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勇士团?

    黑魔和他的手下有战马可骑,但俘虏们全是步行,凡因生病或是体力不支而掉队或笨到想逃跑的人都会被当场斩杀。

    天黑以后,强盗们会把女人们带到灌木丛里,她们中的大多数似乎早有准备,也就相当顺从地去了。托琳儿与若瑟为了不被强盗们带走,便故意将将身上弄的恶臭难闻,只要稍微靠近她们,强盗们就会立刻转头走远。

    。有个女孩,长的比旁人漂亮,每晚都被四五个不同的男人带出去,最后她终于忍不住用石块砸了一个士兵。黑魔当着大家的面,举起一把丑陋的巨剑,砍掉了她的脑袋。“尸体扔去喂狼,”完事之后,他一边将剑递给猪毛笔擦拭,一边下令。

    托琳儿时时不忘瞥看“死亡之舞”,它就插在一个白须秃顶的士兵腰间,那人名叫阿塔利(人族),也是黑魔的助手。

    黑魔是蛮族,身形庞大,用的也是重型武器,因此对“死亡之舞”毫无兴趣,加上阿塔利再三索要,他就干脆将这柄稀世宝剑赏给了他。

    “幸亏他们把它(死亡之舞)抢走了!”她心想,“否则我定会拿它去刺杀黑魔,然后被他劈成两半,丢去喂乌鸦和秃鹫。”

    阿塔利虽然抢了“死亡之舞”,但他并不像其他人那么坏。她和若瑟刚被抓时,所有的银袍子对她而言都是无名无姓的陌生人,带着护鼻盔,看起来都差不多,但经过一些时日,她逐渐熟悉了所有人。她知道谁懒惰,谁残忍,谁聪明,谁蠢笨,也知道那个外号“大臭嘴”的巨汉(蛮族)有着最恶毒的口舌,但若开口求他,他会多给自己一片白面包,而杀人不眨眼的黑魔和说话轻声细语的猪毛笔就只会反手给她一巴掌。“用你的眼睛看,用你的耳朵听“”西佛瑞的话语老是在她耳边响起!

    就如从前若瑟擦拭她的羊角盔一样,托琳儿每天都将她的仇恨反复研磨。而那顶小巧的羊角盔如今戴在瘦子阿金(银袍子)的头上,她为此而恨他!

    她恨阿塔利抢走“死亡之舞”,她恨猪毛笔杀死了安特,她尤其恨“大狼狗”——罗锋!用长枪刺穿了小铁匠的咽喉。

    她为泰吉尔而恨哈顿,为西佛瑞而恨卡罗特,更恨执法官伊恩、新王洛齐及太后朱莉,因为他们害死了父亲!所有人中,只有黑魔过于可怕,她不敢恨,有时候,她几乎忘记他的存在,因为平时,他看上去除了强壮一些外,和普通的蛮族战士无异,而且比所有人都安静。

    从前在月龙城,托琳儿经常会跟父亲去烈火神庙祈祷!这条通往赤岩城的路上没有神庙,没有祭坛,这些仇人的名字就成了祷词,她告诉自己要牢记每一张脸,总有一天,会将他们全部杀光!

    日复一日,沿着湖岸,白天赶路,夜晚回想仇人的面容,直到最后树木渐疏,眼前出现绵延起伏的山丘,蜿蜒的溪流和阳光普照的原野。平原上,数栋烧毁的房屋骨架像焦黑的烂牙齿一般竖立。

    一直到第三十天,他们才隐约看到赤岩堡的塔楼耸立在绿色的湖畔之上。

    “等到赤岩堡就会好了!”俘虏们就是这样相互安慰彼此的,但托琳儿和若瑟却不那么肯定。她还记得在老奶妈的故事里,这是一座由恐惧所建筑的城堡,丧心病狂的阴谋家——余云!将少女之血与石灰混合——每当说到这里,老奶妈总会压低声音,她和海嘉特得靠过去才听得见——锦乐大人(寒霜骑士)的烈火巨龙吐出火焰,穿过巨大的石墙,烤焦了余云和他所有的手下。

    若瑟一边用长出硬茧的脚不断前行,一边咬紧嘴唇。“不会太久了,快到了!”她告诉自己,离那些塔楼就只有数里地远了。一路上,她时不时地偷瞄瘦子阿金,生怕他弄丢了头上那顶双角钢盔。“一定要把头盔偷回来!”

