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普黎镇

    傍晚时,他们看到渐渐转黑的天空映着一大片红光,“除非是这路又要转弯了,不然就是太阳在北边落坡了!”泰吉尔跑向破顶眺望,“火,大火!”他对众人喊道,接着撕下布甲的衣角,举到空中。“西北风!大火烧不过来,但我们还是要小心!”他们不得不注意。天色渐暗,火光越来越盛,到最后,彷佛整个北方都在熊熊燃烧。他们时不时地闻到烟味,然而风向一直固定未变,火势终究没有逼近。翌日天明,火光已熄,但那天晚上谁都没有睡着。

    正午时分,他们抵达了丧命谷附近的村落废墟。方圆数里的田地一片焦土,房舍只剩焦黑残躯。被烧焦或屠杀的畜尸散布各处,身上盖满了争食腐肉的鸦群,犹如游动的黑色毛毯。它们一被惊扰便振翅飞起,嘎嘎怒叫。浓烟从远处的庄园中飘起!环绕庄园的篱墙看似坚固,但在大火面前不堪一击。

    托琳儿踢踢马,跑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他看到远处庄园外,削尖的木杆上插着一具具烧的面目全非的尸体,他们双手高举掩面,似乎要挥去焚身烈焰。

    还没到到庄园,泰吉尔就令众人立刻停下,嘱咐托琳儿和孤儿们一起守着马车,自己带希卡伯和泽尔徒步上前探查。他们翻过破败的大木门,惊起篱墙内的群鸦,一阵嘎嘎怪叫腾空而起!

    “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眼看泰吉尔他们进去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出来,托琳儿忍不住问若瑟。

    “泰吉尔叫我们等!”奥兹提醒道。

    托琳儿转过头,发现若瑟已经戴上了那顶闪亮的双角钢盔。万幸,他们总算回来了。泰吉尔抱着一个小女孩,希卡伯与泽尔抬着一个用破旧斗篷做的担架,上面躺着一个老妇人。女孩不到三岁,哭个不停,发出一种近似呜咽的声响,彷佛有什么东西卡在喉咙里出不来。她似乎还没学会说话,或者说,忘记了该怎么说。老妇人右臂已经断裂,伤口血肉模糊,她眼神涣散,对周围的事物毫无反应。她可以说话,但只重复一句:“别杀我孙女!”她大声地、反复地喊,“别杀我孙女!别杀我孙女!”小铁匠杰克觉得很滑稽,忍不住大笑起来!弓手——安特见状后,也纵声大笑,直到被奥兹一阵咒骂,他们才闭嘴。

    泰吉尔命令他们,立刻在最后那辆马车上腾出地方给老妇人,“快去,快!”他神色慌张,“这里已经是丧命谷了,天一黑,狼群和林地狮就要来了,说不定还有更糟的东西!快去!”

    “我好怕。”若瑟看着独臂奶奶在车上抽搐,不禁说道。

    “我也怕。”托琳儿脸色发青。若瑟摘下钢盔,戴在了她的头上,“给你戴吧!我有精钢短剑(血骑军官的短剑)!”

    托琳儿戴着若瑟的头盔,壮起胆子,骑到了队伍的最前方,远离小女孩的啜泣,远离那老妇人的呻吟:“别杀我孙女,,别杀我孙女,,,”。她不禁想起小时候,老奶妈若琪说过的故事:从前有个骑士被邪恶的极地巨人囚禁在了一座阴森的雪山古堡里,他智谋超群,用计骗了巨人,逃出了去。。。可刚出城堡,就被恶魔抓走了,全身的鲜血都被恶魔喝的干干净净!托琳儿现在可以体会那个骑士的感受了。

    独臂老妇人死于黄昏十分,奥兹和杰克在山坡上挖了个坟,将她葬在一棵紫衫树下。寒风吹起,托琳儿彷佛听见枝头的树叶正在低语:“别杀我孙女!别杀我孙女!别。。。。”,听得她汗毛直竖,瑟瑟发抖。

    “今天不能生火,不然大家都得死!”泰吉尔对所有人喊道。

    晚餐是希卡伯弄来的一大把雪浆果,以及附近溪流中的水。溪水有股难闻的怪味,杰克说上游肯定有腐烂的尸体,才会是这种味道。要不是大个子奥兹把他拉开,若瑟差点就跟他大打出手。

    为了保证体力,托琳儿喝了很多水。她原本以为没有篝火,自己一定没法入睡,但想不到却早早地睡着了。等她醒来,四周一片漆黑,膀胱胀得像要炸开一般。而四周,都是挤在一起,裹紧毛毯和斗篷,陷入沉睡的人。托琳儿抓起包袱,站了起来,仔细地倾听。她听见还未入睡的人睡翻身发出的声响,奥兹沉沉的打鼾声,还有杰克睡觉时发出的嘶嘶声。从一辆马车上传来了石头和钢铁有节奏的摩擦声,泰吉尔正坐在车板上,一边嚼猩红草,一边磨利他的佩剑。

