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二条命!

    咚。。。。咚。。。。。。。。

    深远的钟声回荡在十八座塔楼的上空。

    城堡里铿锵作响,一片混乱。

    强盗们站在马车上,把一桶桶黑葡萄酒,一袋袋白面粉,以及一捆捆新铸造的箭往上搬。

    铁匠们忙着将剑修复平整,将铠甲上的凹痕打掉,并给战马和载货的驴子装上蹄铁。锁甲扔进沙桶,沿着庭院凹凸不平的地面滚动,好将它们摩擦干净。

    虽然基克已死,但绿鹰塔的女仆还是分到了二十件斗篷的缝补任务,除此之外,还要清洗一百多件布甲。

    城内,不论银袍子还是自由联军,都一股脑儿挤进寒裂神庙(圣战六骑士——锦乐!的神庙)去祈祷;而在城墙之外,大小帐篷纷纷拆除,仆人们提起水桶,将营火浇灭,蛮族战士们(强盗)则取出磨石,在上阵之前最后一次仔细磨刀。

    战马嘶鸣喘息,黑魔发号施令,守卫互相咒骂,营妓争吵斗嘴,噪音如同潮汐猛涨,达到顶点。

    城主——洛兰特!终于要出兵了。

    “巨魔之剑”——皮扎克最先离城,比别人早一天动身。他生得英姿飒爽,胯下一匹精神抖擞的黑马,铜灰色的鬃毛与披肩长发的色调一致,马饰也染成了铜灰色,两侧还纹饰着金丝花豹的徽记!

    城门处,十几个女人目送他离开,泣不成声。瘦子阿金说他精于骑术与剑术,是洛兰特麾下最厉害的军官。

    “希望他一命呜呼”!托琳儿一边看他骑出城门,心里一边想。

    皮扎克的部下在他身后排成两列,倾涌而出。

    “他们是去跟溪风城的大军打仗!我希望他们全部死掉。”托琳儿心中默默诅咒着。

    最近,她四处走动干活时常听人们谈论,似乎龙烬领主在西边打了个大胜仗。有人说他烧了***(银袍子与自由联军的码头),有人说他只是打算要烧。有人说他夺下了星辰堡,处死了所有的强盗,更有人说他正在围攻北风堡,准备自立为王,众说纷纭。。。。但确实有事发生,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基克死后,阿塔利奉命暂管绿鹰塔。从早到晚,他一直派她奔走送信,有时甚至要她离开城堡,去那泥泞狂乱的营区。

    “我和若瑟可以逃跑”,看着载货马车隆隆驶过身边,她心想,“我们可以跳上马车躲起来,或者混进营妓里,没人会阻止我们。”假如阿塔利没有抢走她的“死亡之舞”,她大概就真的这么做了。

    阿塔利不止一次地警告他们,“我和基克那傻子可不一样,若是你们要逃,我不会打你们,对!不会,我一根指头都不会碰你们。我只把你们关起来,然后交给“勇士团”,对,我要把你们留给那个喜欢残废人的家伙。他叫瓦格特,等他回来,便会剁掉你的四肢。”

    “或许阿塔利死了,我就能。。。”托琳儿心想,但现在还不行。他比基克更不好对付!“我只需看看你,就能闻出来你在想什么”!他总这么说。原本托琳儿对他的仇恨并没那么深,甚至觉得他比其他的强盗要好一些。直到两天前发生的那件惨案——他将一名女仆拖到了地下室,蹂躏她整整一个晚上,天亮后又以“不爽,不舒服”为名,叫来了两名蛮族强盗,将她的下体弄得鲜血直流,直到她死去!

    阿塔利这个名字,已经登上了她复仇名单的首位!

    然而,阿塔利也料不到她识字,因此从不费神封信。于是托琳儿偷看了所有的内容,却找不到有用的东西,全是诸如将这辆马车送去北部军营,那辆车送去军械库之类的蠢笨事。

    曾有一封信是索要赌债,但收信的强盗不识字,她只好把信的内容说了出来,他一听出手便打,却被托琳儿闪身躲过,还顺手从他马鞍上抓了一只镶金角杯,拔腿就跑。强盗咆哮着追她,但她身手敏捷,先是从四辆车之间溜过,接着钻过一群弓箭手,跃过一个木栅栏。而他穿着铠甲,根本追不上。

    当她将角杯交给阿塔利的时候,他夸奖她,说像她这么聪明的“小灰鼠”值得奖励,“我瞅准一只肥嘟嘟的羊崽子,今晚就把它弄来当晚饭。我们分了它,就我们两,你会喜欢的。”

    不管走到哪里,她都在寻找赫尔加,只想赶在她憎恨的人全部远离之前,低声告诉他下一个名字——黑魔!

