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血色歌剧

    “阿莉,泰吉尔都死了!我们现在的处境比之前已经好太多了!你知道佛利虽然脾气不好,但他和其他人不同,从来没打过我!他从小就在北风堡,先后为领主大人及他的父亲和祖父打铁效力,甚至在二十年前的大战之前,还为国王洛萨服务过。眼下他是洛兰特大人的铁匠,你知道他怎么说?剑就是剑,盔就是盔,再好的钢放进火里都会融化!这些东西,不管你走到哪都不会变。你觉得我们比钢还硬吗?总而言之,在这能学到好多东西,我要留下来。”

    “佛利又没人要抓他!”托琳儿气的满脸通红;“你在这,迟早会被太后抓到的!”

    “血骑们要抓的很可能不是我。”

    “才怪!就是你,你心里明明知道——你一定也是皇亲贵族。”

    “我现在只是个铁匠学徒,有朝一日说不定能成为武器大师。。。只要我别干逃跑的蠢事,然后为此失去双脚甚至丢掉小命的话。”她背过身去,举起了一柄小锤子,开始敲打。

    托琳儿无助地握手成拳。“下次你做头盔,把羊角改成驴耳朵!”小灰鼠忍不住要揍她了,“就算我揍她,这笨蛋也不会有感觉!好啊,等帝国大军攻进这里,发现她是谁,一刀砍下这驴脑袋,她就会后悔不听我的话了。”

    若瑟一想到湖畔镇,就会想起那一路的长途跋涉,想起石牢,想起猪毛笔,想起那个被钉铁锤砸扁脸的小女孩,想起被打掉牙齿的老笨蛋,想起“自由的狗腿”,想起安特,杰克,泽尔,还有下落不明的“小灰鼠”!

    “阿莉!你快回去吧!别给人发现了!”她说道。

    托琳儿咬紧嘴唇,无言以对,只好离开!她只想寻找自己的勇气,“赫尔加给过我勇气,他让我成为赤岩堡的鬼魂,而不只是老鼠。”

    阿塔利死后,她一直在躲避那个神秘的佣兵(赫尔加)。

    “基克的死还说得过去,谁都可以把人从城墙上推下来,但阿塔利死的时候,那条从不吃人肉的黑猎狗竟然吃起了他的尸体——从前,它撕下仆人的皮肉就会马上吐掉,而赫尔加竟然能让那畜牲直接吃下去,想必一定用了什么诅咒或是黑魔法。”托琳儿越想越怕,“他(赫尔加)一定干很多可怕的事,如果他是巫师,那秃头和哑巴就是他从地狱里召唤来的恶魔,他们根本不像人!”

    赫尔加还欠西佛瑞一条命。在老奶妈的故事里,地狱的魔神会让人们许愿,而许到第三个愿望时,就要特别小心,因为那是最后一个愿望。

    托琳儿每晚复诵仇人姓名的时候,都不忘提醒自己,“基克和阿塔利都不太重要,第三条命一定得有价值。”

    她边跑边想,开始怀疑自己犹豫不决的真正原因“只用一句耳语就能致人死地,取其性命!我根本无需再害怕任何人。。。可一旦用掉最后一个名额,我又要从鬼魂变回老鼠了。”

    “红脸阿雅”已经醒来,她不敢回去睡觉,可又不知该躲哪儿,于是去了四座塔楼后的——紫衫林。她喜欢树叶散出的强烈刺激的味道,喜欢青草和泥土挤进趾缝的感觉,喜欢风吹树叶的声响。一条蜿蜒的小溪缓缓流过林间。一棵树木倒落下来,下面有个小坑。

    在腐木和扭曲的碎枝下,她找到自己的剑——一根断枝!

    只要有空,她就会偷偷溜过来练习西佛瑞所传授的剑术。她光着脚在落叶间移动,劈下枝条,击落树叶,甚至爬到树上,在枝干间跳跃飞舞。

    她光着脚攀住树枝,来回转步,随着平衡感逐渐建立,摇晃不稳的情况日益减少。最好的练习时间是深夜——没有人打扰她。

    托琳儿爬上树,高高地站在紫色的树叶丛中,她拔出“剑”来,顷刻间将哈顿、勇士团、铁锭军团这一切的一切全都抛在了脑后,沉醉于脚踩粗糙的木枝和在空中挥舞“长剑”的快感中。

    分叉的枝干变作新王洛齐,她不停攻击,直到它掉落下去。太后、伊恩、和卡罗特都只是树叶,她毫不留情地将之一一斩杀,捣成漫天的紫色碎片。

    胳膊挥累了,她便跷脚坐上高枝,一边在凉爽黑暗的空气中喘气,一边倾听捕猎的黑蝠发出的吱吱尖叫。

    休息片刻后,她把“剑”往腰带里一塞,顺着粗壮的枝条滑落到地面,向着“风神的祈祷石”走去。

    月光将“石面”(祈祷石)染成银白色,托琳儿注视着刻在中心处的巨龙图腾,那是三头雕刻的栩栩的冰霜巨龙,最下面的两头蹲地怒吼,头顶的那头展翼俯冲,它们嘴巴扭曲,眼神凌厉,充满仇恨。风神的“守卫”就是这般模样吗?它们也会像凡人一样受到伤害吗?

