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泰吉尔

    泰吉尔和其他人返回后,小镇已经黑得像夜晚的森林。“亚诺堡里没人,”他说,“女伯爵要不去打仗,要不就是带着老百姓逃到安全的地儿去了,谁也说不准。镇上没马也没驴!但我们晚上却能加点菜,我在镇上看到一只走丢的鸭,还有几只兔子,湖里一定也有不少鱼。”

    “船都被开走了。”托琳儿喊道。

    “我们可以把渡船的船底给补上。”奥兹道。

    “那也只能载一半人。还有马车呢?怎么办?”泰吉尔说。

    “旅店里有钉子,”若瑟指出,“这附近多的是树,我们可以自己造船啊!”

    泰吉尔啐道,“傻姑娘,你什么时候学会造船啦?”若瑟一脸茫然。

    “造船不会,但我们可以扎几个大木筏,”奥兹说道,“扎木筏并不难,我们用长竿子撑船过湖。”

    泰吉尔想了想,“湖太深,撑不过去,不过如果沿着岸边的浅水区。。。不行,太危险,我晚上睡觉前再想想。”

    “晚上可以住那间大旅店吗?”杰克问。

    “我们住庄园里,把大门拴上。”老萨姆说,“外面有木墙围绕,会睡得安稳一点。”

    托琳儿终于忍不住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她脱口而出,“这里的村民一个都没留下,他们都跑光了,连他们的主人都跑了!”

    “阿莉是个胆小鬼!”杰克怪笑着宣称。

    “我才不怕!”她回嘴,“但这里的居民都很害怕!”

    “聪明的姑娘,”泰吉尔说,“这儿附近正在打仗,他们没别的选择,只能逃命!现在我们也别无选择,天已经黑了!”

    若瑟和其他人盯着托琳儿看,她默默念叨:“我不是胆小鬼。”

    庄园的大门镶满了银灰色的钢钉,底部有两根小树般粗的铁门栓,地上有插门栓的洞,门的背面则有方形的金属环。

    彻底搜查过庄园的内部后,泰吉尔对托琳儿说道:“这里虽不是金堡,却胜过乡下的土垒,睡一晚应该没问题。”

    围墙用未经粉刷的红衫木筑成,高约十五六尺,墙下还有木制走道。庄园的北面则有扇侧门。

    大个子奥兹在老旧的谷物仓里发现一条曲折狭窄而潮湿的暗道,埋藏在稻草堆下。他沿通道进到地底,爬了好长一段,最后从湖边走出。

    泰吉尔让希卡伯拉了辆马车压住暗道口,确保不会有人由此摸入。所有人被他分为两班守夜,除此之外,还派了安特和泽尔去东面亚诺堡的顶端,负责高处警戒。安特带了一支猎号,遇险即可吹响。

    他们把马车和牲口都弄进了屋内,接着关上大门。谷仓看着摇摇欲坠,里面却大得足以容纳镇上大半的牲畜。村民的紧急避难所则更大,那是一栋低矮狭长的石砌建筑,顶部覆盖着茅草。

    希卡伯从侧门出去,把那只鸭子抓了回来,此外还带来两只兔子!

    庄内有个厨房,可惜所有的锅碗瓢盆全被带走了。

    奥兹,若瑟,托琳儿以及老萨姆抽到了煮饭的签!

    老随从叫托琳儿去拔光鸭子的毛,奥兹则去帮忙劈柴。“为什么不让我劈柴?我不想拔毛。”她问,但没人理她。于是她只好气呼呼地拔着鸭毛,若瑟则坐在对面的小木椅上,用磨刀石磨他的精钢短剑,准备杀兔子。

    晚餐煮好之后,托琳儿吃了一根鸭腿和一点洋葱。吃完后,大家都没说话,连杰克也不例外。

    饭后,若瑟独自走到一边去擦拭头盔,脸上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

    小女孩依旧啼哭不止,可阿柏一拿鸭肉喂她,她立刻大口吞下,然后睁大了眼睛。

    托琳儿抽到的是第二班守夜,所以她先到避难所里找了个稻草垫躺下休息。然而她睡不着,于是跑去向泰吉尔要了块磨刀石,准备去磨那柄“死亡之舞”!

    西佛瑞曾对她说过——钝剑与废铁无异。

    她找了个无人的角落,从包袱中抽出了金色长剑!

    尾随而来的若瑟看到“死亡之舞”后,惊的目瞪口呆!她蹲在阿莉身旁的草垫上看她磨剑,“你从哪里弄来的?怪不得你到哪都带着包袱!”

    托琳儿一见她的眼神,赶忙防卫性地收起宝剑!

