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托琳儿

    托琳儿强迫自己看了一具尸体,又看一具,再一具,同时不断地默念着“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这些尸体全都惨遭蹂躏,腐烂已久,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他们早在吊死前衣服便被扒光了。可他们看起来却不像没穿衣服的人——看起来根本不像人。乌鸦吃掉了他们的眼睛,所有脸庞都不能幸免。第二排刑架的第六个,铁链上只剩下两条小腿,随着微风轻轻晃动。

    “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死人伤不了我,但杀死他们的人却可以。”

    绞刑架后方的不远处,两个身穿盔甲的人手握钢制长枪,站在水边的低矮木屋前,那间屋有茅草屋顶。门前的泥地上插了两根铁杆,上面挂着旗帜,一面蓝,一面黄!光线太暗,她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自由联军的蓝旗。思索片刻后,才明白——根本用不着见到饿狼图案,这些死人就已经说明了一切,除了自由联军,还会有谁会这么残忍?

    这时,传来一声大喊。

    两名长枪守卫立刻转头,只见第三人推着一名俘虏出现在视线里。在微弱的月光下,根本看不清长相,可犯人和她一样赤着脚,穿着随从的布甲,托琳儿一看便知是泽尔无疑。“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她心想。“如果他还在身边,我一定再狠狠地踹他一脚。“

    三个守卫高声交谈,但她距离实在太远,听不出讲些什么,附近又有大批秃鹫尖叫着拍翅干扰。

    一名守卫朝着泽尔问了一个问题,但显然对答案很不满意,便用长枪柄猛击他的侧脸,把他打倒在地。

    抓到他的人随后又踢了他一脚,另一个守卫则在一旁静静观看。最后,他们拉他起来,押着他朝那间长屋走去。

    当他们打开厚重的木门,立时有一个小男孩窜出,却被守卫一把攫住手臂,扔回了屋里。

    托琳儿听见里面传出哭声,接着是一声凄厉痛苦的惨叫,她不禁吓得咬紧了嘴唇。

    守卫把泽尔也推了进去,然后拴上门。就在这时,一阵清风从湖面吹来,两面旗帜抖了一下,飘了起来。正如她所担心的,高的那根铁杆的旗上绣着红色恶狼。另一面则是深黄,绣着一头棕色的花豹。是豹,她想“以前见过这些豹,但是在哪儿呢?”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泽尔被他们抓走了。不管他有多苯多倔强,她总得想办法救他出来。她不确定里面那些强盗知不知道太后也要抓她,若是知道,那抓住了也是安全的——至少暂时是安全的!

    托琳儿早知道自己阻止不了泽尔。她清晰地听见各种尖叫从那栋无窗的长屋中传出!

    她又待了一阵子,看到守卫换班,人来人往,他们牵着战马去溪边喝水,还有一队打猎的人从森林里回来,用木棍抬着一头野猪。她看着他们把野猪清理干净、掏出内脏,在对岸生起了火。肉香和尸臭奇妙地混杂在一起,一见有吃的,其他人纷纷跑了出来,大多穿着锁子甲或硬皮衣。野猪肉烤好之后,最美味的部位被人送进木屋后的一扇铁门内。

    她原以为可以趁夜色摸进去救泽尔,没想到守卫点起了火把。一直到深夜,一个侍从把面包和烤肉带给两名守夜的强盗,之后又有两个人带酒过来,大家轮流传着酒袋喝。喝完以后,来的人离开了!可守卫仍旧拄着长枪留在原地。

    眼看无机可趁,托琳儿终于从蔷薇藤堆里钻出,回到黑暗的树林。

    夜色渐深,一轮新月在流云间忽隐忽现。黑暗中她不敢奔跑,生怕被树根碎石绊倒或是迷路。

    当她从杰克和若瑟身后的树林走出来时,他俩吓得差点没尿裤子。“嘘!”她伸手抱住跑过来的“小灰鼠”!

    若瑟睁大了双眼瞪着她,“还以为你们抛下我们不管了呢。”她手握短剑,正是泰吉尔从血骑卫士的军官手中夺来的那把。

    “我还以为是狼呢!”杰克叹道。

    “泽尔呢?”安特问。

    “被抓走了。”托琳儿小声说,“我们必须要救他出来。杰克,你得帮我,我们摸过去杀掉守卫,然后我去开门。”

    安特和杰克不约而同地问道,“有多少人?”

    “我看不清,”托琳儿低下头,“至少三四十个吧,可门边现在只有两个。”

    杰克似乎要哭了,“我们打不过三四十个的。”

    “你只对付一个就好,另一个交给我,我们把泽尔放出来就跑。”

    “我们应该投降,”杰克说,“过去投降就没事了。”

    托琳儿倔强地摇头。

    “那就别管他。”杰克哀求,“他们不知道还有我们,我们只要躲起来,他们就会走的,你知道他们一定会走。泽尔被抓又不是我们的错。”

    “杰克,你真蠢,”托琳儿怒道,“要是我们不救泽尔出来,大家都会死的。想想看,谁认识去溪风城的路?”

    “你啊?你不认识吗?”

    “我又没去过?算了,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要回去救他。”她态度坚决地说道:“你必须和我一起去!若瑟和安特保护“小灰鼠”!”

