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再见!赤岩城!

    出城打猎的队伍直到黄昏时才回来,带回六匹死狼,其中四匹是成年狼,体型很大,一身灰棕,凶猛而强壮,由于临死前的咆哮,它们嘴巴张开露出尖锐的黄齿;另有两匹是幼崽。哈留斯下令把它们的皮缝成毯子铺在他的大床上。“狼崽的皮软,大人,”他的一名手下建议道,“不如做一双狼皮手套。”

    哈留斯抬头瞥瞥城门上飘扬的旗帜,“寒冬将至。做吧。”他看到托琳儿正望着他,便喊道,“小琳娜,我在树林里受了点风寒,来一壶加热的雪浆酒,别让它凉掉。我要独自进晚餐。要烤羊腿,果酱面包还有牛骨汤”

    “遵命,大人。我马上去通知厨房!”

    托琳儿跑到厨房时,看到大厨正在切凉牛肉,五个仆人在剔羊骨,还有两个则在火焰上翻转着半只山羊。

    “大人要晚餐,配上加热的雪浆酒,”托琳儿喊道,“不能让它凉掉。”

    话音刚落,一个厨子连忙洗手,取出一个锅子,倒满粘稠芬芳的雪浆酒,托琳儿过去帮忙。“走开!”大厨沉着脸说。““小灰鼠”,别给我添乱!”全都准备好之后,厨子们扣上银罩,并拿厚毛巾包住酒壶保温。

    暮色降临,城墙上的乌鸦绕着头颅不停地打转,活像满朝文武觐见国王。

    一个长枪守卫站在疯王塔门口,看到她手中的酒壶,打趣道“这不是“小灰鼠汤”吧?他打趣道。

    卧室内,哈留斯正在火炉边看着一本皮革装订的古书。“再去点几只蜡烛,”他边翻书页边吩咐道,“天越来越黑了。”

    她把餐盘放到了城主的手边,然后去点蜡烛,屋里顷刻间充满摇曳的亮光和浓浓的酒香。

    城主用手指夹着翻了数十页,然后合上,接着将书扔了进火堆。他凝视着火焰将其吞噬,淡白的眼珠映着寒光。残破的皮封面“呼”的一声着了火,泛黄的书页一张张卷起来,仿佛有个孤魂正在阅读。

    “退下吧,今天晚上不要再进这个房间!”他说话时一眼都没瞧她。

    托琳儿本该像老鼠一样悄悄地离开,却不知道怎么回事留在了原地。

    “大人,”她开口问,“假如您离开赤岩城,会带上我吗?”

    他转头望着她,那眼神好像是突然发现晚餐在跟他说话。“我让你问话了吗,小琳娜?”

    “没有,大人。”她垂下头。

    “那你就不能发问,对吗?”

    “对,大人。”

    “念你是初犯,我就回答一次,下不为例!我回黑石堡后,打算把这里交给葛列大人。你要和他一起留下。”

    “可是。。。”

    城主厉声打断了她,“小琳娜,不要得寸进尺!要我把你的舌头拔出来吗?”

    托琳儿知道这种事对他而言,就跟别人打流浪狗一样稀松平常。“不,大人。”

    “那闭上嘴。”

    “是,大人。”

    “退下吧,我原谅你这次的无礼。”

    托琳儿离开了,但没回去睡觉!她走出疯王塔,踏入漆黑的庭院,门口的守卫轻声说道:“闻到了吧?暴风雨要来了。”阵阵寒风掠过城门,插在钢矛上那些头颅旁的火炬急速摇曳。

    在去紫衫林的途中,经过绿鹰塔,她曾在那儿生活,生活在对基克与阿塔利的恐惧中。赤岩堡被攻占后,“弱智”伊尼斯将它占用,她听见一扇窗户内传来许多愤怒的嘶喊声,一大群人在同时叫嚣,讨论争吵。杰利(哈留斯的侍从)独坐在门外的石阶上。

    “怎么了?”托琳儿看到他的脸颊上闪着泪花。

    “我的未婚妻,跟别人。。。”他抽泣着,“伊尼斯说我们蒙羞了。父亲从黑石堡派来一只鸟,要我跟别人结婚,否则就别回去。”

    “就为一个放荡的贵族小姐,哭成这样!”她心想:“这个平日里对我又叫又骂的胖子,确实可恨,但至少他没伤害过我。或许可以从他嘴里套点有用的消息出来!”

    “我哥哥可能死了呢,”她向他吐露。

    杰利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谁在乎女仆的哥哥呀。都是下贱的人!”