    然而,在一片杂乱无序中,她实在找不着这个谷地(溪风谷)佣兵。他还欠西佛瑞两条命,她担心如果他跟别人一样上了战场,就再也没机会兑现了。

    最后,她鼓起勇气向一个长枪守卫打听。“他是哈顿的人,是吗?”那人说,“那他就不会走。洛兰特大人现在人手不足,所以任命哈顿为赤岩城的代理城主,他手下那帮自由联军的人,也全得留在这儿守城。‘勇士团’也奉命留下了,负责修建防御工事。嘿,卡赫那牛角又该气得啐唾沫骂人了,他跟哈顿从来都不和。”

    但黑魔要跟随洛兰特大人离开了,他被任命指挥先锋部队,这意味着猪毛笔,大狼狗罗峰以及瘦子阿金都将从她指间溜走。除非及时找到赫尔加,让他赶在他们离开前先杀死其中一个。

    “小灰鼠,”下午,阿塔利对她说,“去军械库找卢森(蛮族),阿金那混蛋练习时崩凹了剑,要换把新的。这是他的凭据。”他递给她一张羊皮纸。“弄快点!他马上要跟黑魔大人一起出发了。”

    托琳儿接过单子,跑了出去。军械库也在恶灵塔的一层,与铁匠铺毗邻!

    铁匠房在一间长条状的宽阔走廊上,墙里嵌了四十个火炉,还有长长的石水槽,用来给钢铁焯火。

    她进去时,一半火炉都在运作。墙壁间回响着铁锤的敲打声,发出共鸣。魁梧结实的蛮族巨汉围着皮裙,俯身站在风箱和铁砧前,在滞闷的热气中挥汗如雨。

    她斜眼瞥见了若瑟,她的额头因为汗水而显得光亮平滑,浓密的黑发也扎起了小马尾!在北方巨汉的身旁,她显得格外的娇小。

    “哪位是卢森?”她将纸递出去。“我要为阿金大人取一把新剑。”

    “我帮你把卢森找来,”若瑟放下手中的水桶喊道。

    巨汉卢森对着那些字迹咒骂了一声,随后取下一把沉重的钢剑。“那蠢货不配用这把好剑,你告诉他,这是我说的,”他边说边把剑递给她。

    “好的,”她撒谎道。假如她真这么说,瘦子阿金定把她揍得皮开肉绽,卢森也会亲自来教训她。

    钢剑比“死亡之舞”沉重许多,但托琳儿喜欢它的手感。手中钢铁的分量让她觉得自己再度变得强大。“我也许算不上剑士,但决不是老鼠。老鼠不会用剑,可我会。”

    城门大开,士兵们进进出出,赶往前线的马车空空地驶进,满载着出去,嘎吱嘎吱地不停摇晃。

    托琳儿很想去马厩,告诉他们瘦子阿金需要一匹战马。“我手里有单子,而马夫一定不识字。我可以骑马直接出城。卫兵若是拦我,我就给他们看单子,说我正把东西给别的军官送去。可是,万一他们识字,或者我报出的名字正巧是他们的酒友,不行,我的剑还在阿塔利手上,若瑟也还在恶灵塔。。。。”

    正当她咬紧嘴唇,努力不去想如何逃跑的时候,一群身穿硬皮甲,头戴钢盔的弓箭手走过来,他们的紫衫木弓斜挎在肩头。

    托琳儿听到了一些琐碎的谈话。

    “我告诉你,索兰从寒落山脉带来二十尺高的极地巨人,像狗一样的跟着他。。。”

    “真是可怕,大半夜的,突然出来袭击。还带着那么个怪物。。。”

    “。。。去你的极地巨人,那小崽子知道我们要来,还不是跟女伯爵一起跑了。他不是个男人,换作我是他,还搞什么偷袭,早就该夹着尾巴逃跑喽。”

    “随你怎么说,但我觉得那小子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或许该跑的是我们。。。”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