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赤岩城!

    “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托琳儿告诉自己,却始终不能驱散恐惧。恐惧就跟发霉的白面包,就跟长途跋涉后脚趾间长出的薄茧一样,成为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她以为自己早已尝够了恐惧的滋味,但在湖畔边那间长石牢里,却完全推翻了自己的认知。

    黑魔在下令出发前,他们一共在此逗留了九天,每天都有十几个无辜的人死去。每天傍晚,他吃完晚餐就进入石牢,随意挑选一个“囚犯”来严刑逼供。

    牢中的村民们谁也不敢抬头看他,或许他们以为假如不去注意他,他也不会注意到他们。。。。但事实完全不是这样——他爱挑谁就挑谁,没有地方可以躲藏,没有计谋可以玩弄,没有办法可以逃脱。而没被挑中的人,则必须在一旁全程观摩审讯,以了解反抗和叛逆的下场。

    有位女孩曾跟一个长枪卫士连续睡了两天,而黑魔在第三天选中了她,那个强盗却什么也没说。

    有位老人总是笑容满面,一边帮牢里的人修补破鞋,一边唠叨离家远去星辰堡加入自由联军的孙子。“他是罗柏国王的人,”他总跟大家说,“就跟我一样,都是星辰堡忠诚的仆人,一切皆为自由联军。”他絮叨个不停,若瑟给他起个外号就叫“自由的狗腿”,当然,谁也不敢当着卫兵们的面讲。“自由的狗腿”在第四天的时候,他被挑中了。

    有位因中毒而留下满脸红痘的少妇在审讯中提出,只要他们保证不伤害她儿子,她愿意付出所有的一切。黑魔先让她把话说完,然后在第二天早上绞杀死了她儿子,接着又硬生生地拧下了她的头颅。湖畔边的刑架上,又多了一大一小两具尸体。

    最悲惨的就是泽尔,他也在第五天被黑魔选中,拷问的时间比任何人都要短,因为他一问三不知,什么都回答不上,结果,午夜的时候就被挂上了绞刑架。

    “阿莉,要是那个怪物哪天挑到了我,你就帮我给灰古城的阿文师傅报个信,告诉他——我过的很好!”若瑟透过牢房的铁窗,望着湖畔边刑架上的泽尔,哭出了声“我真的还不想死!”

    托琳儿抓紧了她颤抖的双手,“若瑟,要是挑中了我,你就帮我给哥哥报个信,他叫海嘉特!告诉他一定要为我报仇!”

    “嘘!”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听到“报仇”两个字后,急忙劝止:“不要再说了,孩子!”

    那晚,她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但却清晰地记得——那个美妙的梦!在梦中,她看见哥哥海嘉特穿着金盔金甲,带着一大队帝国战士策马冲进了湖畔镇,不但挥剑杀死了巨汉黑魔,还救下了所有的村民!接着,他命人将所有的仇人都绑上了湖边的刑架!有新王洛齐,太后朱莉,哈顿,伊恩。。边但醒来后,伴随着她的依然是黑暗,恐惧,以及流了一晚上眼泪的若瑟。

    审问由一个人称“猪毛笔”的强盗负责。此人脸长眼小,衣着朴素,若非日日见他办事,托琳儿与若瑟定会将他认做村民。

    而被选中的人,都会被猪朱毛笔弄个半死,问的不满意,就直接拖去去湖边的死刑架。。。。。

    在石牢的第二天,托琳儿就看到了那个被抓时曾经要咬的人,而他称她为凶狠的小妹妹,并用戴链甲的拳头打了她的脑袋。有时候,由他协助猪毛笔审讯,有时候则是其他人。在残酷的审问程中,巨汉黑魔只是纹丝不动地站在一旁观看倾听,直到受害者悲惨的死去。

    问来问去都是一样的话:村里有龙骨吗?黄金和珠宝呢?粮食呢?达沃斯(诺亚堡女伯爵)在哪儿?牢中有谁帮助过她?她离开后去了哪儿?她身边有多少彩虹卫士?其中有多少剑士,多少弓手,多少骑兵?他们装备如何?有多少人受伤?可曾见过帝**团的其他军队?他们又有多少?什么时候见着的?他们举着什么样的旗帜?他们去了哪儿?村里藏有龙骨吗?银子和珠宝呢?女伯爵在哪儿?她身边有多少人?到第三天,若瑟和托琳儿都能倒背如流。

