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湖畔镇

    若瑟抱着小女孩和杰克一起,躲在湖旁的芦苇中。托琳儿逃出暗道后,看到镇上的熊熊烈火璀璨地映在水面,彷佛连湖也烧了起来。

    “若是湖水可以烧火,想必他们也不会放过吧。”若瑟这么说,托琳儿知道她说得没错。

    在普黎镇出事后的第二天夜里,托琳儿和若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偷偷地溜回了庄园的废墟。

    现场只剩焦黑的断垣残壁和遍地死尸,有些灰烬还在冒着苍白的浓烟。小铁匠杰克曾死命哀求她们不要回去,看到两人态度坚决后,他发誓——哈顿定会把她们抓起来全部杀掉。

    临行前,托琳儿将爱哭的小女孩交给了杰克,并要他等她们回来。

    当她们回去时,哈顿和他的人马早已离开了。

    庄园大门被砍倒,墙壁半塌,里面遍地死尸。若瑟只看一眼就受不了。“他们死了,全死了。”她捂着脸说,“还被狗啃过,你看。”

    “也可能是乌鸦。”

    “是狗是乌鸦,还不都一样?什么都没了。”

    “我要去找泰吉尔,至少给他挖个坟!”

    “他已经死了?”

    托琳儿双眼通红,一言不发,朝着最后看到泰吉尔的地方跑去,若瑟紧随其后。

    两人到达后,泰吉尔的尸体依然躺在原地,但扎进他身体的长枪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柄钢斧。那记致命的利斧把他头颅整个劈成了两半,但那把熟悉的大胡子,以及身上那件满是补丁、从不清洗、早已褪成灰色的黑衣又是那么地醒目。

    “他本来要送我去溪风城的。”托琳儿和若瑟一边为泰吉尔挖墓,心里一边想。:“要不是他救我,我可能早就死在月龙城里了!欠他太多了!还没来得及报答,,,,”

    安葬好泰吉尔后,若瑟想到了之前被泰吉尔派去亚诺堡的那两个人。

    托琳儿即可与她一起朝着东边跑去。亚诺堡虽然也遭到攻击,但最高的那座圆形的塔楼仅有一个入口,尚且位于二楼,必须搭梯子才能上去,一旦楼梯被收进塔里,哈顿的手下就奈何不了他们。自由联军的人马虽然在塔底堆上干柴放火,但石头始终烧不起来,而哈顿又没耐心把里面的人逼出来。

    此刻若瑟一叫唤,弓手安特就立刻放下梯子。托琳儿一听泽尔建议他们继续北上,不能回头,心中便重新燃起了前往溪风城的希望。

    几天来,他们沿着泥泞的湖岸缓缓前进,若瑟死也不肯踏上陆面的道路,杰克和安特觉得很有道理!

    托琳儿觉得湖水似乎在呼唤她。她好想一头跃进平静的蓝湖,把自己洗个干净,游个泳、泼泼水,然后躺在艳阳下晒干。可她和若瑟一样,不敢在男人面前脱衣服,连洗衣服都不敢。所以每天日落,她只能常坐在湖边岩石上,两脚垂在沁凉的湖水中。后来她把那双破烂不堪的鞋子丢了。赤脚走路起初很痛苦,但水泡会破,割伤会愈合,最后她的脚底硬得跟皮革一样。脚趾间满是湿泥的感觉很舒服,她喜欢肌肤与大地相连的悸动。

    在离开普黎镇后的第二天清晨,托琳儿将“死亡之舞”交给了若瑟,然后费尽力气,爬上了湖岸边的一棵紫衫树,她站在最高的枝干上,看见远处的林间突出的烟囱,些许茅草屋聚集在湖岸,一条小溪注入湖中。岸边有座木造码头伸入水里,旁边是一间低矮的石顶长屋。

    她继续向外攀爬,直到后来树枝有些承受不住她的重量。码头边没有船,但她可以看到从烟囱里升起的缕缕轻烟,以及马厩后半掩的马车。

    她站在树上观望了很久,盼望能看到些什么:一个人、一匹马、一面旗,任何能提供讯息的东西都好。有几次,她隐约见到一点动静,然而房屋的距离实在太远,无法确定。但有一回,非常清晰地,她听见了马的嘶叫。

    天上满是飞鸟,大半为乌鸦。它们在茅草屋上空振翅盘旋,远处观之,大小和蚊子无异。东边的湖泊活像一片被太阳敲出的蓝,占据了半个世界。

    到目前为止,他们经过的所有地方都空荡无人、废墟一片,不管农田、村镇、城堡、神庙、谷仓都是同样下场。自由联军能烧则烧,能杀就杀,甚至到处放火焚毁树林。好在树叶仍青,而且最近下过雨,因此火势没有扩散。

    托琳儿跳向下面的树枝,同时伸出双手保持平衡。她着地很轻,脚趾弯曲,紧扣树枝。随后她走了几步,再往下跳到一根较大的枝干,接着双手悬吊在树枝上,一手接一手地向里爬,穿越密集的树叶,直到手脚触到主干。树皮摸起来很粗糙,她很快下了树,最后五尺一跃而下,着地滚翻。

    若瑟伸手拉她起来,“你上去了好久。看到什么了吗?”