    “我该向风神祈祷吗?可父亲信奉的是月神啊!”她突然想。

    托琳儿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跪了下来!她合拢双手,“请帮帮我,伟大的风神!她默默祷告,帮我杀了哈顿,然后带我去溪风城!让我成为真正的剑士,永远不会害怕。”

    “这样就够了吗?风神听见了吗?是不是该大声说呢?或许。。。。祈祷的时间要再长一点,记得父亲每次祈祷都是很久很久的。可是月神——并没有帮他!”想到这里,她开始恼火。“你们应该救他的,”

    她忍不住责骂那块高出她数尺的苍白岩石(祈祷石),“父亲一直向月神祷告。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月神)!帮不帮我,我不在乎,反正就算你要帮,我觉得你也没这本事。。。”

    “不可嘲弄众神!”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令她大吃一惊。她拔出腰间树枝,一跃而起。

    赫尔加站在黑暗中,一动不动,仿佛林中的一棵树。“我来听第三个名字,把该做的事做完。”

    托琳儿垂下断枝,指着地面。“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用双眼洞察真相!”

    她怀疑地瞪着他,难道是风神派他来的?“你是怎么让那条黑狗杀了阿塔利的?哑巴和秃头是不是你从地狱里召唤来的?你真的叫赫尔加吗?”

    “某人的名字很多。小灰鼠,阿莉。。。。托琳儿!”

    她朝后倒退,直到背脊抵住“祈祷石”:“谁告诉你的?”

    “洞察真相。”他重复,“托琳儿小姐!”

    也许他的出现,真是风神对她的祈祷所作出的回应。

    “我要把那些俘虏放出地牢。能不能帮我杀死守卫,打开牢门!”

    “小姐,您忘记了,”他平静地说,“你只剩下一个名字,要杀哪个卫兵,说出他的名字。”

    “一个是不够的,得把他们通通杀死,才能打开牢房。”托琳儿狠狠地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他低头望着她,不带一丝同情。“西佛瑞取走三条本属于死神的命。就只能拿出三条来偿还。不可期满众神。”他的声音既像丝绸又像钢铁。

    “没有欺瞒。”她想了一会儿。“名字。。。我说出任何人的名字?你都会杀他?”

    赫尔加点点头。“死神与我同在!”

    “任何人都可以吗?”她重复,“男人,女人,小孩,或者洛兰特大人?或者黑魔?或者你的母亲?”

    “我的母亲早已去世,如果她仍在世,你又说得出她的名字,那她的生死便由你支配。”

    “你发誓,”托琳儿说,“对着它(祈祷石)起誓。”

    “奉海洋与空气中一切神祗之名,更奉风神——约德尔!之名,”他将一只手贴在岩石上。“吾立此誓”!

    “帝国的新王也可以吗?”

    “名字出口,死亡降临。也许明日,也许隔月,也许来年。在下无翅不能飞,但一步接一步,终有一天会达目的,只要你报出他的名字——新王就必死!”他跪在她身前,他们面对着面,“小姐如果害怕,可以悄悄地说出他的名字。快说出来吧,是不是洛齐?”

    托琳儿将嘴唇凑近他的耳畔。“是赫尔加。”

    她从未见过赫尔加如此的惊慌“小姐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你发过誓。风神听到了你的誓言。”

    “不光是风神,众神都听到了,”他手中突然出现一把极小的刀刃,只有小指头那么细。

    托琳儿不知他要杀自己还是要杀她。

    “小姐!你会哭泣。你将失去惟一的朋友。”

    “你不是我的朋友。是朋友就会帮我。”她退开一步,以防他万一弹出利刃。

    “如果朋友肯帮忙,小姐也许可以。。。换个名字?”

    “我也许会,”她说。“如果朋友愿意帮忙。”

    赫尔加指尖的刀片瞬间消失,“跟我来。”

    “现在?”她没料到他立刻就要行动。

    “在下已经听到了死神的低语。小姐若不收回名字,我便睡不安宁。快来吧,恶毒的姑娘。”

    “我不是恶毒的姑娘”她心想,“我是剑士,赤岩城的幽灵。”她将手中残枝随手扔出,跟着他走出了紫杉林。

    本章完!

    勿忘收藏!看下一章更精彩!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