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自由联军

    晨光下,山谷的溪流宛如一条闪亮的蓝绿丝带。沿岸浅滩杂草丛生

    托琳儿看到一条青蟒快速游过河面,身后激起涟漪。头顶,两只秃鹫慵懒地盘旋飞行。

    丧命谷看似平静,没想到若瑟却瞥见了一个死人。

    “在那儿!芦苇里!”她指给托琳儿看。那是一具帝国战士的尸体,四肢扭曲,全身浮肿,湿透的灰斗篷挂在一根烂木上,一大群鲑鱼聚在四周,抢食着他的脸。

    “看,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有死人!”杰克表示,“跟你们说,水喝起来味道不对,还不信!”

    泰吉尔一见尸体,便喊道:“若瑟,下去看看他身上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锁甲,匕首,或者金币,有什么拿什么。”

    若瑟戴上钢盔,一踢马刺,骑进了溪流中。

    马车在软泥里寸步难行,而芦苇之后,溪水变的更深。

    泰吉尔拉着缰绳,气的呼呼掉头,车轮上沾满了黑泥。“这里过不去了,泽尔!你跟我往上游走,看看有没有桥口。希卡伯,安特!你们两个去下游。其他人留在这儿等,别忘了派人盯哨。”

    若瑟在死人的链甲内发现了一个钱袋,里面有两枚银币和一小束用红丝带绑着的金发。

    杰克看到泰尔吉走远后,便和阿柏脱了衣服,涉水嬉戏,

    阿柏在小铁匠(杰克)的怂恿下,捞起泥巴朝奥兹丢去,边扔边喊:“傻大个!傻大个!”

    躲到马车后的大个子时而破口大骂,时而语出威胁,但没人理他。

    若瑟在溪流中用空手抓鱼,托琳儿静静地在旁观看!只见她站在浅池中,一动不动,鱼一游近,手便像迅蛇般窜出。“看起来比抓鹿简单多了,毕竟鱼没有腿。”

    出去探路的人,直到中午才回来。希卡伯回报下游半里处有座封顶木桥,可被人烧了。

    泰吉尔从马车上的猩红草中剥下一片。“上游比这的水要浅一些,马载我们过去应该没问题,驴也行,但马车肯定是过不去的。西北两边都有浓烟,一定又是那帮畜生(强盗)在造孽,我想还是先待在这边比较安全。”

    他捡起一根细树枝,在泥地上画了个圈,然后在三分之处划了一条线。“这是谷地的中心,溪流向北。我们现在在这儿。”他在圆圈中表示溪流的那条线旁戳了个洞。“我原本打算带大家从这里过去,现在没办法了。朝南走又会回到大道。”他把树枝移到圆圈和线的交会处。“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小镇。庄园是石造的,还有高耸的围墙!说不定还有一小队帝国战士。我们往西走,天黑前,应该可以赶到的。他们一定有渡船,到时候就先卖两桶酒,雇一艘。”他攥着树枝从圆圈底部画到圆圈上方。“若是月神保佑,我们就能顺利出谷,前往普黎镇。”他把枝尖插进泥地中,“到了那里,我们就可以买几匹新坐骑,或者直接前往亚诺堡。那里是达沃斯伯爵的地盘,她也曾是群蛇湾的帝国战士。”

    杰克睁大双眼,“他们说,亚诺堡。。。闹鬼啊。。。。”

    泰吉尔啐了一口,“去你妈的闹鬼!”他一脚踢飞了插在烂泥中的树枝。“出发!”

    托琳儿想起老奶妈若琪说过的——诺亚堡的恐怖故事——邪恶的诺亚城主躲在重重高墙后,凤大人(圣战六骑士)放出了上古魔龙(海瑟薇),将整座城堡都烧成了一片火海。老奶妈说许多“恶灵”至今仍在焦黑的塔楼里出没。人们上床睡觉前还好端端的,第二天却成了一具具焦黑的枯骨。托琳儿并不相信真有此事,就算有,也是三百多年前的事了。

    她觉得杰克真笨,如今住在诺亚堡里的才不是鬼,而是帝国的女伯爵——达沃斯!更重要的是,她还是父亲(托里克)的好朋友!

