色的华丽铠甲中,背上的黑色斗篷被风吹的向后扬起,四角钢盔掩盖了他的面容!战马在他的胯下不停地呼啸着,两只前蹄在冰冷的空气中挥舞!

    “北风堡的战马!”此刻,哈伦看到不是战马,而是活下去的希望,唯一的希望!他拖着肥胖的身躯,跌跌撞撞地向战马跑去!“我能活下去了。。。。伟大的风神。。月神。。琉大人。。。凤大人。。。谢谢。。。。。。。。”

    “来!”银甲战士边说,边伸出戴着锁链手套的手,将哈伦拉到了身后!

    “谢谢。”哈伦喘着气说道。当他爬上马背,激动地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他看到了银甲战士斗篷上忽隐忽现的“烈火巨蛇”!他很清楚——那是枫林城领主的家族徽记,在整个北方大陆,只有一位极其强大的剑士是从枫林城来的!他不敢确定,于是低下头,当看到银甲战士腰间那柄如蓝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长剑时,心中所有的恐惧瞬间消散在了冰冷的寒风中,眼眶中的泪水也戛然而止!

    “谢谢您!。。。。。。夕寒大人!(雷神之剑)”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