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决心!

    瑞佛雷不住地点头,“连身经百战的女伯爵达沃斯尚且败在罗柏的手下,咱们与他为敌岂不是以卵击石?”他环顾四周,寻求支持。

    “丑话总得有人站出来说,”葛列道,“哈留斯大人,您必须明白。铁锭军从背弃溪风城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失败了!”

    城主淡白的眼珠打量他,“我们与银袍子和自由联军多次交锋,从无败绩。这次也不列外!”

    “大人,那是因为有龙烬领主的大军做后援。”瑞佛雷坚持,“而现在,我们只是一支孤军。”

    “没错,是孤军!但那个小领主(龙烬)现在正和洛兰特的大军打的不可开交,我们只需等待。”哈留斯说道。

    “洛兰特已经输了!”葛列生硬地说道“罗柏的援军虽然救不了他,但却杀的了我们!大人!铁定军要生存下去,必须再次向溪风城投诚!”

    “要不是伊尼斯那个混账,杀了龙烬的军机大臣!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哈留斯气愤地说道:“处了向溪风城屈膝称臣外,还有别的建议吗?”

    卧室内鸦雀无声,军官们全都低头不语,似乎没人敢接城主的话。

    托琳儿静静地站在墙边,仔细地聆听着。

    “身陷孤城,能有这么多英勇的好兄弟跟我在一起,实在是太好了。我会仔细考虑你们的话。”哈留斯的微笑意味着散会,军官们行礼之后纷纷离去,只留瑞佛雷,葛列和托琳儿。

    城主伸手喊道,“小琳娜!可以开始打扫了。”

    “遵命!大人,”任何事都不能让哈留斯说第二遍。托琳儿真想问他关于溪风城的事,但她不敢。“我去问杰利(哈留斯的侍从)?”,她心想,“也许他会告诉我。”小琳娜握着碎布拖把,卖力地拖着石地。

    “夫人来信。”瑞佛雷从袖子里抽出一卷羊皮纸。他虽穿着学士的袍子,脖子上却没有佩戴蓝宝石颈链(象征学士身份的宝石),据说是因为涉足黑暗魔法而被御前法师——凯尔!所放逐。

    ;;;;;;;;;

    注:整个帝国只有一位御前**师,其余经过法师塔楼重重考验的智者都被称作——学士!

    、、、、、、、、

    “念,”哈留斯道。

    卡妲儿夫人几乎每天都从黑石堡写信来,内容千篇一律。“我日夜向风神祈祷,祈祷您平安无事!”她写道,“数着日子等您回来与我再度共眠。早日归来吧,我将为您产下许多子嗣!”

    “我要写信,”他告诉前学士。

    “给卡妲儿夫人?”

    “不,给杰利塔(杰海因的亲哥哥,哈留斯的表哥)!”

    黑石堡的渡鸦两天前就到了。杰利塔的部队攻占了寒落山脉东部的飓风堡,经过短暂的围城,银袍子的驻军便宣告投降。

    “以风神的名义,要他处死俘虏,烧毁城堡,然后与杰海因汇合,让他们守住黑石堡!”

    “我马上去办,然后带过来给您封印,大人。”葛列转身出门,健步如飞。

    “今天我要出城去打猎,”哈留斯一边说,一边让瑞佛雷帮他穿上一件夹絮背心。

    “安全吗,大人?”大学士问道,“三天前,伊尼斯的人遭到了狼群的袭击。它们直接闯进营地,在离营火不到五码远的地方咬死了五匹马。”

    “我要猎的正是狼,它们吵得我晚上睡不着。”哈留斯扣上皮带,调整好长剑和匕首的位置。“据说在寒落山脉,成百只冰原巨狼结成群落四处游荡,它们不怕人,不怕巨熊,就连极地巨人也不怕,但那是传说,况且还是在北方。我就奇怪了,南方的狼怎么也会如此大胆?”

    “混乱的时代制造混乱的东西,大人。”

    哈留斯露齿似笑非笑,“如今有这么混乱,学士?”

    “先王驾崩,新王残暴,北方的自由联军愈来愈强大,南边的银袍子也是不屈不挠。大人,这还不够混乱吗?”

    “的确!”他耸耸肩,“小琳娜,狮皮斗篷。”她急忙放下拖把,将斗篷递给他。

    “我回来之前,卧室要打扫干净,收拾整齐。”“小琳娜”一边替他系斗篷,一边听他说。“对了,把卡妲儿夫人的信也烧掉。”

    “遵命,大人。”

    城主和学士迅速地离开了卧室,谁也没多看托琳儿一眼。他们走后,她把信丢进火炉,用黑铁棍搅动木柴,激起烈焰。

    她呆呆地看着羊皮纸卷曲变黑,发出阵阵火光,缕缕烟尘飘上烟囱!“小灰鼠”蹲在火堆边,热泪盈眶,我还是托琳儿吗?我是不是永远、永远、永远都只能当女仆小琳娜了?

    接下来的半天,她专心收拾新城主的卧室。她在壁炉里重新生火,把鹅毛床弄的蓬松,更换柔软的床单,在厕所里倒了夜壶,并把它刷洗干净,最后捧了一大堆脏布甲给洗衣的女仆,又从厨房拿来一瓶雪浆酒。

    收拾完卧室,她走下一层楼梯,继续整理书房。这是一间通风良好的大房间,规模与财政塔楼的厅堂无异。

    窗下有张红杉木桌,平日里,哈留斯就在这儿写信。她把桌面清理好,放上新蜡烛,并将鹅毛笔、墨水和红蜡排列整齐。

    文件之间有一张破破烂烂的羊皮纸。托琳儿刚要卷起来,却被上面各种五彩斑斓的颜色所吸引:蓝色代表湖泊与河流,红点代表城堡和市镇,绿色代表森林。

    她不由自主地将它重新铺开。地图上方写着华丽的字体:西北大陆全图。赤岩城在一个大湖的上方,她想起来,“溪风城在哪?。。。找到了。。。从地图上看,并不是很远。。。”

    活干完后,才刚过正午,因此,她又悄悄地去了城中的紫衫林。当哈留斯的酒侍,比在基克或阿塔利的手下轻松多了,惟一的麻烦是必须穿戴有序,还要时时梳洗,这让她有些不耐烦。出城打猎的队伍,没几个小时回不来,因此她有点时间练习剑术。

    小琳娜狠狠地劈砍青紫色的树叶,直到手中的断枝变得又绿又粘。“黑魔,”她喘口气,“猪毛笔,瘦子阿金,大狼狗罗峰。”她旋身跃起,脚尖着地,忽左忽右,四面游移,打得树皮到处乱飞。“朱莉!”她接着喊“伊恩,,,卡罗特!”粗壮的树干耸立在前,她猛然突刺,低吼:“洛齐!洛齐!洛齐!”

    阳光叶影在身上洒下点点斑驳,当她停下时,已是满头大汗,左脚跟处还擦破了皮!她单腿而立,举“剑”致敬。“愿死神与我同在。”她很喜欢赫尔加的这句名言!

    穿过红石庭院去澡堂时,小琳娜瞥到一只渡鸦盘旋降落在恶灵塔的窗边,不禁疑惑它从哪里来,又带来了什么情报。她咬紧嘴唇,心想:”如果我也有翅膀就一直飞,一直飞!飞过月亮,飞过闪亮的星星,飞去看若琪奶奶故事里的一切,飞去看龙、巨人,还有魔鬼,再也不要回来。”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