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极地之北!

    暮色降临,赤岩堡中却依然生气勃勃,卡赫与‘野人团’的抵达,彻底打乱了众人的日常作息。

    此刻,庭院里车辆、牛和马匹都已消失不见,只有关着冰原熊的铁笼子还在。它被挂在分隔外庭和中庭的石桥上,用沉重的铁链吊着,离地数尺,一圈火炬将它沐浴在橘色的亮光中。

    几个无聊的强盗正朝熊扔石头,惹得它咆哮怒吼。院子对面,光线从谋士塔一层大厅的门中透出,伴随着杯盏交碰和呼喝要酒的声音。七八个人在唱歌,用一种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托琳儿觉得很怪异。

    强盗入睡前要大吃大喝一番,她意识到,“红脸阿雅”一定会叫我起床服侍,然后发现我不在床上。不过此刻她大概正忙着给“野人团”和加入狂欢的长枪守卫倒酒,无暇顾及我了吧!”

    “在下即将兑现诺言,付诸行动,饥饿的死神今晚将享受鲜血的盛宴,”赫尔加说。“可爱的小妹妹,仁慈温柔的小姐,收回那个名字,说出另一个吧。”

    “不行!”

    “那好吧。”他似乎放弃了。“在下从命,但小姐必须遵从指示,在下无暇多说。”

    “小姐会遵从!”托琳儿道。“小姐要做什么?”

    “两百个俘虏空着肚子,必须先吃东西,死神下令要羊肉汤。小姐跑去厨房,先取羊肉汤。还有,不能告诉你的打铁小妹!”

    “我去了,”她重复。“那你呢?”

    “小姐只需等在厨房,在下会来找她。去吧。快跑。”

    “羊肉汤还不简单!只要骗他们是卡赫要,那些厨子必定不敢多问!”托琳儿一边跑一边思索着:

    当她赶到厨房时,厨子已经被全部叫醒,为卡赫和“野人团”做饭。女仆们忙着把一篮篮白面包和肉汤端出去,大厨在切烤羊,男仆们则一边翻转烤鸡,一边给它们涂蜂蜜,还有两个蛮族厨子在切洋葱和白萝卜。

    “干什么,小灰鼠?”大厨看到她便问。

    “羊肉汤,”她吼道。“大人要羊肉汤。”

    他用切肉的刀指着火上的黑铁锅。“你以为那是什么?羊肉汤?告诉你,我会先在里面撒泡尿,然后再叫人端去给那牛角怪(卡赫)。天黑了还不让人休息!”他愤愤不平地说道。“好了,好了!你不用管,回去告诉他,在熬了。”

    “我在这里等,直到它熬好。”

    “那你帮点忙,去储藏室,把牛角大人要的果酱和奶酪拿来。先叫醒阿芬(厨房女仆),告诉她,如果想保住双腿,就给我利索点儿。”

    她竭尽全力狂奔,阿芬已经醒了,但还睡在阁楼,在一个“野人团”成员的身子下呻吟。当她听见托琳儿叫喊时,立即穿上了衣服,把果酱罐及一块块臭烘烘的奶酪装进了十个篮子。“来,帮帮我!”她恳求道。

    “我才不帮你呢!你最好自己快去,不然卡赫就砍掉你的腿。”不等阿芬抓她,托琳儿拔腿就跑。回去的路上,她突然纳闷,:“为何这次,没有一个俘虏被砍掉四肢呢?难道卡赫怕哈顿?可他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呀。”

    托琳儿跑回厨房时,大厨们正在拿着长柄木勺搅锅子,她抓起另一把勺子来帮忙。

    “该不该把计划告诉若瑟呢?可赫尔加叮嘱过不能和她说。。。算了。。”

    突然,她听见秃头(和赫尔加一起的囚犯)刺耳的喊叫声。“厨子,”他喊。“我们来取该死的羊肉汤。”

    托琳儿惊慌失措地放下勺子。“糟糕,他们怎么也掺和进来了!”

    大门打开后,她看到秃头戴着铁盔。赫尔加和哑巴跟在他的身后。

    “该死的汤******还没好,”大厨抱怨道,“还要炖一炖,羊肉刚放进去。。。。”

    “闭上臭嘴,否则我把你的手脚全部砍了,再涂上蜂蜜拿去烤。汤,现在就要!汤!”

    哑巴一边嘶声怪叫,一边从铁叉上撕下一只烤得半焦的野鸡,用尖牙一口咬下,蜂蜜从指间滴落。

    大厨吓得退后了几步。“快把该死的汤拿走!如果牛角怨东怪西,你们自己跟他解释。”

    哑巴意犹未尽地舔舔指间的油脂和蜂蜜!

