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托琳儿

    扎伯尔花了点心思打扮。他穿着黑色山羊绒上衣,胸前用金线绣着家族的徽章的冰原巨熊,肩上还披着暗金格子斗篷。他手里拿了瓶雪浆酒,喝得满脸通红。埃利亚跟在他身后,头上带着龙骨桂冠。

    “领主大人!”夕寒道,“请您原谅,恕我无法起身。”

    “没关系。”扎伯尔粗声道,“要不要喝两口?龙桥镇的好酒!”

    “一小杯就好,”夕寒说,“我喝了绿松茶,头还昏昏沉沉的。”

    “能活着回来比什么都重要!你要不是这么不识抬举,也不会弄成这样!”埃利亚表示。

    “臭女人,给我安静点。”扎伯尔斥道。他端给夕寒一杯酒。“亚尔林说你见过恶魔了?他们有我这么壮吗?”

    “疯狗!”夕寒忍不住笑骂道。他虽然头晕目眩,却不愿在领主面前自承虚弱。

    “医师为你检查过身体了,完好无缺,放心吧!”北境之王笑道,“等你恢复以后,给你找两个人族的漂亮姑娘如何?”

    “扎伯尔,你必须尽快通知月龙城和枫林城!”夕寒啜了一小口酒。“那些东西(嗜血恶魔)可能不止只有这儿有,无尽枫林,幽暗森林,红衫林。。。。除了迷雾森林外的所有林地,,,它们都有可能出现。”

    “我不高兴。”扎伯尔咕哝道。

    “你凭什么对领主发号施令?”埃利亚质问,“你以为你什么东西?”

    “我是枫林城的二王子”夕寒冰冷地回敬,“还是您丈夫的兄弟!”

    “你曾经是!”埃利亚不依不饶,“现在。。。”

    “安静!”北境之王咆哮道,“夕寒是我的兄弟。”埃利亚冷冷地退开,满脸怒容。

    “夕然那个混蛋将你驱逐出境!你还要通知枫林城,是不是有病!”扎伯尔转向夕寒,巨大的影子覆盖了整张大床:“月龙城的新王,残暴不忍,不许蛮族的商船靠近御龙湾,不许蛮族进入月龙城,这个你知道吗?两个星期前,埃奇(埃利亚的弟弟)带着三十三名蛮族战士进入红杉林,全部惨死!这个你又知道吗?”

    “是三十四个,”领主夫人纠正道,“失踪的埃克斯,已经找到了!他死在疾风之剑——菲克的剑下!”

    “先是不准蛮族进入月龙城!”北境之王说道,“现在变成了格杀勿论!”

    “扎伯尔,对不起!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但你必须去通知他们,,,”

    “不可能!除非那个小国王亲手砍下菲克的头颅,送到北风堡来!不然就让他们全都去死。。。。”

    “埃利亚,你弟弟的事,确定是菲克干的吗?”夕寒将目光转向领主夫人。“我记得他是血骑四剑士,如果真的是凶手,我会赶到月龙城,斩下他的头颅,为死去的蛮族战士讨回公道。”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埃利亚叙述道,“菲克的徒弟杀死了国王洛萨,而他又深夜潜入金堡,试图杀死皇后,,,”

    “情报来源呢?”夕寒道,“是谁告诉你的!”

    “是执法官——伊恩!的亲笔信!”扎伯尔道,“他说菲克在行刺未遂后,连夜逃离了月龙城,而那段时间,恰巧是埃奇他们遇害的时间!”

    “只是时间凑巧,并不能证明谁就是凶手!领主大人,你是三岁小孩吗?这点常识,,,还要。。”夕寒边说边看领主夫人,可她像是戴着面具,苍白而冷静,不露出任何情绪。

    北境之王涨红了脸。“他女马的不管凶手是谁?反正是月龙城的人!”

    “亡者大军就要来了!你居然还在这跟我耍脾气,!”夕寒难以置信地说。他的头痛的厉害,使他按捺不住怒气。“还记得你的那个小情人——卡丝丽吗?非要我逼你吗?”

