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大学士

    漆黑的夜空渐渐转变成暗灰色,雪花依旧随着凛冽的寒风肆意飞舞!

    “只剩下你一个吗?”

    “是的大人!安迪尔,索尔加,艾斯林。。。还有其他的弟兄!他们都死了。”

    “别哭了,胖子!至少你还活着。。。。懂吗?活着。。。。”

    “夕寒大人,您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正巧路过!胖子,你的命真大!我这一路过来,见到太多的死人了!你是唯一一个还能和我说话的!”

    战马筋疲力尽,但夕寒(雷神之剑)无法让它休息。

    “我必须尽快将后面那个家伙,送到影子塔楼(北风堡的哨兵塔),然后前往北风堡,将这些骇人听闻的消息(嗜血恶魔)告诉大学士——亚尔林!“夕寒不断地告诉自己,必须要快。。快。。。快。。

    “夕寒大人,我太饿了。。。不行了!”耳边传来哈伦虚弱的呻吟!

    “坚持处。。。不能睡!”

    战马儿登上山坡,夕寒看到了山下的大道,厚厚的积雪上布满了车辙,向南延伸。他欣慰地扭过脖子,“坚持住,快到了。”他觉得双腿变得像木头一样僵硬,而发烧令他昏昏沉沉,以至于好几次差点弄错了方向。他想象着那几张老面孔在塔楼底层的大厅里喝温酒的景象。艾布照料水壶,诺伊锻炉打铁,塔楼的指挥官——基尔特!坐在石阶上,还有葛文、艾迪、戴西……夕寒祈祷有人都能平安无事。他忍不住想起了被哥哥(枫林城领主——夕然)处死的妻子——哈特蕊,想起她头发的香味,身体的温暖。。还有她割破老奶妈喉咙时的表情,与军团长(枫林城帝**团)——吉克尔!偷情时的表情,被砍下头颅时的表情!你不该爱她,一个声音轻声说。你不该离开她,另一个声音坚持。他不知道哥哥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处死哈特蕊的,是否也会左右为难。哈特蕊不但挥霍无度,还怂恿他贩卖奴隶,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她还有别的男人!

    夕寒只顾着回忆,差点骑过了裂风村,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裂凤村大部分都藏于地下,地面上只有几栋简陋的小屋和马厩。ji院是个跟厕所差不多大的小房间,酒红色的灯笼在风中吱嘎作响,如黑暗中窥视的充血眼球。

    夕寒在马厩前下马,在他侧身跳下马背的那一刻,身后的哈伦跌落倒地!他立即搀扶起面色惨白的哈伦,朝着马厩边的两个蛮族男孩喊道:“我需要一匹精力旺盛的战马,鞍绳全备!”他用不容争辩的语气告诉他们。两人手忙脚乱地为他们准备好了坐骑,还弄来两袋雪浆酒、三根白面包。

    夕寒摘下四角钢盔,一头凌乱的黑色天然卷发,立刻被风吹的东倒西歪!他深吸了一口气,感叹“啊。。。总算有酒喝了!”

    胆小鬼哈伦抓起面包,狼吞虎咽!他一边用力咀嚼着,一边说道“夕寒大人,必须让他们(村民)离开!那些东西随时会到这来!”

    “叫醒村民,”夕寒朝着两名蛮族男孩喊道,“警告他们,马上收拾东西,去北风堡。山林里有恶魔!”

    “恶魔?大人,您真幽默!”其中一名男孩笑道。

    “就算真的有,父亲也会把它们打的稀巴烂!”另一名较矮的男孩补充道。

    “听着,我是枫林城的“雷神之剑”——夕寒!去告诉所有人,让他们马上离开!”他脸色骤变,拔出了腰间那柄近乎透明的蓝色龙舞剑,厉声吼道:“快!”

    “这就是父亲常说的。。。雷神之剑。。。好漂亮啊!”两名男孩目瞪口呆地望着夕寒手中的龙舞剑,只见细长的剑身上布满了一道道别致的菱形雕文,剑柄上覆盖着一层精巧的深蓝色鳞片,整把剑犹如华丽的蓝水晶一般,荧光闪烁!

    “快去啊!”哈伦用塞满了面包的嘴,催促道。

    两名男孩回过神之后,拼命地朝着村子里跑去。

    夕寒猛的喝了一口雪浆酒,之后,戴上钢盔,咬紧了牙关,翻上战马,朝着胆小鬼哈伦喊道:“胖子,到影子塔楼再吃吧!我们没时间了!”

    哈伦右手抓着啃了一大半的白面包,左手拉起兜帽,爬上了两名男孩为他们准备的黑马,跟着夕寒,朝着南边奋力骑去。

    东方天际的阴云渐渐隐去,下了整整十天的大雪终于停了!一座高耸的塔楼出现在夕寒眼前,耸立于树木与晨雾之上。白色的月光在冰面上闪烁。他催马沿着泥泞湿滑的道路前进,直到看见熟悉的巨石围墙!