    赫尔加戴上一副厚皮手套,将另一副交给托琳儿,“小灰鼠快来帮忙。”

    羊肉汤煮得滚烫,锅子又重,托琳儿和赫尔加两人,倾尽全力才抬起一个,秃头一人搬一锅,哑巴则提了两个,他的手被锅柄烫到,嘴里痛苦嘶叫,手却没有半分松动。

    他们将锅子搬出厨房,穿过庭院。两个长枪卫士在谋士塔门前站岗。

    “什么东西?”其中一个询问秃头。

    “一锅滚烫的毒药,想不想喝两口?”

    赫尔加露出迷人的微笑,“哈顿大人让我们给俘虏送吃的。”

    “没人提起过啊。。。”

    托琳儿立刻打断他。“这是给俘虏的,又不是给你。”

    第二个长枪卫士挥手示意。“拿下去吧。”

    门内是一条蜿蜒的石梯,向下直通地牢。

    四人中秃头引路,赫尔加和托琳儿断后。

    “小姐躲远点,”他告诉她。

    楼梯的尽头,是一个狭长的地窖,阴暗潮湿,没有窗户。近处,几支火炬在支架上燃烧,一群哈顿手下的强盗围坐在一张烂木桌旁互相吹嘘,沉重的铁栅栏横跨在他们和挤在黑暗中的俘虏之间。

    四人刚进来,羊肉汤的味道便将一大半的俘虏吸引到了栅栏前。

    托琳儿数了数,一共十七个强盗。他们也闻到了羊肉汤的香味。

    牢狱的队长朝秃头问道,“锅里是什么?”

    “你的老二和蛋蛋,味道怎么样?”

    有三个强盗原本在踱步,另外四个站在栅栏旁,还有一群靠墙坐在地板上,四口大锅,将他们通通吸引到了桌边。

    “妈的,总算吃饭了。”

    “里面有洋葱吗?”

    “白面包呢?只有汤?”

    “见鬼,我们需要碗,杯子,勺子——”

    “不,不,不,你们什么都不需要。”秃头忽然用力举起滚烫的汤锅,浇向他们的脸上。

    “小姐,躲远些!”

    秃头像扔盘子一样飞出锅子,锅子旋转着穿过牢房,汤汁如雨洒落。

    牢狱队长刚要起身,却被回旋的锅子砸中太阳穴,像落叶一般倒地,一动不动。

    其余的强盗有的痛苦惨叫,有的乞求饶命,有的偷偷溜走。

    托琳儿贴紧墙壁,只见秃头拾起一把短剑,开始疯狂地割人喉咙,哑巴则用一双惨白巨手抓住狱卒的后脑和下巴,不停地扭断他们的脖子。

    只有一个强盗来得及拔剑,赫尔加舞蹈般地闪过他的挥砍,接着优雅地抽出自己的剑,最后一剑穿心,毙其性命。

    谷地佣兵提剑走到托琳儿面前,剑上流淌着心脏的热血,他用她的衣服前襟把血擦净。

    “小姐应该染血。这都是她的手笔。”

    牢房钥匙挂在最内侧墙壁的钢钩上。

    秃头将它取下,打开牢门。首先出门的是那个外衣上有“黑色双翼”纹章的军官:“干得好,”他道,“我是铁锭军团总军团——葛列!”

    “大人!”赫尔加向他鞠躬。

    一获自由,俘虏们立即夺下强盗们手中的武器,提在手中,冲上楼梯,后面的人空着手蜂拥跟随。

    他们行动迅捷,一言不发,当初卡赫赶他们进城门时所受的伤,全都不治而愈。

    “汤的办法真是不错!”葛列说,“我倒没想到,这是卡赫大人的主意吗?”

    秃头忍不住哈哈大笑,哑巴坐在死人身上,抓起一条软绵绵的胳膊,啃尸体的指头,尖牙嘎吱作响。

    “你们是什么人?”葛列突然额现褶皱。“你们并未跟随卡赫大人来哈留斯大人的营地,敢问你们可是“勇士团”的成员?”

    秃头扔掉手中的长剑。“现在是了。”

    “在下是赫尔加,从溪风谷而来。两位无礼的同伴是哑巴和秃头。大人看得出谁是哑巴吗?”他转过头,指向托琳儿。“这位是。。”

    “我是小灰鼠,”她赶紧接道,以免他暴露她的真实身份。她知道,绝不能在这里说出自己的真名!

    葛列根本不在乎她是谁。“不错!不错!”他说,“我们来了结这出血淋淋的歌剧吧。”

    他们走上蜿蜒的石梯,发现门口的长枪守卫已倒在血泊中。铁锭战士们冲过庭院,托琳儿听见远处凄惨的喊叫声。。。。。

    本章完!

    下一章更精彩!勿忘收藏!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