    “让你的贵族小姐去死吧!”她大声骂道,然后趁他抓她之前飞身逃走。

    她跑进紫衫林,从满地落叶中捡起一根断枝,提着它来到祈祷石前,跪在了“三条冰霜巨龙”的面前。

    树叶沙沙作响,寒风阵阵吹过。“风神啊,请告诉我该怎么做,”她祈求。过了许久,一片寂静,惟有风声、水声和枝叶的婆娑声。

    接着,从紫衫林之外,从闹鬼的塔楼之外,从赤岩城巨大的红石墙之外,从世界的某处,传来一声孤寂而悠长的狮吼。托琳儿起了鸡皮疙瘩,片刻间头晕目眩。

    然后,她朦朦胧胧听见了父亲(托里克)的声音,“攻吾者,必先亡!”他说。

    “可我根本不会用那柄剑!”她轻声对祈祷石说道。。“现在的我,甚至都不是自己,我成了小琳娜!”

    “你是我的女儿,你是财政大臣之女。你答应过我会变得坚强,别忘了,你还有哥哥!”

    “哥哥!”托琳儿想起来了。“我要变得像海嘉特一样坚强。”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举起断枝,往膝盖上一磕。它响亮地裂成了两段。我是剑士,不需要木牙。

    当天晚上,她一边躺在狭窄的碎布床上等待新月升起,一边聆听亡者与活人的低语争辩。这是她现在惟一相信的声音。她耳中不但有自己的呼吸,也有林地狮的怒吼,它们已经成群。它们比我在紫衫林里听到时更接近了,她心想,它们在呼唤我。

    她从被子底下钻出,摸索着套上外衣,光脚走下楼梯。

    哈留斯是个极其谨慎的人,恶灵塔门口日夜有人把守,她不得不从地窖的窄窗溜出去。庭院寂静无声,巨大的城堡陷入鬼影憧憧的迷梦,惟有寒风在头顶的绿鹰塔呼啸。

    她发现铁匠铺炉火已熄,大门也紧闭,于是像上次一样翻窗进去。若瑟跟另外两个女仆睡在一起。

    她在阁楼上潜伏了很久,等待眼睛适应黑暗,确定若瑟就是边上那个。她突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接着捏了她的胳膊一把。她立刻睁眼,乞求道。“求求你,别,,”她轻声道,一边把手从她的嘴上移开,指指外面。

    片刻之间,托琳儿以为她不明白,但若瑟随后从被子底下溜出,穿过房间,套上一件松垮的皮护甲,跟在她后面爬下了阁楼。熟睡的仆人们没有动静。

    “阿莉,你又要干嘛?”若瑟压低声音恼怒地问。

    “你去弄把把剑。”

    “城主大人叫你来拿剑的?”

    “不!那把剑是给你自己用的!”

    “他们会砍断我的手,”她低估道,“佛利死了以后,这些人都欺负我。被发现了的话,我就死定了!”

    “和我一起走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逃?他们会杀了我们的。”

    “留下来更糟。哈留斯大人亲口告诉我,要把赤岩堡交给“弱智”伊尼斯。”

    若瑟把遮住眼睛的黑发拨开,“那又怎么样?”

    她勇敢地直视他,“一旦“弱智”当上城主,会把所有铁匠的腿全部砍断,仆人也一样。”

    “这只是骗小孩的故事,阿莉你别唬我了!”她似乎发现了。

    “不,是真的,我听葛列大人亲口这么说的,”她继续撒谎。“每个铁匠都会被他砍掉一只脚。他说铁匠根本不需要脚!只要手就行了!你必须和我一起走,我会想办法弄两匹马!我们在恶灵塔后的西墙边门碰面。那里很少有人进出!”

    “我知道那里,还不是跟其他城门一样,有人守卫。”

    “那又怎样?好啦,你别忘了弄把剑!”

    “我又没说跟你走。”

    “好!好!但如果你来的话,千万别忘记拿剑?”她皱起眉头。“我不去!”迟疑了数秒后,她重复道,“不。。。。去。”

    托琳儿原路返回疯王塔,一边悄悄走上蜿蜒的石梯,一边聆听附近的脚步声。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她脱光衣服,仔细地着装。她穿上一件内衣,一双温暖的长袜,还有自己最干净的外衣——那是铁锭军的制服,胸口上绣着一对黑色羽翼。随后她系紧皮靴,瘦弱的肩膀披上一件黑色斗篷,并在喉咙下打好结。

    最后,从碎布堆下取出了那柄——被黑皮裙掩盖了璀璨光芒的“死亡之舞”!

    “我必须要离开这儿!”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