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风神的祈祷石

    “阿莉,这儿真的有鬼。”若瑟提着装满烤羊肉的铁桶,小声说道。“刚才在里面,听库拉(分配俘虏工作的老妇人)说,她也在地下室里也碰到东西了。”

    “这个死老太婆,迟早会下地狱的!”托琳儿提着空桶,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可不可以给我一块羊肉?”

    “这是佛利(蛮族铁匠)的晚餐,我怕。。。”

    不知道为什么,她恨佛利,说不出原因,就是恨”:“那我们在上面吐口水。”

    若瑟紧张地东张西望。厨房里满是阴影和回音,厨子和下人都在巨穴般的长屋内忙的不可开交。

    “他会发现的!”

    “才不会,”托琳儿说,“口水又没味道。”

    “还是算了吧!”若瑟揉了揉眼睛“你不该来这的,“红脸阿雅”(和阿塔利上床的绿鹰塔女仆)已经来领过食物了!”

    “该死的!她就知道吃!”托琳儿碎了一口,接着不在乎地说道:“没关系,反正基克和阿塔利都死了,我现在暂时没人管。”。

    “快回去,被人发现你不在干活,又要挨打了。”若瑟说。

    “我打赌,我们能逃跑,我们跑了也不会有人知道,”她轻声告诉若瑟。

    “我才不要逃呢,在这虽然辛苦,但总比深山野林好,至少没有狼,也没有林地狮!再说,就算真的逃出去了,又能去哪呀?”

    托琳儿突然竖起了耳朵,“那是什么?”

    “什么?怎么了?”

    “用耳朵仔细听,不是用嘴巴。号角声,响了三下,你没听见吗?还有闸门拉铁链的声音,不是有人要出去,就是有人要进来。想不想去看看?洛兰特率军出发后,城门还没开过呢!“

    “我要赶快回铁匠铺,”若瑟抱怨。“不然又不让我吃晚餐了。”

    “那我自己去看,明天再告诉你。给我一块烤羊肉好不好?”

    “恩。。。好吧!”

    她双手抓着,边走边吃。羊肉的表皮被烤的又香又脆,刚刚出炉,还是热的。

    偷吃佛利的晚餐,让她觉得自己很勇敢。

    “来无影,去无踪!稳健又轻巧。。”她轻声唱道,“我就那是赤岩堡的鬼魂。“

    战号由远而近。大家纷纷走到红石庭院来看个究竟,托琳儿混在人群中。

    一列马车隆隆作响驶进钢闸门,车上载满了抢来的财物!护卫车队的强盗们嘀咕着奇怪的语言,甲胄在夕阳下闪着淡淡的光,她看到两匹红白条纹的马。

    “是野人图。”托琳儿往阴影里缩了缩。

    马车运进一头关在笼子里的冰原熊,其他车里则载满银器、武器、盾牌、一袋袋面粉、一窝窝尖叫的鸡,以及骨瘦如柴的鹅和鸭。

    托琳儿正在回想自己有多久没吃过鸡肉了,这时,俘虏们走了进来。

    一位中年男子被押送在队伍的最前端,他高傲地昂着头,从举止和衣着来看,一定是位军官。她看到他破碎的红外衣下闪亮的环甲,原本以为是帝**团的人,但当他经过火炬台后,她才发现——他肩膀处的纹章是一对“黑色羽翼”,而不是十字剑。他的手腕被绑得紧紧的,脚踝的铁链更是将他和身后的人连在了一起!

    整个队列只能以一致的步伐摇晃着缓缓挪动。许多人受了伤,但只要谁停下来,强盗们便会跑上来狠狠地抽上一鞭,驱赶他继续前进。

    她想数数总共有多少俘虏,但数到八十就乱了套,只知道总数至少是这个数的三倍。他们都低着头,衣服上也沾泥带血!

    “野人团”的成员纷纷下马,马夫们从稻草堆里爬出来,照料他们累得半死的坐骑。

    暮色悄然而至,“野人团”大喊着要酒。吵闹声惊动了疯王塔上的哈顿,他来到院子上方拱顶的楼台,左右各有一人执火炬侍候。

    牛角头盔的卡赫勒紧了缰绳。“代理城主大人,”佣兵首领打了声招呼。他的声音浑浊不清,好像舌头太大,嘴里放不下似的。

    “怎么回事,卡赫?”哈顿皱眉问道。

    “哈留斯的人马想过河,但我们“勇士团”把他的先头部队打了个七零八落。杀死好多,哈留斯也跑了。这个是他们的军团长——葛列,后面那个是副军团长——伊尼斯。”(

    哈顿用那双小猪眼瞪着下方绑在一起的俘虏。托琳儿觉得他并不高兴,全城都知道,他和卡赫不合。

    “看来这群渣滓,是想趁虚攻占赤岩堡!”他说,“西塞罗(哈顿的侍从)!把这些人丢进地牢。”

    肩刻“黑色羽翼”的军官抬起头。“你保证给我们礼遇的。。。”他开口。

    “闭嘴!”卡赫喷着唾沫,朝他嘶叫。

    哈顿转向俘虏们:“卡赫的保证跟我可没关系。洛兰特大人任命我为赤岩城代理城主,我爱怎样处置你们,就怎样处置你们。”