    那日,队伍走了一整天,第二天又走了大半天,终于到达了赤岩城军营区的边缘——城堡东面一座烧成废墟的村庄。远看赤岩堡容易使人产生错觉,因为它实在过于巨大。庞大的围墙从湖边拔地而起,陡峭蜿蜒犹如山脉,城垛上排列着生铁制成的巨弩!

    沿湖有众多的旗帜,插在银袍子的帐篷上,托琳儿闻到自由联军部队身上散发出的臭味。从味道中,她得出结论——他们(自由联军)在这儿驻扎有一段时日了。

    赤岩城的城门楼有金堡那么大,石壁开裂褪色,十分恐怖。从城墙外看去,只能见到三座巨塔的顶端,其中最矮的一个也有财政塔楼的三倍高,但它们不像正常塔楼那样高耸屹立。托琳儿觉得它们好似粗糙弯曲的手指,正在摸索天空中飘过的阴云。她清晰地记得老奶妈若琪讲过——赤岩城的石壁如何像蜡烛般融化,顺着台阶和窗户流淌,闪耀着阴暗炙热的红光,朝余云的藏身之处涌去。眼下,托琳儿相信故事里的每一个字,这些塔楼一座比一座诡异畸形,它们凹凸粗糙,破裂失衡。

    “我不要进去!”当赤岩城的大门朝他们敞开时,一个老妇人尖叫道,“这里面有幽灵!”

    正好被瘦子阿金听到了,他笑笑,“老太婆,你自己挑好了:要么跟幽灵待在一起,要么成为其中之一。”话音刚路,她就跟大家一起走了进去。

    俘虏们被赶进一间红墙黑瓦、充满回音的小澡堂,被迫脱光衣服,进入滚烫的池水里使劲搓洗身子。两个长相凶恶的老妇人一边监督他们,一边露骨地评论,就当他们是新到的家畜。轮到托琳儿时,库贝(老妇人)对她的身材啧啧称奇,而库拉(老妇人)摸到了她手指上练习剑术而磨出的老茧。“我敢打赌,这小妮子一定是个劈柴的好手,”她说,“是樵夫家的姑娘吧?好了,别胡思乱想,记住,在这个世上,只要卖力干活,就有机会往上爬,如果你偷懒,就一定会挨打。叫什么名字?”

    托琳儿不敢说出真名,就算是阿莉也不行,“小灰鼠,”爱哭的小女孩第一时间闪入她的脑海,她便大声答道,“若瑟叫我小灰鼠。”

    “真是人如其名,”库拉续道,“头发这么长这么乱,完全是个跳蚤窝。先剪掉它,然后派你去厨房。”

    “我想去马厩。照料战马。”托琳儿喜欢马,况且如果天天在那干活,说不定哪天就能偷匹马逃走。

    库拉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她的嘴唇立刻裂开。“跟我讨价还价,想死吗?别再说话,否则有你苦头吃!”

    托琳儿伸手擦去嘴角的血丝,垂下视线,一言不发。“如果“死亡之舞”还在我手上,我非一剑刺死她不可!”她闷闷不乐地将库拉这个名字,也加进了仇人的名单中!

    “洛兰特大人和战士们的马自有马夫照顾,用不着你这种饿死鬼!”库贝道,“厨房既暖和又舒服,天天吃得饱,睡得暖,你本可在那儿过得不错,但瞧你不是个聪明姑娘。库拉,我看还是把这家伙丢给基克吧。”

    “好吧!”于是她们塞给她一件棕色粗纺的羊毛裙和一双不合脚的黑靴子,打发她走了。

    身后不远处的若瑟也领到了和她相同的衣物,但不同的是,她被分配到铁匠铺。

    基克是“绿鹰塔楼”的管事,又矮又瘦,长着一个红到发白的酒糟鼻,一撮浓密的黑胡子。加上托琳儿,他的手下总共有六个。他用锐利的目光巡视所有人,“洛兰特大人对下人们是很慷慨的,你们这帮家伙本来不配侍奉大人,但现在在打仗,也只好先将就将就了。假如你们干活卖力本分,或许有一天也能升到我这个位置;但如果得寸进尺,在大人们面前放肆的话,回头瞧瞧我怎么收拾你们!”

    他神气活现地在六人面前来回踱步,训示他们绝不能直视洛兰特和各位大人的眼睛,绝不能自己开口说话,绝不能挡大人们的路等等。但托琳儿记得最牢的那句就是——“要是哪个不想活的敢逃跑,黑魔大人就会砍下他的双腿,再用炉子烤熟,让他自己吃下去。”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