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何去何从

    “那你这死老头又是谁?是不是女伯爵手下的胆小鬼啊?”头戴尖刺盔的蛮族战士说,“索兰(彩虹卫士)那个畜生在里面么?问他喜不喜欢这些火!”

    “我这儿没有帝国战士!”泰吉尔吼回去,“只有一群可怜的孤儿老人。我们和你们的战斗没关系!”

    “把门打开!不然,你们都要死!”手握旗帜的蛮族战士喊道。

    在全镇大火的照映下,托琳儿清楚地看出了他旗上的标志:蓝底红狼。

    泰吉尔啐道:“你们谁是头?”

    “我!”骑兵们让开了一条道,一名军官骑着战马缓缓而出,房舍焚烧的火光在他战马的铠甲上阴暗地闪烁。这人生得矮胖,盾牌上有个鹿身蛇尾的图案,精钢胸甲上则有华丽的涡形纹饰。他的面罩打开,里面是张苍白的猪脸。“我是星辰堡“饿狼军团”的军团长——哈顿。我们尊奉真正的国王,罗柏陛下。”他的声音高而尖细,“以国王之名,我命令你们立刻开门!”

    放眼四望,全镇皆已陷入火海。夜空中满是浓烟,跳动的火苗掩盖了天上的繁星。泰吉尔皱眉道:“我看没必要。你们想把这小镇怎么样,不关我的事,但请你高抬贵手,我们不是你的敌人。”

    “他们难道看不出我们既不是贵族也不是战士吗?”托琳儿小声说。

    “阿莉,我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在乎我们是谁。”若瑟小声回答。

    “既然你们不是帝国的人,就把门打开。”哈顿叫道,“我们只需确定你们诚实无欺,就立刻离去。”

    泰吉尔嚼着猩红草,“跟你说了,这里除了我们没别人,我跟你担保。”

    头戴尖刺盔的蛮族战士大笑,“你的话就像放屁!”

    “老头,你是迷路了吗?”一名枪兵嘲笑他,“镇里的人都走光了,你还敢留在这!”

    “我再命令你一次,以罗柏国王之名,立刻开门,以示忠诚!”哈顿吼道。

    泰吉尔想了很久,嘴里嚼个不停。最后他回道:“不行。”

    “哼,既然你不肯开门,便是星辰堡和自由联军的敌人!”

    “放过这些孩子!”泰吉尔吼道。

    “你们都得死。”哈顿臃懒地握拳举手,立刻有一支钢制长枪从他身后的火光和阴影里暴射而出。原本瞄准的定是泰吉尔,但中枪的却是他身旁的希卡伯。矛头贯入喉咙,血淋淋地从后颈爆出。希卡伯抓住枪身,无力地往后一倒,跌下围墙。

    “把他们通通杀光,一个不留!”

    话音刚落,更多长枪射了过来,托琳儿连忙抓住若瑟的外衣后背把她拉倒。墙外传来盔甲碰撞声,刀剑出鞘声,枪盾交击声,夹杂着咒骂和奔马的铁蹄声。

    一根火把高高飞过众人头顶,重重砸在庭院泥地上,火苗立即蔓延开来。

    “拿武器!”泰吉尔大喊,“大家散开!护住各段围墙!”

    若瑟想抽出短剑,却把剑掉在了地上。

    托琳儿捡起后,塞回到她手中。

    “我不会用剑,”她两眼发直。

    “很简单的!”托琳儿话说到一半,就卡在了喉咙中!她看到一只巨手攀上了木墙。她借着小镇燃烧的火光看到了那只手,清晰无比,时间在那一刹那仿佛不再流动。手指很粗,结了茧,指节间长满粗粗的黑毛,拇指指甲里还有泥巴。

    “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她心中默念。

    墙顶部,一顶圆盔缓缓出现在巨手后面。

    她单手从包袱里抽出了“死亡之舞”,用力向下一砍,剑刃正中对方攀爬的指节之间。“猛如蛇!”她尖叫。刹那间,鲜血喷溅,手指分家,刚出现的脸又匆匆落下。

    “下面!”若瑟大喊。托琳儿立刻旋身,只见另一个没戴头盔的大胡子,用牙齿咬住的钢斧的黑柄,双手攀爬。他的腿刚跨过木墙,托琳儿便持剑朝他眼睛戳去。他急忙往后躲开,重重地摔了下去。

    “看着他们,不要看我!”她对若瑟吼。随后又有一个人想爬上他们这段墙,女孩便死命挥舞短剑砍他的手,直到那人松手坠落。

    自由联军虽然没有梯子,但庄园的围墙乃是红衫木扎成的,很容易爬。

    敌人似乎永无止尽。托琳儿每砍倒、刺落、推下一个人,就又有一个爬上围墙。

    戴尖刺盔的巨汉也登上了防御工事,但泰吉尔用黑斗篷缠住了他盔顶的刺,趁那人翻身时,利落一刀,刺穿了他的喉咙。

    托琳儿每次抬头,便看到更多火把飞进庄园,在她眼底留下长长的火舌。

    四个“巨汉”拿斧头猛劈大木门,却被围墙上的老萨姆一个个射死。

    杰克和另一人在走道上扭打跌倒。在旁的一个孤儿,趁那人还不及起身,便用石块把他的头砸了个稀八烂!他爬起后,得意地怪叫几声,却发现孤儿的腹部插了把匕首,这才明白他再也起不来了。

    托琳儿跳过一具断手的尸体,这个人的年纪看来和海嘉特差不多。她相信这不是自己做的,但不敢确定。她听见扎莫(随从)向一名盾牌有鳄鱼图案的强盗讨饶,却被对方手中的钢锤打烂了脸!

