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赫尔加

    一个爪牙笑道:“他们是洛兰特大人的‘野人团’,杀人不眨眼!”

    “喂,你要是害她(托琳儿)缺胳膊少腿,你就得负责去擦那些该死的地板,”基克说,“小灰鼠离他们远点!他们自称‘勇士团’。当着他们的面,你可千万别用其他名字,否则他们会狠狠地蹂躏你。那个牛角头盔是他们的头儿——卡赫!”

    “放屁,他们算哪门子勇士,”第二个爪牙说。“我听黑魔大人说,他不过是个唾沫横飞、自视甚高的流浪佣兵罢了。”

    “好了,”基克说道,“如果你不想被碎尸万段,最好还是叫他们“勇士团”。”

    托琳儿又看了看卡赫,心想:“洛兰特大人到底养了多少怪物啊?”

    “野人团”住在疯王塔,由于离绿鹰塔太远,因此托琳儿不用服侍他们,对此她深感庆幸。他们抵达当晚,就和银袍子的人起了冲突。猪毛笔的两个侍从被活活刺死,三个“勇士团”的人受了伤。第二天早上,洛兰特把三个野蛮人连同一个弓箭手(银袍子)一起吊死在了城门口。基克说那个弓箭手是始作俑者,他拿女伯爵达沃斯去嘲笑佣兵,才引发了所有的冲突。绞死的人停止蹬腿后,卡赫与黑魔在洛兰特大人的注视下拥抱亲吻,发誓永远互敬互爱。

    托琳儿觉得卡赫说起话来语无伦次、唾沫横飞的样子很可笑,但她始终忍住,没有笨到真的笑出来。

    “野人团”没在赤岩城多作逗留,但这期间,铁匠铺的若瑟听到了他们中的一员提起——“龙烬的帝国大军收复了女神湖沿岸的城镇与村落。但他要是敢来赤岩城,洛兰特大人就会像上次一样,打得他落花流水!”但他的同伴们却不以为然。“龙烬这个老狐狸现在可不敢渡过女神湖,他要等到第二支帝国大军到了以后,才会行动。”

    若瑟告诉了托琳儿,她这才知道溪风城的大军竟然离她不远!““女神湖可比溪风城要近多了,虽然不确定它位于赤岩城的哪个方向。但我一定能查出来,我知道我可以,我一定要逃离这儿,找到幻影兄弟会!”想到这,托琳儿不由得咬紧了嘴唇。“我好想见哥哥,若琪奶奶,菲克大师,还有小安娜(菲安娜)。。。。”

    早先,她就在院子里听人闲话得知,谋士塔顶部住着四五十个俘虏,他们都是银袍子从女神湖战役中抓来的。大部分人都被准许在城堡中自由活动,作为发誓不逃走的回报。

    其中有那么三个俘虏,每天都在红石庭院里用木剑和皮盾练习格斗。其中两人属于溪风谷的洪氏贵族,另一个也是那的私生子。他们三人待得不久,某天下午,他们家来了两个骑手,打着和平的旗帜,带来三箱金币,从俘虏他们的银袍子手中将他们赎了回去。五个骑手一起离开了赤岩城。

    “不会有人会来赎我们的。”若瑟告诉她,一个瘦瘦的贵族俘虏常来铁匠铺溜达,他的灰胡子十分浓密,把下巴都遮住了,黑披风上绣着一柄银色十字剑。他是洛兰特本人的俘虏!而另一个常来溜达的蛮族巨汉,则是某个佣兵的私人财产——这名战士正想靠他发笔大财呢。这面带凶相的巨汉喜欢独自在红石城墙上行走,身穿一件深灰的披风,上印着冰原巨熊的图案。海嘉特一定知道那个战士和巨汉是谁,但托琳儿对头衔和徽章向来不感兴趣。每当西佛瑞讲述贵族的历史,她就神游天外,一心期盼下课。

    她记得西瑞常说,佣兵多半都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因此,她想“只要说服一位贵族俘虏,告诉他自己拥有万贯家产,也许他们会帮助她买通佣兵,然后和若瑟一起逃出去。”但没多久,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根本无法接近那些贵族俘虏。

    她整天清洁擦洗,来回送信,以及在门后偷听城中的秘密。大家众说纷纭,有人说洛兰特大人很快就要前往星辰堡与自由联军合兵一处,有人说他要挥军南下,出奇不意地奇袭月龙城,更有人对前两种说法嗤之以鼻,说溪风城的大军才是银袍子最大的威胁。小道消息源源不断地涌入她的耳朵,比如大人即将派出黑魔和卡赫去消灭如芒刺在背的女伯爵达沃斯;大人派渡鸦送信去星辰堡,要求援军准备一统西洛大陆;大人买了一吨金子来铸造可以杀掉地下幽灵的魔法剑;大人写信给领主龙烬恳求和解。。。。。。。。

    渡鸦和信鸽每天来来去去,洛兰特大人却几乎足不出户,不是待在卧室,就是忙着召开军事会议。托琳儿远远地瞥见过他几次——一次他在城墙上行走,由两个大学士和那个长着浓密灰胡须的俘虏陪同。

