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泰尔吉

    当天傍晚,他们在一座荒僻的村庄中停下了脚步,稍作休息,住进了一个外墙爬满长春藤的破旧旅店。泰吉尔数了数钱包里的银币,决定让大家吃一顿热餐:“咱们还是老规矩,晚上睡外面,那里还有间澡堂,你们要是想抹点肥皂洗个热水澡,就自己动手。”

    托琳儿全身又酸又臭,味道就跟泰吉尔一样难闻,她却不敢进去洗。“唉,住在衣服里的好些东西(跳蚤)可是从出月龙城就一路跟着我呢,现在把它们淹死太说不过去了。”她这样安慰自己。奥兹带着十几个人加入了排队洗澡的行列,剩下的全部挤进了旅店的大厅。过了一会后,洗澡和没洗澡的人都凑在一张小木桌边,喝着热腾腾的菌菇汤,啃着松脆的白面包!旅店的女老板还额外请大家喝了一杯黑葡萄酒。“我有个弟弟也去了溪风城,不过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他原来在这帮忙,聪明伶俐,可惜。。。。他被人看到从一位大人的马车上偷大剑。唉,他那么小的身板,却喜欢那玩意。”她叹道:“那位大人带走了他,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

    “那位大人的容貌,还记得吗?”泰吉尔问道。

    “我记得——他的两条胳膊上各纹着一只“黑色羽翼”!”老板娘说道。

    托琳儿大口大口地嚼白面包,不时地小口啜饮杯中的黑葡萄酒。她想起父亲(托里克)以前偶尔会让他们喝一杯雪浆酒,海嘉特每次喝了都会扮鬼脸,说葡萄酒比这好多了,但她挺喜欢雪浆酒的味道。想到哥哥和父亲,她又难过起来!

    旅店里都是往南走的人,大家一听说泰吉尔他们朝溪风城去,顿时不屑之声四起。“走不出几步你就会回头,”老板娘发誓,“往北走是不行的,溪风谷外的村子都给烧了大半,留下来的人全躲在地窖里。无法无天的家伙(自由联军)早上刚走一群,晚上就又来一批。”

    “我们只是要进溪风城。”泰吉尔倔强地强调,“管他自由联军还是幻影兄弟会,跟我们都没关系。”

    “我要找的就是幻影兄弟会啊”,托琳儿想。“对我来说,有关系。”她咬紧嘴唇,继续默默静听。

    “不只是自由联军和兄弟会,”店主人说,“还有巨石峭壁来的野蛮人(蛮族),你倒是去跟他们说说理看。见人就抓,见东西就抢,,,帝**团也有份。。。”

    托琳儿坐直身子,竖耳倾听。

    “我听说幻影兄弟会的剑士,每个都能打几十个!”有个手拿酒杯的黄发男子接口。

    “鬼扯。”泰吉尔啐了一口。

    “前天那个棕发黑甲的男人,我可是亲眼看见的,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把十几个强盗干掉了!”

    “哈德,别在我的店里提那些该死的家伙!”店老板说,“你成天说哪里的剑士厉害,你会用剑吗?”大厅里众人哄笑一团,黄发男子的脸全红了。

    “这年头,不要说人,连巨型林地狮都不好过,”一个脸色蜡黄,身上沾满旅途风尘的男子发话,“丧命谷那一带,那些狮子的胆子大得跟什么似的,管他牛、羊还是狗,见了就杀,连地蛇都不怕。晚上要是进到山谷里,可就会送命哦!”

    “哎,还不都是道听途说?是真的才有鬼!”

    “我哥哥也跟我说有这么回事,他可不是乱说闲话的长舌妇。”一名老妇人说,“他说有那么一大群林地狮,总共几百只,通通都是杀人魔鬼,领头的是只母狮,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来的怪物!”

    母狮?托琳儿晃着酒杯,满腹思量。丧命谷离红杉林有多远?她真希望自己有张地图。五年前,她就是在红杉林附近放走小琳娜(林地狮)。她并不想这么做,但老剑士——西佛瑞!说别无选择,假如带着林地狮一起回去,帝**团会杀死它,即使是幼狮也一样。那年,西佛瑞带着她前往蓝石镇,途中遇到了受了腿伤的狮幼崽,她每天悉心照料,还给它取了名字——小琳娜!直到分别的那天,小琳娜迟迟不肯离去,一路尾随他们直到月龙城附近。托琳儿用石块丢中它,它才扭头离去,不再跟随。“它现在大概不认得我了吧?”托琳儿心想,“就算认得,也一定会恨我的。”

    穿绿披风的男人接道:“我也听说过,有次林地狮群涌进一个村庄。。。那天正好赶集,到处都是人,我告诉你,那只母狮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一口把个婴儿从他母亲怀里叼走。这事后来给扎特大人知道了,他们父子几人发誓要宰了它,于是带着一群猎狗,一路追到母狮的窝,结果咧,一伙人差点全部送命,那群狗一只都没回来,一只都没有。”

    “那只是谣言!”托琳儿脱口而出,根本来不及阻止自己,“林地狮才不吃婴儿!”

