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新城主!

    谋士塔一层大厅的门骤然打开,一个受伤的长枪卫士一边尖叫,一边跌跌撞撞地逃出来。三个人在后面追赶,最后用长矛和剑让他闭了嘴。

    哑巴和秃头跟随葛列冲进了大厅中!而赫加尔却在托琳儿身边单膝跪地。“小姐?”

    “我知道。”她说。

    谷地佣兵从她脸上看了出来。“在下要听某个名字被小姐收回。”

    “我收回那个名字。赫尔加!”托琳儿咬住嘴唇。“还有第三条命吗?”

    “小姐太贪心。”赫尔加指着满地死去的强盗,给她看染血的手指。“那是第三个,第四个,下面还躺着十个,西佛瑞欠下的债已还清!”

    虽不情愿,但托琳儿不得不同意。她感到有些悲哀,自己又变成了阴沟的老鼠。

    “死神是债主。在下必须死。”赫尔加的唇边泛起一丝奇特的微笑。

    “死?”她困惑地说。“什么意思?我已经收回名字了。你不需要死。”

    “在下必须死。在下时辰已到。”

    赫尔加用双手由上至下抹过脸庞,从额头直到下巴,所经之处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面容变得更加英俊,双眼离的更近,鼻子变长,一条前所未有的疤痕出现在左耳后。他微笑着甩甩头,那又长又直的淡灰色秀发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头整齐的金色卷发。

    托琳儿看的目瞪口呆。“你到底是谁?”她低声说,惊讶得忘记了恐惧。“你是怎么弄的?我能学吗?”

    他咧嘴一笑,:“跟取人性命一样简单!”

    “教我,”她迫不及待地喊道,“我想学。”

    “如果要学,就要跟我走。”

    她犹豫了,“去哪儿?”

    “很远很远的地方,极北之地。”

    “我不去。我要去溪风城!”

    “那我们就此别过!”他说,“我有使命在身。”他牵起她的手,把将一柄暗金色的匕首放在她掌上。“拿着。

    “这是什么?”

    “一柄珍贵的匕首!”

    托琳儿迟疑道“可我用的是剑!”

    “攻吾者!必先亡!”赫尔加笑道。

    “你到底是谁!”一阵寒意涌上她的背脊。

    “如果有一天,你要找我,就把这柄匕首交给任何一个冰原以北的人,哪怕是“极地巨人”,并对他说“死神之约将至”!”

    “死神之约将至!”托琳儿重复着。这并不难记。她紧紧握住匕首,转头望去,只见院子的另一端,不断有人死去。“请你别走,赫尔加。”

    “赫尔加死了,小灰鼠也死了,”他悲哀地说,“我有使命必须要去完成!“死神之约将至”,托琳儿小姐!请跟我再说一遍。”

    “死神之约将至!”她跟着念。

    之后,穿着赫尔加衣服的陌生人朝她鞠躬,转身退进黑暗,斗篷飘荡,消散无影!

    托琳儿独自一人留在死尸旁。“他们都该死!”她告诉自己。想起哈顿在庄园的屠杀,想起死去的泰吉尔

    她跑回到自己的床边,点起蜡烛,此刻,地下室空无一人!拨开杂物,只见“死神之舞”静静地躺在碎布堆中!睡觉前,“小灰鼠”对着枕头轻声复诵仇人的姓名,念完后,又用轻柔细小的声音加了一句:“死神之约将至!”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破晓后,“红脸阿雅”和其他人都回来了,只有一个男仆在战斗中被杀,没人说得出原因。

    “红脸阿雅”急忙跑上楼,去看白天分配下来什么工作!她边爬楼梯边抱怨自己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回来后,她告诉大家,赤岩城被铁锭军团占领了。

    “勇士团趁哈顿的人睡觉时下手,很多人都喝得烂醉后死在桌旁。太阳下山前,新城主就会率领大军抵达。他从荒凉的北方而来,是黑石堡的城主!你们这些蠢货给我听好,不管城主换成谁,该干什么活儿还得干。谁敢偷懒耍猾,我就用鞭子抽的他体无完肤。”她边说边看托琳儿,但关于她昨晚的去向,一个字也没问。

