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小琳娜!

    当天晚上,哈顿(自由联军军团长)被冰原熊咬的血肉模糊后,又被“弱智”斩下了头颅!他的侍从西塞罗也被斩首,罪名是在赤岩堡陷落当晚放出渡鸦给洛兰特和星辰堡报信。铁匠佛利也被处死,罪名是替银袍子打造战甲,武器!老太婆库拉也未能幸免,她的罪名是招揽组织仆人,为洛兰特服务。

    一根根钢制长矛将死者的头颅贯穿,立于城门西侧

    大厨们因为那几锅“小灰鼠汤”而勉强保住性命。“红脸阿雅”和其他跟银袍子上过床的女人都被“弱智”的手下赶到了庭院中央,扒去衣服,任凭铁定军享用。

    每天早上,当托琳儿去井边给哈留斯(铁定军首领)打水时,都从会头颅下经过。它们背对广场,因此,她看不到脸孔。

    “小灰鼠”时常幻想其中的两个是洛齐和朱莉的头颅,幻想他们那副漂亮脸蛋在死后露出的凄凌神色。

    这些头颅都浸过红油,因此不会很快腐烂。它们也不孤单,大群的乌鸦在城门楼上整日盘旋,沙哑地聒噪,为每一快腐肉而你争我夺,互相嘶喊驱逐,只有当巡城守卫经过时,方才暂时散开。

    就连送信的渡鸦,也拍着宽阔的黑翼,加入盛宴!

    一天清晨,托琳儿去井边打水,看到三个铁定军团的士兵正在“红脸阿雅”的身上作乐。她尽量不看,但男人们的淫笑依旧传入耳中!

    装满水的木桶很重,她小心翼翼地将它提回疯王塔,却在转角处和老太婆库贝(另一位分配俘虏工作的老妇人)迎面撞上。

    水从桶边晃出,溅到老妇人的腿上。“你故意的!”库贝尖叫。

    “你要干嘛!”托琳儿奋力扭动。

    从“弱智”砍掉库拉脑袋的那晚开始,库贝就变得精神失常,疯疯癫癫。

    “看到那个贱人没有?”库贝指着院子对面的“红脸阿雅”:“铁定军垮台以后,那就是你的下场!”

    “走开。”她想挣脱,但老妇人的手越抓越紧。

    “他们很快就会垮台的!赤岩堡的鬼魂诅咒所有人。洛兰特大人打了胜仗,很快将带着大军杀回来,然后就轮到他惩罚叛徒了。别以为他不会知道你干的好事!”库贝纵声大笑,“我会亲手折磨你。库拉有条蛇皮鞭子,我会一直替你留着,那条鞭子上长满尖刺。。。”

    托琳儿咬紧牙齿,抡起水桶,由于太重,没能击中库贝的头部,但泼出的水溅了老妇人一身,迫使她放开了手。

    “给我滚,”托琳儿大叫道,“否则我杀了你。滚!”

    全身**的库贝,伸出一根细长的手指,指着托琳儿外衣前襟上的“黑色双翼”,“别以为胸口有对黑翅膀就能作威作福,没这回事!洛兰特大人会回来的!等着瞧吧,你等着瞧吧!”

    一大半的水溅到地上,托琳儿不得不重回井边。

    “如果我把她的话告诉哈留斯大人,天黑前!她的头就会挂在城墙上和库拉的头作伴”。她一边将水桶拉上来,一边思索着,尽管她知道自己不会那样做。

    傍晚,去厨房取食物的若瑟,正巧在城门处撞见“小灰鼠”。她正在抬头打量城墙上的一颗颗头颅,

    “欣赏自己的杰作?”她问道。

    托琳儿知道她在为佛利的死而生气,但这样说太不公平了。“杀他的是“弱智”伊尼斯,”她解释道,“一切都是“野人团”和哈留斯的手下做的。”

    “是谁把他们弄到这来的?是你和你的“小灰鼠”汤。”

    托琳儿指着哈顿的头颅:“你不恨他吗。他杀了泰吉尔!”

    “我更恨这帮家伙。哈顿只是为自由联军卖命,但“野人团”是无耻的佣兵,变色龙!他们全是怪物,葛列喜欢男人,伊尼斯天天杀人,你的朋友哑巴(与赫尔加一起的囚犯)还吃人。”

    “没错!她说的都是实话。”,托琳儿无法否认,只好转身离去。

    铁锭军的粮草主要靠“野人团”征集,哈留斯命他们在抢粮之余,还要将银袍子的残余势力连根拔除。

    卡赫把队伍分成三队,自领最大的一队,其余交给信任的部下,以尽可能多地劫掠村落。

    “勇士团”打着银袍子的旗帜造访附近的庄园,接着把那些投靠过洛兰特的人统统抓了起来。这些人当初都收了银袍子的钱,因此他带回城的除了一筐筐头颅外,还有一袋袋金币。

    托琳儿发现秃头和哑巴跟他们一样坏。每当哈留斯与守军一起进餐,她就会在那帮人里面发现他们。哑巴一身臭气,像变质的白面包,因此“野人团”安排他坐在桌子最末端,随他在那儿手齿并用地撕肉。