    通过询问,强盗们在湖畔村找到几枚金币,一袋碎银块,还有一只缺了口的、镶着绿水晶的酒杯——三个强盗差点为它动手。

    猪毛笔也问出一点消息,有人说达沃斯伯爵拖着十个老弱残兵,有人则说她带着几百名全副武装的彩虹卫士;她或许去了溪风城请求援军,或许去了北面的冰冻平原,再或者去了南面的月龙城;她乘坐小船横渡大湖——到头来所有人的下场都一样:不管男人、女人,还是老人,无人能在猪毛笔盘问后幸存。最多熬到天亮。到第二天夜里,他们的尸体不是倒挂在湖边,就是挂在丛林***给狼群享用。

    一场冤案夺走了她的一切:父亲,哥哥,师傅,还有希望和勇气。自由联军的强盗们又夺走泰吉尔和一路陪伴她的伙伴,此刻,只有若瑟还在她身旁,她们每天都在祈祷——不要被黑魔选中。

    第九天,黑魔的手下押着所有囚犯前往赤岩城(银袍子的堡垒)

    当他们离开湖畔镇时,托琳儿终于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剑士。西佛瑞决不会任由他们击倒,把剑夺走,决不会在他们杀害安特,小铁匠,泽尔的时候,袖手旁观;他也决不会默默地坐在石牢中,更不会没骨气地混在俘虏堆里拖着脚步前进。他感觉自己更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大群绵羊里的一只。她痛恨村民们的懦弱,更痛恨自己的懦弱。

    一路上,俘虏他们的人不许他们互相交谈,但总有人管不住舌头。有个六岁的小女孩不停地叫着妈妈,因此强盗们用带刺钉的铁锤砸烂了她的脸。随后孩子的妈开始尖叫,

    巨汉黑魔便把她也杀了。

    若瑟和托琳儿只能站在一旁,无能无力地看着他们死去,什么也做不了。智慧和勇气在这里又有什么用呢?

    半路上,一个被挑去审讯的中年男子试图表现得很勇敢,无所畏惧,但到最后,仍旧和其他人一样哀嚎着死去。这群囚犯中没有勇者,只有懦夫和假装勇敢的懦夫。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女人和小孩,只有不到十个男子,而且不是很老,就是很小。

    离开湖畔镇的第七天,俘虏就已经死了一大半!第八天,强盗们终于停止了审讯!黑魔说,幸存者将被带去赤岩城服侍洛兰特(银袍子首领)大人。“你们是逆贼,是叛徒,应该感谢洛兰特大人能给你们这次机会。只要乖乖地顺从、服侍,你们就能活下去。”

    “他们是恶魔!恶魔!”某晚他们睡下后,若瑟听到一位枯瘦的老妇人对身边的人抱怨,“我们从没做过坏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他们就是恶魔,闯进我们的村子,想杀谁就杀谁,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但黑魔大人至少没有伤害到我们,”她的朋友悄声道,“昨天,跟着他的那个随从,还特意为所有的东西付了钱。”

    “付钱?他们杀了我的儿子,昨天又塞给我一块作了记号的碎布。我倒是问你,这破破烂烂的布我能吃吗?它会帮我下蛋吗?”她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强盗在旁边后,掏出腰间的金绸缎,用力地撕成了三块,“这个给帝国的新王!这个给自由联军!还有一个给他们(银袍子)!”

    “真是可耻啊,造孽啊,”一个秃头老人唏嘘道,“先王若是还在,决不会发生这种事。”

    “洛萨国王吗?”托琳儿忍不住问。

    “不,我说的是洛沣国王,愿月神保佑他,”老头道。他的声音太响了些,一个长枪卫士慢腾腾地晃悠过来,硬生生地打掉了老头仅剩的两颗牙,那晚无人再敢说话。

    除了他们这些俘虏之外,黑魔还从沿路的村庄上抢来了七头驴,一笼大白鸽,一头骨瘦如柴的奶牛和装满九辆马车的鲑鱼。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