    到处都是血、烟、铁和尿的味道!托琳儿不知眼前这个瘦巴巴的人是怎么爬上来的,但她和奥兹以及若瑟立刻扑了上去。奥兹砍落他的头盔,剑却断了。来的是个光头,连门牙都没有,生了一把灰斑胡须,模样很害怕。她虽然可怜他,但还是举起了“死亡之舞”!

    就在这时,若瑟在她身边大叫,“阿莉!”,然后砍劈她身后的胖子。

    胖子死后,奥兹利捡起了他的剑,飞身跳进庭院继续战斗。

    托琳儿环顾四周,发现许多钢铁阴影正在庄里跑动,火光在铠甲和刀剑上闪亮。她知道一定是有很多人翻过围墙了,要不就是小门被攻破了。她跳下了木制走道,用西佛瑞教的方式稳稳落地。

    庄园内,火光冲天,刀剑声和伤者的哀嚎响彻夜空,托琳儿右手握着“死亡之舞”,左手抓着包袱,楞在原地,不知该往何处去,四面八方都是死亡。若瑟戴着双角钢盔,在她身旁,哭出了声“阿莉,,,怎么办?我们都要死了!”

    泰吉尔奋力地跑来,用力摇她,朝她大吼,“阿莉!。。。”他用他惯有的方式叫道,“快走!这儿没救了,我们输了!你们俩能救几个孩子算几个,快带他们出去!快去!”

    “怎么出去?到处都是他们(自由联军)的人”托琳儿目光呆滞。

    “走暗道,谷仓里!”他大叫,“马车下面!”说音刚落,他又立刻持剑冲向火海,投入战斗。

    托琳儿望着泰吉尔的背影,哭出了声,她抓紧了若瑟的手。

    若瑟撕心裂肺地喊道,“阿莉,没听见吗,从谷仓出去!”托琳儿从双角头盔的缝隙中,看到了她眼睛中闪烁的泪光。

    两人找到了奥兹,他躺在地上,脸色惨白——小腿被钢制长枪刺穿,血流不止。

    “快走!阿莉,若瑟,快。。。别管我了。。。”

    “不行。。。要走一起走!”

    “走啊,不然我们都要死!”

    若瑟咬紧了牙齿抓着阿莉的手朝着谷仓跑去!她们不经意间瞥见小女孩坐在一团混乱中大哭,四周全是浓烟和杀戮。

    “救她!”托琳儿喊道。

    若瑟冲上去抓住了女孩的手,一把将她抱起!之后,继续向前跑。

    前方的夜幕是一片暗红,谷仓着火了,她想。烈火正自一根落在稻草堆上的火把朝四处蔓延,她可以听见被困其中的牲口发出的惨嚎声。

    小铁匠杰克跑出谷仓,“阿莉,快点!别管他们了。。。”说完,他丢下她俩,仓促地跑了进去。。。。

    冲进谷仓后,活像进了熔炉。四周浓烟密布,远处的墙壁,地板,屋顶都成了一片火海。驴子和马儿正在疯狂地嘶叫乱踢。烈焰挥动红热的翅膀,不断拍打驱赶着她们!暗道口每次只能进入一人,托琳儿朝着若瑟,喊道:“你带她(小女孩)先走!”说完她逃出燃烧的谷仓。

    相较之下,仓外真是凉爽极了,但四面八方都是死人。她看见老萨姆弃弓投降,却被当场斩首。

    到处浓烟滚滚,她怎么都找不到泰吉尔!一只铁手将她抓住。托琳尔旋身,用力挥剑,“死亡之舞”砍中那人的裆下。她没看到对方的脸,只见他锁甲间汩汩流出的暗红血液。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泰吉尔叔叔!你不能死!”

    终于,她在庄园的西边,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泰吉尔——全身上下布满了狰狞的上口,一根长枪刺穿了他的下腹,暗红色的鲜血染红了泥地。

    “好。。姑。。娘!快。。。走。。。。”这是泰吉尔对她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立刻转过身,朝着谷仓奋力跑去。

    浓烟如一条不停扭动的黑蛇,窜出敞开的大门,她可以听见谷仓内可怜牲口的哀嚎,驴鸣、马嘶,人的惨叫。她咬紧牙关,冲了进去,身子压低,因为底下的烟没那么浓。

    一只驴子困在大火之中,惊恐又痛苦地惨嚎,她闻到驴毛烧焦的臭味。屋顶也烧了起来,着火的木板和干草支离破碎,纷纷落下。

    托琳儿伸手捂住口鼻,跳入了暗道,掉了四尺后落地。嘴里全都是泥土,她不但不在乎,反倒觉得味道不错,泥土、水流、虫子和生命的味道。地底的空气阴凉而幽暗,地上惟有血腥杀戮、红色烈焰、呛人黑烟,以及人畜濒死的惨叫。她攥紧了“死亡之舞”,开始往前爬。往下爬了几十尺后,身后传来房屋倒塌的巨响,有如庞然怪兽的咆哮,接着一团热气和黑烟从身后呼地涌至。

    托琳儿屏住呼吸,亲吻暗道中的泥土,痛哭失声。“泰吉尔叔叔。。。。。。。。”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