    “等到了那里,我就可以向伯爵大人宣告自己的真实身份了,然后会有彩虹卫士(亚诺堡守卫)护送我们去溪风城。说不定她还会收留那哭个不停的小女孩呢。”托琳儿边想边盘算着。

    溪边小径无法和大道相比,不过倒也可以接受,因为马车总算是越走越快了。

    日落前,他们见到了第一座房舍。那是一间新盖的小茅屋,四周全是麦田。泰吉尔上前呼喊,但无人回应。“可能是死了,不然就是躲起来了。希卡伯、泽尔,跟我来。”

    三人进茅屋仔细搜索,。“锅盆都不见了,也没看到钱”他们回来时,泰吉尔喃喃道,“牲口也一头不剩,我看一定是逃命去了,搞不好还跟我们在大道上照过面。还好,最起码这里的房屋和田地没被烧掉,附近也没有尸体。”

    泽尔在屋后找到一座花园,阿柏和托琳儿上前拔了几颗洋葱,胡萝卜,又装了一袋猩红草,方才继续上路。

    傍晚时分,他们先是瞥见一栋老树环绕的小木屋,屋外堆着整齐待劈的木柴,之后又看到远处的破烂高屋,两者都空荡荡的。

    他们越过片片农地,阳光照耀,田里的大麦、小麦和玉米结实累累,但既无人在树下纳凉休息,也无人拿着镰刀往来收割。小镇渐渐映入眼帘:一间间棕色房舍散布在庄园墙外的四周,最左边还有一间木瓦屋顶的月神祭坛,高耸的诺亚堡立于东面的山坡上。。。。但全镇空无一人。

    泰吉尔骑马观察,胡子眉毛皱成一团,“情况不妙,”他不安地说道,“没办法,我们先进去看看,瞧仔细了,看看有没有人躲在地窖。”,

    “说不定他们留下了渡船,或者是我们可以用的武器。”泽尔补充道。

    他们留下十个人看守马车和啼哭不休的小女孩,将余者分成两队,一组五人,分头搜索整个小镇。

    “招子睁大点,看仔细,听清楚了。”泰吉尔再三告诫,方才独自骑马前去城堡,搜寻女伯爵和彩虹卫士的踪迹。

    托琳儿和希卡伯,若瑟、奥兹及杰克同组。他们徒步经过寂静的褐色房舍,托琳儿手臂上起了鸡皮疙瘩。比起之前他们找到的哭泣女孩和独臂老奶奶,还有焚毁的庄园,这座空无一人的小镇让她更害怕。为什么这里的居民要抛下一切,逃离家园?他们究竟是被什么吓跑的?

    夕阳西下,房屋的四周洒下长长的黑影。突然“啪”的一声,吓得托琳儿立刻伸手去摸包袱内的“死亡之舞”,她回头望去,才发现那不过是窗板被风吹动的声音。经过之前的宽阔山谷,小镇的封闭空间令她十分不安。

    托琳儿从房屋和树林的缝隙间看见前方的湖泊,立刻快速跑过希卡伯和奥兹,冲上岸边多石的草地。在落日余晖的照映下,平静的湖面闪闪发光,有如一大片铜箔。这士她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湖泊,和女神湖一样,看不到边际。

    左方湖面有栋旅店,建筑在厚重扎实的木桩上。右边则有一座长长的码头伸入湖中,东面还有其他码头,犹如从镇上伸出的木指。放眼望去,一艘倒置的渡船,遗弃于旅店下的礁石上,船底都烂穿了。

    “他们都走了。”托琳儿沮丧地说。这下该怎么办?

    “那儿有旅店!”若瑟赶了上来,“店里会不会有吃的?或是酒?”

    “我们进去看看!”杰克提议。

    “你们不觉得这里很诡异吗?”奥兹急忙制止道,“泰吉尔叫我们来找船的。”

    “大家小心一点!”希卡伯嘱咐道。

    “他们(居民)都跑了!”托琳儿心灰意冷地跪在了湖边。湖水轻拍双脚,几只萤火虫飞了出来,小小的亮点在半空闪烁。绿色的湖水温暖一如热泪,却没有咸味,尝起来是泥土、植物和夏天的味道。她把脸伸进水中,洗去旅途尘土和汗水。抬头时,水滴滑下脖颈,流进衣服,感觉很是舒服。她真想脱光衣服,在这温暖的湖水里游泳,像条小水蟒一样悠游其间。

    他们探头进船屋和货棚里搜索。只找到一些船帆、几堆钉子、几桶红漆,还有一窝小猎狗——偏偏没有船。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