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赫尔加

    托琳儿无助回到地下密道,在黑暗中徘徊了一天一夜!“我要去溪风城,我要加入幻影兄弟会,我要学幻影之舞,我要为父亲报仇!。。。。。我得回去找他(泰吉尔)!只有他能带我出城!”她告诉自己不要再哭泣,因为那样改变不了任何事!她戴上了兜帽,夹紧了包袱,小心翼翼地爬出了隧道!

    泰吉尔静静地待在原地,他坚信托琳儿一定会回来!除了此之外,她别无选择。这一等,就是一天一夜!

    当托琳儿出现在泰吉尔面前的那一刻,他含着泪水,一把抱住了她!

    “孩子!你父亲(托里克)是个好人!你要坚强!没什么比活下去更重要!我带你回群蛇湾!”

    “不,我要去溪风城!”托琳儿态度坚决地说道。

    “去那做什么?”泰吉尔不解地问道。

    “我要加入幻影兄弟会!为父亲报仇!”

    “这太不理智了。。。。”

    “我非去不可!”

    “好吧,我的商队会送你去溪风城!”泰吉尔神色凝重:“从现在起,直到加入幻影兄弟会,你就是没爹没娘的孤儿——阿莉。记住!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皇后已经下了重金,要你和海嘉特的人头!”

    “我记下了!”托琳儿不停地点着头。:“我们怎么出城?”

    “这个简单!你换上随从的布甲,混在我的商队中,出城的时候跟着马车,别说话!还有,你的那头美丽的长发必须藏起来!戴个帽子吧!”泰吉尔说道:“出城容易,但之后的路。。。。。。。”

    就像泰吉尔说的那样,离开月龙城果真不难。守在城门口的帝国士兵把每个人都拦下来盘查,但他跟其中一个打了声招呼,他们便挥手让马车过去了。根本没有人正眼瞧托琳儿一下。他们要找的是出身高贵的财政千金,而非骨瘦如柴,粗衣烂布的随从——阿莉!托琳儿没有回头,她好希望御龙湾外的黑海能够暴涨,冲走全城,把财政塔、金堡和所有的街道通通冲走,把里面的人也全部冲走,尤其是新王和他的母亲。但她心里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更何况父亲的遗体还在城里,要是被冲走怎么办?

    托琳儿跟着泰吉尔的商队,黎明起行,经过山林、果园和崎岖的溪间小道,穿越小村庄,人潮人海的市镇,以及建筑坚固的庄园,赶路直到黄昏。

    入夜之后,他们扎营休息,就着微弱的月光进餐。随从们轮班值守。透过树林,托琳儿常瞥见其他旅人的营火晃动。夜间的营火变得越来越多,白天的人潮也日渐汹涌。

    不分昼夜,人们源源不绝地出现,有老有少,有大有小,有赤脚的乞丐,有怀抱婴儿的妇人。有人驾着马车,有人坐在驴拉的板车上颠簸行进,但更多的人骑乘动物——小马,骡子,驴子,只要是能走能跑的都载着人。

    托琳儿看见一个瘦弱的女人牵着一头奶牛,并把她的小女儿放在牛背上。奶牛的后面,跟着一位铁匠,他推着轮车,车上装了吃饭的行头:铁锤、火钳,甚至连铁砧都带上了。没过多久,她又见另一人推着轮车经过,不过躺在里面的却是一个用灰色布甲包裹的婴儿。多数人徒步,肩膀扛着家当,脸上挂着疲惫而警戒的神情。他们都向南去,朝着月龙城的方向,行色匆匆,只有极少数人愿意跟北上的他们搭上一两句话。除了押送犯人的囚车外,没有人与他们同路。

    托琳儿抓紧了自己的包袱,因为她发现旅者们多多少少都带着武器,匕首、短刀、钢斧,铁棍,时不时的还看到有人带配剑,还有的人把树枝削成了尖刺状,或者做成了粗木杖。看到他们经过时,这些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摸着武器,接着把视线停留在马车上,但最终还是相安无事。就算车板上的东西再诱人,一次对付二十个人还是很困难的。

    一个疯女人在路边对他们尖叫:“疯子!他们(自由联军)会把你们全部杀光的!疯子!”她瘦得像根稻草,眼神空洞,双腿染血。

    接着,一个油腔滑调的商人骑着一匹黑母马,在泰吉儿的面前停下,表示愿用二分之一的价格买下马车和上面所有的雪浆酒。“我的朋友!前面在打仗,他们(自由联军)抢了你东西可是不会给钱的!还不如把东西卖给我。”泰吉尔,别过头去,啐了一口:“滚!”

    托琳儿发现路边有个隆起的小土堆,她知道那是专门用来埋葬小孩的,这是他们上路以来见到的第一座坟墓。软泥堆上放了一小颗红水晶,年迈的塔萨(泰吉尔的随从)本想据为己有,但泰吉尔要他别打搅亡者。

    第十天,奥兹(随从)在路旁发现了一整排新挖的坟墓。从那之后,他们每天都会发现新坟。

    第十六的夜里,托琳儿突然惊醒,只觉一种莫名的恐惧。她悄悄地从包袱内取出了“死亡之舞”,金色光芒犹如千颗繁星般璀璨夺目。她听得见泰吉尔沉闷的打呼声,篝火的哔啪声,甚至远处的驴子发出的骚动声,尽管如此,她却觉得夜晚奇特地宁静,彷佛全世界都屏住了呼吸,这种静谧,让她忍不住瑟瑟发抖,隔着裙布抓紧了“死亡之舞”,她才慢慢睡去。

    第十八天,塔萨没有醒来,托琳儿方明白,昨晚没听见的是他的咳嗽声。于是泰吉尔也挖了个坟,把这位年迈的随从埋在了他昨晚入睡的地方。入土之前,泰吉尔先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扒了下来。其他的随从围在尸体的四周,有的要了他的靴子,有人拿了匕首,就连锁甲和头盔都换了新主人。泰吉尔把他的长剑交给了奥兹(随从),对他说:“看你这双胳膊这么强壮,应该可以学学用剑。”有个叫阿柏的男孩在塔萨的尸体上洒了把种子,一年后,这里就会长出一棵橡树,标记着他的葬身之地。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