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黑魔

    “小灰鼠肚子饿,”杰克开始哀嚎,“我也饿。”

    “谁肚子不饿啊?”托琳儿道。

    “你啊!”杰克啐了一口,“你这贪吃鬼。”

    托琳儿真想一脚踹在小铁匠圆滚滚的肚皮上,“我不是说过吗?我吃不下的一定都给你!”

    杰克露出作呕的表情,“我若不是太胖了,早就打几只野猪来吃了。”

    “打野猪。”她嘲笑道,“你知道不?你得先有一根猎猪用的长矛,要有马儿和猎犬,还要有人帮你把野猪从窝里赶出来。”托琳儿想起小时候,父亲就跟海嘉特一起在红杉林里猎野猪,有那么几次他还带方脸艾伦(艾隆的儿子)去过,但从不准她跟去。托里克告诉她——打猎之事不适合淑女,并答应她长大以后可以养只自己的猎鹰。如今她已经长大了,但此刻,要是有只猎鹰,她铁定先把它吃了。

    “你懂什么打野猪?”杰克回道。

    “起码懂得比你多。”

    泽尔没心情听他们吵架,“你两个都给我安静!让我想想该怎么做。”他一思考便会露出痛苦不堪的神情,彷佛难受得紧。

    “我们根本不知道那里的人是谁。弄不好可以偷点吃的。”若瑟建议道。

    泽尔抬头看看太阳,“要溜进去最好趁傍晚,等天一黑,我就先去看看。”

    “不,我去,”托琳儿说,“你在这保护大家。”

    泽尔又开始皱眉,“那我们一起去。”

    “应该叫阿莉去,”杰克说,“她动作比你们快。”

    “我说了,我跟他一起去。”

    “那你们回不来怎么办?”杰克不安地说道“这附近有狼,昨晚我守夜时听见的,好象就在附近。”

    托琳儿也听见了。昨晚她睡在一棵铁树的枝头,结果被狼嚎惊醒。后来她坐着听了整整一个钟头,只觉得背脊发凉。

    “你还不准我们生火吓它们,”杰克说,“把我们扔下来给狼吃,这样不对!”

    “谁把你扔下来?”泽尔嫌恶地说,“就算狼真的来了,若瑟有剑,你也在旁边。我们只是去看看,如此而已,我们会回来的。“

    “那好吧!你们小心,不管遇到谁,先投降就好!”杰克嘱咐道。

    泽尔催促,“阿莉,我们走。我想在日落之前接近一点。若瑟,“小灰鼠”就交给你了,别让她跟着我们。”

    “她昨天踢我呢!”

    “你不把她看好,小心我踢你!”不等对方回答,泽尔就转身出发了。

    托琳儿得小跑才能跟上,泽尔大她十二岁,足足比她高上两尺,又长了双长腿。有好一阵子,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满脸怒容地在树林里费力穿梭,发出很大的噪音。最后他终于停下脚步:“我觉得你还是回去吧。万一有危险。。。”

    她并不惊讶,:“走吧!别浪费时间了。”

    “只要受了伤,就等于宣判死刑了!”泽尔低头避过一根低垂的树枝。

    “我会小心的。我有剑!”她很确定,“死亡之舞”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经过普黎镇的那场大火后,她便时常想起父亲口中常说的那句“攻吾者!必先亡!”

    他们爬下一条陡峭的山沟,然后抓住树根爬上另一边。

    泽尔说道:“我受够杰克了,受够了他满嘴投降的话。若泰尔吉还在,一定打得他满地找牙。他对我们一点用都没有,那爱哭的小妹也一样。”

    “你别打“小灰鼠”的主意!她只是肚子饿又害怕而已。”托琳儿回头看了一眼,幸亏小女孩这次没跟来。若瑟一定照泽尔的吩咐,乖乖把她捉住了。

    “没用就是没用。”泽尔倔强地重复,“她和杰克还有若瑟,安特,都只会拖慢我们的速度,最后害我们送命。这帮人里面,你是唯一有用的,虽然你是女孩。”

    托琳儿整个人僵在原地。“什么意思!”

    “我们可以自己去溪风城,这样要快的多。我的舅舅在钢铁大街有个铺子,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不,我绝不会丢下他们。”

    “那我们只能被他们活活拖死!”

    “我才不管呢!就算死,我也不会丢下他们!”

    “你又不是骑士!干嘛去管他们的死活!”

    “就是不行!”

    “你没看到泰吉尔是怎么死的吗?要不是为了他们那群老弱病残,他会死的那么惨吗?你这样只会和他一样!到头来,杰克还会说你傻瓜!”

    “那又怎么样?要是没有泰吉尔,我们能活到现在吗?”

    “你那么崇拜他!”泽尔微笑,“他知道吗?”

    “我才不管他知不知道。”托琳儿想都没想,“在我眼里,他和凤(圣战六骑士)大人一样!都是伟大的骑士”

    “好了,走吧!”泽尔催到:“我也不会丢下他们,总不能输给你这个小姑娘吧!”

    “你要说到做到。”托琳儿说道。

    “当然!”泽尔回道:“那天血骑来抓若瑟,你为什么认为他们抓的是你?”

