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丛林深处

    天渐破晓,泰吉尔带着随从们连夜赶路,越往北,路就越窄与其说这是路,不如说是穿过杂草丛的两道车辙。好处在于,往来的人少,自然就没有人能指出他们的去向。大道上人潮汹涌,而这里,只有涓滴溪流。坏处呢,这路像蛇一样前后蜿蜒,有时和荒僻小径交纵缠绕,有时则近乎完全消失。等他们一直走到快放弃希望的时候,才在视线内露出窄道。

    托琳儿讨厌这样的路况。附近地势并不崎岖,丘陵和梯田高低起伏,草地、树林和小溪点缀其间。溪谷中,水势缓慢,两旁,柳树夹岸。

    风景虽美的像一幅画,路却狭窄的愈发难走,使他们前进的速度几乎与蜗牛爬行一样慢。最拖慢速度的是马车,它们载着一桶桶雪浆酒,车轴嘎吱作响,在林地中东摇西晃,好几次差点翻车。短短的一天里,就必须停下十几次,要么把卡在车辙里的轮子拉出来;要么就是临时增加拉车的牲口,以助其爬上泥泞的上坡。

    当行进到一片浓密的紫衫树林中时,他们迎面碰上一部三人合拉的驴车,上面堆满了木柴,双方都无路可让,最后只好等那几个樵夫解开缰绳,把驴牵进林子,掉转车头,再把驴重新拴上,原路返回。那头黑驴比他们的马车还慢,所以整整一天,就这么浪费掉了。

    托琳儿忍不住频频回首,她不知道血骑卫士何时又会追来。暮色降临后,一有风吹草动,她就会立刻被惊醒,将手伸进包袱内,抓紧“死亡之舞”的剑柄。从遇见那五个血骑后,他们每次扎营一定会派人守夜!托琳儿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不信任他们,尤其是那几个孤儿。他们在月龙城的小巷里或许会还被军机处看中,但到了这荒山野岭,肯定毫无用处。等到夜深后,她就悄悄摸过他们所有人,借着星光溜进漆黑的林子里上厕所。那一次,正好轮到奥兹!站岗守夜,她便悄无声息地爬上一棵红衫树,然后一棵树一棵树地靠近,最后摸到大个子的头顶上,他仍然毫无知觉。她可以就此一跃而下,吓得他半死!可她知道,大个子的尖叫会吵醒所有人,接着就会挨泰吉尔一顿痛骂。

    自从知道太后要若瑟的脑袋后,那群孤儿便把她当作“瘟神”来看待。“我可没招惹什么太后!”她生气地说道,“我从来就只管做自己该做的事,搬东西、作杂务,可有天阿文师傅要我跟着泰吉尔,让我滚!永远别再回去!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说完她就擦头盔去了。她有顶小巧的双角钢盔,托琳儿觉得的确漂亮,浑圆有致,面罩上留有眼缝,此外还有两根长长的金属羊角。托琳儿经常看到她拿着碎布仔细地擦拭,擦得峥亮无比,映照出熊熊篝火。但她很奇怪,从不戴那顶头盔。

    “我敢跟你赌,他是那个叛徒的私生女。”有天晚上,杰克小声说,故意不让若瑟听见。“她一定是那个财政大臣——在内墙广场被砍头的家伙的——私生女。”

    “她才不是!”托琳儿气的满脸通红,反驳道。

    “父亲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我,还有一个儿子(托里克)——海嘉特。他也不是什么私生子!”她郁闷地冲进树林,真想就这么跳上马背,一路骑回财政塔。泰吉尔给她的坐骑是匹淡棕色的母马,额头上有道红斑。此刻,她不仅有匹好马,就连骑术也突飞猛进,她大可策马而去,再也不要看见他们(孤儿)——只要她愿意。可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趋前侦察,没有人殿后警戒,更没有人在她瞌睡时站岗守夜了,等血骑卫士来抓她的时候,她就只有孤身一人,所以还是和泰吉尔一行待在一起比较安全!

