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赤岩城

    他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她嘴唇上。“三条命,不多也不少。三条之后,我就和西佛瑞两清了。小妹妹必须想清楚。”他轻吻她的额头,“但不能太久。”

    “谁都可以吗?”

    “只需报出名字!想好。。。。”

    托琳儿立刻起身,燃起一截蜡烛头,她想看清赫加尔!但微弱的光线出现后,他早已不见踪影!睡在另一角落的两个女仆在碎布堆里翻了个身,抱怨起亮光来,她只好把蜡烛吹熄。

    “他(赫加尔)是谁?居然无声无息地到我身后!”她想了半天始终猜不出这个神秘男子的身份,之后,闭上双眼,眼前浮现出一张张脸庞:洛齐和他母亲,执法官伊恩,“寒裂之剑”——卡罗特。。但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的月龙城,而黑魔,瘦子阿金,猪毛笔,阿塔利此刻又外出掠夺了,不在城中。哈顿倒是刚回来,她反复地思索着,不太肯定赫加尔能不能杀死这些人,对了,还有基克。。。。

    第二天早上,她决定将基克列为首位。

    只因睡眠不足,她打了个哈欠,便被基克逮住不放。“小灰鼠,”他呵斥道,“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这样懒洋洋地张着嘴巴,就把你的舌头拔出来喂我的狗。”他揪着她的耳朵,使劲一拧,确保她印象深刻,然后叫她去擦洗石阶,黄昏之前要擦到三遍。

    托琳儿一边干活,一边思索着她的复仇名单。她将仇人的脸都“印”在了台阶上,这样就能鼓起干劲努力擦洗。

    如今,溪风城和银袍子,自由军团在打仗,而她正要想办法前往溪风谷,因此她应该尽可能地多杀强盗军团的人。矛盾的是,她觉得自己不该委托赫加尔,而是亲手杀了他们。

    西佛瑞告诉过她,每当剑士判人死刑,总会提起佩剑,亲自操刀。“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

    于是第二天她刻意避开赫尔加,之后的两天也是。她个子不高,赤岩堡又那么大,四处可容“小灰鼠”藏身。

    第四天,黑魔带着一群强盗回来了,比她预期中的要早。这次巨汉的队伍没有赶着羔羊般的俘虏,而是赶着一群真的绵羊。

    若瑟告诉她——黑魔在女伯爵的夜袭中损失了十二个手下,可惜她们憎恨的那几个都毫发未伤。

    他们住在绿鹰塔的第二层,由基克负责供应饮酒。“这帮人怎么喝,都喝不够,”他抱怨,“小灰鼠,上去问问他们有没有衣服需要缝补,我找女人来弄。”

    托琳儿沿着被她擦洗干净的楼梯跑上去,进门时根本无人注意。瘦子阿金手拿黑葡萄酒,坐在炉火旁,正在吹嘘他的那些趣闻。她不敢打断,惟恐又被其殴打。

    “那时候,剑术大会刚结束,也没有战争”阿金正说着,“我们五个人跟着黑魔大人返回赤岩城。当时阿塔利也在,还有乔斯(强盗)!他在比武会中代替猪毛笔为黑魔大人扛剑!那天,我们遇上一条臭水沟,由于下雨,水涨得老高,没法淌过去,好在附近有个酒馆,因此我们就去歇了会儿。黑魔大人叫来那酿酒的家伙,告诉他,水退之前,我们的杯子得一直满满的。哈哈,,,你们没看到他那对猪眼睛,看到银币就闪闪发光!他连忙把米酒端出来,还叫上女儿帮忙。那酒稀得可怜,跟黄黄的尿差不多,这让我不大痛快,乔斯也不大痛快。这酿酒的家伙啰里啰唆,一直在拜谢我们,因为大雨的关系,他最近的生意很不好。蠢蛋!他也不瞧瞧乔斯的脸色,告诉你,从头到尾,乔斯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把嘴唇抿得紧紧的。大伙儿都知道他还在琢磨那个野蛮人的阴损招数(剑术比武),因此也就没接话,只有这个酿酒的在高谈阔论,居然还问起乔斯在比武会中的表现。于是,阿塔莉就这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阿金一边咯咯直笑,一边将黑葡萄酒一饮而尽,。“与此同时呢,他女儿正给我们端酒倒酒,那是个大胸的小妹妹,十七岁左右!”