    一次他跟黑魔一起骑马出城,视察城外营地。但更多的时候,他都站在拱顶的楼台中,注视下方庭院里操练的银袍子们。他站在那儿,双手紧扣剑柄上的黑水晶圆球。据说洛兰特大人最爱黑水晶,因此,他的铠甲,头盔,佩剑,甚至是靴子都镶嵌着大小不一的黑色水晶。作为一个老人而言,洛兰特看起来很强壮,虽然谢了顶,却有着厚实僵直的白胡须。

    不知怎么回事,他的脸庞不禁让托琳儿想起了父亲(托里克),尽管他们长得一点也不像。

    一天下午,她正在石井边排队等候打水,却听见西城门的绞链吱嘎作响。一大群人骑马从铁闸门下穿过。当她窥见领头之人盾牌上的鹿身蛇尾图案时,一股恨意猛然袭向全身。

    在夕阳的照射下,哈顿看起来并没有火光中那么可怕,但那张猪脸仍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井边有个女仆说,他带着部下沿湖追逐女伯爵与彩虹卫士,搜索反叛者。“我们才不是反叛者!”托琳儿心想。哈顿的手下比记忆中少了大半,许多人还受了伤。“但愿他们伤口腐烂!但愿他们全部死光!”

    接着,她看到了走在队伍末尾的三个人。

    秃头戴了一顶黑色半盔,宽宽的铁护鼻让人很难看出他有个大鼻子。

    笨重的哑巴骑在他身旁,那可怜的战马看来随时都可能被他压垮。他浑身都是愈合中的剑伤,模样比以前更为丑陋可怕。

    赫尔加依然面露微笑,仍旧穿着那身破旧肮脏的外衣,只是头发清洗梳理过。淡灰色的长发披到双肩,闪着光泽,托琳儿听见女仆们羡慕地朝着他互相嘻笑,称奇。

    “原来他们三个是自由联军的畜生,早知道,那天在旅店,我就该拔剑杀了他们!”片刻之间,她好害怕被认出来,可他们骑马经过时,对她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关注。惟有赫尔加大致朝她站的方向望了一眼,目光直直地越过了她。

    “他应该认不出我”她心想,“阿莉是个拿木棍的凶狠女孩。而我只是个提水捅的小灰鼠。”

    这天剩下的时间,她都在刷洗绿鹰塔的台阶。一直到深夜时,她才将水桶拖回地窖,手上已经多处破皮,四肢酸得直打颤。

    托琳儿累得连东西都吃不下,在向基克哀求后,就直接爬回碎布堆里睡觉去了。

    “基克,”她打着哈欠,“哈顿,猪毛笔,瘦子阿金,黑魔,朱莉。洛齐。伊恩。。。。。”念到最后时,她觉得也许该在仇人名单里要再加三个名字,哑巴,秃头,赫尔加!但她实在太累,犹豫了半天,始终无法做出决定。

    她梦见小琳娜带着狮群在森林里狂野地奔驰!突然,一只强壮的手捂住了她的嘴,就像光滑,温暖而坚实的岩石。她立即醒来,侧身想要挣脱。

    “小妹妹!”赫尔加贴着她的耳朵悄声道,“闭上嘴巴,没有人听得到,我们说说悄悄话,好不好?”

    托琳儿的心咚咚直跳,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赫尔加将手拿开。地下室里一片漆黑,虽然他的脸只有数寸之遥,但她依然看不清。

    然而她能闻到他,他的皮肤闻起来很清新,有股肥皂的味道,他的灰发上洒满了香料。

    “头发剪短了?”他轻声细语道。

    “恩!你们进城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没认出我呢。”

    “用眼睛看。洞察真相。”赫尔加说话的腔调像极了西佛瑞。

    托琳儿猛然想起自己应该恨他的。“你吓着我了。你现在跟他们一伙,早知道我就该一剑杀了你。你来这儿干嘛?走开,否则我喊基克了!他可不好惹!”

    “那天在旅店外,看你握树枝的姿势很是搞笑”赫尔加道:“你学的幻影之舞?”

    “你竟然知道幻影之舞?”托琳儿大惊失色。

    “谁教你的?”

    “一个伟大的剑士!他叫西佛瑞!”

    “西佛瑞确实是一位伟大的剑士!”赫尔加皱眉:“可他为什么肯教你剑术,还教的这么不伦不类!”

    “是我没学好,不是他教的不好!不许你说他坏话!”

    “他现在身在何处?”赫加尔别过头问道。

    “师傅为了救我。。。死了!”托琳儿抽泣着答道。

    “死了?”赫加尔微笑;“他死了也不能赖账!欠死神的三条命依旧要有人偿还!”

    “三条命?”

    “可爱的小妹妹。西佛瑞多年前从死神手中偷走了三条本该属于地狱的命。他得拿出三条来偿还?”

    “还命?”托琳儿脸色发青:“怎么还?”

    }“惟有死亡方能换取生命!”赫加尔迟疑了数秒:“既然他(西佛瑞)已经死了,你又叫他师傅!那小妹妹,说出三个名字吧!我好帮他还给死神。”

    “原来他要帮我!”托琳儿心中陡然升起一线希望:“带我和若瑟去溪风城吧!应该不会很远,我们偷三匹战马,然后。。。。。。。。”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