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死神的使者

    赤岩城的中心处共有四座塔楼,它们分是恶灵塔,绿鹰塔,谋士塔和疯王塔。

    托琳儿睡在绿鹰塔那巨大拱顶下的小角落里,她有一张碎布堆成的床。在这,她随时随地可以洗澡,还得到了一大块肥皂。

    干活虽然辛苦,但总好过日日提心吊胆,劳苦奔波。阿莉得找野果和兔子充饥,但“小灰鼠”每天都有白面包,还有拌了红椒与羊骨碎块的热汤,甚至每隔三天还有一顿碎羊肉。

    分配到恶灵塔铁匠铺的若瑟。伙食比她更好,每天都有碎羊肉吃,但相对的也比她更辛苦。

    四座塔楼的仆人,都由一间大厨房提供食物。那是一座带尖顶的三层石屋。

    平日,托琳儿都跟基克和他的手下们一起在地下室的硬板桌上吃饭,但有时她会被派去大厨房拿食物,这样,就有机会偷得片刻和正好也来取食物的若瑟说话,但并不是每次都能碰到。

    若瑟老忘记她现在是“小灰鼠”,还一直叫她阿莉。有一次,她想悄悄塞给阿莉一块碎羊肉,但太过笨手笨脚,让两个胖厨子看见了。好事没做成,反被铁匠铺的其他仆人一顿拳打脚踢。

    若瑟每天都在铸炉边工作,除了在厨房外,托琳儿很少见到她。至于跟她一起干活的那些人,她连名字都不想问。“知道名字又怎样?如果他们死了,那只会让她更难受。”其余五人的年纪都要比她大的多,见她少言寡语,便由得她一人独处。

    荒废了一百多年的赤岩堡,巨大宽广,许多地方几近腐朽凋零。洛兰特!以银袍子领袖的身份掌管城堡,但他只动用了十八座塔楼中的四座,且只用下面两层,任由其他部分毁坏崩溃。

    银袍子与自由联军不同,他们除了打家劫舍,搜刮钱粮,更喜欢抓俘虏来充当仆役。

    据说洛兰特还打算恢复赤岩城昔日的荣耀,一旦战争结束,便将其作为银袍子的主城。

    基克安排托琳儿做些奔走送信,打水,拿食物之类的杂活,有时也叫她去侍奉军官和首领们的餐饮。但她最主要的工作还是打扫清洗。

    绿鹰塔的地下室如今被当做兵器库和粮仓,上面的两层住着一部分长枪卫士和蛮族战士,再上面的楼层已经空置了三百多年。洛兰特下令,要把它们收拾得干干净净,至少能住人。因此,就有无数的地板需要清洗,无数的窗户需要擦拭,无数的破椅烂床需要修理。顶层是乌鸦与黑蝙的巢穴,地下室则居住着好多老鼠和蜘蛛。。。据说还闹鬼,阴谋家余云和他手下的鬼魂就在那里出没。

    “小灰鼠”觉得这种说法很离谱。余云死在恶灵塔里——那座塔正是因此而得名——他们干嘛大老远穿过庭院来这绿鹰塔呢?

    每当北风呼啸的时候,深红色的巨石墙壁就会发出犹如女人尖叫般的诡异声响,但那不过是因为空气吹过石头缝隙,这些巨石当年曾因高热(龙焰)而裂开。总而言之,就算赤炎城真的闹鬼,它们也从没来骚扰过她。

    托琳儿觉得活人比死人更可怕,她害怕基克和黑魔,更害怕住在恶灵塔里的洛兰特大人。那座塔尽管历经当年的烈火,在融化变形的岩石重压下倾向一侧,看上去活像一根巨大而半融的红蜡烛,但仍然是西洛大陆上最高最雄伟的建筑。

    她不知道如果直接跑到洛兰特大人面前,坦白自己是财政大臣之女,是帝国的通缉犯,他会怎么做,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更别提说话了,而且不管怎样,即使她说了,他也决不会相信,事后基克还会狠狠地揍她。

    基克虽然地位卑微,又极自负,却差不多跟黑魔一样可怕。黑魔杀人就跟杀猪宰羊一样随便,但多半时间他并不在乎猪和羊。可基克不一样——他总知道她在那里,知道她在干嘛,甚至知道她在想什么,哪怕露出一丝半点反抗之意,他就会要她好看。他有一条极其丑陋的黑猎狗,几乎跟他一样坏,而且气味比托琳儿见过的任何一条狗都要难闻。