    但最让她害怕的是秃头。他坐在“弱智”伊尼斯边上,托琳儿走动倒酒时,总感觉他的目光正在自己的全身游走。

    她有些后悔,为什么不跟赫尔加一起去极地之北,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留着他给的暗金匕首——那是一把比一般匕首更为小巧的利刃,色泽暗沉,柄部还刻着她完全不认识的怪异文字。

    她一边琢磨那柄神秘匕首,一边使劲提水,穿过红石庭院。“小琳娜,”有人在喊,“先过来。”

    杰利和她年纪相仿,个子虽高却胖的离谱。他正沿着凹凸不平的石地面使劲滚沙桶,脸涨得通红。

    托琳儿放下水桶,过去帮他,两人一起将桶推到墙壁,然后再返回,最后竖立起来。

    杰利打开盖子,拎出一件锁子甲,沙子“哗哗”地流出桶外。

    “你看干净了吗?”作为哈留斯的侍从,他负责保养城主的锁甲,保证它们明亮光鲜。

    “那里还有锈斑,看见吗?”她指指,“你要再来一遍。”

    “你来!”杰利命令道。他觉得自己是首领的侍从,而小琳娜只不过是个女仆,就收起了那张友善的脸。大胖子老是跟人吹嘘自己是杰塔因(哈留斯的表弟)大人的亲生儿子——不是侄子,不是私生子,不是孙子,而是亲生的嫡子,不止如此,他还称自己和一位美丽的贵族小姐订了婚。

    托琳儿既不在乎他的贵族小姐,也不喜欢听他发号施令。“哈留斯大人等着我的水呢。我得马上回去。”

    杰利的眼睛瞬间瞪得像煮熟的鸡蛋那么大,想动手打她却又犹豫不决,最后骂道“下贱的小biao子,滚吧!”

    托琳儿弯下腰,一言不发,提起水桶朝着疯王塔走去。“好想杀了他!”

    哈留斯的卧室挤满了人。阴沉的葛列穿着锁甲衫和手套坐在一张长方形的议事桌边,此外,还有十来个铁定军团的军官坐在两侧。哈留斯光着身子,爬下床,一边穿戴,一边抚摸着一个金发军妓的下体。

    “不能让他们把我们困在赤岩堡。”

    托琳儿放下水桶时,艾米克正在说话。他是个秃顶驼背的大个子,长着水汪汪的蓝眼睛和粗糙的巨手。赤岩城内,五百名铁锭军团的士兵归他管制,但他似乎很无能,连秃头和哑巴都指挥不动。

    “这座城太大,要守住需要一整支军队,而一旦被围,我们却连现在三千人也养不起,眼下,根本无法储备足够的补给。农田成为灰烬,村庄被自由联军和银袍子占据,粮食要么被烧,要么被偷。寒冬将至,我军却没有存粮,更没有种子用于播种,只能靠劫掠维生。再这样下去。只要任何一支大军封锁外围,两个月之内,铁锭军就只剩乌鸦和蝙蝠可吃了。”

    “我们不会被困住。”哈留斯的声音极小,在场的人只能伸长耳朵才听得见,因此,他的卧室总是出奇地安静。

    “风神慈悲!”瑞佛雷叹道,他是个骨瘦如柴的老人,满头白发,一脸痘疮。“大人,您必须尽快做出决定!星辰堡的大军用不了多久就会南下。”

    “星辰堡?”托琳儿心想,“那不是自由联军的主城吗?”她悄悄站到瑞佛雷身边,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北方的敌人离这儿远着呢,”哈留斯平静地说,“罗柏一心想着攻下龙桥镇,短期内不可能出兵进攻赤岩城。”

    葛列固执地摇头,“大人,您对自由联军的了解没我们深。女伯爵达沃斯也认为他们远在千里之外,结果呢,诺亚堡差点遭到灭顶之灾。”

    军妓亲吻城主的侧脸,接着搔首弄姿,走出了卧室。哈留斯走到长桌的主座上,微微一笑。“我们和她不一样,龙烬(溪风城领主)的大军正在跟银袍子作战。谁胜谁负现在还不得而知。”

    “不管哪边取胜,下一步,都会攻占赤岩堡!就算您传命杰塔因大人从黑石堡赶来支援,我们的部队仍无法与他们的大军相提并论。更何况,星辰堡的大军很有可能已经在路上了!大人,我提醒您!罗柏目前的军队远超当初在冰冻平原的数目,梭子军团(佣兵军团)也加入了他们!”葛列补充道。

    “我知道!”

    “我做过罗柏的俘虏,”安达克说道,他是个秃顶方脸的蛮族战士,据说在铁锭军团中他最为强壮,“可不希望再受一次款待。”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