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龙骨

    夕寒再度梦见那三位披着雪白斗篷的剑士,那座倾塌已久的塔楼,以及生平遇到过的最强对手——“暴君之剑”。

    在梦中他与从前的战友并肩而行:骄傲的乔里,忠心耿耿的奥尔本,为人谦厚的洛佛,还有轻声细语、心地善良的莱斯!他们的面容,对夕寒来说,曾如自己的脸庞一般熟悉。但岁月犹如水蛭,渐渐吸走了人们的记忆,即使是他一度发誓绝不忘记的那部分,也不例外。在梦里他们只剩幻影,宛如灰色的幽灵,骑在浓雾聚成的马上。

    他们一行五人,对方则是三个。梦中如此,当年亦然。但这三人绝非平庸之辈。他们静待于峭壁下的高塔前,身后是的赤红峰峦,肩上的雪白披风在风中飞舞。在梦中,这三人并非幻影,

    他们的面容深深烙印,至今依旧清晰。“暴君之剑”提利尔嘴角挂着一抹哀伤的微笑,巨剑“寒冰”斜出右肩。“白骨之剑”——奥斯威!(原血骑四剑)单膝跪地,正拿着磨刀石霍霍磨剑,那顶白色瓷釉的头盔上,雕刻着象征荣耀的双十字剑。站在两人之间的是年迈的“夜莺之剑”——杰洛塔(原血骑四剑士之首)。

    “塔楼中的人我必须要带走!”夕寒对他们说。

    “你有这个本事吗?”杰洛塔冷冷地回道。

    “血骑四剑,奉命保护洛寒殿下!”奥斯威道。

    “月龙城沦陷之时,夕然领主用他的黄金宝剑杀死叛军的指挥官——戴林!那个时候,你们没出现,现在却又要来保护这个试图篡夺王位的皇子!”

    “那时候,我们在灰古城。”杰洛塔道,“洛萨国王命令我们,务必保护二皇子的安全。”

    “他杀死了夕云!”夕寒告诉他们,“当城中的重臣都下跪宣誓效忠他(洛寒)的时候,只有我的兄弟(夕云)誓死不降!结果换来了什么。。。这个人枫林城必须要带走!”

    “你觉得你们有胜算吗?”提利尔道。

    “即使没有胜算,我也宁可拼死一战,哪怕是死在你们的剑下!”

    “二王子(夕寒),勇气可嘉。”杰洛塔说。

    “你们五个一起上吧”!”提利尔说道,“我一人出战即可!”

    “还是我来吧,若是你们赢了!人就带走。。”奥斯威说着戴上头盔。

    “我们发过誓。”杰洛塔喊道:“即使他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也不能轻易承诺。”。

    “枫林城从不占人便宜,动手吧!”夕寒的战友们与他并肩上前,手握长剑。准备以五对三。

    “一切就从这里开始吧。”奥斯威抽出长剑,双手高举,剑身苍白宛如乳白琉璃,在曙光的照耀下映射出阵阵寒光。

    “不对,”夕寒哀伤地说,“一切将在这里结束。我会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当钢铁与幻影冲杀成一团,他听见了弟弟夕云的尖叫。“夕寒,,,救我”他喊。一阵鲜血犹如暴风,吹过苍穹长空。

    “夕寒。”夕云又叫。

    “弟弟!”他回道,“弟弟。。。。”

    “夕寒”有人从暗处也说了这句话。

    雷神之剑呻吟着睁开双眼。月光从学士塔的高窗穿透进来。

    “师傅,,,”床边站了个影子。

    “我睡了多久了?”床单乱成一团,夕寒只觉得自己全身无力,双腿隐隐抽痛。

    “两天三夜!”那是亚尔林的声音。大学士拿起杯子送到夕寒唇边。“喝吧。”

    “这是。。。?”

    “只是红松茶而已。医师们说您醒来会渴。”

    夕寒的嘴唇干裂,苦涩的红松茶,此刻如同蜂蜜般甜美。

    “领主大人下过命令,”杯子见底后,小萝拉告诉他。“他想跟您好好聊聊。”

    “明天再说吧,”夕寒道,“等我体力好点再说。”这会儿他无法面对任何盘问。刚才的那个梦又吸走了他仅存的力量,让他软弱得像只老鼠。

    “师傅,”小萝拉弯腰,轻声说道,“领主大人要我们等您一睁眼,就带您去见他。”

    夕寒轻声咒骂。扎伯尔向来很没耐性。“跟他说我还太虚弱,没办法过去。如果他坚持要跟我谈谈,我很愿意在这张蛮族的大床上接待他。我希望你别把他从美梦中吵醒!顺便给我准备好羊皮纸,墨水。。。。”他正要说“给影子塔楼捎封信”却想起了那张沾满了血迹的情报,泪水夺眶而出,浸湿了他的脸庞。

    “我昏迷了两天三夜。”夕寒望着大学士,“现在,其他塔楼的的形式如何?”

    “军机处已经放出渡鸦,北边的十二座哨塔都会紧急撤离!”大学士告诉他,“为了避免引起城民恐慌,领主大人已经下令封锁情报,若是恶魔来袭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北风堡就会不战自溃!”

    “他做得很好。”夕寒赞许道。“有没有通知月龙城和枫林城?”

    “还没有!”大学士迟疑了一下。“您也知道,领主大人的性子很烈!影子塔楼出事之后,他的脾气越发暴躁了!他说——让他们都去死!”

    “都去死吗?”夕寒道,“大人,您应该知道,死的人越多,它们(嗜血恶魔)就越强大!”

    “放心吧,那些东西进不了北风堡。甚至跨不过“灰色绝壁“”亚尔林续道,“我拿性命向你担保。”

    “那个哈伦、、、、”

    “他是哈勃大人(灰古城军机大臣)的儿子!出了这样的事,就算是放出渡鸦,也于事无补!那个小子虽然胆小,但性情温和,待人也真诚,哎。。。太可惜了。。。。”大学士叹道。

    “希望不要再有人死。那些东西跟书中记载的一样。。。”夕寒正说着,小萝拉回来了。她跑到床边,小声说道“师傅,领主大人在外面,领主夫人也跟他一起。”

    夕寒擦去眼角的泪滴,撑着床面坐起,他咬紧牙关努力地使双腿恢复知觉,几次试图下地,但都失败了!他没想到领主夫人——埃利亚(蛮族)也会来。“请他们进来!”

    “我也出去吧,在这里你们说话不方便!”大学士转身和小萝拉一起走出了卧室。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