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汉格斯

    托琳儿再次走下石阶,中途在领主的书房门口驻足聆听,惟有静默。于是,她将死亡之舞藏于斗篷内,缓缓推开门。

    卷起的地图就在桌上,在哈留斯大人吃剩的晚餐旁边。她将它紧紧卷好,塞入腰带。

    之后,她溜进漆黑一片的马厩,有匹黑马低嘶了一声。

    马夫们都睡着了,她用脚尖摇醒了一个胖子,对方歪歪扭扭地坐起来,“干什么?”

    “哈留斯大人要两匹马,上好马鞍和缰绳。”

    胖子站起身,拍拍头发里的稻草,“现在?要马?”他对着她外衣上的黑色双翼,眨眨眼。“深更半夜的,他要马做什么?”

    “哈留斯大人没有被仆人质问的习惯。”她双手抱胸。

    马童知道这句话代表的含义。“你要两匹?”

    “是的,要打猎用的那种马,又稳又快的那种。”

    托琳儿小心翼翼地帮他准备缰绳和马鞍,以防惊动其他人。她希望将来不会连累到他,但心里知道这很难。

    牵马过庭院是极难的,她只能躲在墙内的阴影里,这样才不会让城头上走动的卫兵垂直往下看时发现她!

    “他们发现又能怎样?我可是哈留斯的贴身酒侍。”她告诉自己。

    寒冷阴湿的秋夜,西边吹来的乌云遮住了满天繁星,每阵风都让绿鹰塔发出凄厉的悲泣。

    看样子快下雨了,托琳儿不知道这对她们的逃亡而言是好还是坏。

    没人看见她,她也没看见任何人,只有一只灰色的虎斑猫,沿着紫衫林的围墙悄悄走动。它停下后朝她弓起了背,刹那间唤起了她对西佛瑞和小琳娜(林地狮)的记忆。

    她轻声对它说,“我走了,猫咪。你也快走吧!留在这早晚被人杀了!”那只猫嘶了一声,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恶灵塔在赤岩堡的十八座巨塔中损坏最为严重。它阴沉凄凉地矗立在一座废弃的神庙后面——近三百年来,只有老鼠到此祈祷。她就在那里等待若瑟。

    过了很久很久,马匹啃食碎石间的杂草,乌云吞没最后一颗星星。托琳儿百无聊赖地拿出暗金匕首(赫尔加所赠)打磨。照着西佛瑞教她的法子,悠长而平稳地摩擦,这声音令她不再紧张害怕。

    人还没到,她就远远的听见了脚步声。若瑟呼吸粗浊,走动时手中的剑互相撞击,叮当作响!

    “我在这儿。”托琳儿站起身,轻声喊道“若瑟!”

    年轻的女铁匠在碎石堆中择路朝她走来。若瑟涨红的圆脸在兜帽里若隐若现,斗篷下穿了一件灰色的锁甲,背上挎着铁匠的小锤子,手中还握着两柄新打造的利剑,一长一短!“阿莉,边门有个守卫!”她平静地说,“我跟你说过,会有人把守的。”

    “你在这看住马,”托琳儿道,“我去处理。听到信号就快跟上。”

    若瑟不安地点点头。:“你学乌鸦叫,我就过来。”

    “我不会学乌鸦叫!”托琳儿道,“我学狼嚎吧。”

    “恩!”若瑟将双手中的利刃递给阿莉“给!”

    “不用,我有!”她将深藏在斗篷中的“死亡之舞”露出半截:“我叫你拿剑是让你自己防身!我去了!”

    “阿莉!”若瑟神色慌张地朝着她的背影喊道,“小心!”

    “恩!在这等我!”

    托琳儿独自一人穿越恶灵塔的阴影,用极快的步伐抵制内心的恐惧!她一边幻想西佛瑞、泰吉尔、赫尔加和海嘉特都在身边,一边默默祈祷。

    西墙边门是赤岩城最小的入口,十分狭窄,厚实的紫衫木板镶嵌钢钉,与城墙呈斜角,设在哨塔楼下。

    “门边只有一个守卫,但哨塔里一定还有,沿墙巡逻的更多。不管发生什么,决不能让他出声!”

    零星的雨点开始落下,有一滴掉在眉梢,沿着鼻子缓缓流淌。她没有隐藏,而是径直走向守卫,故作哈留斯大人有所差遣的样子。

    看她走近,他十分好奇,一个女仆为何在漆黑的夜晚跑来找他。托琳儿发现他是个又高又强壮的蛮族战士,裹着一件破烂的毛皮斗篷。

    “真糟糕,我也许能瞒过葛列的手下和“野人团”的人,但黑石堡的部属跟随哈留斯一辈子,比我更了解他。不能用剑杀他,要是惊动其他守卫,我就完了!用匕首,对!用匕首!”她走到他的阴影中,敞开斗篷,露出胸口的黑色双翼:“哈伦斯大人派我过来。“

    “这么晚?大人有何吩咐?”

    她看到了皮斗篷下锁甲的反光,却不知自己有没有足够的力量。能不能将匕首捅进他的喉咙!

    “一定要刺喉咙,可他太高,我够不到!”片刻之间,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片刻之间,她又成了受惊的小灰鼠。雨水聚在脸上,感觉像是眼泪。

    “他要我发给每个城门守卫一柄“金剑”,以示嘉奖。”这句话也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

    “你说“金剑”,纯金?”他并不相信她,但心里却渴望相信,“给我!”

    她把手伸进斗篷内,取出黑漆漆的“死亡之舞”,之后递出去,又让它从指间滑落。

    那人咒骂了一句后,蹲下身想要解开皮裙,脖子恰到好处地凑到了她的眼前。托琳儿反手拔出腰间匕首,瞬间划破喉咙,动作流利得就像溪涧的流水,鲜血一下子涌出,溅满了她的手。他想喊叫,却硬生生地被血哽住。

    “死神之约将至!”守卫死去时,她轻声念道。

    看到他倒地,一动不动,她急忙捡起金色长剑,再度用皮裙将它遮盖的严严实实,之后插回腰带中。

    赤岩堡的高墙之外,传来一声悠长而响亮的狼嚎。她打开沉重的紫衫木门,等若瑟牵马过来。

    雨越下越大,掩盖了两匹马儿的铁蹄声。

    “你杀了一个蛮族战士!”若瑟倒吸了一口冷气。

    “快走!”双手沾满了黏黏的血,腥味令马儿紧张不安。“没关系,雨水会将它们冲得干干净净。”托琳儿一边想一边爬上了马鞍,

    “我们去哪?”

    “溪风城!”

    本章完!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