    “你懂个屁啊,臭女人。”穿绿披风的人说。

    她还没想到如何回答,泰吉尔已经抓住了她的手,“我女儿喝醉了!”

    “我才没喝醉,他们不吃小婴儿……”

    “闭嘴!出去。。。你给我乖乖待在外面,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进来。”他用力把她朝通往马厩的边门推,“快给我出去!顺便提醒他们,喂咱们的马儿喝水!”

    托琳儿抓起包袱,浑身僵硬地走了出去,气得要命。“他们不吃小婴儿!”她喃喃自语,边走边踢石子,石子滚到一辆灰色的马车下停住。

    “小妹妹。”一个友善的声音传来,“可爱的小妹妹。”

    托琳儿一边小心翼翼地朝马车走去,一边隔着亚麻布抓紧了“死亡之舞”的剑柄。

    马车上,三张陌生的面孔朝她举起了空酒杯,其中最年轻的那个说道:“我想多喝一杯,真的是好渴。可我没有钱!”

    托琳儿仔细地打量着他,个子纤细,面容清秀,嘴上挂着微笑。他的头发是淡灰色的,可能是因为长途跋涉的缘故,全身都又脏又乱。“还想洗个澡。”见到托琳儿看他的目光,他又说,“小妹妹,你可以多个朋友。”

    “我有朋友的。”托琳儿说。

    “我可没看到。”三人中的秃头说道。他生得又粗又壮,一双手大得吓人,手臂、双脚和胸膛上都长满黑色体毛,连背上也不例外。看到他,托琳儿不禁想起以前在书册插画上见过到长毛猴。

    留着黑胡须的那个突然张嘴,像只大白蜥一样嘶声怪叫,把托琳儿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她吃惊地发现他张大嘴正朝她吐着舌头,又不像舌头,倒像块割下的烂肉。“别这样!”她大声喊道。

    “每个人都会走到生命的尽头!”英俊男子意味深长地叹道。他讲话的语气不知怎的,竟让她想起老剑士——西佛瑞,很像很想却又不像。“这两个人,他们没有礼貌。必须请求你原谅。你叫阿莉,对不对?”

    “他叫小biao子,”秃头说,“又脏又臭的小biao子!”

    “阿莉,我必须为我的同伴感到羞愧。”英俊男子说,“从溪风城而来的赫尔加,很荣幸认识你。”他拿酒杯朝身旁的哑巴晃了晃!黑胡须又朝她嘶嘶怪叫,露出一口锉尖的黄牙。“他必须要有名字,不是吗?哑巴既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但他的牙齿非常利,所以我叫他尖牙,他听了就会笑。你喜欢我们吗?”

    托琳儿连忙从马车旁退开,“不喜欢!”他们伤害不了我,她对自己说,“我有死亡之舞!”。

    赫尔加把酒杯倒过来,“我会难过的。”

    秃头咒骂了一声,将酒杯朝着她扔去。若不是托琳儿躲跳及时,沉重的锡杯很可能正中她的头。“你这小王八蛋,还不快给我们拿酒来!快去!”

    “你别吵!”托琳儿努力思索西佛瑞若是碰上这种事会怎么做。她从泥地上捡起了一根和自己胳膊差不多粗的树枝。

    “来,来啊!”秃头说,“信不信。老子活活gan死你!”

    “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托琳儿逼自己朝马车靠过去,一步比一步更艰难。“迅如鹰,止如云。。。”这些”词句在她脑中响起,西佛瑞一定不会害怕。她继续靠近,直到几乎可以伸手触碰车轮。

    这时哑巴突然站起,伸手要抓她。托琳儿吓得后退了好几步,但奇怪的是,他的双手只能在离她脸半尺的空中挥舞,嘶声怪叫。她低头望去,只见一条生锈的粗铁链锁牢牢地拴住了三人的脚踝,将他们绑在了一起!她挥棍打他,狠狠地、准确地打在他一对小眼之间。

    哑巴惨叫一声,连忙后退,接着使尽全身力气拉扯脚下的铁链,扭动,拉紧。锁链两端的大铁环紧紧地扣在马车的老旧车板上,木轮吱吱作响。他那一双惨白巨手拼命想抓她,手臂上血管爆凸,但始终不能挣脱脚上的铁链,最后,他往后重重地摔在了车板上。

    “阿莉,你很勇敢,但不理智。”自称赫尔加的人表示。

    托琳儿慢慢退离马车,突然有人伸手摸她肩膀,她立刻旋身,再度举起树枝,幸好来的是奥兹。“你要干嘛?”他防卫性地举起双手,“不要靠近那三个人。他们是押往溪风城的死囚!”

    “我才不怕他们!”托琳儿说。

    “那你就是笨蛋,我可怕死了。”奥兹的手落到配剑柄上,“走啦!”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