    “一个渔村,不大,就在北边的湖岸。一共十五间木屋和一间石屋,我数过了。我还看到半露的马车。那地方有人。”托琳儿回道。

    “阿莉!这把剑(死亡之舞)要藏好,不要让他们抢走了!”若瑟将金色长剑交还给了托琳儿。

    “我得找个东西把它包起来!”托琳儿也觉得自己的剑太过显眼,可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东西包裹它。原先的那个包袱和里面的衣服,在大火中都已经烧成了灰烬。

    “阿莉,给!你的剑夜晚就像星星一样,闪个不停,我怕把他们(自由联军)给引来!”杰克解下脏兮兮的铁匠围裙,递给了托琳儿。

    “谢谢!”托琳儿接过皮围裙,将“死亡之舞”遮盖的严严实实。

    “小灰鼠”(爱哭的小女孩)从灌木丛里爬了出来。这绰号是杰克取的,他说她长得很像老鼠,其实根本没那回事,他们觉得总不能老叫她“爱哭鬼”吧,再说她后来也不再哭了。

    “刚才看到人了吗?”杰克问道。

    “只看得到屋顶,”托琳儿说,“不过有些烟囱在冒烟,我还听见了马叫。”“小灰鼠”伸出双手,紧紧搂住她的腿,最近她经常这样。

    “有人就有吃的!”杰克道。他太吵了,泽尔一天到晚叫他放低音量,却不起作用。“说不定会分咱们一点!”

    “说不定把咱们都宰了。”弓手安特说道。

    “只要乖乖投降就好了。村民不杀人!”若瑟挪了挪头上的钢盔说道。

    “你这口气还真像泰尔吉。”托琳儿说道。

    泽尔坐在一棵橡树下,背靠两块粗厚的树根。自逃出普黎镇以后,他一直在思考,尽管思来想去都一样。

    “真要杀我们,那非投降不可,”杰克说,“泰尔吉就是太自以为是了,不然大家都不会死,他应该听话开门的。”

    托琳儿真是受够了杰克这番“泰尔吉应该投降”的评论。可小铁匠将自己从不离身的皮围裙都给了她,因此,她只好沉默不语。

    杰克又说道:“他们命令泰吉尔开门,还是以国王之名说的。只要以国王之名说的事,你就一定得照办。都是那臭老头的错,如果他乖乖投降,咱们就不会有事。”

    “闭嘴!”若瑟忍无可忍:“不许说泰吉尔坏话,他已经不在了!他是为了我们才死的。”

    “杰克,还给你!”托琳儿解开了包裹着金色利剑的皮围裙,扔还给了小铁匠“你是个混蛋!”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我是混蛋!阿莉,这个你还是拿着吧!”说完,他低着头,将皮裙塞回到了托琳儿的手里:“快把剑包起来!我还不想死!”

    “不要。。。”托琳儿倔强地回道。

    “阿莉!”若瑟劝喊道。“小灰鼠”也不停地拉拽着她的衣角。

    泽尔走来后,眉头一皱,“只有军团首领和贵族才会互相俘虏,讨取赎金,他们才不管我们这种人投不投降呢。”他转向托琳儿,“阿莉!你的剑虽然漂亮,但真的太过招摇了!要不,就干脆扔了吧!”

    “不!”托琳儿一把抢过杰克手中的围裙,将“死亡之舞”再次掩盖的密不透风。

    “在树上,你还看到什么了?”若瑟问道。

    “如果是渔村,我敢打赌,他们一定会卖鱼。”杰克又开口了。湖里有的是鲜鱼,可惜他们没工具抓。

    托琳儿试过用手,学习之前若瑟的把式,只是鱼的动作比鹿还快,水光反射又老害她看不清。

    “有没有鱼卖我不清楚。”托琳儿拉拉“小灰鼠”一团纠结的头发,心想“再怎么样也不能让她挨饿”。

    “那边有乌鸦,那里肯定有东西死了。”

    “一定是死鱼,给冲上了岸。”安特说,“乌鸦能吃,我敢打赌咱们也行!”

    “咱们应该抓几只乌鸦,吃乌鸦才对!”若瑟说,“咱们可以生个火,像烤鸡一样把它们烤来吃。我真的不想再去抓鱼了。而且这的鱼吃起来都有股怪味!”

    泽尔皱眉的时候看起来很凶,他的胡子愈长愈浓密,黑如石南:“乌鸦不能吃!它们吃的都是尸体,腐肉!”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