    围墙内,马厩,木屋,操练场,石砌高塔如残破的玩具般散布在雪地中。初曙照耀,影子塔楼闪耀着粉紫色的光彩。

    两人骑过外围木墙时,没有岗哨盘问,无人上前阻拦。影子塔楼看起来和峭壁塔楼一样荒芜,巨石的裂缝间长出脆弱的褐色杂草,顶部覆盖着积雪!夕寒来到北风堡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塔楼左侧的烟囱有烟,一小缕,在灰色的天空中几乎看不到痕迹,但对夕寒和哈伦而言,已经足够。夕寒跳下战马,哈伦紧跟其后。当走到塔楼入口时,热气从打开的门里涌出,犹如阳光一样的温暖。大厅内,独臂的铁匠——伊诺(蛮族战士)正鼓动风箱扇火,听见脚步声,便抬起头来,“夕寒,,,大人!”

    “是的!”经历了寒冷,疲惫、饥饿,嗜血恶魔、经历了这一切,夕寒还是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回家的感觉真好。看到伊诺的大肚子和挽起的衣袖,看到他长满黑胡茬的下巴,感觉真好。可惜,待不了多久又要置身于风雪之中。

    铁匠松开风箱,“你身后的是。。。”

    他几乎忘了身后的哈伦。“半路上遇到的帝国战士——哈罗!”

    “不!不!不!大人,我叫哈伦!”胆小鬼立刻上前,纠正道。

    伊诺皱起眉头。“昨天,北风堡传来渡鸦,说夜巡队失踪了整整十天十夜!你。。。是其中一个吗?”

    哈伦抓住木门,以保持站立。“是的!大人!”

    “三天前,收到峭壁塔楼的渡鸦,”伊诺注视着哈伦,“情报上说,所有战士全部阵亡,除了三个夜巡队的临阵脱逃!你也是其中一个吗”

    “是的,”哈伦羞愧地低下了头承认道,他此刻才知道,原来收到放飞渡鸦命令的不止他一个,还有别人!

    “那我该不该拔剑,杀了你呢逃兵!”铁匠起身,问道。

    “不。我是奉命行事,军团长——阿尔奇!命令我,只需要放出情报,不需要参加战斗!不信的话,您可以放出渡鸦去问他!”胆小鬼急忙解释道。

    “基尔特(影子塔楼指挥官)呢?出去巡逻了吗?”夕寒右手摘下钢盔,左手抓了抓头发说道,。

    “一个星期前,他就带着所有的兄弟去追铺自由联军了!这座塔楼现在只剩下十五人!”铁匠回道。

    “还没消息吗?”夕寒追问道。

    “三天前传回过情报!他说那些该死的家伙令他们不得宁息!他们一会儿在巨石峭壁附近的石墙上攀爬,一会儿又砸北卫塔楼的窗户,甚至在雪松林里集结部队。。。然而每当基尔特带着兄弟们出现时,他门就立刻逃跑,第二天又到别的地方重新活动。”

    夕寒咽下一声呻吟。“这是假象。罗柏(自由联军首领)的真实目的是要分散我们的力量,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夕寒续道:“这次我去星辰堡(自由联军的城堡),罗柏很明确地告诉我,他要集中所有兵力攻打龙桥镇!”

    伊诺,“你说服他放弃了吗?”

    “我不知道!但该说的我都说了。。。。”夕寒长叹了一口气,接着,神色凝重地望着铁匠:“你们得离开这,伊诺,接下来我要说的东西,你会觉得很疯狂,但请你务必相信我!”

    铁匠看到帝国的顶尖剑士——“雷神之剑”如此严肃,也变得不安起来“什么东西?”

    “嗜血恶魔!大批的嗜血恶魔。。。有几百个。。。可能还不止。。。它们都在雪山的树林里。。。我回来的路上杀了十几个,,,可杀死之后,马上会有更多的恶魔出现。。。。北边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夕寒右手握紧了腰间的剑柄,咬紧了牙齿说道。

    “我们蛮族对恶魔向来都是一无所知!也从来没人见过!”铁匠先是迟疑,接着脸色发青:“你得马上去北风堡,去找亚尔林大学士!只有他能告诉你,碰上的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要不是为了这个胖子(哈伦),我现在已经在去北风堡的路上了!等他(哈伦)恢复体力后,你们就尽快撤离!现在只有北风堡暂时是安全的,那里有帝**团十五万的驻军!”

    胆小鬼哈伦静静地聆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他感觉眼前的一切全都变成了渗人的血红色,“雷神之剑”——夕寒,“独臂铁匠”——伊诺,大厅四周的巨石灰墙,。。。。他迟钝地低下头,双眼慢慢地闭上,倒向木门。

    夕寒听到身后“咚”的一声,胆小鬼倒在了石地上,一动不动!

    伊诺虽然只有一条胳膊,但肌肉壮实,而且他是蛮族战士,力气远比人族要大的多!他大步上前,将手臂伸到哈伦的腋下。“他的脸色苍白得跟牛奶一样,而且身体烧得滚烫。我得带他去楼上见戴西师傅。”他半拖半架地将哈伦弄到了石阶处,然后回过头:“北风堡离这有七天的路程,快出发吧!”

    “基尔特那边?”夕寒边带上钢盔,边问道。

    “放心吧!我会放渡鸦通知他的!”铁匠回道。

    夕寒走到墙边,从桌上取下了一袋白面包,转身朝着大木门外走去!

    “保重!”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