    整整半天,“小灰鼠”都在观看“野人团”搜刮死者身上的财务,然后将尸体拖到红石庭院,在那儿堆好木柴,准备焚烧。

    “弱智”伊尼斯(铁锭军副军团长)砍下两个强盗的脑袋,拎着头发,在城堡里神气活现地到处挥舞!他还让它们表演歌剧。

    “你怎么死啦?”一个脑袋唱道。

    “喝了滚烫的“小灰鼠”汤,”另一个回答。

    托琳儿被派去擦地,清洗干涸的血迹。没人对她多说什么,但她注意到了别人奇怪的眼光。

    葛列和其他人,一定把地牢里发生的事传了出去,伊尼斯和他会说话的蠢头颅,也在到处宣扬“小灰鼠”汤。

    她想让他闭嘴,却又不敢那么做。她知道“弱智”伊尼斯是个疯子!

    “他最好给我闭嘴,否则我就把他加入复仇名单”,她一边擦拭红棕色的血渍一边望着下方庭院中的“弱智”。

    直到太阳快落山时,赤岩堡的新主人才缓缓而至。他相貌平凡,留着黑色的山羊胡,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淡得出奇的怪眼。他比常人稍强壮一些,穿着棕色锁甲和一件绿色条纹披风。旗上的图案也是一对“黑色羽翼”。

    “哈留斯大人驾到,全部跪下!”他的胖侍从高喊,那是个跟托琳儿年纪相仿的男孩。

    刹那间,整个赤岩堡的人都跪下了。

    卡赫(野人团首领)大步上前。“大人,赤岩城属于您了。”

    新城主开口作答,但声音太小,托琳儿完全听不到。葛列和“弱智”上前加入,他们穿着崭新的锁甲和披风。简短的对话后,伊尼斯引见哑巴和秃头。

    看到这两人还在,托琳儿吃了一惊,她还以为赫加尔一走,他们也会跟着消失的。她听见哑巴刺耳的怪叫,却听不清他们说话的内容。

    突然“弱智”跑到她身边,拽着她,穿过红石庭院。“大人,”他牵着她的手腕大声喊道,“这是煮汤的“小灰鼠”!”

    “放开!”托琳儿边说边用力挣脱。

    哈留斯凝视着她,双瞳淡白,好似玄冰。“小姑娘,你多大了?”

    她都忘了,不得不想了一会儿。“二十二。”

    “二十二?”他重复道。“喜欢猛兽吗?”

    “有些喜欢。”

    他嘴角现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不包括鹿身蛇尾兽。也不包括金丝花豹。对吗?”

    她不知如何应对,于是就轻轻地点了下头。

    “他们喊你“小灰鼠”。这可不行。你父亲给你取的什么名字?”

    她紧咬嘴唇,努力搜寻一个名字。以前泰吉尔叫她“阿莉”,老奶妈叫她“捣蛋鬼托琳儿”,父亲的手下给她取的绰号则是“小无赖托琳儿”。但这些名字都不能再用了,铁定军原本就是墙头草。若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帝国的通缉犯,必定性命不保!

    “小琳娜!”她回道。

    “跟我说话时要称我为‘大人’,小琳娜!”新城主温和地说道。“孩子,巨蛇是你害怕的动物吗?”

    “巨蛇不过是大虫子,大人。”

    “看来我的手下都该向你学习,他们都害怕大虫子(烈火巨蛇图腾——枫林城领主徽记)!小琳娜,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酒侍,负责在餐桌上和居室里伺候。”

    “小琳娜”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开口讨要马厩的工作。“遵命,哦,不!大人。遵命!”

    新城主挥挥手。“把她装扮的像点样!”他对身后的侍从说道,“教她倒酒!”接着,转身抬起右手,“卡赫,换掉城门楼的旗帜。马上。。。”

    四个“野人团”的成员爬上城墙,扯下银袍子的金丝花豹和自由军团的红色饿狼,升起铁锭军团的黑色羽翼。

    当晚,一个叫小琳娜的酒侍一边替站在楼台上的哈留斯和葛列斟酒,一边看着“野人团”的四名强盗押解赤身**的西塞罗(哈顿的随从)走过庭院,之后,哈顿紧紧抱住押送者的大腿,一边乞求一边痛哭!最后,秃头和哑巴把他拉开,“弱智”伊尼斯将他一脚踹进了养冰原熊的大坑中。

    “白色的熊!”托琳儿心想“不知道小琳娜会不会遇上这样的对手(冰原巨熊!)”。她小心翼翼地倒满哈留斯的杯子,一滴也没有洒出来。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