    托琳儿咬紧嘴唇,想起泰吉尔生前再三嘱咐过的那些的话:“阿莉。记住!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皇后已经下了重金,要你和海嘉特的人头!”

    “要是知道为什么,一定跟你说!可我真的不知道!“她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原来的名字叫什么?也叫阿莉吗?”

    托琳儿瞪着脚边蜷曲的树根,知道自己无法再隐瞒。泽尔可能已经猜出了真相,她要么当场拔出“死亡之舞”杀了他,要么信任他。就算真的动手,她还不确定是否杀得了他,因为他不但有剑,更比她强壮许多。所以唯一的选择是说出自己的真名。“不许告诉杰克和安特,”她道。

    “不会,”他发誓,“他们不会从我这里知道。”

    “托琳儿,”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托琳儿!”他顿了一会儿,“财政大臣就姓托,就是被杀的那个叛徒。”

    “他才不是叛徒。他是我父亲。”

    泽尔眼睛睁得老大,“所以你。。”

    她点点头,“泰吉尔本来要送我去溪风城的。”

    “那你就是贵族的。。。。淑女了。。。”

    托琳儿低头看看自己,一身破烂衣裳,光溜溜的脚丫,破皮满茧。她看到趾甲缝里的泥巴,看到手肘上的伤疤,心想:“这副模样,老奶妈都一定认不出我来了。哥哥(海嘉特)说不定可以,但他会先假装不认识,然后像抓盗贼一样把我弄回家去!”

    “父亲说我母亲是淑女,但我从来都不是。”

    “怎么不是?你是大贵族的女儿,住在城堡里,对不对?而且你。。。老天。。。”泽尔突然犹豫起来,似乎有些害怕。“请您原谅我,小姐。我不该说“抛下他们”那样的话!”

    “够了!”托琳儿生气地大喊。“你这是寻我开心吗?我早就不是什么小姐了!我是通缉犯!”

    “小姐,我也是懂礼仪的人。”泽尔道,倔强一如往常,“每次好人家的女孩跟着父亲上我们店来,泰吉尔就会吩咐我单膝跪下,直等她们跟我说话才能开口,并且一定要称呼她们为‘小姐’。”

    “你若是改口叫我小姐,连杰克都能发现!还有,你以前在什么店里干活呀?”

    “奥德羊肉馆!”

    “什么!那是父亲的产业,我为什么没见过你!”

    “小姐,我一直在灰古城的分店里!原来我以为泰吉尔是大老板!原来你才是!”

    托琳儿两手锤打他的胸膛,他被一颗石头绊了一跤,噗通一声坐倒在地。“真的!你父亲不在了,那不都是你的产业了!”他笑着说。

    “别说了!”她踢他侧身,他却笑得更厉害。“你爱笑就笑个够,我去看看村里有什么人。”

    太阳已经没入树丛,黄昏很快便会降临。

    “你闻到什么了吗?”托琳儿问。

    泽尔嗅了嗅,“死鱼?”

    “你明知道不是。”

    “我们最好小心点。我从西边绕过去,找找有没有路。既然你看到马车,一定有路可走。你从岸边走,如果需要帮忙,就学狼嚎。”

    “那太苯啦,如果需要帮忙,我会喊的。”她握紧黑裙布包裹着的“死亡之舞”,箭步跑开,赤脚在草地上寂静无声。当她回头张望,发觉他正盯着自己,脸上是那个思考时才会出现的痛苦表情。他心里大概认为不该让淑女出去偷东西吃吧。

    托琳儿的直觉告诉她——这个黑胡子要做蠢事了。

    离村庄愈近,味道便愈浓烈。她觉得闻起来不像死鱼,倒像是腐肉,她忍不住皱起鼻子。

    林木开始稀疏,她改钻灌木丛,在矮丛间滑动,每走几码,她便停下来侧耳倾听。到第三次时,她听见了马的嘶叫,还有人的话音,恶臭味也更加难闻。这是死人的恶臭,一定是。先前看到泰吉尔和其他死者时,她已经闻到过了。

    村子南边生了一丛浓密的蔷薇花藤,她抵达那儿时,夕阳已经逐渐消失,藤丛中到处都是萤火虫。

    越过篱笆,她看到茅草屋顶。她爬啊爬,找到一个缺口,蠕动着、小心翼翼地钻了过去,没有让任何人发现。这时,她看到了恶臭的源头。

    湖水轻柔地拍打浅滩,岸边立起了三排刑架,都是用棕灰色的树木搭成的。早已不成人形的尸体倒挂在刑架上,双脚被铁链扣住,任由群鸦肆意啄食。

    乌鸦从这具尸体飞到那具尸体,每一只都伴随着成百上千的苍蝇。湖面若有微风吹来,离她最近的尸体便会轻轻摇动,彷佛要挣脱铁链,他的脸已被乌鸦和秃鹫咬去了大半,喉咙和胸膛被生生撕裂,绿色发亮的内脏和扯烂的皮肉条在腹部的开口悬晃。一条手臂被生生撕下,骨头散落在几尺开外,破裂断开,满是咬痕,上面的烂肉早被啃食的干干净净。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