    “我们离丧命谷不远了,”泰吉尔某天早上悄悄地告诉她,“只有过了丧命谷,大家才会安全,所以必须绕过女神湖,沿西岸走,血骑们应该不会追到那边。”

    在到达下一个车辙交会的路口后,随从们和马车就转向西行。之后,农地再次换为森林,村落和庄园变得更小也更分散,丘陵更高,山谷更深,食物也越来越少。

    出月龙城前,泰吉尔把最后一辆马车塞满了鲑鱼,白面包、一袋袋的青豆以及奶酪。但此刻,已经快全部吃完了。随从们只好自立更生。泰吉尔派了擅长打猎的希卡伯和泽尔去队伍的前方,深入林地!到太阳西下时,他们准能在肩上用树枝扛起一头野猪,或是腰上晃荡着十几只鹌鹑回归队伍。年纪较小的阿柏被派去捡沿路的绿藤果,若经过果园时,他就会偷偷爬过篱笆,背一袋又红又大的苹果回来。

    托琳儿擅长爬树,采野果也很快。她喜欢独自行动。有一天,她运气好,正巧撞到了一只落单的小鹿。它长得又肥又壮,一身褐黄相间的花色短毛,鼻子在草丛中,掀个不停。花鹿虽然跑得比她快,但它不会爬树,所以她趴在粗壮的树枝上,悄无声息地从包袱中取出了“死亡之舞”,之后,将剑锋对准了它的颈部,一跃而下,鲜血溅了一身——这是她自出生后第一次打猎、并且用的不是弓,而是——剑!当她将“美味的食物”拖到泰吉尔面前时,所有的随从都向她投去了钦佩的眼神——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由于抓鹿有功,她分到了一整条烤鹿腿!她和若瑟,奥兹分着吃,其他人也一人分到了一大块!

    之后,他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庄园田里抓了十几只大白鸽,结果一群庄稼汉把他们团团围住,要他们付钱。泰吉尔看到对方手中的镰刀,急忙丢了几个银币出去。“要是在以前,我们群蛇湾的商人不论在枫林城还是月龙城都会受到盛情款待,要是我们肯留下投宿,皇亲贵族都会觉得荣幸!现在,,,这些瘪三连咬两口烂玉米也要钱。”他啐了一口,

    “我们养的是纯种的肉鸽,你这臭死人的小贩还不配吃呢!”一个庄汉粗声粗气地骂道,“还不快从我们的田里滚出去!顺便把这群渣滓杂碎全部带走!”当天晚上,他们连皮带骨地烤了那十几只鸽子,用几根分叉的长树枝穿刺过鸽身,架在火上翻烤,熟了以后就直接吃。托琳儿觉得美味极了,但泰吉尔却气得一口都吃不下。他头上似乎罩着一片乌云,像他的斗篷一样褴褛乌黑。夜深以后,他在营地的篝火旁走来走去,口中絮叨个不停。

    次日,卡希伯在前方发现了军营,他神色慌张地赶回来警告泰吉尔。“大概有四五十个人,其中不少还是蛮族战士,他们装备精良,都身穿链甲,戴着角盔。”他说,“有些伤得很重,还有一个听起来快要死了。他声音很吵,我就大着胆子潜过去看,只见他们身边有剑有盾,但只有一匹马,还是跛的。我看他们待在那儿好一阵子啦,臭的要死。”

    “看到旗帜没有?”

    “一柄长斧,黑黄相间!。”

    泰吉尔折了张猩红草,放进嘴里嚼着。“我没见过,”他承认,“不知道是哪边的,自由联军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有可能是银袍子(强盗组织),伤得那么重,不管是哪边的,都会抢我们的驴子和马!说不定还不只如此。我看还是绕路避开吧。”结果他们绕了很远很远的路,前后至少花了三天时间!但老人萨姆(随从)说“这样做,很值得!等到了溪风城,卖了这几车雪浆酒,你们就有的是时间,在那至少能住上三年,所以不用着急。”

    他们继续北行,托琳儿发现巡守农地的人,逐渐增多,有些只是静静地站在路口,对往来行人冷眼相加;有些则是骑马沿着篱笆巡逻,鞍上还系着钢斧!托琳儿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庄农蹲在一株死树的枝干上,握着长弓,箭袋挂在旁边,。一见他们出现,他立刻举弓搭箭,瞄准。。。直到最后一辆马车离开视线,他才松手。泰吉尔边走边骂:“树上那个混蛋,把我们当成什么了!真是世态炎凉,,,狗多人少!”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