    他对卫兵打个手势。“谋士塔下的地牢应该能容纳所有人。谁要不想去,可以直接死在这里。”

    当他的手下用矛尖驱赶俘虏们离开时,托琳儿看见“红脸阿雅”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石阶上,在火光下直眨眼睛。若是她发现她失踪,准会大呼小叫地告诉库拉,接着老太婆就会拿鞭子狠狠抽她一顿,但她并不害怕,她毕竟不是基克,也不是阿塔利。

    自从和阿塔利上过床后,她就狐假虎威,一会儿威胁打这个,一会儿又要抽那个,但托琳儿从没见她真正打过人。当然,最好还是别让她瞧见。

    “小灰鼠”环视四周,人们争先恐后地从马车上卸货,“勇士团”的成员还在嚷嚷着要酒,还有许多好奇的人在围观铁笼中的冰原熊。

    混乱中,偷溜走很容易。她悄悄地原路返回,希望在被人发现抓去干活之前,逃个无影无踪。

    朔风刮起,绿鹰塔的石头缝隙发出高亢悚然的尖啸。

    城中的紫衫树已开始落叶,叶子随风飘过废弃的庭院,飘过空荡荡的建筑物,擦着石头,发出轻微的声响。如今赤岩城再度空旷,所有的声音都像是有了诡异的效果。

    城堡中的回音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每一次落脚都成为亡者大军的踏步,远方传来的话音都成为鬼魂欢宴的笑语。

    这些奇怪的声响困扰着城中的所有人,却不能困扰托琳儿。

    “小灰鼠”安然掠过红石庭院,绕开疯王塔,穿过空荡荡的秃鹫笼——据说在这里,死去秃鹫的鬼魂仍在用虚无的翅膀搅动空气。她开始羡慕它们,觉得有翅膀真自由,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

    城中驻军不到两百,如此小的一支部队,完全被偌大的赤岩城所吞没,于是“千炉厅”连同许多次要建筑一起关闭,甚至连绿鹰塔也废弃不用。哈顿住进了疯王塔里的领主套房。

    托琳儿和其他仆人也跟着搬进了疯王塔下的地窖,以便就近使唤。

    洛兰特大人在时,去哪儿都有强盗盘问,但如今两百个人守着八百扇门,谁也不清楚谁在哪儿,也没人在乎他人的去向了。

    经过铁匠房时,托琳儿听见了铁锤的敲击声。高高的窗户,映着暗红色的火光。她爬上屋顶偷偷往下看,只见佛利(蛮族)正在打造人族的锁甲,他干的很专心,似乎全世界只剩下金属、风箱和炉火,而铁锤成了手臂的一部分。她看着他胸肌的运动,倾听他用钢铁制造的音乐。

    “我得去休息了!好好干,别给我偷懒!”佛利朝着一旁的若瑟吩咐道。

    若瑟一边点头,一边小心翼翼地用双手拿起长柄钳子,准备将锁甲夹起浸入回火的水槽!

    看到佛利离开后,托琳儿悄悄翻下窗口,跳到她身旁的地面。

    若瑟先是苦涩的笑笑,接着把锁甲浸入冷水,金属发出蛇叫一样的“咝咝”声,“外面那么吵,怎么回事?”

    “卡赫带回一些俘虏。我看到他们的纹章,最前面那个军官的纹章是“黑色双翼”。其他人大部分也是。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若瑟小声地回道,“他们是铁锭军团!”

    “铁锭军团?我怎么没听过呀?”托琳儿皱眉。

    “我听佛利说过,这群人原本也是自由联军的强盗,”若瑟放下手中长钳,;“有个叫哈留斯的铁匠带着一千多个强盗投奔了溪风城!铁锭军团就是领主为他们起的名字!”

    “改恶从善?”托琳儿大惊失色。

    “才不是呢!他们是墙头草,哪边比对自己有利,就帮哪边!”

    “若瑟,我们救他们出来吧!”

    “阿莉,你疯了?救他们对我们有好处吗?”

    “我想赌一把!哈顿把他们关进地牢,就在谋士塔下那间大牢房里。你可以偷两把锤子,我们去把门砸开!”

    “你以为看守的长枪卫士会一边干看着,一边打赌我们要挥几十下才能砸开?”

    托琳儿咬紧嘴唇。“我们得杀死他们(强盗守卫)。”

    “怎么杀?”

    “他们没几个人的。”

    “就算只有两个,对我们来说还是太多。在湖畔镇,你还没学到教训吗?你要真去试,包管被卡赫那个怪物砍掉双手双脚,别忘了,这是他的作风。”若瑟又拿起钳子。

    “你怕了。”

    “我不去!他们(铁锭军团)原本也是强盗!”

    “若瑟,那里有两百多个俘虏呢,也许还要多,我数都数不过来,反正不比哈顿的人少。只要放他们出来,肯定能夺下城堡,然后我们乘机逃跑。”

    “算了吧,我们放不了他们,就像我们救不了杰克,安特还有泽尔。”她用钳子翻动锁甲,仔细检查。“就算真能逃,我们又能去哪?”

    “去溪风城啊,”她立即答道。“我们可以一起加入幻影兄弟会,只要学好剑术,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们!”

    “兄弟会凭什么收留太后的通缉犯!”

    “你别这样笨啦!留在这里,我们早晚会死的!”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