    杰克瞥了一眼若瑟,又转头朝着安特。“好吧,”他不情愿地说。之后,安特将自己的短剑交给了小铁匠,并嘱咐他千万不要弄丢了。

    “若瑟,安特,你们看好小灰鼠。”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安特说道。

    “不,你留下保护他们!”托琳儿望着弓手“你必须留下,不然他俩就真的要喂狼了!”

    杰克跟着托琳儿朝着湖边的村子跑去。

    找路回村花了很长时间,小铁匠在黑暗中一直跌跌撞撞,时不时地还迷失方向。托琳儿只好停步等他,然后再重新前进。最后她干脆拉起他的手,牵着他穿过树林!

    当他们首度看见从村里传来的模糊灯火时,她说:“记住,篱笆另一边有几排尸体,不过他们没什么好怕的,你要知道: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我们要很小心、很小心地行动。”杰克点点头。她先钻进了蔷薇藤丛中,之后压低身子走到了另一边等小铁匠。

    杰克爬出来后,脸色发青,气喘吁吁,刚要开口,托琳儿急忙伸出手指挡住了他的嘴巴。

    两人匍匐前进,穿过三排刑架,在摇晃的尸体下方慢慢移动。小铁匠从头到尾都不敢抬眼,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冷不防的,一只乌鸦停上他的背,他禁不住倒吸一口气。

    “谁?”黑暗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杰克一跃而起,“我投降!”他把剑丢开老远,惊起几十只乌鸦,振翅在尸体旁飞舞。

    托琳儿抓住他的腿,想拖他躺下,但小铁匠使劲挣脱,挥舞双手,反而向前跑去,“我投降!我投降!”

    她跳起来,刚想拔出“死亡之舞”,却被团团围住。接着,有人扑上来,把她拉倒在地,另一个人则把剑从她手中夺走。她张口便咬,咬到的却是又冷又脏的锁甲。

    “哈哈,凶狠的小妹妹噢!”那人笑道,接着便是迎面一拳,差点没把她的头打飞。

    托琳儿浑身疼痛,无力地躺在地上,强盗们就在旁边交谈,她耳鸣不已,根本听不清他们谈的内容。她试着爬开,却觉得大地在脚下摇晃。他们抢走了“死亡之舞”,这耻辱比皮肉之伤更令她痛苦,而皮肉之伤就已经让她痛得要命。“死亡之舞”是家族的至宝,可她还没来得及拔剑,就已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最后有人一把抓住她背心前襟,逼她跪下,杰克也跪着。在他们面前的,是托琳儿这辈子所见最为高大的人(蛮族),简直就像从老奶妈故事里跑出来的怪物。

    她不知这巨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见他褪色的黑外衣上绣着一只奔跑的金丝花豹。

    刹那间,托琳儿想起自己在何地见过这花豹标志了,那是“银袍子”(强盗组织)的旗帜,海嘉特曾经将追铺强盗时缴获的旗帜带回财政塔楼,还说到他们的首领是个强壮无比的蛮族战士,叫——黑魔!

    托琳儿低下头,对周遭事情朦朦胧胧,只听杰克还在嚷着投降。黑魔只说了一句:“带他们(强盗)去找你的同伴!”便转身离开。

    之后,她脚步踉跄地经过刑架上的尸体,杰克则对他们不断保证,只要不伤害他,他就帮助他们打造上好的盔甲的武器。四个强盗跟在他们身后,一人持火把,一人拿长剑,另外两个拄着长枪。

    若瑟在树林中,一看到银袍子,便果断地扔掉手中短剑,“我投降!”

    安特见状后,将长弓高举过头顶,低头不语。拿剑的强盗怕他逃跑,就将利刃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拿火炬的人在树下巡了一圈,“只有你一个?铁匠小弟说还有个小女孩。”

    “她听到你们过来就跑了,”若瑟道,“你们走路声音很大。”

    托琳儿听到后心想:跑啊,“小灰鼠”,跑得越远越好,跑去藏好,永远不要回来。

    一个长枪守卫走到若瑟身边,取下了她那顶双角钢盔,轻抚着她的侧脸,之后,盯着她的下体说道“小妹妹,把你的衣服全脱了!兄弟们渴了!”

    “不要碰我!”若瑟一边抬手反抗,一边嘶喊道。

    “把剑放下,跟你开玩笑的!饿吗?我们有吃的,他从腰间的袋子内摸出了一块野猪肉,声音还带着几分关切。

    “走开!”若瑟抽泣着“别碰我。”

    “别。。别伤害她!别。。。”安特还未说完,架在颈部的长剑就深深地割进了他的喉咙,直至见骨,鲜血染红布甲。

    “求求你们,放过我们!我保证,给你们打造最好的铠甲!”杰克冲上前,拉扯着长枪卫士,苦苦哀求。

    “滚开!死猪!”那人一脚踢开杰克,之后随手操起长矛,刺穿了小铁匠柔软的咽喉,他抖了一下,便跪倒在地,一动不动。那人拔出枪尖,鲜血有如暗红的喷泉般涌出。“你以为我们真要gan她!蠢货!”他咯咯笑道。

    “带她们去牢房!”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