    北境之王瞄了埃利亚一眼。“这些事给领主夫人听见不好!”

    “只怕不管我说什么,领主大人和夫人都不会爱听。”夕寒说道,“如果你真的不愿意,就让我亲自骑马去通知他们吧!”

    扎伯尔晃着杯中酒,沉思半晌,最后灌了一大口。“不行,你也不许去”他说,“我他女马就是要他们全去死!”

    “这就是你所谓的公平吗?”夕寒怒道,“如果是的话,那我真庆幸没来北风堡辅佐你。”

    埃利亚看看她丈夫。“以前要是有人敢用这种口气对雪熊部族的首领说话。。。”

    “你当我是暴君吗?”扎伯尔打断了她的话。

    “我当你是北境之王。论法律论姻亲,埃奇和埃克斯都算是你的兄弟,如今他们死的不明不白,你却不出兵月龙城!而这个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羞辱你,你却只会乖乖站在旁边,陪他聊天喝酒。”

    扎伯尔脸色阴沉,满面怒容。“臭女人,你要我说几次才会闭嘴?”

    埃利亚的神情轻蔑得无以复加。“风神——约德尔!还真开了我俩一个天大的玩笑,”她说,“你应该穿矮人(人族)的裙子当女人,像个男人披挂上阵的该是我。”

    扎伯尔气得脸色发紫,伸手就是狠狠一拳,把她打得踉跄着撞到巨石灰墙上,重重跌倒在地。

    埃利亚没吭半声,她伸出粗壮的手指抚着脸,面颊微黄的肌肤已经开始泛红,等到明天,半边脸就会肿起来。

    “我会把这当成荣耀的奖章。”埃利亚咬紧牙齿说道。

    “那就给我安静地戴好,否则我让你更光荣。”扎伯尔保证。他大喊来人,披着白色披风,高大阴沉的四名王座铁卫走进屋内。“她累了。送她回寒裂大厅。”两名铁卫扶起埃利亚,一言不发地领着她走向门外。

    北境之王又拿起酒瓶,为自己斟满。“夕寒,你也看到她是如何评价我了。”扎伯尔坐下来,巨手抚着酒杯。“这就是我亲爱的妻子,”他怒气已消,此刻夕寒在他眼里所见的只有哀伤和恐惧。“我不该打她的。这实在不是。。。。是领主该有的举动。”他低头盯着自己的巨手,仿佛不太明白那是什么东西。“我的力气向来很大。。。没人能打赢我,没有人。可万一我碰不到目标,这场架又该怎么打?”扎伯尔困惑地摇摇头。“若是我能抓到凶手,这个疯女人也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了。”北境之王一饮而尽。

    “扎伯尔,”夕寒道,“我有事要跟您谈。。。”

    领主伸出手指按住太阳穴。“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那些东西怕龙骨和龙鳞”夕寒续道:“确切地说,它们怕巨龙!”

    扎伯尔站起身来,握着床柱稳住身子。“这个世上还有活的巨龙吗。。。。而龙骨和龙鳞是蛮族最珍贵的财宝,也是身份的象征!”他从斗篷内袋里拿出一颗和手指(蛮族)差不多粗的龙牙,丢在床上。“不管你信不信,除了那张龙骨王座,我就剩下五颗这样的龙牙了。”

    夕寒拾起龙牙,无助得望着身前的巨汉。“要是只有这么点,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的人死!”

    “我只要北风堡安然无恙,就行了!”扎伯尔笑道:“实在不行,就拆了我的王座,分给每一位蛮族战士!”

    “那别的领地呢?”夕寒用怀疑的眼神望着扎伯尔,问道:“见死不救吗?”

    “你这个挨千刀的,要榨干我吗!”北境之王吼道:“好吧,我还有三十二个龙头骨和三副完整的骨架!就藏在寒裂大厅的底部,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吧!但有一个条件!”

    “条件?”

    “你必须先抓到杀害埃奇和埃克斯的凶手!将他带到寒裂大厅,不管是死是活!”

    “遵命!”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