    “我看是十五岁吧,”阿塔利懒洋洋地说。

    “随便随便,反正长得瞒漂亮的。乔斯喝多了,摸了她的屁股,我也摸了两下!后来,阿塔利你个混蛋,,,,,居然怂恿乔斯,叫他把女孩拖到楼上,好好泄泻火。最后,乔斯终于把手伸进她裙下,她尖声大叫,扔掉酒壶,跑进了厨房。嗯,事情本该就此打住,只怪那老笨蛋偏偏跑到黑魔大人那儿去告状,要我们别碰他的女儿,还提醒黑魔——他是个受过训练的战士。”

    “黑魔大人本来没有理会我们找乐子,这下他注意到了,你们知道他怎么做?他命令把那个女孩带到他面前。于是那老家伙把她从卧室里拽了出来!这能怨谁呢?只能怨那个死老头自己多嘴!大人看了看她,然后对乔斯说:‘她就是你关心的biao子?’那老糊涂蛋还直冲着大人道:“‘请原谅,我的女儿不是biao。。。大人。”大人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说了句:‘她现在是了。’接着便丢给老头一枚铜币,乔斯立刻上前撕下小妞的裙子,当着她爹的面,就在桌子上把她办了。她像只兔子一样挣扎扭动,还吵吵闹闹。当时那老头脸上的表情,把我笑得连酒都从鼻子里喷了出来。最后有个男孩听见声音,从地窖里冲出,大概是他儿子,阿金大爷——我!只好动手,往他肚子上插了把匕首。这时乔斯也完事了,回去继续喝酒,便由大伙儿轮着上。鎖特(银袍子/蛮族)——你知道他什么德行——把她翻过来从后面捅,那么大的东西进去,你们想想。。。。她尖叫个不停。。不不,,是惨叫。。。血都从下体流出来了,轮到我的时候,女孩已经不再挣扎,呵呵,或许她终于发现这样还挺舒服的,不过老实说,我宁愿女人多扭扭。最精彩的部分在后面——大家都爽完之后,黑魔大人要老头找钱,因为他女儿不值一个铜币。。。。哈哈,他说。。。。你这老东西要识相,赶紧找拿铜板过来,还要感谢我们照顾你女儿,照顾你生意,大驾光顾!’”

    众人轰然狂笑,其中声音最大的就是阿金自己,他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故事,连口水都滴进了乱糟糟的胡子里。

    托琳儿站在楼梯间的阴影中,注视着他,一声不吭。最后,她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地下室!基克发现她没有询问衣服的事,便用藤条鞭打,打得她大腿鲜血淋漓。托琳儿强忍着巨痛,闭紧双眼,默念着仇人的名字!

    第二天,基克派她去兵营大厅侍奉晚餐。她拿酒壶帮兵士们倒酒时,一眼瞥见赫尔加就在走道对面,正拿着铁盘用餐。她咬着嘴唇,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以确定基克不在大厅内。“胆怯与懦弱最为伤人”,她告诉自己。

    她沿着长凳走下去,把桌上的酒杯依次倒满。哑巴坐在赫加尔身旁,已经喝得烂醉,因此没有注意到她。

    托琳儿俯身靠近,凑到赫加尔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基克。”而他——不动声色,就像根本没听见一样继续喝酒。

    酒壶不知不觉就空了,托琳儿赶紧跑回地下室,用酒桶重新灌满,然后迅速返回。这短短的时间里,没人渴死,也没人注意她的离开。

    次日,当她去厨房取晚餐时,听见老太婆——库拉!和厨子的对话。“知道么?绿鹰塔的基克。昨晚在城墙散步时死了!”他说。

    “怎么死的?”厨子问。

    “摔下城墙,,,”

    “喝醉了吗?”

    “那个混蛋从来都喝不醉的!你知道吗,大家都说他是被余云的鬼魂扔下去的!”她哼了一声,以示全然不信。

    “不是余云的鬼魂干的,”托琳儿想说,“是我!”只在赫尔加耳边说了一次名字,她就间接性地杀死了基克!那天,她复仇名单上,终于少了一个名字!

    “接下来还有两条性命。现在,我就是赤岩城的鬼魂!”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