    就在前几天,一个扫地下室的女仆把他惹毛了,他就放狗去咬。黑狗撕下女仆大腿上一大块肉,基克则纵声大笑。

    不到七天,他就在“小灰鼠”仇人名单中赢得了一席之地。“基克,”她把他放在要杀之人的首席,“基克,黑魔,猪毛笔,瘦子阿金,洛齐,朱莉,伊恩。哈顿。。。。。”她绝不允许自己忘记其中一人,否则将来要怎么去找他们报仇,怎么让他们感受死亡呢?

    在来时的路上,托琳儿感觉自己像头羔羊,到了赤岩城之后,她觉得“小灰鼠”这个词,真的太适合她现在的处境了。她不但穿着凌乱的羊毛裙,像老鼠一样灰仆仆的,也始终像老鼠一样在城堡的裂缝与黑洞之间求生存,连走路都得随时留心让路低头,以免冒犯到有权有势的大人和军官。

    有时候,她觉得所有人都是困在这厚厚围墙中的老鼠,即使银袍子和洛兰特也一样,因为这城堡的规模大的让黑魔都显得格外渺小。

    由于三百多年前,建造赤岩堡的都是北方的蛮族军队,因此,它的面积大于月龙城足足五倍,建筑物的体积更有天渊之别!

    它的马厩能容纳一千匹马,它的军营足有三百亩地,它的厨房仿若金堡的大厅,而它本身的大厅则被世人冠以“千炉厅”之名,虽然有些言过其实,但的确宽阔空旷,足够让洛兰特宴请半个银袍子军团,虽然他从没这么干过。

    不论是墙壁,门窗,还是厅堂,阶梯,所有的一切都只能以巨大来形容,简直不像是给人类建造的,这让托琳儿不禁想起老奶妈故事里那些出没在雪山上的极地巨人。

    强盗和军官们从不留意擦肩而过的小灰鼠,于是托琳儿在奔走东西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要竖起耳朵,就能听到各种各样的秘密——比如库拉(分配俘虏工作的老妇人)年轻的时候其实是个****,跟银袍子军团中的每个强盗几乎都有一晚;瘦子阿金的老婆怀了孕,但孩子真正的爹不是他,而是一个名叫“寡妇克星”的杂耍艺人;哈奇(银袍子军官)在餐桌上对闹鬼之说大肆嘲笑,睡觉时却又在床边点三根蜡烛;厨子们都鄙视基克,并往他的食物里吐唾沫。有一次,她甚至偷听到黑魔的侍女向母亲诉说,洛齐是个私生子,根本不是正统的国王。

    她还听说溪风城的领主——龙烬!也带军加入了北部战争。“他是想自立为王!”基克道。

    如今,就连银袍子军团的强盗都开始怀疑新王洛齐到底可以在王座上坐多久。“他除了那支没用的血骑军团外,根本没有一兵一卒,帮他管事的还是女人、屠夫和老头!”她听见某个军官在杯盏间自言自语,“真要打起仗来,那些家伙有什么用?”时不时的,还有人谈及女伯爵达沃斯。一个骨瘦如柴的弓箭手说她已被“野人团”给杀了,但其他人只是哈哈大笑。“她被矮子哈顿在急流瀑前杀过一次,被黑魔宰过两次。我赌一个金币,这次她也死不了。”另一名军官笑道。

    托琳儿不知道“野人团”是什么,直到一周之后,这群人回到赤岩城——他们是她所见过最为古怪的人——辫扎铜铃、留着奇异的八字胡,脸上满是五彩的刺青,跨着红白斑纹的马,穿着乌鸦羽毛制成的黑袍,披着用金发装饰四边的皮革斗篷。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瘦得像树干的高个子,又黑又粗的胡子几乎从下巴一直长到腰间,使他憔悴的长脸看上去更长了。他的坐骑也是那种奇怪的红白斑纹马,鞍角上挂着一顶由生铁打造而成的牛角头盔。他的颈部还围了一条链子——由大小、形状和材料各不相同的宝石串成。

    “这帮畜生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去干活!”基克见她目不转晴地瞧着那个牛角头盔的人,便喊道。他的两个酒友跟他在一起,两人都是黑魔手下的爪牙。

    “他们是谁?”她问。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