    若瑟是守夜者之一,“阿莉,你要去哪里?”她见托琳儿要朝着林子深处走去,便问道。

    托琳儿朝树林含糊地挥挥手。

    “不准去!回来!”若瑟说。自从得了血骑军官的那把真剑,她的胆子也变的越来越大,甚至主动要求守夜。“泰吉尔说过,今天晚上,大家要聚在一起。决不能走散。”

    “我去尿尿!”托琳儿比划着。

    “到那棵树下不就行了!”她指这对面,“阿莉,天知道森林里有什么东西,我之前还听到林地狮的吼声呢。”

    “你让我在这里脱裤子吗?神经病!万一他们醒了怎么办!”托琳儿面带微笑,心中却骂道。要是跟她打架,一定会惹泰吉尔生气。她故意装出害怕的模样,“有林地狮?真的吗?”

    “我听见过好几声了,”她绘声绘色地说道。

    “那我不去尿尿了。”托琳儿夹着包袱,回去拉起毯子,假装入睡,等听见若瑟的脚步越来越远,又翻身起来,溜进营地另一边的森林!为了保险起见,她走得比往常还要远,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才解开裤子,蹲下尿尿。

    尿到一半,裤子却滑到了脚踝上,林地深处传来沙沙声。若瑟?她惊慌地想,她不会是告诉其他的守夜者,然后偷偷跟踪我吧!

    她急忙拉起裤子,还未起身,就看到树林里一双双眼睛映着微弱的月光,闪闪发亮!她肚子一紧,将手伸进泥地的包袱中,一边摸索着“死亡之舞”的剑柄,一边数起了越来越近的眼睛:二只、四只、八只。。。。十二只。。。三十只。。

    “狼群,,,,,,”托琳儿看清后,惊慌失措,吓得坐倒在地!她满脑子都在埋怨自己有多蠢,心想“等明天早上,大家发现我被吃了一半的尸体。。。。”她越想越怕,最后闭上了双眼,无助地哭出了声:“父亲。。。哥哥。。。师傅。。。”

    “嗷。。。”一声极其低沉的嘶吼从狼群的反方向传来。

    她立刻睁开双眼,转过头——一头黑色的巨型林地狮,从身后的树下朝她走来,它露出了尖牙,盯着她看。

    起初,托琳儿有些害怕,直到它停下脚步,用额头轻轻地顶她的后背。

    “小。。。琳。。。娜。。。吗?不可能,五年了,再说它应该是恨我才对。。。”她心惊肉跳地拨开它前腿上的毛,当看到那条又细又长的伤疤后,激动地抱住了它的脖子,泪水从眼眶中流淌而下,“小琳娜。。。。。真的是你。。。。。”

    “傲!”小琳娜怒视着狼群,又是一声厚重低沉的嘶吼,没多久,几十只林地狮从林地深处慢慢浮现。

    狼群朝后退去,顷刻间消失在了黑暗尽头!小琳娜也随之转身,快步跑进了森林,接着,所有的眼睛都跟着消失了。

    “不要走啊。。。”托琳儿忧伤地望着渐行渐远的林地狮群,心中一阵酸楚。她沮丧地拾起包袱,循着远处模糊的磨刀声回到营地,找到了泰吉尔。

    她爬上马车,坐在他身旁,。“有狼,”她哑着嗓子小声说,“林子里有狼。”

    “是啊,那还用说。”他瞧都没瞧她一眼。

    “还有林地狮。”托琳儿说道

    “别乱跑!”他啐了一口,“林地狮会吃了你。”

    “它们不会!”托琳儿说道,“我从前养过。虽然它早就不见了,我拼命丢石头把它赶跑的!否则它会被守城的帝国战士杀掉。”她知道“小琳娜”报恩的事没人会信,但提起往事,却又难过起来。“要是当初它也在城里,我敢打赌,它一定不会让他们砍掉父亲的头。”

    “孤儿无父无母,”泰吉尔说,“你可别忘了。”因为猩红草的关系,他的嘴巴看起来像在流血。“记住!最可怕的不是狼,也不是林地狮,是那些披着兽皮的人,比如毁掉村子的那些畜生。”

    “我好想回家。”她可怜兮兮地说。她一直很努力地要表现勇敢,但有时候,她也觉得自己终究只是个女孩。

    泰吉尔从马车上的那捆猩红草里扒下一片,塞进嘴里。“小姐,看来当初我该把你,还有其他人都留在月龙城里,那里似乎更安全!”

    “我不管,我想回家。”她倔强地说道。

    他收起佩剑,“去睡吧,听见没?你也不小了,别这么天真!”

    她躺下后,努力地睡,在薄毯下,却听见一个诡异的声音,比较模糊,像是风中的呓语,又像是一声声凄凉的惨叫。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