    “我又不会偷你的东西!我只想知道你从哪儿弄来的,就这样而已。”若瑟说道。

    “家传的!”她低声回道。

    “原来你是贵族?”若瑟大惊失色。

    托琳儿停下工作,伸手到腿上去抓痒。稻草里有跳蚤,但她已经不以为然了。

    “早就不是了。。。”

    若瑟拔出了腰间佩剑,将它放在“死亡之舞”的旁边!在托琳儿手中的稀世宝剑发出的耀眼光辉下,精钢短剑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阿莉,你的剑杀过人吗?”

    “我用它杀了一个血骑!”

    “骗人!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杀的了血骑!”

    “我真不该说话,泰吉尔不是要我闭上嘴巴吗?”托琳儿将“死亡之舞”插回剑鞘,放进包袱。“被你揭穿了啊!”她撒谎,“骗你的!我只是觉得,有这么一把好剑却没杀过人,说出来太丢人了!”

    “我就随便问问,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话音刚落,若瑟便起身离开了。

    托琳儿抱着包袱,回到避难所,侧躺在草垫上!她可以听见避难所远端小女孩的哭声。“好吵,她要是静下来就好了,怎么老是哭个没完?”

    渐渐地,哭声变得越来越遥远,她睡着了,连她自己都不记得是在何时闭眼的。

    在梦中,托琳儿听见一只狼的嚎叫,声调恐怖,立刻把她惊醒。她在草垫上坐起身子,心脏怦怦狂跳。“若瑟,快醒醒!”她摇晃着起身。“奥兹!杰克!你们没听见吗?”她慌慌张张地穿上一只靴子。

    她周围的人听到后,纷纷行动,从“床垫”上爬起来。

    “怎么了?”若瑟问。

    “听见什么啊?”奥兹想知道。“阿莉你作恶梦了吧!”

    “没有,我真的听见了!”她坚持,“有狼在叫!”

    “阿莉满脑子都是林地狮,要不就是狼!”杰克讥笑她。“随它们去叫,”

    希卡伯说。“它们在外面,我们在里面,”

    阿柏也同意。“从没听泰吉尔叔叔说过,狼也会攻打庄园,”

    萨姆道,“我什么也没听到。”

    “是狼!它们在叫”她对他们大喊,同时套上另一只靴子。“一定出事了!有东西来了!快起来啊!”

    众人还来不及笑话她,声音便穿过黑夜,轰然而至——这并非狼嚎,是城堡顶端的安特吹响的猎号。。。。。

    转眼间,所有的人都忙着穿衣服,抓起各种武器。号角声再度响起,

    托琳儿抓紧了包袱,朝大门跑去,她跌跌撞撞地跑上围墙下的木制走道,可围墙太高,而托琳儿又矮了点,她脚踩着墙上的凹洞,才勉强从墙头看出去。

    起初,她以为镇上满满的都是萤火虫,接着才明白那是大队的人马,手持火把,在房舍之间来回奔跑。她看到一间茅草屋顶起火燃烧,橙色的酷热火舌****着黑夜。又有一处着火,此起彼落,很快四周便成了一片火海。

    若瑟爬上道她的身边,他已经戴上了头盔。“自由联军吗?”

    托琳儿没有回答,她试着去数火把,但他们移动的太快,只见飞抛的火把在夜空中旋转。“一百,”她说,“或者两百,数不过来啊!”透过熊熊的烈火,她可以听见人的喊叫。“他们马上就过来啦!”

    “你看!”若瑟指着不远处说道。一队骑兵穿过燃烧中的建筑,朝庄园而来。火光照亮了金属头盔,将他们的盔甲染成了橘黄色。其中一人高举长枪,枪尖有旗帜飘动。她觉得旗帜是红色的,但夜里实在分辨不清,四处火光冲天,任何东西看起来不是红就是黑或是橙。

    火势不断蔓延,托琳儿看到一棵树被火焰吞噬,火舌在枝叶间穿梭,大树彷佛穿上件件飘动的鲜橙长袍,与夜色形成鲜明对比!

    此时,所有人都醒了,她听见泰吉尔的高声下令。

    接着,有东西撞上了她的腿,她低头一看,竟是那爱哭的小女孩抱住了自己小腿。

    “走开啦!”她把脚抽开,“你在这里干什么?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啦!走啊。。。。”

    骑兵们在门外勒住缰绳,“庄里的人听好了!”一名头戴高大尖刺盔的蛮族战士骑着一头丑陋的高地山羊,朗声道,“以国王罗柏之名,立刻开门!”

    “罗柏是哪个国王啊?我们都是国,,,”杰克吼了回去。为了让他闭嘴,奥兹狠狠地一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

    “打我干嘛!”

    “闭嘴!”

    泰吉尔爬上大门旁的围墙,把褪色的黑斗篷绑在一根木棍上。“下面的人听我说,”他叫道,“镇上的人都走光啦!”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